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Doctor Shaw's Secret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又名《肖神医的心事》、《我的套路女友》
*您的好友【自以为抖机灵的大锤】已上线
*宝宝的点梗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手腕上的石英表指针划过十一点,Shaw准时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与值班的医生道别。她原本没有这样的习惯,但是Root说要和同事好好相处。虽然Shaw满脑子想的自己之前不也和Root是同事吗,但是她还是乖乖听Root的话。否则机器那个小叛徒一定会出卖她。她踏着不紧不慢的步子准备下班,经过了明天的手术安排表。那张密密麻麻写满安排的表上,所有的Sameen Shaw都被人用马克笔画上了小圈圈。这是实习生学习的特别方式,挤进喜欢的医生的手术观摩区,竭尽全力弥补不能进入手术室的遗憾。虽然他们就算进了手术室也可能还是会当个打杂的。


眼下Shaw还需要在自己扎堆的实习生中挑选一个和自己一起进手术室。她想起自己当实习生的时候,从来不争取进手术室的机会,但是每次都被从人堆里揪出来塞进手术室。当时的医生都很喜欢她。他们议论那个总是黑着脸的矮个子和她仿佛天生就是为着拿手术刀的手。那是一个简单的结石手术,她参加的步骤是和另外一个实习生一起把结石弄出来。观摩室很多实习生看得眼睛都绿了,他们从来没有摸过结石。


她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Root的车。她把车停在那里,自己则在车里鼓捣着她的宝贝笔记本电脑。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台,不过看上去不像是今天早上害得Shaw上班快迟到还摔了一跤的那台黑色的。她在Root温香的怀抱里醒来的时候意识到今天早上她应该去查房,而后者还睡得很沉。为了避免吵醒Root,她以一种滑稽的姿势穿好了衣服,正准备松一口气回头看一下Root,脚下就踩到了今天的头奖,成功地滑坐在硬质的木地板上,尾椎骨承受了难以形容的剧痛。幸好Root只是翻身连眼睛都没睁开地嘟囔了一句“Sameen?”就接着睡下去了。


她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一转头,Root已经收拾好笔记本,一脸招牌坏笑地靠在方向盘上打量她了。Shaw当然觉得没什么可看的,她忙了一整天,做了几台手术,在病房里还被一个坚信自己胃里有一匹白马的男人吐了一身。她知道严重缺乏睡眠的自己一定顶着黑眼圈,脸色也很差。所以她更不明白Root在看什么了。


“听说你今天收了一个新的实习生。”Root撩撩自己漂亮的栗色长发,用食指缠着它们绕圈。还用“听说”吗,明明就是“机器说”好吗。Shaw知道Root什么意思。


“上次我叫去做直肠检查的不在我这里实习了。他告诉主任我是个魔鬼,因为我让他一天做了17次直肠检查。主任把他调走了,就是这样。”


Shaw苦恼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因为她一开始提出的苛刻要求,主任总是热情地给她安排新实习生,如果是办事麻利还很上道的就算了,她本身也需要。可是全是那些一点苦都吃不了还哼哼唧唧的奶孩子,觉得自己医学院毕业就了不起了似的,直肠检查都不想做,还一定要戴两层手套。她知道后只觉得矫情,又不是法医检验高度皂化的尸体,还戴两层手套,当着病人露出比病人还痛苦的表情。活像在说:“我给你做直肠检查简直就是倒大霉了。”


“嗯哼。”Root还没听到重点呢,小矮子诉苦归诉苦,不可能把话绕过去的。


“新来的那个叫Meredith Grey。”Shaw继续闭目养神,“差不多就是那样。”


“不一定呢,”Root伸手捏了捏Shaw的下巴,后者只是像一个别扭的嫌弃主人逗弄的小猫一样歪了歪脖子。比起以前随时随地的眼刀,已经很有进步。


“Doc.Grey人缘不错,长相甜美,爱岗敬业......”她每说一次就要用食指刮一下Shaw的鼻梁,“最重要的是,是你最喜欢的金发哟。”


这又是闹的哪一出?Shaw睁开眼睛,女人的脸和自己只有不到3厘米的距离。她呼出的气体柔柔地洒落在Shaw脸上,轻轻把她脸上的发须掀起,刮蹭得脸上痒痒的。Root使出了她最擅长的对峙方式,没有人不会被她那种快要溢出水来的小眼神打败。


