karma

一个AU(2)

门减:





Simon Louise被一个中年人领着走过长长的走廊,纽约德西玛公司地下十层的走廊昼夜通明,白得耀眼,是汇报任务的必经之路。三年来他曾骄傲地走过很多次,但现在他只感到脑子发僵,沉得抬不起头,每一步踩下去都恍恍惚惚。他忘不了老人在瞄准镜中被骤然夺去生命的画面,那时他以为自己完蛋了,但他错了,大错特错,因为现在他才真正完蛋了。


 


中年人在一扇门前停步,Louise抬头看见门上简单的“E室”字样,心里七上八下。这里展示着圣殿骑士为人类作出的杰出贡献,他第一次来时,曾兴奋地在爱迪生、亚历山大的投影前盘桓了许久。不仅如此,这里也是汇报任务、登记“红绿表”的地方,推开门他将看见任务的监察官Ms. Ellison,但这次他实在没脸见她。


 


那中年人替他打开门,礼貌地说了句“请进。”Simon Louise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进去,他一眼看见沙发上那熟悉的身影,心中一松,随即又是一紧。Matthew Louise转头扫了一眼,见到侄子远远地站在门边,说道:“过来。”


 


Louise忐忑不安地走到跟前,抬眼发现Mr.William和Ms. Ellison就坐在对面。他一触碰到Ms. Ellison的目光便仓皇躲开,只见她身边站着的正是Shaw。她神色冷漠,脸颊上被划了道口子,手臂没有打绷带,只是将右臂吊在胸前,。


 


Matthew脸上渐现怒容,忽然站了起来,骂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目中无人,你都当了耳旁风,现在好了,给我闯出这么大的祸!”Matthew虽然已头发花白,但身材高大,微微发福,发起怒来直如暴风携雨,扑面而来。


 


William起身说道:“Matt,别激动,Simon和Shaw一向表现优秀,我看还是先把事情弄清楚再说。”当年,William和Greer一起被Matthew招募提携,作为回报,“夏日夺权战”后,两人对Matthew也多有关照,Greer甚至把骑士团的钱袋子都交给了他,因此,整个圣殿骑士团都知道,他们三人交情深厚。Matthew被William一番劝阻,只得转过身去,气恼地扯开西装的扣子,脸上仍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Louise从没见过叔叔发这么大火,心里本是害怕,但Matthew在几人面前不留情面地责骂,将他自尊心一激,小声说道:“我自己会承担责罚。”


 


Matthew霍然转身,气急败坏地骂道:“企图谋杀同伴,我看你拿什么来填你这条命!”圣殿骑士和刺客虽分属敌对阵营,但有些方面却也十分相似,比如双方都明令禁止将组织和同伴置于危险之中。违反这一规则,其严重性几乎等同于叛变。何况Shaw背后的那一位非同小可,是大团长Greer在第三代中最看重的骑士之一,所以,Matthew在家里接到消息时如遭雷击,握手机的手都微微发抖。


 


William眼见叔侄二人闹成僵局,连忙望向Ms.Ellison,她有着一般男人都喜欢的那种美丽面孔,凡事看似周到和善,但William清楚她并不好惹。Ellison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他极会做人,立刻把Louise叫到跟前,威严地问道:“你和Shaw是一起逃出来的,应该很清楚她是你的监察员,为什么后来还敢开枪?”


 


Louise小心地瞥了Shaw一眼,答道:“她说她不是圣殿骑士,所以我把我她错当成了刺客。”


 


“只是怀疑就敢随便开枪?Shaw那一枪要是没躲过去,杀你一百次都不嫌多!”William还没说话,Matthew就面红耳赤地骂了起来。


 


Shaw从Louise进门起便一言不发,这时忽然说道:“你故意拖延时间,让那些保镖追上来的时候,可没有怀疑我是刺客。”


 


Louise冷汗直冒,极力镇定地说道:“抱歉,Ms.Shaw,我的做法的确欠妥,但你在我的任务时间内,一声招呼也不打就干掉了我的目标,这很难不让我怀疑。”


 


Mr. William微一侧头,“Shaw,有这么回事吗?”


