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Leave For A Vacation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真心安利B站的The Promise视频
*您的好友【口嫌体正直的大锤】已经上线
*全世界都背叛我系列
*关爱空巢老人,人人有责
*看我不嫩死邻居家的熊孩子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假期是什么玩意儿,能吃吗?能油炸吗?能蘸酱吗?不能。所以,假期在Shaw的词典里,就是隔壁家的夫妇带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生的小孩和一大堆小孩去欧洲或者日本玩,再带着一大堆包装精美的东西和新长的一圈脂肪回来。平日里Shaw按照自己的生活作息表根本没办法和他们见面,也只有那一次这一家子从伊斯坦布尔回来的时候飞机晚点,所以深夜才到。男人在门口翻遍了一个又一个旅行背包寻找钥匙的时候,Shaw经过了他们家门口。


“隔壁的矮阿姨好漂亮。”和姐姐一起坐在台阶上吮手指的小孩说。


“我还是觉得给那个给我苹果派吃的阿姨更漂亮。”她的姐姐回答。


虽然说隔壁一家子热闹的说走就走的旅行生活算是很多人羡慕的,可是Shaw这种一直都被实习生说成性冷淡兼工作狂的外科医生对此并不感冒。当听到“性冷淡”这个词的时候,把长腿翘在电脑桌上的Root第一反应是,这一点都不尊重她们家换过五次的床的切身感受。不过对于“工作狂”的描述,她是认可的。也许Shaw和她的小实习生Meredith如此合拍的原因就在于,她们一个是没有手术练手就浑身难受,一个是不跟进手上的病例就食不下咽。


Root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今天早上她家的大忙人六点钟就匆匆出门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医院里和那群小蠢包泡了一段时间了。她也不是没有尝试过要早点起来给Shaw做一顿丰盛的早餐,可是第一次是机器以“你做一天的任务非常辛苦,至于Sameen我相信她不会让自己饿到”为由放了她鸽子搞坏了她的闹钟,第二次是她偷偷起床做饭却差点引起火灾。她现在都记得隔壁的小孩叫哥哥姐姐一起来看漂亮阿姨家冒烟。哦,也就是那一次,她尝试了新买的围裙。商品描述上面写的是“此款围裙适合不穿衣服的时候使用”,所以在Shaw闻到刺鼻的味道并迅速解决了问题之后,她因为其他的原因造成了上班之后的唯一一次晨间迟到。


“早上好,Ms.Groves。虽然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打扰你和Ms.Shaw有点冒昧,但是我和Grace都非常希望邀请你和Ms.Shaw一起来意大利参加Grace的罗马画展。”


屏幕上显示出穿着新定做的三件套的Finch。他坐在一处街边的露天咖啡座端着一杯煎绿茶,镜头一侧可以看见几缕红色的发丝,所以Grace一定也在他旁边。


“Harry,虽然你现在的确是在悠闲地喝着下午茶,但是我可怜的Shaw还在医院救死扶伤呢,所以如果没有她的同意,我是不能擅自答应你的邀请的。”Root玩弄着昨天晚上新涂上去的指甲油,回想起她洗完澡后趴在Shaw的大腿还伸出手时,Shaw一脸的“你不要得寸进尺”的表情。到最后还不是给她涂好了指甲油。


“难以相信。”Finch还是以一种颤抖的嗓音说话,“希望你能考虑一下。”


“说实话,”Finch尴尬地端起茶杯,“我第一次见到Shaw如此听话,很抱歉昨天晚上接通线路的时候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但是Root还是看见了视频断开前一瞬间他的口型,分明说的是“well done”。


 


“Harry邀请我们去度假,他和Grace有一个画展要办,我们可以去意大利放松放松。”


趁着刚刚回家的Shaw还在休息,处于心情较好的状态,Root挤进沙发靠着她说。


“你的宝贝机器答应不派给你任务了吗?”Shaw瞥了瞥她,再看了看开着门的卧室里扔了一地的衣服。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居然还有警服。又去扮演警探了,Shaw完全能想象Lionel看到走路带风的King警探的时候是什么心情。还好她趁喝酒的时候教会了他只要遇到这样的麻烦只需要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最近的摄像头就好了。


“只要是和我的darling一起去度假,我宁愿一星期不拯救世界。”Root摩挲着Shaw的肩膀,“再说我很久都没有见过Harry了,好多事情都没人讲,缺少了好多乐趣呢。”


Shaw陡然一个起身,Root差点儿扑在沙发上。虽然她立即保持了一个优雅的姿势,但是并不能改变难得狼狈的事实。Shaw虽然仍然面无表情,但她知道,当Shaw做出这种毫不careful的事情的时候,那就是在生气。