“我就知道这么多。”她耸耸肩,顺手关掉车灯,另一只手把Root的后脑勺抱住,“所以,你最好不要异想天开折腾出什么大事来搞我。”


 


Meredith是个一看就很正派的女人。她在负责一个脑部肿瘤的高龄老人,别的实习生怎么也会想法子偷点懒,她倒是丝毫不马虎地天天跟Shaw汇报病情,Shaw走到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会遇见她,而她一定会尽职尽责地表达自己关于这个肿瘤的看法。也正因如此,在机器看来就是,她只要没在手术室,就基本上和Meredith泡在一起聊天。机器一定把视频给Root看过了。Shaw想到这里就不爽,究竟自己也在它手下干了那么久,它为了Root背叛起自己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还总是保持无辜的局外形象。


那是一个中午。Shaw端着菜经过一桌又一桌坐满人的地方,径直朝安着摄像头的偏僻角落走过去。今天特意换掉了白大褂,穿着一件厚实的外套来吃饭。摄像头安安静静地闪着小红点,不过Shaw已经不把这些装蒜的行为放在眼里了。她一坐下来就开门见山。


“你天天把那些监控发给Root真的仗义吗?”


手机震动了一下:“Sam觉得这很重要,她关心你。”


除了Root之外,机器也是Shaw的白眼源泉。她拉开外套的拉链,用一把SIG-Sauer P226R指着摄像头:“以前的帐咱们一笔勾销,但是这几天你不能盯着我不放,还得帮我一个忙。”


手机传来了两下震动:“NO”。“你要为她考虑”。


“OK”,Shaw收好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转而拿出了一个亮晶晶的U盘在摄像头面前晃了晃。


“这是Root的玩意儿。”她把那个小U盘轻轻抛起又稳稳地接在手上,就像在玩一枚硬币,“据说要是动真格的,你也能躺个十天半个月的呢。你自己想想到底是自己和我合作比较划算,还是躺十天半个月比较划算?”


Shaw拿起三明治,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


 


“Well.”


 


Meredith听见Doc.Shaw要和她谈谈的时候还在陪着自己的病人。他的生命体征很稳定,所以她立马就动身去了Shaw那边。不得不说今天确实很奇怪,往日她走过摄像头的时候,它们都会齐刷刷地转向她,可是今天一个个就像落枕了一样盯着其他地方。


Shaw正在看病人的病历。今天早些时候,她敲定了晚上会做那位老人的手术,所以Meredith也来过这边送病历。只不过那时候Shaw正在埋头研究着其他的什么玩意儿。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看见Shaw如此严肃,Meredith赶快点点头走到她身边去了。


 


当Shaw到OR的时候,她的实习生们已经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了。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所以她越过一堆人头问:“病人呢?”


“这里这里,Doc.Shaw。”两三个男孩推着病人一溜小跑到Shaw跟前,站定之后又为了谁能靠病人近一点而暗暗地推搡着对方,挤眉弄眼地交流着什么。如果Shaw让他们之中的某一个“You”马上去替病人做准备,那最近的那个人无疑最有优势。可是就在三个男孩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那个干瘪的老头忽然大喊着要一直负责他的护理的Doc.Grey和他一起进去。刚刚还表情丰富的三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悻悻地和表情微妙的其他实习生站到了一起。


“听到了话就赶快去准备。”Shaw撂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开。


 


“嘿,你看到今天新来的那个实习生了吗?她可真漂亮。”观摩室里面,两个坐在一起的男孩趁着手术还没开始聊起了天。其中一个就是被派去做直肠检查的Harry,他已经换了一个医生跟着,同样没竞争到手术资格,只能抱着本子坐在观摩室里面。他一眼就看到了在下面忙碌着准备的Meredith,挑了挑眉毛:“Meredith?她的确挺漂亮的。”


“不是啦。是一个栗色长发的妹子,她今天还问我Doc.Shaw对实习生好不好,我当然就给她讲了你这个倒霉蛋的事情了。当然,我也告诉她Shaw对Meredith很好,嗯,为了让她放心到我们这边来,我告诉她Shaw对所有的女学生都很好,毕竟不能把Doc.Shaw抹得太黑嘛,我们也是讲原则的人。”


