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Marriage Crisis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又名《婚姻咨询师热心梅大姐》、《幸福的经营之道——做个温柔女人》


*对不起我骗了大家因为我又更新了


*抽空写的,今天去游泳啦,爽歪歪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


Root在很长时间内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Shaw从来不怀疑。她说谎话的技巧早就已经打磨得炉火纯青,以至于她从来不在说谎的时候眨眼睛。她甚至可以用一种万分笃定的眼神看着别人,就像是在施加某种心理压力。但是这套在Shaw这里基本不管用。尤其是在还有一些小证据可以予以佐证的时候。比如说她居然比连轴转三台手术的Shaw还晚回家。那时候Shaw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吃着昨晚没有吃完用夹子夹起来的番茄味薯片。她把那个兔子耳朵架子放在茶几上,然后开始边吃薯片边在心里嘀咕Root到底什么时候在能到家。客厅里的灯全部都打开了,Bear趴在地毯上一动不动,它旁边是Shaw心爱的升级版军火库。如果机器忽然发来那女人的地址,告诉Shaw她在布鲁克林和黑帮火拼的时候被打穿了的话,Shaw能够二话不说就扛起火箭筒去干翻那群混蛋。当然,咔嚓一声嚼碎嘴里的薯片,Shaw想道,她应该会先去地下车库把那辆超性感的迈巴赫62S开出来,在呼啸的风中开枪打人的感觉即使是对于已经在医院泡了这么久的她来说也是一种诱惑。


这不能怪她。用机器的话来说,在这方面Root非常宠她。当Shaw问起那辆漂亮的新车花了她多少钱的时候,她只是继续往医生的嘴里送了一块黑胡椒牛排。这足以证明并不便宜,况且现在Finch已经退休,她也不能从他那里拿到什么做任务的外快。所以连新车也是Root当礼物送给她。想到这里,Shaw不得不承认自己有点怀念以前肆无忌惮烧钱的日子,不管是买枪还是砸车都不用心疼。现在自己的月薪虽然也算是医院里面的较高水平,却还是赶不上天天神神秘秘的Root。那是当然,她翻了个白眼,这个精神病有机器当靠山,账户里面的金额绝对不会跌落到令人难堪的水平。


可是她注定不能享受一把深夜飙车的快感,因为Root已经关上房门进屋了。Shaw看见她随便把手上的Glock17扔到圣诞节才换上的木地板上,漂亮的地板被砸出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印记。反正也是她来处理。Shaw这样想着,无非又是找来一群色迷迷看着她的工人来换地板。她从沙发站起来去扶看上去马上就要晕倒的黑客。虽然没有被打得很惨,她的肩膀还是中了一枪。和她的旧伤位置很近,就是那次,Root非常愚蠢地让她坐电梯跑路,而Shaw真的扔下她坐电梯跑掉那一次。Shaw记得后来那个男人还踢了Root的脸,把她弄得满脸是血。当然最后他死相很惨。总而言之,现在Root是没法逃避一到阴天就肩膀疼的命运了。她趁Shaw扶她的时候伸手捏了捏Shaw的脸,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你为什么不让我来帮你。”Shaw拿来工具取子弹的时候脸色已经不是很好看了。事实上,她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机器和Root都刻意隐瞒危险的任务,到最后还不是Root一身是血地回来。她都会很生气。她的思维在这个时候会变得格外简单,机器隐瞒这样的危险,反正中枪流血走路不稳,阴天连肩膀都抬不起,半夜因为感染发烧做噩梦的又不是机器,它当然可以放心地让Root去给她上刀山下火海,反正它也能计算出Root不会死掉。


“这点小混混我还不能处理的话,那以前你教的那些不都白学了。”Root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刻意在压低Shaw的怒气,因为她听出了其中极富Root特色的幽默。上一次她感受这种幽默还是Root快去送死的时候大力夸奖她非常有“形”。去他妈的薛定谔。她决定打一针麻药,让女人睡过去也好,这样就免得再说起这个两个人存在分歧的话题。


令她感到庆幸的是,不论是麻药起作用也好还是Root刻意装睡也好,她在Shaw还没取子弹的时候就睡着了。Shaw还是没有忍住,伸手摸了摸那张清醒时分就招摇得要死的脸蛋。她当然可以原谅Root,随时随地都可以原谅,但是她想,她可能在余生都不会真正原谅机器了。不论黑客怎样劝说她机器是个通情达理的存在,她都不会接受。