“啊哈,”Shaw跨过她的长腿,“我以为你说的是那个掏屁眼的Harry。”


“你的意思是,你不去吗?”Root看着小矮子的背影。


“你一个人去就行了,反正你们说的那些玩意儿我也听不懂。”Shaw在离客厅老远的地方打开了一盒饼干,拆开之后才又翻回来看了看是不是她最爱的巧克力味。


“真的不去哦?”该死的Root又开始用那种油腻的声音讲话了,就像在问一个幼儿园小朋友要不要看最喜欢的动画片一样。


这完全是逗小孩子的语气。白天做第一台手术的时候Shaw还沉浸在昨天晚上Root同样的说话语气,那次是问她要不要尝试穿一下可爱的贝贝熊情侣套装,愤怒的Shaw满脑子都是Root那句“贝贝熊先生大受欢迎”。幸好现在这时候一直在打盹的Bear一溜小跑过来趴在她的手臂上要饼干吃,这算是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我在家和Bear也一样能过。”Shaw故意不看Root的表情,蹲下身逗弄Bear越来越肉乎乎的脸蛋,任由它把饼干渣掉在Root忙里偷闲打扫干净的地板上,心里暗爽。


“好吧。”Root趿拉这兔子拖鞋从她身边经过,“Harry说意大利有很多超棒的甜点。”


“我不想回去之后听那群实习生跟我讲述因为我不在,所以他们在病人犯病的时候深夜吵醒纳粹的惊魂体验,而且和一切都因我而起。”


“Darling,你真是越来越不会找借口了呢,吃醋了就要直说嘛。”


Shaw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和Bear玩起了你扔我捡,Bear的爪子欢快地摩擦在地板上的声音填补了这段尴尬的沉默。


“好吧。”Root最后还是选择了趁Shaw专心伪装的时候捏了捏她的脸,然后去了书房。


 


可是Shaw完全没有料到这家伙走得这么快,她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一摸被子,居然空荡荡一片。虽然每天早上上班的时候这家伙也还在睡所以没什么影响,但是Shaw真的有点怀疑这到底是不是那个总是粘着自己的精神病。


站在医院的电梯里,Shaw忍不住看了看摄像头:“一定是你帮她收拾得这么干净的,我看她以前做任务的时候也没有这么快的跑路经历。你别想摆脱干系。”


兜里的手机非常及时地震动了一下。虽然更宁愿是倒霉的晨间新闻,但是Shaw知道是机器这个小心眼的家伙又开始回应她的牢骚了。


“You did it yourself.”


还没来得及动手指去敲下几个回应的单词,“叮”的一声就把她拉回现实。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Shaw就看见实习生们已经等着被她带领去查房了。虽然这群人看上去一个个都能去澳大利亚动物园里扮演一只只生动的考拉,但是考拉至少还剩下一点令人怜爱的可爱,而他们则只剩下那一看就来自灵魂深处的困。


“早安,Doc.Shaw。”Meredith仿佛昨晚在医院对面的酒吧呆了太久,以至于太早查房的时候她看上去活像得了重感冒。这个早安真是Shaw听过的最醉醺醺的早安。


“都给我打起精神。”Shaw走出电梯,Meredith自觉地跟在她旁边,“Shaw,上次那个得神经母细胞瘤的小女孩今天可以出院了,她想见你。”


正当Shaw要转过头让其余人都先去查其他的房时,Meredith控制不住地在她面前打了一个哈欠。这玩意儿会传染,不一会儿,一群人都开始打哈欠。


“抱歉。”她努力睁开眼睛。


“你们有10分钟的时间去睡觉。等我回来的时候,我要看见你们精神百倍地站在这里。”


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快的声音,然后迅速散去。正当Meredith也准备摇摇晃晃地走开的时候,Shaw叫住了她。


“你们昨晚干什么去了?”Shaw抱着手臂,一副严肃的样子。


 


“嘿,”一个靠在走廊上的纳粹的实习生转头看着另一个,“你去了昨天晚上那个派对吗?医院对面那家酒吧,老板人超好,还请了我一杯酒。”


“没有,不过看那群人的样子也知道是昨晚high过头了。幸好他们不是纳粹的学生,否则根本别想休息,绝对是查房查到吐血啊。”


“确实挺high的,干杯之前大家都要相互祝福,因为Doc.Shaw已婚所以大家再也不用担心因为抢女朋友反目成仇了。你知道那个一直暗恋Shaw的护士小妞说什么吗,‘祝我夭折的浪漫史安息,她老婆好正点’。”




“什么叫‘既然你不想去所以也没必要知道我在干什么’?”