 


“我那时必须立刻杀了他,以防止他将更多信息泄露出去。遗憾的是,Mr. Louise没能及时发现这一点,我只能帮这个蠢货动手了。”


 


Ellison微微皱眉,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却视而不见。


 


Louise被激怒了,忍不住说道:“你有什么毛病?一定要让那个女孩儿亲眼看见自己的爷爷死在她面前?只要再等30秒,我一定会自己完成任务。”


 


Shaw不屑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将一份报纸交到Mr.William手里,“他给他孙女念了两个故事,第一个是娱乐版新闻,但第二个故事根本不在这份报纸上,如果我们再等30秒,恐怕就得连着那个小女孩一起处理掉了。”


 


Ms. Ellison问道:“他想通过他孙女传递消息?”


 


Shaw耸了耸肩,“很有可能,他的故事听起来不像哄小女孩的童话,更像某种暗语或者密码蓝本,虽然我不确定,但我不能冒这个风险。”


 


Louise当时正为刺客分心,并没有注意老人讲的故事,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有些异样。他本想着自己虽误伤了Shaw,但毕竟各有对错,本可借此扳回一局,但没想到Shaw还留了一手。现在,他前有任务失察,后有枪伤同僚,一想到会被移交圣团司法部,落在Martine手里,登时心如死灰,连Mr. William的问话他都恍若未闻。


 


Matthew Louise忽然一摆手,失望至极地说道:“Ms. Ellison,我们虽共事多年,但我这个侄子太不成器,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不必看我的老脸了。”


 


Ellison不置可否地笑了笑,“Mr. Louise不愧是‘黄金一代’的骑士,不跟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她训诫地看了Shaw一眼,接着说道:“我看这件事是个误会,两个孩子的前程要紧,就不要弄得人尽皆知了。”


 


William身为圣殿骑士军团长,一向公正持平,两边都不好相帮,遇上这件棘手的事,他也是十分为难,现在听见Ellison并不打算追究,心里才松了口气。他严厉地责备了Simon几句,对Shaw的违规操作却只字不提,最后说道:“这件事我会交代下去不许外传,禁足三个月后,Simon Louise再来报道。”


 


Matthew喜出望外,感激地说道:“真是谢谢你,Ms.Ellison,今天的事我会记在心里的,回家后我一定好好管教这个不懂事的孩子!”走到Shaw身前,又说:“我这个侄子太莽撞,误伤了你,我心里非常过意不去,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只要你开口,Louise一家一定竭尽全力。”


 


Shaw斜觑了他一眼,只说了句:“不需要。”Matthew听她语气冷淡,心中有些惶然,转头又看了Ms. Ellison一眼。她微微一笑,轻描淡写地说道:“这孩子就是太倔强,别放在心上。”Matthew听她这么说,才叫Simon上前道歉。


 


Simon本已绝望至极,但转眼间,一场大难烟消云散,他只觉如在梦中。听见Matthew呼喝他名字才回过神来,欣喜地上前赔礼道歉。哪知Shaw的态度更加冷淡,转过脸去,看也不看他。


 


Ellison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把Shaw拉到一边,低声说道:“你一定要我打电话给她吗?”Shaw微撅着嘴,沉默了一会儿,极不情愿地说道:“几句场面话而已,有什么大不了。”


 


Matthew担心Shaw还在记恨,心里有些惴惴不安,Simon却不明白为什么要对一个无名小卒这么在意,说道:“叔叔,Ms. Ellison都已经说过不再追究了,您还担心什么?”Matthew正要说什么,Shaw已走了回来,脸上竟然还带着笑容,只听她客气地说道:“Mr. Louise,既然误会都已经解释清楚,也就不用太责备Simon,之前是我为任务太心急了,请你们谅解。”


 


叔侄二人见Shaw突然变得彬彬有礼,那笑容温和得体,简直让人如沐春风,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由面面相觑。Matthew见好就收,连声道谢,签完字后又再次感谢了Mr. William和Ms. Ellison。几人办完手续,陆续离开了房间。Ellison和Shaw走得最早,刚一关上门,Shaw脸上的笑容便立刻消失,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Ellison刚想和她说什么,她却自顾自地走开了。


 


现在正是深夜,街上车辆稀少,但Ellison却没有将车开快,Shaw也不催促,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车窗外,像是在生闷气。Ellison苦笑道:“她才第一次把你借给我,你就给我出这种难题?Shaw,你明明有机会提醒Simon Louise,为什么故意让事情发展成这样?”


