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一个梗(3)

门减:





“我早说过,你这样迟早要把她宠坏的。”Ellison看了眼Shaw气冲冲跑出去的方向,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Root挂断手机,转身笑道:“你什么时候变成一个忧虑的母亲了?我没觉得Shaw现在有什么不好,放心吧亲爱的,她发过脾气以后,还是会乖乖去海军陆战队的。”


 


Ellison却不以为然,“你怎么知道?”


 


“因为是我要她去。”Root见她还想说什么,不悦地打断了她,“Ellis,Shaw不是你要操心的事。”


 


“那你是吗?”Ellison淡然的眼眸中浮起一丝忧伤,“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我,却可以和Lambert谈一个晚上的?”


 


Root微微一怔,想到一定是Shaw走漏的消息,Ellis说得不错,那孩子的确需要管教了。她轻笑一声,说道:“你想多了,Lambert对骑士团的事务避之不及,他不会对任何圣殿骑士感兴趣的。”


 


Ellison牵起嘴角,语气有些酸涩地说道:“那他上次帮你挪用‘两房’资金,一定是贪图你提供的高昂利息了?”她明知道Lambert绝不会收利息,凭Root的手段,多半连本金都不必归还。他在骑士团内尴尬敏感的身份,便注定了只能翻肚子,不可能翻身的命运。他不过是众多大献殷勤的人中的一个,但不知为什么,Ellison始终觉得Root和Lambert的交往并不简单。


 


她曾询问过,也私下调查过,全都毫无收获。在其他人眼里,她是Root身边最亲密的人,但她和Root在一起时,常觉得身处广阔的湖面上,只能透过冬夜的雾霭,隐约看见对岸模糊的灯火,无论她怎样划,既到不了岸,也回不了头。


 


Ellis从不是个多作纠缠的女人,无论工作上,还是感情上,Root不明白她这次为什么这么反常。她一向认为这种事没什么好解释的,所以Ellision为此和她暗中赌气的时候,她只是装作不知。但她一抬眼,撞上Ellis深情又哀伤的眼眸时,仿佛又看见了那个淡淡的影子,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在乎,她又怎么忍心真的让她伤心难过呢?


 


Root敛起笑容,认真地说道:“我们必须做必须要做的事,不择手段,不计代价,你明白的。短暂的欢愉和世俗的是非观念,于我们而言不值一提,无论我做过什么,或是要做什么,都是为了保证你的安全。Ellis,你得为更重要的事情做好准备,一个新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Ellison侧了侧头,“新的时代?这次齐聚华盛顿难道不只是为了Nathan叛逃的事?”


 


“Nathan的软弱害了他,也害了整个骑士团。刺客像驯服一匹小马一样,轻易就把他洗脑了,他或许还不知道自己手里的伊甸园碎片会带来多大的灾难。”


 


伊甸园碎片由亚当和夏娃盗出的禁果在末日之灾时分裂而成,原本是先行者创造出来统治人类这一物种的工具,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先行者灭绝后,这些神器散落于世界各地,被圣殿和刺客争相抢夺了千百年。


 


Ellison脸上满是震惊,她没想到那个平时不怎么起眼的欧洲地区总团长,居然藏了一个伊甸园神器,还能带着它安然反叛到了刺客的阵营。她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对这个消息毫不知情,难道Master Greer对自己起了疑心?


 


“我有预感,事情会变得越来越有趣的。”Root说话的声音很平常,但让人感觉到一种完全隐伏的激烈亢奋。


 


她这个样子,Ellison再熟悉不过了,就像是手里握着炸弹的引爆器,只等时机一到,便能在某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推倒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当其他人还在混乱中晕头转向时,她早已为接下来的一切做好了准备。Ellison忽然想到了什么,“等等,你把Shaw送去海军陆战队也是为了这个?”