“干得好。”Harry应和道。


手术进行得相当顺利,Shaw几乎凭借着经验就能够避开重要的血管和神经,她手上的动作非常快,手起手落之间就完成了很大一部分工程。肿瘤手术最重要的就是耐心,所以一般都不会进行得很快。可是Shaw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她可以在一分钟内完成别的医生三分钟完成的动作。


怪不得母亲说她是个神童。


当Meredith告诉母亲自己的导师是Shaw的时候,长久深陷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母亲眼睛里忽然迸发出亮光,她微笑着一遍又一遍拍打着藤椅的把手:“神童,这是个真的天才。可是后来去当兵就没有消息了。我和其他的医生当年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小矮子。”


“止血钳。”Shaw从病人的身体里探出一只染血的手,头也没回地吩咐道。


一只戴着干净手套的手拿着止血钳递了过来,Shaw稳稳地接了过去,依旧没有回头看。 她睁大黑色的双眼注视着病灶,调节着呼吸以控制手上的动作。她已经感觉到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打湿了进手术室之前换上的帽子。同样被打湿的还有她的后背和衣领。


她越来越感觉到身边有熟悉的气场,但迫于情况又没有回头看。每当她准备回头看一下的时候,Meredith就会要什么器具,所以她也看不清楚那个递东西的实习生是谁。 


伴随着干净利落的声音,Shaw切掉了肿瘤。她摘下口罩深呼吸了几下,然后摘下帽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就在她走出几步准备去洗手的时候,水管却自己打开了。她皱了皱眉头。她记得医院没有把用脚踩开关的洗手池换成全自动的啊。


接下来她就知道为什么了——和她一起洗手的实习生取下口罩,和她打了个照面。


“Root!”Shaw抬头望着她,脸上显示浮现出惊讶的煞白,然后随着时间的递进渐渐转变为诡异的红色,她翻了个白眼,顺便舔了一下嘴唇,“刚刚那个是你!”


“做医生太久,脑子变笨了。”Root一脸嬉笑地和她一道走着,“你做手术的样子真帅。”


Shaw没有心情回答她的调情,她望着,又一次望着那个摄像头。一脸深深被欺骗和背叛的绝望表情。就像在说,如果摄像头可以吃的话,她立马就要把它油炸吃掉。


“别那样看着她,她这次可是什么都没告诉我,darling。谁让你偷了我的U盘呢,我来找找U盘也是情有可原啊。”


Shaw低着头,似乎是闷闷不乐地兀自往前走着,反正她也知道Root不会跟丢。


Root饶有兴趣地看着那个小矮子心事重重的背影,会想起机器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不告诉自己她们在搞什么神秘的事情。


“她是为了你好,Sam。”


机器用一种颇为苦口婆心的语气劝说道,让Root有点怀疑远在意大利的Finch是不是向机器灌输了他的老爷爷思想方式。


不过她倒是相信Shaw才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这个小矮子看似聪明绝顶,实际上傻得要命还非常要面子,除了她还有谁受得了?想到这里,Root不禁得意地对摄像头眨了眨眼。


两人一路走过病房和护士站,在电梯前停下来。


“差不多了。”她盯着高个女人,紧张地抿了抿唇。


随着石英表的指针划过十一点,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是个巨大的纸箱。走廊和护士站都没什么人,所以Root也不着急会有人破坏气氛,只是抱着手臂看Shaw把纸箱拖到她面前,用刚刚还在使用止血钳的手掰开包装,轰隆隆地拆开商家厚厚的包装,从一堆气垫里面扯出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


Root当然认出来了那是什么。她站在原地,环抱着的双臂骤然一紧。Shaw拖出了一个等身的丑娃娃。当然是等Root的身,因为抱着娃娃的Shaw还把娃娃在地上拖了一大截。


“生日快乐,Root。”


 


 


*  她把病历放到办公桌上的时候,发现她居然在看ebay。


“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


Shaw朝着身边的Meredith举起手机,屏幕上是个漂亮的高个女人抱着一个龇牙咧嘴的丑娃娃,“我家的狗把这个娃娃给咬坏了,你知道哪有卖的吗。”


 





评论

热度(274)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