依然是餐厅的小角落,Shaw举起手机,“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几个单词什么意思。”


手机嗡嗡一声:“你表现出来很没有兴趣,Root要照顾你的感情。”


“照顾我的感情就是,各种暗示我她正穿着该死的比基尼,然后当我以合法配偶的名义要求她发张照片给过来的时候,又告诉我,我没必要知道?”


手机嗡嗡两声:“Yes”。“You did it yourself”。


Shaw撕开汉堡的包装袋,“说的就像谁想看似的,啊哈?谁比谁大还说不定呢。”


虽然没有看到Root比基尼照片的念头一直在她脑子里源源不断地释放着惊人的负能量,她还是选择了全然无所谓的样子继续了下午的工作。开玩笑,她Shaw什么时候会输给这女人,什么时候会输给这个只会监控偷看发短信的墙头草。


“Doc.Shaw,你看上去太用力了。”Meredith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她做示范。


“哦,不好意思。”


 


“Sexy,看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关上门,Shaw把新买的小饼干倒进Bear的食盒。可是平日里一贯精神十足的小狗只是动了动耳朵,一点食欲都没有。这让Shaw有点尴尬,所以她伸手摸了摸它毛茸茸的脑袋。


“天哪,你不是生病了吧。我不是兽医啊,伙计。”


Bear又动了动耳朵,大眼睛里全是委屈的模样。


“好吧,不要告诉我是因为Root不在家所以你一脸不高兴。”


听到熟悉人名的Bear眼神瞬间迸发出一阵光亮,立马端端正正地坐了起来。


“不要告诉我门上那些难看的爪印是你在她走了之后在门上留下的。”


Shaw留下Bear和一堆她忽然觉得一点也不酷反而是十分愚蠢的小饼干在食盒里堆成小山。


邻居家最小的小孩又因为什么原因哭起来。几个月的小孩总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哭起来,Meredith在Shaw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曾经这样回答,“啊,有很多原因啊,比如说忽然饿了,妈妈不见了,睡觉姿势不舒服,要打嗝了,想要大便了......但是现在儿科学术界也给出了新的答案,证明有的时候的哭泣是源自远古时代婴儿的经历,他们哭泣是为了吸引父母的注意力,好阻止他们继续制造新的弟弟妹妹来和自己争夺资源。”


什么鬼学术,Shaw把自己平摊在床上这样想着,这一点也不符合自己邻居家的规律,就算是哭得再大声他们也能抽出精力来制造下一个小兔崽子。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她,一般在现在这个时候她和Root都在做比吃牛排还要爽的事情。


“一般现在这个时候她都躺在床上乖乖任我玩弄。”Shaw摸出手机打字,一边想,虽然也有的时候我让着她。


不得不说机器回短信的速度真快,快到Shaw想让它去假扮一下那个总是在苦苦等候短消息的实习生的女朋友。


“Sorry for that. You did it yourself”。


去你妈的双关语。Shaw把手机扔到被子里,选择静静盯着天花板,然后伸出手在被子里摸索,扯出刚才被狠狠甩掉的手机。


“给我搞一张去罗马的机票,马上就去。”


打完这段字,Shaw停下来思索了一下,然后再输入了6个感叹号。


 


“Joe,你看,隔壁的漂亮阿姨又出现了。”


因为他独占着狭小的窗框,所以被唤作Joe的小弟弟只能从他肩膀下探出脑袋。


“Wow,可是为什么今天是向外走呢?”


“我一直觉得她应该是个和神奇女侠一样厉害的角色,所以她一定是要去收拾大坏蛋。”


“对,大坏蛋。”


 


当Shaw顶着黑眼圈用从前台顺来的房卡打开房间门的时候,Root正裹着浴袍推开卫生间的门。


“我不是来吃意大利甜点的。”Shaw嘟囔了一句,“还赶不上你的苹果派呢。”


“所以那就是你在应该是纽约的大半夜逼着可怜的机器给你定了9小时飞机的原因?”


Root捏了捏那张永远别扭的小脸,“得了吧你。”


 


 


*“Lionel,听着,我有重要的事情不能留在美国,你记得每天去照顾Bear。”


“嘿,孤胆英雄,你当我是你家佣人还是什么的?”


“就这样。要是我回来以后看到Bear瘦了,你得负责。”


“喂,我的意思是,Finch也邀请了我去......喂?Shaw?......靠!”



评论

热度(224)

  1.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