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Big Bomb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下一篇我即将放飞自我,宝宝们请站稳扶好,重要的事情最先说,我即将放飞自我
*又名《神医传之重出江湖》、《我的老婆又在作死》
*全场最佳:根总
*您的好友【男友力MAX锤已上线】
*肖根日常虐狗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人肉炸弹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产物。人类作为动物,都拥有强烈的求生本能,可是甘愿把自己当作人肉炸弹的人,确实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炸得粉身碎骨。他所有的目的就是拉人给自己陪葬。就Shaw在医院实习那几年见过的不专业以至于没炸就被警察抓住的人肉炸弹和为机器工作的那几年见过的大大小小十多次自爆案件来看,甘愿在公共场合把自己炸成灰的,都是对社会和世界充满仇恨的人。


今天这个人肉炸弹被警方称做“变态Jake”,他在决定在最拥挤的一班地铁上引爆自己之前,已经在地铁站开枪射击,导致数名乘客受伤。在人群惶恐不堪的时候,他忽然消失在监控里,不久之后署名为Jake the killer的用户在社交网站发了一则消息,表示自己已经在一班地铁上了。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地铁上所有的乘客。这些都是Shaw从病房的电视上看到的,那时她刚刚完成了一个左心房发育不完全的婴儿的心房再造,在把孩子放回ICU之后她一直用力抓着自己的小手指不放,所以她又挨了大概一个小时才休息。现在她和空荡荡的胃一起坐在一间空荡荡的病房看电视。电视画面里面的地铁站一片混乱,警察似乎已经找出了犯罪嫌疑人所在的车厢,包围圈在缩小,目前的情况比较紧急。也就是说,Shaw最多还能再坐五分钟,就要冲下去迎接呼啸而来的救护车了。


“看看这都变成什么样了,”Shaw抬头看着病房墙角的摄像头,“你怎么不派人过去?”


保持低血糖的工作状态着实令人恼火,Shaw起身的时候这样想,然后精神百倍地带着实习生走下楼。他们看到Shaw从病房里走出来,连忙强打起精神跟上快速前进的人流,Shaw赶在面对一片混乱的场景之前说:“待会儿我安排之后马上开始动作,想要抢病人的最好不要拖太久,否则病人死在你们手上责任是你们自己的,听到了吗?”


 


行进的车厢非常安静,广告的声音盖过了外面的一切嘈杂声。乘客们已经刷到了地铁上有人肉炸弹的消息,不过那是与自己所乘的地铁刚好相反的方向。也就是说,如果警察没有控制住局面,待会儿可能就会有一列与自己擦身而过的地铁发生爆炸。


在一片诡异的安静中,Root坐在靠出口的位置,背靠在座位上,安静看着窗外的地铁广告一闪而过。只需要经过几个广告牌,就又会停靠一个站。今天这班地铁上的人不多。


“预计目标将在三十分钟后到站。”耳机里传来机器的提示音。她歪了一下脖子,昨天晚上Shaw因为值夜班没有回家,所以她也懒得在家待了,直接做了一晚上任务,清晨准备回家吃早饭的时候收到了这个人肉炸弹的号码,所以又不得不坐上地铁。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自己家医生很可能现在就已经在病患的海洋里了,据机器所说,那男人在地铁站大开杀戒。他把自己的枪藏在面包袋里,等到地铁即将进站,乘客都渐渐走上来排队的时候掏出手枪挑离自己最近的乘客开枪。毫无防备的乘客变成了他的活靶子,在惊慌失措之中四处逃窜。那男人一直打到子弹用尽,然后跑进了事先观察好的监控盲区,徒步走了两站,又下到地铁站乘上了同一方向的另一班较早时候发车的地铁。


 


“George,你负责这个肺部中枪的。”Shaw把担架车往后推,“取子弹的时候千万不要伤到任何组织,否则她就完蛋了。Albert,你负责这个腹部中枪的。这个位置应该是内脏震坏了。Emily,你负责这个,他已经被打成筛子了,取子弹的时候第一保证不要失血过多。”


很久都没有见到这么丧心病狂的家伙了,Shaw回想起以前那个因为股市崩盘而想引爆自己的眼镜男,比起今天这家伙,居然还算善良的平头老百姓。分配完任务,她转身准备去监督实习生们的治疗,却忽然想起一件事似的盯着摄像头,用一种平静之中透着一丝不满的语气问道。


“你让Root去了?”