 


Shaw愤愤地答道:“我只不过教训了他一下,凭他这点本事,也配做高级掌旗官?”


 


Ellison本来准备了一大篇说辞,但看Shaw的样子倒像是在和谁赌气,她碍于身份,也不便太责备她了,只说道:“今晚好好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出发去华盛顿。你现在嘴硬,等见了她,我看你怎么解释。”


 


Shaw倏地转头,“你告诉她了?”


 


Ellison叹了口气,说道:“我接到消息就赶来给你收拾烂摊子了,哪有时间告诉她?她要见你肯定是别的安排。”


 


Shaw神色一松,淡淡说道:“我不去。”


 


Ellison像是明白了什么,说道:“我不管你又和她赌什么气,但你一到我手下,任务搞砸了不说,还差点让我得罪了一个圣地检察长,一个骑士军团长,这次我可不会再帮你说话了。”


 


Shaw立刻反驳道:“我没有赌气,她要问起来你就说我刚接了单任务,抽不出空,反正找借口这种事,你们最擅长了。”


 


Ellison也不硬逼,和声说道:“Shaw,看在我大半夜为你担心的份上,这个面子总该给我吧?何况她现在叫你去,恐怕是有很重要的事,你一向知道轻重的,自己想想吧。”


 


Shaw摇下车窗,吹了会儿冷风,说道:“好吧,但我受伤的事,你要替我瞒着。”


 


她微微一笑,“你脸上挂了彩还想瞒她?”说着伸手去摸她脸颊,Shaw却迅速用左手一格,有些不耐烦地转开脸。Ellison悻悻地握住方向盘,心里颇不是滋味。她很快就能和Cole成为朋友,但这么多年了,无论怎么努力,却始终无法和Shaw亲近。她忽然想起什么,说道:“帮你瞒着也行,但你要先回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她上周三本来是不想去华盛顿的,为什么一夜之间改了主意?”


 


Shaw随口答道:“Lambert找她谈过。”


 


Ellison看似漫不经心地又问道:“她那天晚上在Lambert家?”


 


Shaw转头见她表情微妙,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在发现Ellison不清楚此去华盛顿的具体原因时,她便有些奇怪,现在听她这么问,忽然促狭地笑了起来,“你们也在赌气。”


 


Simon Louise在他“红绿表”的“绿点”后按下了指纹,庆幸之余,仍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他本想向军团长William道谢,一转身却见他深沉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心中一时愧疚,说不出话来。William叹了口气,说道:“你开枪的事虽然没有记录在案,但看Shaw的样子像是仍不甘心,以后一定要更加谨慎。Master Greer近几年要提拔一批新人,你还年轻,总是有机会的。”


 


Simon听那口气知道今年的高级掌旗官是无望了,正有些失落时,Matthew忧急地上前问道:“你说她会不会……”William烦躁地摆了摆手,“问我也没用,那一位的心思谁猜得出来?”他一想到自己也可能为此被迁怒,不由面露忧色。


 


Simon本以为一场大祸已经过去,哪知气氛又突然变得凝重,他在这几小时里,心情几经大起大伏,又对刚才的几句对话茫然无绪,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一个按捺在心底很久的问题,“她到底是不是圣殿骑士?”Simon来回看着Matthew和William,生怕自己问错了话。


 


两人同时转头看着他,那目光中又是愕然又是失望,但更多的像是看着一个白痴时的无奈。他大感内心受挫,不敢再问下去了。三人没有多谈,直到Simon被叔叔领出E室时,William突然开口说道:“她不是。”


 


那条白色的走廊长且直,空空荡荡的,一眼能望到尽头处的高大墙壁上,那永远亮着白光的窗户所组成的一个巨大的十字型。Simon Louise低着头,紧跟在Matthew身后,苦苦思索着刚才William所说的话。突然,他抢上两步,惶急地叫了声“叔叔”,Matthew见他呆立在那儿,惊讶地微张着嘴,像是刚刚得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瞪了他一眼,说道:“现在知道害怕了?”