 


Root毫不掩饰地说道:“她必须进入ISA,但不能由我们送过去。”


 


Ellison不解地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她?如果她知道这是一次重要的任务,一定会欣然前往的。”


 


Root却摇了摇头,“没人能告诉她,她得自己弄清楚方向。”


 


Ellison摊手说道:“真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说实话,我有些怀念Shaw小时候,她要是一直像那时候那么懂事就好了。”


 


Root第一次见到Shaw是在十年前的一天晚上。她刚到现场时,只见一个瘦瘦小小的少女,独自坐在车厢后,咬着三明治,平静地注视着面前一群陌生人。在场的圣殿骑士,以Martine为首,大多数主张处理掉Shaw,他们毫无顾忌地在这个小女孩面前谈论着由谁来动手,好似她的命运已经注定了一般。而Shaw却像听不懂他们的话,既不害怕,也不逃跑。


 


2007年是对圣殿和刺客都非常重要的一年,双方的决战几乎蔓延到整个美洲。尽管刺客组织殊死反击,但大多数刺客骨干都相继殒命,就连当时的刺客大师Miller也倒在了Greer的枪口下。这场奠定了圣殿骑士绝对优势的大战,因爆发于纽约百老汇,而被称之为“百老汇之役”。


 


那时Root正担任欧洲地区的副团长,专注于寻找先行者留下的第一文明遗产,没有参与惨烈的“百老汇之役”。等到大局已定时,她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但大团长Greer突然将她从欧洲召回,命令她代表自己,完成最后的清理工作。


 


Root是任务的最高负责人,却没有参与Martine他们的讨论,而是径直走向了Shaw。车厢里暗黄的灯光从后面射来,将那满脸的血污映得发黑,她光着脚,宽大的薄毯歪歪斜斜地披在瘦弱的肩膀上,让人担心她随时会被压垮。


 


Root伸手想摸一摸她的脑袋,她却一偏头让了开去,让她摸了个空。Shaw抬起双眼看她,那恍惚的目光忽然变得清亮,乌黑的瞳仁清澈得能映出人影。Root笑了,这个孩子没有智力问题,但是有点小脾气,她喜欢。


 


她见她戒备的神色中带着几分倔强,于是笑眯眯地说道:“他们会杀了你,如果运气好的话,你也许能自己选个喜欢的死法。”她俯下身,皱了皱鼻子,“我的建议是氰化钾,效果绝佳。”


 


多少年以后,Shaw仍忘不了Root那晚的神情。那是她见过的最洋溢慧黠的眼眸,如果不是其中闪过荡动的火花,几乎要让人误以为是人世间的天使。她嘴角翘起一个甜美的笑容,那样热情,那样真挚,好似刚才的话是送了她一份珍贵的礼物。但不止于此,仿佛还多了些什么,后来Shaw才渐渐明白,那是一个成熟女人的俏媚。


 


“是因为我父亲,还是因为我‘有问题’?”Shaw大胆地问道。Hunter Shaw将她带上车时并没有解释去哪里,后面也没有人追赶,但她隐约觉得父亲在躲避什么,而且,一定和眼前的这些人有关。


 


Root问道:“你怕死?”


 


Shaw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顿了顿,又说:“但我不想死。”


 


Root朝马路边漆黑的树林扬了扬眉毛,“那为什么不逃跑?”


 


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想死得更快。”


 


Root见她目光诚实无畏,说起话来条理清晰,更重要的是,似乎并不了解她父亲Hunter Shaw的工作本质,心里对她越发满意,柔和了眉眼说道:“那不是‘问题’,Shaw,那是天赋,你是小概率下的完美杰作,人们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利用而已。”


 


Shaw望着她,表情变得很奇怪,“你是说……‘天赋’?”


 


她还没回答,Cole便走近身后,说道:“Root,我们可以走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吧。”


 


一个精瘦的中年男子来到Shaw跟前,猛吸了一口烟,随手扔在地上,用皮鞋一碾,说道:“跟我来,孩子,我们还有行程要赶,哈得孙河口远着呢。”杀死一个小女孩既算不上立功,也绝不是件光彩的事,这件苦差最后落在他头上,也只能自认倒霉。他不耐烦地掀开薄毯,想伸手拿走Shaw紧握的三明治时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只是提着她细瘦的胳膊,将她扯下了车厢。


 


Root忽然说道:“她不去哈得孙河口。”


 


那精瘦男子愣了一下,提着Shaw胳膊的手滞在空中,“抱歉,您说什么?”


 


Ryan Clinton见到自己手下紧张的样子,上前解释道:“Ms.Groves,这是Master Greer的意思,这孩子不能留。”他话还没说完,Cole已趁那人走神时,将Shaw拉到了Root身后。


 


“我现在就代表Master Greer,这孩子交给我吧。”Root见他沉下脸,笑道:“你要和我抢吗,Ryan?”


