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A Farce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您的好友【霸道总裁根】已上线


*利刃的微博欢迎勾搭,更新神马的消息也贴在上面


*但是对赴美生子的妈妈没有恶意


*我不是专业的医疗工作者,只是兴趣在此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美好愉悦的夜晚,就是Shaw不用熬到凌晨下班的夜晚。如果这时候Root还比较闲,那她们就会一起去吃晚餐。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遵从医生的意见,去吃牛排。但是当医生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她也会表示自己不介意和黑客去素食餐厅。虽然那里面的东西状似精美吃起来却索然无味,她还是能够忍受。她是一个追求公平的人,既然Root能够陪她一起吃肉,她就应该和Root一起坐在这里一边听肖邦一边吃草。这没有什么不对。


但是说到底,最能愉悦她们的并不是吃东西,而是在一起的时候从心底溢出的快乐。比如Shaw虽然仍然没有放弃用白眼回应那些调戏,但是也勉强算是接受了。自从Root给她讲了她幼年的经历之后,她更加觉得世界上恐怕只有这个女人愿意敞开心扉对待自己了。世界上谁没有一些秘密呢?可是Root愿意讲给自己听。她也不再像是以前一样一声不吭地听完,而是伸手去安慰她,说一些诸如“你爸不是混蛋”的话。虽然有点蹩脚,但是的确是她发自内心的安慰。她在医院里的大多数时候,都不像做实习生那时候那样漫无目的了。那时候不过也就是想着跟着老师,按照安排去做事。她尽职尽责地宣布死亡时间,但是对于家属的悲伤毫不在乎。现在当自己站在原来老师那个位置,就会觉得当千头万绪握于手中时,对生命的敬重。当分离已久的Finch与自己再度见面时,感叹着自己的变化:“就像是......Ms.Shaw从一个孤胆英雄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你呢?你也这么觉得吗?嗯?”改变姿势的间隙,她抓着黑客的手臂,沉重地喘息着,“你把我变成了活生生的人?”


“哈,这种事情一向都是相互的,怎么能说是只有我改变了你呢?”黑客抱住她的头颅。


她说话永远都这样拐弯抹角。


 


“上帝,我从来不知道Doc.Shaw的吻技这么好。“


凌晨四点的值班室,只有因为犯错被惩罚的毛头小子Albert和常规值班的一群护士留守,因为病人的情况都很稳定,所以免不了显得有点无聊。E09房间的孕妇到了预产期,不过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反应。根据一般原则,胎儿推迟出生也是正常的。预产期不是一定准确的时间,只是用停经时间减去三个月再加上七天得出的时间。在它前后几天出生都正常。所以,一群无所事事的护士聚集在一起打开油管准备看不久之前被地铁乘客上传以后爆红的视频。


虽然镜头一直在晃动,可是除了Shaw之外没有那个矮子能那么有气势。早就认出Shaw的是以前一直暗恋她的护士Susan。她引来了一群护士。可是就在进度条知道一般的时候,视频忽然失效了。


“开什么玩笑?”她刷新了页面,却只剩下一句“该视频已经删除”。


“不要激动,实际上所有的有关视频都没有了。”经过的Albert探过头好心提醒,“今天我听见Shaw站在医院的摄像头下面讲话,说什么‘必须在明天之内删掉’。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她有个又辣又会用双枪的老婆了,她何必隐藏人生赢家身份呢?”


“我倒是觉得NYPD应该给Shaw和她老婆发个奖励勋章什么的,毕竟人家帮他们除掉了三个精神病,如果不是她们,可能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从地上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红发小护士把新的一摞病历扔到Albert手上。


“你觉得以Shaw的性格会在乎吗?”学着自己的老师翻了个白眼,实习生快步走开。


“没有Shaw的白眼有味道。”小护士耸耸肩,继续坐在地上发呆。


“宝贝们,我昨天下载的高清版本还在。”Susan晃了晃手机。


 


本来还想在SEX之后好好睡一觉,却被紧急来电吵醒的Shaw发誓如果是哪个实习生不知道怎么把水蛭黏在黑色素瘤的病人身上,她一定会立马挂断电话,扯开讨厌的丑娃娃然后把Root抱住继续睡觉。可是当她听见第一句就知道自己又要奔命一样往医院赶了。


“Shaw,E09的病人的病历出了一点问题。按照病历来推算,她已经怀孕17个月了。”


她掀开被子,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玩意儿,如果是怀10个月那都已经高危了,要知道胎儿在子宫里面呆得太久,当组织开始老化,就很容易胎死腹中。一般来说对于生产过晚的孕妇,都会采取引产来保障母子平安,可是这怀孕17个月未免也太夸张了吧。在哺乳动物里面,大象的怀孕周期一般是二十二个月,难道这女的怀的是大象?