 


没有加入圣殿骑士,却能参与核心任务的,在整个美国只有两人。他早就该想到的!除了前任团长的爱孙,也就只有这个他只在传闻中听说过的精英战士了。而真正让他叔叔和军团长William都忌惮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年收养Shaw,并做了她几年监护人的圣殿轻骑总长。


 


圣殿骑士最初在华盛顿建立的公司名叫Abstergo,逐步发展壮大后,暗中接管了很多大型企业和组织,其中包括福特公司、CIA和NASA等。他们虽然成功通过这种手段,控制了资产阶级,但很多圣殿骑士也意识到Abstergo太过显眼。特别是能让人经历祖先记忆的机器Animus悄悄问世以来,Abstergo就不再那么安全了。Greer接任团长以后,德西玛公司便应运而生。在华盛顿,德西玛公司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分部,但原先Abstergo的很多重要资源正逐渐往这边转移,显然,这间分部即将替代Abstergo,成为华盛顿新的核心据点。


 


此时,一个重要的仪式正在这间简陋的分部举行。这里还来不及装修,除了钢筋水泥,就只有几张桌椅,要叫这房间为办公室都十分勉强。


 


Shaw跟着Ellison穿过层层身份识别系统,来到了这房间的门口。她们一下飞机,来不及休息就赶了过来,Shaw还饿着肚子,只能凑合着从一个守卫的口袋里取了一片口香糖。


 


她们本该敲门的,如果这里有门的话。于是,Shaw一眼就看见了人群前方,一个身材高挑的棕发女人正在给另一个女孩戴上戒指。Ellison目光扫过,发现人群中不仅有二、三代骑士,就连平时几个不怎么露面的 “黄金一代”居然也出现了。一个普通的入团仪式绝不会惊动这么多人,她心中暗想果然是出了什么大事。


 


大团长Greer站在那女孩旁边庄严地说道:“愿洞察之父指引你,Claire。”紧接着,所有人齐声说道:“愿洞察之父指引我们。”就连门口的Ellison也认真地应和着。人们脸上那肃穆的表情,使得这简陋的水泥房间都似乎沐浴在神圣的光芒中。但只有Shaw没有被这种氛围感染,面无表情地盯着女孩手上的戒指,“她很年轻”。“年轻、美丽,而且优秀,”Ellison低声说道:“她是这次‘鹦鹉螺大赛’的优胜者,按正常年纪还在读大学,如果不是我们行动快,差点就被刺客抢了去。我没想到的是,Master Greer竟然让Root做她的导师。”


 


仪式很快就结束了,人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Ellison忙着和同僚打招呼,Shaw却谁也不理,一个人靠在窗边,等着人群散去。和其他人不一样,Claire很快就注意到了她。她发现这个陌生的女人从进入房间起,表面上没有关注过任何人,只除了她的导师Ms. Groves,但当她看似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时,目光却透过玻璃上的光影,仔细观察着身后的人群。短短的几秒,Claire忽然撞进了她警惕的目光里,她仍没有转身,只是在玻璃中紧盯着她的双眼。


 


“我猜你是Shaw,我听过很多关于你的事。”Claire上前友好地说道。


 


Shaw先是一怔,旋即微微一笑,“听说你差点加入刺客,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圣殿骑士?”


 


Claire听完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也笑了起来,“你一定是Shaw了。”她走到窗边,接着说道:“和你一样,我的父母也死于车祸,我曾想在其中找寻任何意义,但是一无所获,于是我明白了,大多数的人生只是熵值的混乱叠加,毫无意义,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找到了我。”


 


Shaw脸色微变,不悦地问道:“这也是Root告诉你的?”