她将黑客打横抱起放到床上,然后去卫生间打开热水打湿毛巾准备取出子弹以后给她擦擦身上的血迹和汗水。即使是黑客不说,她也知道Root这个深度洁癖绝对不能接受穿着一件沾满血和汗水的T恤睡觉。更何况那上面的血还不一定是自己的。她把毛巾搭在床头上,然后开始脱她的皮夹克。那上面有个枪眼。就算Shaw这种对于衣物保养一窍不通的人也知道,皮衣烂成这个样子,Root这种挑挑拣拣的人是不会穿的。所以她把那件皮衣放在地上,想收拾完以后抽空拿给Lionel,让他转送给某一个因为贩毒被抓到警局里面去还衣不蔽体的可怜女人。毕竟这几天纽约的气温还是很低。她很想吐槽女人的习惯,Root仿佛从来分不清楚她自己的肩膀和日抛隐形眼镜的区别,就跟没长在她身上一样。


剩下一件贴在Root身上的白色体恤,一看就知道Root一定是在地上滚过了,薄薄的T恤被粗糙的地面磨出了一个洞。任何一个抬手的动作都可能导致伤口向外渗血,甚至让子弹向前推进造成进一步伤害。所以Shaw拿出一把银光闪闪的小剪刀,从Root的肩膀开始剪那件T恤。她的想法是把它变成和医院里的病号服一样的前后两半,这样自然而然地掉下来也不会很痛。把还混杂着香水味的T恤扔进垃圾桶,她要准备取出子弹了。此刻她无比庆幸自己前几天记得从医院抱了一大堆医疗器械回来。那时候Root一边啃苹果一边调笑她说她要把家变成编外医院了。Shaw当然是一边收拾一边翻白眼,然后Root还加了一句,“反正Doc.Shaw的编外医院只有我一个病人”。


上半身不着寸缕的Root因为取子弹的时候隐隐的疼痛开始出汗,她已经趁Shaw埋下头专注的时候睁开眼睛。因为觉得太影响行动速度,她减掉了之前的小肚子。因为这件事Shaw还和机器闹了一段时间的不愉快,Shaw认为是机器逼迫Root吃那些水煮西兰花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Shaw开始给Root分享她最爱的巧克力豆和薯片。一想到Shaw难得地冷下脸来对跑过来讨好的Bear说“这次不行”,然后把威化喂到自己嘴边的时候一脸严肃的样子,Root就忍不住想要笑。虽然没有患上厌食症,Root的小肚子也没能长回来。兴许是Shaw觉得有小肚子手感更好,Root看着自己平坦的肚子上闪光的汗水随着呼吸的幅度起伏。


“Shaw,”她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显得突兀但是分外温柔,“今天我去救了一个被继父强迫出卖身体的女孩。是罗姆人。”


Shaw用镊子夹着蘸过酒精的棉花擦拭着伤口的周围,“罗姆人。应该是从罗马尼亚偷渡过来的吧。”


自家医生对于这些事情还是很了解的。Root轻哼了一声表示确认,“她母亲打黑工的时候受不了她继父的暴力行为跑路了。她继父认为她是剩余的经济来源,就让她去酒吧跳舞咯。实际上那是什么勾当,谁也清楚。反正就是这样。”


“然而现在,”把镊子扔进消毒的小瓶子,Shaw脱掉Root的长裤,开始擦拭Root身上的汗水,Root身上只剩一条黑色蕾丝内裤,用料还特别省,镂空很多,基本等于没穿。


“她继父觉得这件事很可能为自己招来麻烦,所以要杀掉她。”


温热的毛巾轻轻游走过细腻的肌肤。


“你他妈的整天忙着去当拯救世界的超人,有没有想过哪天被炸断手又怎么办?别他妈的以为你金刚不坏,整天往枪口上撞。”Shaw说。


Root没有立刻回应Shaw的质问,只是歪了歪脑袋,就像她经常做的那样,俏皮地歪一歪脑袋,做出一点点“其实我也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再思考怎么回应。其实现在她的任务已经比原来轻松很多了,Shaw还唧唧歪歪地一定要她每逢枪战都要套上防弹衣,所以她几乎不可能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光荣就义。今天纯粹是一个意外,把防弹衣脱给少女穿,自己也严格按照S形路线一边射击一遍撤退,却还是因为少女惊慌失措被拖累着中弹。


“Shaw,我也想努力争取这样一个机会啊,可是我们得拯救世界不是吗?”