 


Ellison一直关注着Root的动向,Ryan前去干预时她便担心两人起冲突。Ryan Clinton与她们同属于第三代骑士,是克林顿家族中一个出色的后辈。Root在欧洲的那几年,他一直为圣殿操控着美国主流媒体,深得Greer的重用。


 


Ellison担心Root刚回美国,立足不稳,这时连忙过来低声劝道:“换个别的孩子收养吧,资质好的也不止她一个。”


 


Shaw小小年纪遭逢巨变,既没有失去亲人的悲伤痛苦,也没有身处险境的惊慌恐惧,这样的好苗子,她又怎么可能放过?Root故意提高音量,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当年Haytham Kenway(海尔森肯威)也是刺客的遗孤,最后不也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圣殿骑士吗?”


 


Ellison扫了眼纷纷投来目光的众人,咬了咬嘴唇,小声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你以后受到伤害。”


 


Root一歪头,自信地笑道:“除了我自己,没人能伤害我。”


 


“Haytham Kenway小时候可不知道他父亲是干什么的!”Martine走了出来,气势汹汹地说道:“我不反对扩充你的‘孤儿收容所’,不过,一个12岁的孩子懂得很多,也许Hunter Shaw早就把一切都告诉她了,她长大后会危害到整个圣殿骑士团,我绝不允许你拿我们所有人冒险。”


 


众人都屏息凝神,看向Root,但她对Martine嚣张的气焰似乎一点也不生气,好整以暇地笑道:“我们聚集在一起并不是因为血统,而是相同的理念,对于这一点,你应该比其他人更有体会。据我所知,你的母亲曾是个无政府主义者,刺客一定很欣赏她,但是,你看,她的女儿现在却以圣殿骑士的身份站在我面前,多么美妙的巧合。”


 


Martine顿时变了脸色,她本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一头金发,身材曼妙,猛地被激怒时,很有一种充满危险感的冷艳,像一把从未入鞘的精美匕首。她和Root瞪视了几秒,又低头看了眼Shaw,轻蔑地说道:“不过是一条小狗,你喜欢就养着好了,别忘了打狂犬疫苗。”


 


Ryan见状也带着手下离开了,他可不想为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孩子得罪Root。


 


Shaw被带到一辆车前,看见Ellison已坐在了驾驶座,Root转身说道:“我救了你,但你用不着感激我。今后的人生你要想清楚,跟着我,还是离开这里,你得自己做出选择。”她见Shaw并不答话,眼里仍是戒备,温柔地笑道:“无论怎样,我都不会逼迫一个小女孩。”


 


Cole也笑了笑,“小心你的选择,小女孩,一旦做错了一个选择,今后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在收拾烂摊子。”


 


她像是很不满被这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男生叫做“小女孩”,扬起下巴说道:“我的名字叫Shaw。”又转向Root,继续道:“谢谢你救我,但我想去找George Marshall。”眼前这个女人救了她,她不想对她撒谎。


 


Root看了Cole一眼,他们早就从消防员那儿得知了Hunter Shaw的这个遗言。通过了图灵测试的电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假装没有通过的。她露出满意的笑容,“真是个聪明的孩子,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Shaw背对着车门,问道:“那我可以走了吗?”


 


Root笑了起来,门齿像是清清河边的洁白卵石,“恐怕不行,我答应过让你做出选择,但没答应让你付诸实际。”


 


Shaw又惊又怒地瞪大了眼睛,“你保证过不会强迫我!”她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竟会耍赖,和一个小孩耍赖!而且还优雅地笑着,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Root笑道:“我当然不会,sweet heart,但Cole会。”


 


Shaw扭头一看,Cole已站在她身后一步远的地方,只听Root说道:“你要记住,弱者是没有选择能力的。”


 


她怒道:“我不要跟你走!”她父亲一直教育她做一个正直的人,哪里见识过这么狡猾的伎俩。何况她才12岁,多少比她年龄大几倍的人都栽在了Root手里,她又怎么逃得出Root的手掌心?Shaw心里只觉得不对,但Root说的话无懈可击,到底哪里不对,她也说不上来,只觉得比刚才那些人要杀她时,更加委屈愤懑。


 


Cole见她握紧了拳头,眼里满是愤怒的火光,一副随时要冲上来和他拼命的架势,忙将电击枪握在了手里。Root抱着双手警告道:“不要浪费你的天赋,Sameen。”就在他们以为Shaw一定会奋力逃跑时,她的脸色几经变换,最后竟然平静了下来,在其他人惊奇的目光中,回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你会怎么对我?”她在行驶的车上问道。


 