 


“用不着别人告诉我所有的事。”她用那枚崭新的,嵌着鲜红十字的戒指敲了敲窗户,“看看外面的那些人,Shaw,现在的世界一团糟,并不比千百年前好多少,股票、期货、政治、战争都一样,就像羊群永远忙着吃草,他们有限的脑容量难以思考其他的事,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存在,也不知道应该干什么,他们需要被告知人生的意义和目的。这就是我们要做的,我们是牧羊人,而刺客却只想打破羊群的围栏,让世界回到无序的混乱中。”


 


Shaw耸了耸眉毛,“听起来也没那么糟,也许围栏外面的草更合胃口呢。”


 


Claire敛起笑容,说道:“他们鼓励的可不止是寻找合胃口的食物,而是更危险的东西——自由。”


 


“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不是吗,Ms. Shaw?”Greer忽然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高个女人。那棕发女子正是刚才为Claire 戴上戒指的Ms. Groves,而旁边的金发女子则是经常跟大团长身边的Martine。Greer的笑容和蔼亲切,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但只要看过他的眼睛,就会深觉他笑并不是因为他感到愉悦,他亲切也不是因为他真的在乎你。


 


Shaw避重就轻地说道:“遗憾的是,我只觉得有些饿了,谁能想到你们这儿唯一能吃的就是一片口香糖。”


 


她从容不迫地直视着那眼角已布满皱纹的双眼,只感到手术刀般的目光仿佛能剖开一切伪装,直插入内心最隐蔽的深处。Greer像是一番搜寻无果,转头对Claire说道 :“跟我来吧,孩子,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谈。”


 


Martine看了Shaw一眼,转身离开时,对Root笑道:“看来Mr. William给你的人派了个不容易的任务。”


 


Shaw有些心虚地把手插在口袋里,一眼扫去,房间里的人都陆续离开了,只有Ellison在门口守着。Root今天穿着正式,一头卷曲的棕发也盘在脑后,显得优雅而干练,她握住Shaw的下巴,轻轻抬起她的脸,问道:“怎么弄的?”


 


Shaw答道:“没什么,不小心被树枝挂了一下。”


 


“你15岁就能从阿根廷战场上毫发无伤地走出来,那一定是个很不安分的树枝了。”Shaw沉默不言,Root向来宠爱她,明知道她没说实话,也不再追问。


 


她忙转开话题,问道:“急着找我来有什么事?”


 


Root见她一直避开自己的目光,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笑道:“Ellis说你本来不想来见我,还在生气?”说着,掏出一根巧克力棒递给她,“等我交代一下就陪你去吃晚饭。”


 


Shaw听她又是这种敷衍的语气,捏着那袋零食,怒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Root愣了愣,Shaw仰头望着她,急切地说道:“让我帮你吧,你也看到了,Greer已经不止一次地试探我。”


 


她想起刚把她带回来时,还只是个12岁的小女孩儿,现在已变得漂亮成熟,眉目间飞扬自信,跃跃欲试,Root爱怜地看着她,轻声说道:“你已经在帮我了,Sameen。”


 


“那么让我加入圣殿骑士团。”


 


“我们上次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亲爱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Shaw烦躁地甩开她的手,“你总是这么说!Cole和你的那些黑客小分队几年前就加入了圣殿骑士,为什么偏偏我就要等这么久?!”她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却显得更加愤懑。


 


Root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不高兴,作为补偿,我打算送你去海军陆战队,你父亲希望你见的人现在就在那儿。”


 


Shaw大感意外,她父亲临死前留下遗言,希望她去投靠一个叫George Marshall的人,但她不喜欢和别人提起过世的父亲,直觉中Root也是不愿提起的,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们很少谈论这件事,没想到Root会在这个时候,要她主动去找George。她冷笑一声,说道:“这算什么?忠诚测试?”


 


Root没料到她会这么反感,轻叹口气,问道:“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圣殿骑士?”


 


她不假思索地答道:“建立‘新秩序’,创造更好的世界,还有牧羊人之类的,就像你们每个人说的。”


 


Root摇了摇头,“纳粹也曾这么想。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认为正确的事,但这并不代表每个人做的事都是正确的。”


 


Shaw急道:“没有任何权力高于我们自己的判断,这是你教我的!”


 


Root凝视着她笑了起来,“我说的话你都记得?”


 


Shaw翻了个白眼,知道她又开始兜圈子了,“Cole在入团之前,你也问过他这么多问题吗?”


 


Root说道:“不需要,我们拥有同样的信念。”


 


Shaw立刻讽刺地笑了笑,“不,你们才没有。”她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胸口一阵滞塞,半天才开口问道:“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对吗?就因为我父亲?”





评论

热度(55)

  1.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