这次手机没有回应,可是她当然知道机器听见了自己的问话。一般来说如果机器不回话,那就是它又要搞出什么糟心的事情了。对于这个问题,Shaw自然会把这视为一种默认。她叉着腰瞪着摄像头,身上的汗水把薄薄的衣物打湿黏在身上,“她昨晚发短信说她没回家。她在外面做任务,现在你还让她去做任务?她一宿没睡觉,你让她去抓那个该死的人肉炸弹?”


该死,她早该想到这一点。


“你最好保证她不会被打成筛子。”


 


她几乎是小跑着进入急诊,那个被预测内脏坏掉的,的确是坏了,而且用“碎了”来形容更合适。这样的子弹Shaw再熟悉不过了,与一般的子弹相比,不同之处就在于,别的子弹是击中,穿出,这种子弹是击中,碾碎,血肿,穿出。Meredith在病患之间来回,就跟医院的人手都集中过来了一样。看到Shaw沉着脸走进来,实习生们都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Shaw,虽然这个男人看上去伤势不重,但是我认为很有必要对他进行进一步检查。她指了指看上去精神尚可的职员,“可能内脏存在损伤。”


“拜托Meredith,我们现在太紧张了根本忙不过来,他就是普通的中弹,没有大出血,完全可以马上转到普通病房,不能耽误我们做手术。”一旁的Albert掀起男人带血的衬衫,检查一番,“并没有什么问题。”


“嘿,你们能不能给我个结果,我到底能不能走?”


“马上送去放射科。”Shaw撂下一句话,留下Meredith和Albert杵在病人左右。Albert撇了撇嘴,继续负责下一个病人。Meredith推着男人离开。


“对于任何一个病人,如果你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就不要随便给他希望,除非你对于医疗事故毫无畏惧,菜鸟。”Shaw站在埋头取子弹的Albert面前看他费力的样子,“你要负责。”


 


“目标预计在二十分钟后到站。”


Root闭上眼睛听广播里的实时新闻。警方已经派出警力在前往各个站台等候。医院全力收治病人,目前的情况仍然处于控制之中,市民没有必要因为枪击案而感到惶恐。重申一遍,目前情况仍处于控制之中,市民没有必要因为枪击案而感到恐惧......


她的计划是在目标到站的前五分钟内在前一站下车等候,然后当目标到达站点时击毙。


这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她以前做过很多类似的事情,所以当然是势在必得。不过今天比以往严重的嗜睡让她感觉不良好,她已经在头五分钟内睡过去了。果然还是应该回家睡觉啊。她叹了口气,这样想着,就算没有Shaw的怀抱,也比在这硬得难受的地铁座位上面睡好。还有任务要完成,休息不好影响很大。况且Shaw温暖的怀抱什么时候不能享受呢?


Shaw在昨晚的短信中告诉她,她有一个只有半颗心的小病人,小病人的主动脉只有一毫米宽,没办法输送血液。所以她晚上还有一个大手术要做。在发完短信之后,Shaw和她就没有联系过了。她们甚至没有像以前一样在耳机里面说话,因为Shaw说她做手术的时候不喜欢有声音干扰。当然,她给实习生做示范讲解是另外一回事。那也不能打扰。


 


“确定是肝受损?”接过Meredith手上的片子,Shaw举起来透过走廊的光线仔细观察,“很好,接下来的事情你去处理。”


“Shaw,还有三个病人需要手术。目前这三个病人的情况还算良好,只是恐怕拖得越久越容易触发隐患。我们是不是要立即准备手术?”