“又要走了吗?”被子里伸出一只白净的手臂抓住她。


“有个麻烦的玩意儿,我必须要去处理了。”Shaw一边扣上衬衫的扣子一边叹气,“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总有这么多奇葩的病例,并不是出于歧视,只是发自真心。”


“天才存在的意义就在于此,darling。”Root拉着她白色衬衫的衣角,“你曾经告诉过我,如果没有那些困难的病例去治愈,医生这个职业会变得和缝缝补补的裁缝没有区别。”


“那是曾经。现在我宁愿和你一起睡到天亮。”把被子整理好,Shaw关上卧室的灯。


 


与她同乘一个电梯的是穿着款式怀旧的高领毛衣的Meredith,她正踩着高跟鞋发短信。当从地下停车场升上来的电梯打开门时,她立即把另一只手拿着的咖啡递给Shaw,然后走进电梯,“Albert说你可能需要这个,我就在最近的星巴克给你买的。没有凉,比在医院的自动贩卖机买的咖啡要好喝很多。”


“任何一个四点钟被从被子里叫醒的人都比较需要咖啡。况且还要面对一个怀孕17个月的女人。”Shaw果然没有猜错,一贯重口味的Meredith要的是七倍浓缩,能把人苦到说不出话,同时完全没有一点想要睡觉的欲望。


“我听Albert说过了,真是医学界的奇迹。我从没见过哪个人类能怀孕如此之久。”Meredith收起手机,“所以,我能加入这个神奇的病例吗,Shaw?”


“你已经在了。”Shaw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先走出去。真是太苦了,她忽然觉得自己以前老是吐槽Root买的奶茶只有苦的茶味没有甜的奶味纯粹是在无理取闹,这个才叫苦,仅次于她出于猎奇的心理在中餐馆吃的一种叫做“苦瓜”的令人绝望的蔬菜。


 


“哦,这里她居然还在手上做小动作,真是太撩人了。”


打开之前保存的高清版,勤劳早到的实习生也趁着Shaw还没有到,围拢到护士们身边去看热闹。按理说Shaw要到了六点半才会坐电梯上来,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被发现。


“你们在看什么?”


然而在转过头时,Shaw和嘴角带着坏笑的Meredith已经站在身后了。尤其是Meredith,那眼神中只有一个意思,就是“恭喜你们抽中了直肠检查大礼包”。


 


“好了,让我们看看这是怎么回事。”Shaw带着硕果仅存的几个正直的实习生站在病房门口,然后旋转手柄走进病房,“凌晨好,Mrs.Chen,希望您和您的孩子都很好。”


“我说过了,我没有问题,你们这些医生为什么总是来打扰我?”


“Chen Hui,32岁,中国国籍。在中国育有一个女儿。几个月前因为怀孕住院,昨晚我在检查病例的时候发现她已经怀孕17个月。”Albert站在门口回忆着自己看到停经日期的时候一瞬间的震惊。算出来的怀孕时间着实前所未见。


“这根本就没有什么问题,怀孕久又不会造成什么危险,生下来也一样养。”女人瞪着这个挑事的年轻男医生,一脸的愤怒,“你这是在小题大做”


“您现在的情况很可能伴有胚胎组织老化。如果不及时检查治疗,予以引产,很可能会让他死在您的子宫里面。那样对您也有很大威胁。”Shaw冷静地分析道,“请您考虑。”


“我没有生病,我孩子也很正常,不需要检查。”她似乎不想再同医生讲话,摆了摆手。


“那会有很大的危险......”


“我花钱在这里是要你们给我生孩子的!你们只需要在我要生的那天接生!不要随便就告诉我因为这种事大惊小怪!我要告你们医院诽谤!”