虽然很想引用那女人的经典名言来反驳,但是在最后一刻Shaw还是选择放任她睡去。枪伤嘛,她安慰着自己,多睡一会儿总是好的。至少她能消停一阵子了。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分队终于不用当吃闲饭的废物了。Shaw一直非常看不惯那个被John救过命的退伍军人,仗着自己身材高大能打能跑就总是用戏谑的语气和Shaw讲话。他最喜欢问Shaw的就是,嘿,你是认真的么,你看起来很严肃。现在他能把精力用到做任务上面才好。


她们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真的是难以弥合。所以Root选择保持沉默,Shaw也不会 死缠烂打,反正一直这样估计没有结果。


“明天晚上我应该可以早点下班,”Shaw扯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买来的新被子盖在女人身上,“我们可以一起去Lionel强烈推荐的那家餐厅吃个晚饭。你这几天都需要充分休息。”


Root好像彻底睡着了,只剩下轻浅的呼吸。


 


但是就像那些极度忙碌的一天一样,Shaw一到医院就被病患淹没了。最倒霉的是,她的一个实习生药理还没及格,所以今天一天都要去补考,不能回来上班。他负责的是一个胃溃疡的女人,满脸痤疮,坐在医院的塑料椅子上等着医生去查房,然后在听闻自己的主治医生药理不及格之后差点没当场昏过去。她强调自己等待手术已经很长时间了,再不做手术她就要疯了,并且对医院的行医水平表示怀疑。


“听着,Mrs.Well,您的手术被挤掉是因为这几天的环城自行车赛赛道上经常冒出横冲直撞的毛茸茸的玩意儿把自行车撞翻。所以医院不得不腾出手术室给那些脑袋被钢丝扎穿的车手做手术。但是一旦有您的合适时间,我们会尽快做手术的。”


Meredith赶在Shaw之前做出了相当合理的解释,然后用一个充满人性关怀的微笑作为查房的尾声,“我会继续做您的主治医生,请您放心。”


“碎巧克力味的能量棒。”那女人伸出手,“手术给不了,但是我饿了。我的主治医生应该给我准备早餐。你们把我吵醒还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Meredith显然没料到还有这出,这种应该由护士来干的事情现在轮到她,而且离这个病房最近的自动贩卖机买的能量棒是该死的花生味,那种超高热量的罪恶感能穿过贩卖机的玻璃戳穿任何一个买东西的人。所以她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病人她一点也不想去买。


Shaw轻咳一声,从兜里摸出一根碎巧克力味的能量棒递给病人。虽然有点不情愿,因为那是Root给她买的。她还准备查完房之后慢慢吃,现在看来早餐也牺牲了。


一行人走出病房之后,Meredith看上去有些尴尬。她把手插在口袋里,然后瘪着嘴对Shaw笑了笑:“谢谢你的能量棒。”


“实际上,”Shaw翻开病历,但是目光并没有投向那些纸张,“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Meredith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回事,但是她刚准备往下询问,Shaw就已经接到通知要去急诊了。


 


“吞了一串钥匙?”Shaw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他旁边的女人就像看到救星一样地扑过来:“我丈夫就是个精神病,我他妈的就说了一句你真他妈的烦人,他就要死要活不许我出门去参加和朋友的聚会,自己把门锁上然后把钥匙吞进肚子里去了。”


一旁的George点点头表示女人的话属实,“他吞下钥匙之后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觉得腹部剧痛。他和她女朋友都只觉得那串钥匙应该能够排泄出来,所以当时她女朋友正在打电话通知人来开门。后来是救护车里的急救人员叫来消防队把门破开的。”


“拍片子了吗?”Shaw走过去,把手放在男人的腹部开始按压,第一下就换来他的惨叫,“我觉得应该是在这段肠子卡住了动不了。”


“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他不能把它拉出来了吗?”女人脸色铁青的看着丈夫。


“这不仅仅是拉不拉得出来的问题。”Shaw叹了一口气,都什么时候了还妄想能正常解决,“他的肠子非常抗拒这个异物,现在还在用力蠕动。可是越是蠕动,钥匙就在那个拐弯处扎得越深。这也就是你丈夫觉得疼痛难忍的原因。如果再不做手术取出钥匙,他会肠穿孔。”


“那听起来真恐怖。”女人转过头看着疼到满头大汗的男人,“听到了?你要为你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整天疑神疑鬼。”


“急救人员给他用了吗啡吗?他看上去快要疼死了。”Shaw觉得今天George尤其不在状态,甚至让她怀疑他天真可爱的红发小女友把她给甩了。


“用了。”从出神中缓过劲儿来的实习生没敢和威严的医生对视,“我可以去安排手术了吗,Doc.Shaw?”


可是肠子卡钥匙先生拉住他准备推病床的手,“我要先弄明白这件事 ,Alice,你是不是一定要和你前任Jason去约会。”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我要和Jason去约会了?”女人瞪大眼睛,“你怎么回事?”


“你今天开门的时候不是说你要和Jason去约会吗?”


“上帝,”女人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看上去异常尴尬,“我表哥叫Jackson!”