“告诉Albert,他这一个月都只能去查资料了,别想进手术室。记得提醒他给那个肝受损道歉。除了他之外的所有医生都由你安排做手术。”


“等等,Shaw,你要去哪里?”Meredith还没反应过来,新拍的片子就已经回到了自己手中,而Shaw并没有按照常理和她一起去准备。


实际上,她朝着与手术室相反的方向走去,一边脱下白大褂一边回头叮嘱:“立刻去安排。告诉Doc.Belly由她负责调度。”


Meredith还想问些什么,可是她相信自己不是眼睛花了,她看到一向对待病人体贴入微,对待孩子温柔可亲的Shaw拿出了一把手枪。她脱掉白大褂之后剩下一件黑色的T恤,手臂上的肌肉线条随着动作若隐若现。她脑子里浮现出母亲的那句话。


“如果她要当医生,她是世界上最棒的外科医生。如果她要当士兵,她就是世界上最棒的士兵。”


那是一把SIG-Sauer P228R。虽然曾经想过可能还会用到,但是Shaw没想到是这样的用法。偶尔用一把P226R指着摄像头就算是一点情趣了,现在倒是派上了大用场。她一边往医院顶部的天台走一边庆幸自己没有把所有的枪都拿给Root玩弄。当时她的确是对Root在这方面的品味嗤之以鼻的,Root总是用一些冷门又难用的玩意儿,一点不实用主义。


“我就知道你在这儿。”推开门,她立马找到了抢救用的直升机。医院平日里用的那一架在靠近一点的位置,备用机则在远处停靠。旧是旧了点,速度是绝对不会慢的。况且医院这帮人平时用了飞机也总是忘记锁门,这实在是一个大漏洞。


“太久没开飞机了,今天光荣回归,啊哈?”她迅速熟悉了仪表盘,仿佛知道机器在听她讲话一样,“把她的位置发给我。”


 


“目标即将到站。”Root站在一块巨大的广告牌旁边,神情单纯得就像一个在寻找地铁路线的高中女生。可是她的风衣里有一把Walther P99,如果她动作够快,那家伙会在自爆之前先被她打爆。面前的地铁速度减慢,最后缓缓停下。看来警力还没有部署到这一站来啊,那家伙穿着一件肮脏的棒球服坐在靠门的位置,在地铁完全停下之后并没有什么动作。地铁上的乘客都知道这家伙马上要引爆了,慢慢往门边挪动,企图趁着地铁门打开的瞬间逃离封闭的地铁车厢,至少能得到一丝逃生的希望。


可是最后的这点希望也破灭了,因为地铁停下来之后,门并没有打开。整个地铁站空荡荡一片,只剩下一群挤在地铁里惊恐的乘客和地铁外准备就绪的Root。


男人压低帽舌,站了起来。Root随着他的移动调整着瞄准的位置,直到确保那颗子弹能穿透他的脑袋,然后扣下扳机。


“Run”。


这是一声枪响后耳机里唯一的声音。糟了。Root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本以为这男的是头独狼,没想到在他脑袋开花之后地铁站周遭传来了激烈的枪响。原本的后续计划全部被打乱,Root只能留下车厢里的乘客,在空旷的地下铁寻找可靠的掩体。开枪的是两个男人,从两个方向跑来,势必会把她逼到那个角落。但是她没办法在强劲的火力下还击,只能一边跑一边寻找庇护。


“OK,终于抓到你了。”为首的男人用枪指着Root,“居然把Jake爆头了。”


“今天是你的幸运日。”Root扔掉手枪,把它踢向戒备森严的两人,“很抱歉把你们的同伴爆头了,不过恐怕你们俩也在劫难逃了。”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警察还没到,你的枪在我脚下踩着,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天使会来救你?”


他左边的膝盖在炸裂声中迸发出暗红色的血液,还没等他回过头,右边的膝盖也同样被击穿。这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直接瘫倒在地上,手里的枪滑了出去。另一个见势不妙正欲逃跑,也是嘭嘭两声,倒在了前者旁边。


“I know you'd come back for me.”Root甩甩头发,捡起地上的枪。这是Shaw送给她的小玩意儿,不得不说,手感很好很实用。


“To bring you back home,aha.”


 


*“嘿,Shaw。虽然你和飞越疯人院在地铁里面把那三个精神病干掉了,但是能不能低调点?你知道在地铁上的人把你们开枪的视频录下来上传到油管上面了吗?这就算了,还一直@NYPD!我们也很辛苦啊!”


“那是你们自己没有及时赶到现场,你怎么不跟我道歉,你们还差点害得Root在那个该死的地方被打成筛子,你们怎么不反思?”


“这就算了,那你们能不能低调点,人家都把你们地下铁热吻视频发到油管了,我们局的人都在@我!我也很辛苦啊!”


 


 

评论

热度(289)

  1.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