实习生们都保持沉默,等待着Shaw的回应。Shaw把这个大肚子女人打量了一遍。她的腹部大小和那些怀孕八个月的女人没有区别,如果说按照胎儿的生长速度来算,怎么可能发育了十七个月还只有这么大。可是以往的报告上都显示胎儿发育正常,不太可能是死胎。她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却不能直言,只好转身离开。


“Meredith,你负责照看Mrs.Chen。”


她遣散了一大堆实习生,把他们分去急诊或者是去打杂,自己则在走廊里揣摩着刚才不对劲的地方。这个病人根本没有透露一点有用的信息,这很令人苦恼。


“Darling,有没有认真工作啊?”她端着咖啡坐在椅子上,耳机那边就传来了Root的声音。她敢肯定Root已经在街道上了,周围嘈杂的的人声让她听不清楚Root的话,加之刚才在病房里病人不配合的表现,她有些烦躁:“嗯。”


“听机器说你遇到了一点麻烦。”Root换了一个安静的地方继续和她讲话。


“今天早上我接到的那个怀孕17个月的病例,病人很不配合检查,硬要说就是怀了17个月,我又不能强迫她检查。”


“你怕她出什么问题?”


“你见过怀孕这么久的人类吗?任何一个医生都会这样。也许我应该去劝说一下,实在不行拜托Meredith去也可以,或者是让那群上班时间看视频的饭桶去。”


“你可以用常规检查的方式检查一下她的身体,不一定马上就要推翻这个事实。”


或许是因为和医生的对话把那个病人激怒了,她的情绪很不稳定,拒绝接受Meredith的看护。被赶出病房的Meredith坐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看了看同样困惑的Shaw。Shaw在医院里做得比较多的手术是心脏手术,不仅仅因为她的老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还因为负责妇产科的医生技术过硬,并不需要其他人加入。可是最近这位医生和丈夫闹离婚不可开交,所以Shaw不得不也要兼顾妇产科。不久之后就遇到了这样的事,的确很难接受。


“Albert说昨晚就观察到这女人虽然很平静,但是可能马上要生产了。也许我们可以在给她接生的时候得到一点线索。”Meredith站起身,“我们还有其他的病人要负责,走吧。”


 


Shaw满怀心事地切着盘子里的肉,今天看上去油太多了,所以她的食欲并不旺盛,只想要快点弄清楚女人的情况。这算是她接到的第一个妇产科的疑难杂症,她不能搞砸。还没等她继续想下去,描绘一点雄心壮志的蓝图,就接到了Meredith的消息,那女人临产了。


还有一句,那小孩脐带绕颈,可能只能选择剖腹产来解决问题。如果顺产,脑子长时间缺氧最坏的结果就是直接被勒死,好一点的结果就是变成一个一生的衣食住行都需要别人照顾的傻子。任何能搞明白情况的人都会选择剖腹产。实际上,在Shaw所知的病例里面,真正选择剖腹产的病人很少,可是今天的情况非常特殊,加之病人已经在病床上躺了好几个月,运动量少,体能减退,能不能有力气顺产是个问题。


“Albert和Meredith一起去准备手术。”她点了Albert的名字,后者脸上还带着一丝惊讶,要知道他是被惩罚了一个月不许进手术室的,可是如今地下铁的视频都还在下载者之间流传,他就被赦免了?自己的运气未免太好了。


“你不想去的话,George随时可以顶替你。他比你优秀一百倍。”Shaw当然读懂了这家伙脸上又喜又惊的表情。她只不过觉得这家伙细心发现了这个病例需要奖励罢了。讲究公平不是很重要吗,不论和Root吃饭的问题还是安排实习生做手术的问题。


令她失望的是与一般的剖腹产毫无区别,她甚至没有看到什么已经老化的组织,小孩也很正常,是个体征正常的男孩。她用手取出这个全身滑溜溜的男孩的时候,发现他除了头发比一般的八个月婴儿多,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不同。所以她把小孩交给伸出手的Meredith,转身准备缝合子宫。


“Shaw,这里好像有刮痕。”一旁的医生用手指划过子宫壁,因为有血所以并不能看得很清楚,“就像是做过人流刮宫一样。”


“上一次的人流没有做干净,所以进行的防御性刮宫。这女人做过人流。”Shaw一边观察刮痕一边说,“如果是怀孕六个月左右刮宫,过了三个月再次怀孕,你说我们这个病例是不是可以解释了。”


手术室里只有仪器的响声和婴儿的哭声。所有人都看着那个被描述为在子宫内呆了17个月的男孩。实际上,他只不过是在前一个婴儿人流之后的子宫内的入侵者而已。


“我们只能确定她人流过,不能一定按照这个时间线索来推理。这个女人有过生育史,如果是后来的人流也有可能。这是她的个人意愿。我们没有证据,还可能被说成是诽谤。”Meredith收拾着产钳。


