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SEVEN(06)

小驴屹耳:

“有些人耗尽七年不能相知;而对另一些人而言七个日夜已经足够。”


——Jane Austen




Day One. Shaw


Day Two. The Machine


Day Three. John Reese


Day Four. Lionel Fusco


Day Five. Harold Finch


Day Six. Bear




***




Day Six. Bear




        快到中午的时候,Root来到地铁站,在桌子上给眼镜爸爸留了一张字条:“Bear跟我在一起”,就牵着他走了。


       Bear喜欢Root来带他出去。Sam不在的时候,他们是彼此最好的伙伴。眼镜爸爸腿不好,不能多走路;西装爸爸最会扔飞碟,但他太忙,很少有时间带他去公园;胖子叔叔很小气,吃东西从来不分给他,上一次还差点儿害他被落石砸到爪子;只有Root,常常带着他在外面一玩儿就是一整天,给他买各种好吃的。其实Bear心里明白,Root带着他满城疯跑的时候,并不是游戏,他们是在跟踪坏人。没有人这么告诉Bear,可他知道把这些坏人抓干净Sam就能回来了。有时候他们可能要在一个地方坐上很久,Root担心他烦,就不停挠他的脖子,摸他的肚肚。其实Bear不烦。Bear是军犬。这个叫“监视”,他很在行。


       而Sam,哦,Sam,他最爱的Sam,回来以后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跟他玩的时候也心不在焉。但她终于回来了。坏人应该已经抓干净了。今天Root和他一起要做什么呢?


       “今天你要帮我找到Sameen,行吗,Bear?”


       “Goed!”他干脆地应了一声。




       他们在一个极偏僻的小公园里找到Sam。还离得很远Bear就能感觉到Sam身上散发的距离感,他没有挣脱系绳扑上去亲她。Root牵着他,一起慢慢走近。


       “所以,你们现在是依靠Bear来追踪逃犯了吗?还是说,我依旧无法逃脱你那位无所不知的女朋友的法眼?”Sam僵坐在长椅的远端,冷冷地问,没有看他们也没有起身离开。


       Root在长椅的另一端慢慢坐下。他们今天走了不少路,她看上去已经走累了,Bear就在她的脚边趴了下来,陪着她一起喘气。“第一,我不是你的看守,Shaw。第二,我想我们都很清楚,谁是‘我的女朋友’。”


       连Bear都懂的道理,Sam怎么会不明白。当然是Sam。Sam和Root,女朋友。Bear忍不住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大概因为天气不很好,这个公园又太偏,没有找到其他的狗狗。


       “你太擅长这个,Sameen。若你不想被找到,任何人都没办法。但谢天谢地Bear不在人类的范畴之内。机器只告诉了我昨晚你消失的那个街口,剩下的都是Bear的功劳了。”Root已经把呼吸调匀过来,弯下腰解开了Bear的系绳,拍了拍他的屁股。Bear懂事地向Sam凑过去,试探着把脑袋搁在她的腿上,鼻尖朝她的怀里拱。拱了好几下,Sam没有推开他。


       Root轻轻地笑了笑。“然而我几乎被他拖着跑断了腿。”


       Sam终于拍了拍他的脑袋。“好孩子。”




       她们坐了一会儿,天就阴了,开始下雨。雨丝很细,还有细细的风。Bear跳上长椅,Sam把他搂紧了。熟悉的怀抱没有他记忆中那么热乎,如果Sam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待在这个公园的话,只怕会很冷吧。


       “你不该来找我。你在我这里不安全。”


       “事实上,Sameen,我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Sam鼻子里挤出来的一声嗤笑,吹得Bear的脖子痒痒的。“你的女……我是说,机器,机器呢?你总说机器能保护你。”


       “机器现在是串联在一起的30台游戏机,她连这个纽约城内的公园都看不见。我们……很艰难,Shaw,我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个人。”


       Sam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你不该告诉我这个。关于机器的任何事。”


       “不安全吗?7000多次模拟,你是赢的那一个,Sameen,撒玛利亚人才是输家。你是我的英雄。”


       “我也以为是这样。事实证明我错了。”


       Root用双臂拢紧了身上的皮夹克,往他们的方向挪了挪。细雨还是若有若无地飘着, Bear觉得Root可能有点儿冷,声音都是颤抖的。“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努力记住每一次模拟的结束,事实上,那并不难。我没有钟表,不辨日夜,我用模拟的次数来充当时间的概念。但是我不记得每一次模拟的全部细节。我想我记住了大部分,但我遗漏了最重要的。”