 


虽然并不知道Shaw让自己等在护士站所为何事,但是为了那根将她从尴尬局面解脱出来的碎巧克力味能量棒,Meredith还是在自动贩卖机买好了加了腌黄瓜的三明治,站在护士站等待忙碌的Shaw来和她碰头。


“Mere,听说了吗,George接了一个吞钥匙的男人。”路过的Albert显然是刚从某个小护士那里听来的消息,不过这并不妨碍消息的传播,“傻得冒泡。”


“工作时间在护士站聊天,下一次我再看到你就可以转去纳粹那边实习了。”Shaw冷不丁出现在Albert身后,后者赶快抱起放在护士站桌子上的病历一溜小跑准备逃离Shaw的视线,却又回头说:“Mr.Nolan的灌肠已经做过了,但是他肛门太紧,很有可能上次没做干净,我推荐让George再去检查一遍。他挺喜欢George的,还告诉George他是个压抑的变态。”


等到这小小的骚动平息之后,Shaw接过还带着温度的三明治。她并不着急打开,只是看着Meredith,然后在几番思索之后准备开口。


“那种只知道拯救世界的人从来不在乎自己,”她撇了撇嘴,“把自己当什么机甲战士一样折腾 ,没几天由挂彩,旧伤没好又来新伤。


“我知道你说的是你妻子。”Meredith才不相信除了她妻子之外Shaw还能为谁出卖自己心爱的碎巧克力味能量棒,兴许Shaw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情感专家什么的,“我知道,虽然那些视频都删除了,但是我知道她是个比NYPD还神秘的正义之友。”


“Shaw,就算是真的超级英雄也不可能冲着中枪去的。”


“在这个方面我们产生了一点分歧,”Shaw一点不关心超级英雄的问题,“她可以为她的......boss付出一切,但是从来听不进我的劝告,宁愿自己变筛子也不告诉我那些事情。就像我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什么鬼鸡蛋一样,磕不得碰不得。I do the protection,OK?”


这样的医生看起来有点倔强,不过又有点可爱。Meredith觉得自己可能知道为什么Shaw的妻子那么喜欢她了,“有时候你们只是需要理解对方。如果彼此都逃避这个问题,是不会得出大家都满意的结果的。你不希望她太苛刻自己,她不想让你以身犯险。只是可能你的处理方式有点问题。为什么不尝试温柔一点跟她说呢?“


Shaw没有回答,她抱着手臂,盯着手术安排表,一言不发。


Meredith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想我需要去给Mrs.Well安排手术了。还有,Shaw。不要为这种事情吞钥匙。”


 


Root果然没有去做任务,乖乖等在餐厅的座位上。远远看过去,她文静得就像一个瓷娃娃。她的头发精心盘起,配上修长手指上闪亮的戒指,直给人不可亵玩的端庄美感。这枚戒指是机器选的,在内圈刻着“Even Death Won‘t Do Us Apart”。Shaw很喜欢这种方式,这句小小的话就挨着她的手指,仿佛会发热一样时刻提醒她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为所欲为。


“我点了你最喜欢的菲力。”Root微笑着看她脱掉厚重的外套,坐在自己对面。


Shaw头一次觉得有点儿别扭,她和Root很少闹矛盾,因为她们都不是喜欢麻烦的人,但是这次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她的意料,Root没有像以前一样在上班时间骚扰她了。回想起在医院和Meredith的对话,她开始寻找一些话题来打破沉默。以前一般都是Root来干这活儿,所以一时间她难以适应。


“肩膀上的伤,要记得换药。”她说完这句话,端起柠檬汁喝了一口。


“Shaw,我还欠你一句抱歉。”Root似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伪装,所以开门见山,“关于昨晚,我没有搭理你。我知道这让你不好受。”


“我无所谓,”几乎是在说出口的同时就后悔不已,Shaw深吸了一口气,“我仔细想了一下,我不应该粗暴地要求你不许去做任务。你有你自己的事情,我不能试图把你困在我身边。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Root的眼睛亮了一下。她浮现出一抹转瞬即逝的微笑,就像在夜空中刹那光亮的花火。虽然短暂,但是Shaw却看在眼里。她按照以往的经验知道Root刚才的生气都是绷出来的。所以她有点尴尬了,有点像被看穿,还有点害羞,她很少这样袒露内心。如果可以,她宁愿永远把它裹起来藏到胸腔深处。


“Sameen,”Root看着有些别扭的小矮子,“你霸道起来的样子可爱,不霸道的时候更像John。”


“所以那又是什么意思?”


“Just like a pet.”


“只是Meredith说婚姻之中要互相理解。”


Whatever。Shaw把薯条塞进嘴里,当时结婚的时候不是都说过一遍了吗,什么都他妈的不离不弃,得个老寒肩算什么。


 


 

评论

热度(284)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3. tianshengqs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4. 佚名啊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5. Ri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