果然,在得知医生的想法后,清醒过来的病人非常愤怒。


“你们医院的医生都是庸医,还企图诽谤我。”她的目光一直停留在Shaw身上,因为Shaw承认自己发现了那些可疑的痕迹并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当她说出自己认为合理的时间线的时候,女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只是我们的看法,毕竟人类不可能怀孕17个月才生产。”Shaw自知无法说服倔强的病人说出实情,只能选择妥协。如果换做自己还在当Ellis的实习生的时候,她一定会和病人争执到底,也不会管那些病人有多么难堪。她知道自己是对的。


“我会起诉你们医院的。你们侮辱了我和我的儿子,你们要赔偿我们。”


“祝您早日康复,Mrs.Chen。明天您就可以探视您的儿子了,他很健康。”她再也不能忍受在这里解释那个其实非常愚蠢的事实,转身离开病房,控制住自己没有动手。


 


“Sweetie,今晚我有任务不能回来,你记得早点休息。”


     扔掉手里的遥控器,Shaw把头埋进丑娃娃。今天全世界都和她对着干,就连Root也选择在这么个鬼时间去做任务。她任由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脱口秀,自己在沙发上放空。如果照顾病人的情绪和坚持真相要选择其一,她应该怎么办?


 


已经是深夜了,走廊里的人渐渐稀少。白天因为看视频被狠狠收拾去做直肠检查的实习生们都跑到休息室去争取宝贵的睡眠,而刚刚做完剖腹产手术的女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去探视自己的儿子。她因为身体原因走得很慢,并且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况。当她拖着步子回到自己的病房的时候,发现椅子上坐了一个女人。起先她以为是护士,所以只是说了一句“安静点”就继续回到床上睡觉了。可是一直到她关灯的十分钟之后,那女人也没有离开。


她感到一丝恐惧。


“很可爱对吧,您的儿子。”


那女人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非常甜美,却完全剥离不出任何可以称之为情感的因素。她可以确定那女人即使是在赞美一个孩子可爱的时候也是面无表情。


“可是您有没有考虑过您被人流掉的女儿的感受呢?”


她站起身把病房的灯打开,在一片炫目之中她看清了那女人的模样。栗色长发,穿着看上去价格不菲的酒红色衬衫和一件漂亮的皮外套。她的手上拿着一沓给人不祥预感的纸张。


“您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啊,”她继续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一页一页地翻阅着,“就为了隐瞒这段人流史,一定要坚持怀孕17个月,甚至不惜用‘诽谤’的名义去毁掉正直的医生?她做错了什么吗?”


“你不懂,有什么资格批判我。”她看见那些纸张一页一页地掉落在自己的病床上。这太熟悉不过了,是自己之前的流产手术报告。


“我当然知道。”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发出一声轻蔑的笑声,“以你的情况,在美国生下的孩子即使有美国国籍,一样算是中国的超生。如果生下这个女孩,你们一定会继续生男孩。这无疑是在增加你在中国的丈夫背负的罚款,所以你就选择了流产。可是这种人流也会罚款,所以你不如继续怀孕,制造出没有流产的假象,把这个可怜女孩的出生权转移到了这个入侵者脑袋上。真是够残酷啊。他如果知道自己的出生背负着姐姐的血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她把所有的资料都扔在地上和床上,然后起身踩着纸张走到病床前。


“我呢,其实对于您的私生活不感兴趣。只是如果您要借此搞什么大新闻出来陷害那个医生,我一定让您遂愿成为美国的超级新闻。”


她把手撑在病床的护栏上,蜜色的双眼直视着女人,发出骇人的眼神。


“因为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Root,那女人今天出院了。”


吃晚饭的时候,Shaw叉起一块西兰花,“她忽然决定不起诉我了。”


“啊哈。那不是挺好的吗,Sweetie你终于不用被反咬一口了。”


悠悠闲闲地叉着盘子里的蔬菜,Root回应道,“好医生应得的。”


“恐怕不尽然。”Shaw在Root咀嚼的时候举起手机,“昨天晚上Albert值班,他说他拍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女主角之一是在地下铁和我Kiss的女人。”

评论

热度(264)

  1.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5.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