       Root欲言又止,抿紧了嘴唇,静静地听着。


       “我不记得我怎么告诉他们Beatrice Lillie,我甚至直到昨天看到Harold拿着那个纸袋才想起来有这回事。我也不记得,Root,我发誓,我想了整整一晚上,想到绝望,我想不起来,怎么会让他们知道了你耳蜗的事。可怕的是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天知道我曾透露给他们什么信息,然后忘得一干二净。我以为我保护了你们,Root。我以为我不曾被击败……”


       Root打断了她。“你没有。我安然无恙。机器也好好的。大家都是安全的。”


       “目前来讲,看似是这样,但没有谁能保证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或许下个星期,或许明天,见鬼的,Root,或许当我们一踏出这个破公园,甚至或许就是下一秒,你们拼死维续的这个世界就将不复存在。因为我。我犯的错误会毁了你,毁了一切。”


       “如果不是你,这个世界在十个月前就死掉了,”Root说。她已经挤占了Bear的位置,肩挨着肩地坐到了Sam旁边,抱起Bear放他趴在她们两个人的腿上。他觉得她们应该找个地方避雨了,但两个人看起来都没有挪窝的意思。Bear伸出舌头去舔Root脸上的雨水,咸的。


       “如果它终将毁灭,至少我找回了你。如果我们终究要输,至少我们战斗到了最后一刻。至少我们在一起。”


       “跟一个搞砸了一切的人,一个失败者,一个叛徒在一起。”


       “随你怎么说,Sameen,我只要我们在一起,其他的我全不在乎。Harold昨天说的那件事,我差点被切开头颅,差点害Harold也送命,更糟糕的是那天我眼睁睁地看着机器用自己交换我们两个人的安全。你知道吗,Sameen,Martine试图让我相信是你告诉他们一切,可我只有狂喜,因为那意味着你还活着。我知道你现在被毫无根据的愧疚感折磨,我没法说服你;我知道保护欲使你不愿靠近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甚至Bear。但我就是不在乎。我只要你跟我在一起,这是我的自私而你必须允许。世界明天就毁灭,随它去,你听明白了吗?我不在乎。你说你会害死我。那是我唯一乐意的死法……”




       Bear是懂事的狗狗。他从她们的腿上跳下来,挪开几步。雨还在下,连他都开始感觉有些冷了,Sam和Root只好紧紧抱在一起取暖。可是为什么不离开这里找个地方避雨呢?然后Sam也像他那样去舔Root嘴上的雨水。雨越下越大,显然舔不干净的。


       他轻叫了两声,Kom, laten we gaan。没人理。他只好吼。汪。汪汪!


       终于,Sam听到他的意见了。“你今天还没有喂Bear吃过东西吧。”


       Root抹了抹红红的眼睛。“好像确实没有。”


       “我们最好不要害他感冒。” 


       “这里确实很冷。”


       “而我也饿了。”Sam的声音和语调都完全恢复了正常,可是两个人为什么还是坐在那里不动呀。Bear有些着急了。


       “然而你还是不肯跟我们去地铁站。”


       “也不能带Bear回你那儿。你知道,空间太小,没个遮拦。我们会吓到他。”


       Bear发出委屈的呜咽。说什么呢,他是最棒的军犬,什么没见过。Bear怕过啥。


       “安全屋,”Root突然笑起来,“Harold的安全屋。可惜现在被Carl占着。”


       “Carl?”Sam一脸的疑惑。


       “Elias。来吧,我路上跟你解释。我们去安全屋,至少先换身干衣裳,解决一下肚子饿的问题。Carl会做最棒的金枪鱼意面。我最爱吃他做的西西里烩茄子,不过听John说他烤的羊排也是人间美味,我相信你一定会喜欢。”


       “老天,Root,先是Bear,然后John,现在还有Elias……我不在的时候你是跟所有人都混成哥们了吗?”


       Root拉着Sam从长椅上站起来。“Carl和我之间不乏共同语言。”


       Sam翻了一个Bear再熟悉不过的白眼。这个白眼教Bear确信他最爱的Sam是真的回来了。


       “……他和Bear也是好朋友。他能帮我们照看Bear,你知道,当我们回家做一些你不记得自己在模拟中做过的事情的时候……”




       趁着Root还没来得及扣好他的系绳,Bear高兴地向前一蹿,一路拍着水花跑出去好远。


       噢噢噢,Bear今天真是开心得不得了,又能去找最宠他的Carl叔叔玩咯!




(未完)







评论

热度(316)

  1. Faith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自動轉發
  2. 沧海轻舟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3. 木口君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4. Oo单翼..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