Root转过头来,脸上仍挂着微笑,但眼里一点笑意也没有,“听着,虽然我收留了你,但我不会扮演母亲的角色,所以不要指望任何人照顾你。我的房子里不住没有用的人,如果你能跟上我的脚步,我会做你的监护人,如果跟不上,你就会被交给刚才那些人处置,而我不会再救你第二次。”


 


Shaw点了点头,把这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Ellison见她这么温顺,甚至还夸赞道:“好女孩。”


 


Shaw被收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冷淡且警惕,但却意料之外的乖巧懂事,除了在学校里打过几次架,无论学业还是私下的训练都出类拔萃,从未让Root操过心。一开始,Root还提防着她逃跑,但后来发现完全没有必要,因为Shaw从未试图逃走,一次也没有。


 


她还记得那年冬天,Cole刚巧在国外,Shaw为完成布置的格斗训练,在家里闷了好几天。Root见她不住地望向窗外,想到这是她来这儿过的第一个圣诞节,便把她叫来,笑道:“明天我带你去滑雪,然后吃法国大餐好不好?”


 


Shaw惊喜地收起训练用的小刀,问道:“Ellison也一起去吗?”


 


“不,她不去,她有自己的家人,我只带你去。”


 


Root平时任务繁忙,有机会陪她外出的时候,她嘴上虽然不说,那神色总是十分高兴,但那次她却出乎意料地摇了摇头,“你还是和Ellison一起去吧,你一定想和她一起去滑雪的,我的爸爸妈妈在圣诞节时,总是一起出去。”


 


Root见她半垂着头,脸上掩不住一丝失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那一刻,她忽然很想把Shaw抱在怀里,好好疼爱这个孩子。


 


不过这样省心的时光没有持续多久,不知为什么,随着Shaw渐渐长大,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惹她生气,无论怎样教训,她都微撅着嘴,一句服软的话也不肯说。Root虽然没有承认,但心里倒是很赞同Ellis,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为了教育问题发愁。


 


“对了,你为什么把Shaw带到这儿来?”她像是十分随意地问了一句。


 


“不是你让Jerry通知我带上Shaw,尽快赶来这儿的吗?难道有什么问题?”


 


Root若有所思地笑道:“Jerry……没什么,我都忙忘了。”


 


如果是十年前,Shaw得到允许去找Gorge Marshall,她一定会喜出望外,但现在不一样了。并不是说她不想去见父亲的好友,她曾无数次好奇过,Gorge Marshall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父亲希望她走上什么样的道路?他又是为什么样的事业而奋斗过?


 


最重要的是,她非常,非常想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是让父亲失望了呢?


 


Root对她思想的引导和她父亲很不一样,或者说和大多数人都不一样。她曾交给她一本《蝇王》,并要求在看完后回答她的问题。Shaw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功课,就像她父亲和老师曾布置给她的一样。但等到Root检查功课时,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做的远远不够。


 


Root刚开始还比较克制,只是说道:“这是学校里的答案,你觉得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或者“我猜这是你父亲教你的观点,你完全赞同吗?”。到后来,她自负高傲的性格完全展现了出来,“那不过网上一些肥宅蠢货的肤浅想法,你应该想得更多。”有时连圣殿的前辈也不放过,“爱迪生那个虚伪的资本主义家,成天披着发明家的外皮招摇撞骗,他的话你怎么能完全相信?”


 


以前Hunter Shaw对她的教育几乎只需要聆听和复述,但这对Root行不通,Shaw每次都要绞尽脑汁才能得到Root一个满意的微笑。渐渐地,她明白了Root在教她质疑和顺从,质疑权威,质疑一切,顺从内心,顺从本性。她必须从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思考人们每一个观点背后的原因,包括她父亲教她的观点。


 


在Root面前她可以说出“我为执行任务不会在乎任何人”,但她父亲教她仁慈博爱,这种话是绝不可能在他面前说的。Shaw有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走上了和父亲背道而驰的方向。她太想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了,但不是现在,不是Root主动要她离开的时候。


 


多年的外勤经验让她对危险有一种本能的预感,她说不出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但她很清楚,接下来会有大事发生,她绝不能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离开。


 


Shaw踢着石子,在湖边转着圈,一抬眼看见一家四口正在草地上野餐,微风中飘来食物的芬芳,她才想起自己早就饿了。正当她身体最为放松,精神最为懈怠的时候,突然感到一股大力,将她从背后勒住。




-----------------------




非常抱歉这章拖到了跨年,拖延症这病得治了。Anyway,我还是会坚持下去的,祝大家阅读愉快。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