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A Part-time Job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西部世界第一集出来了,首页都说好。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和我一样心里有个坎儿过意不去。诺兰因为西部世界匆匆了结疑犯追踪,正如就让我在西部世界的每一帧画面里看到的都是我肖根组的血。我过意不去。吃不下其他CP和美剧安利,只能靠看GA度日。今天心情郁闷,身边的人陆陆续续出坑,入西部世界。但是我走不出来了。


*大家日思夜想的医生锤上线( •̀ ω •́ )y


*真 天龙超警妻妻档花式耍帅秀恩爱 


*虐狗预警,戴好护目镜


*短小篇,祝食用愉快( •̀ ω •́ )y


“是谁说过的,生活就是简单的浪漫?


生活有的时候让你想要把它压在地上来几拳然后再不得不向它低头。但是要相信生活中有阳光,这样才不会丧失做人的快乐……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在哪里才能找到正确的指导和培训帮您获得快乐?很简单!Jimmy的快乐教程,每周一开课,欢迎大家来……”


Shaw脑袋歪向旁边的年轻的金发医生,对方的脸色难看得就像看见自己的病人拉在病床上了一样。


“我很抱歉。我不知道他原来还干过这样的工作。可能他在做全职奶爸以前是个什么励志演讲的演讲家。”Meredith抽吸了一下,这算是她今天遇到的第一件倒霉事情。她的病人几个小时以前忽然出现了严重的抽搐和神志不清,怎么看都是要危急的样子。结果当她把还在被窝里睡觉的Shaw叫过来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开始长篇大论了。而且他相当的精神抖擞,虽然头发蓬蓬乱却自有一种打发胶的自信感觉。这实在是非常尴尬。因为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Shaw特别嘱咐了每一个实习医生不要在没有什么大事情的时候尖叫着给她打电话。上一次George大叫着打电话把她们家养的猫都吓得从五斗柜上面掉下来了。


然后今天一大早Meredith就犯了这么一个错误。这是在是太让人难堪了。就像是在最最严肃的家庭聚会上面当着最老的老祖母打嗝一样。


“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就去查房了。你好好看着这位演讲家,不要再整什么幺蛾子。”


Shaw的语气虽然冷漠,但对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不啻是一声赦免。她转身离开的瞬间,Meredith觉得浑身的肌肉都松弛了。不过她知道这件事情没完,总要做点什么来弥补错误,否则下一次真出什么事情Shaw不来帮忙那就麻烦了。她可不想这样。所以她猫着腰跟着矮子医生,发现她坐在办公室休息。她记得今天医生有一台手术。在那之前还可以休息半个小时。Meredith一溜小跑去买了一杯七倍浓缩的咖啡放到医生面前。


“我很抱歉,Shaw。我知道有一家店的牛排很不错,今天下班以后可以邀请你……和你的妻子一起去吃牛排吗?”她看着Shaw神情自若地玩弄着一块人骨模型。


“免了。”Shaw把模型放下,相当直接地看着Meredith。那个表情让Meredith想起了《穿Prada的女魔头》里面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米兰达。得了吧。那可是她高中的时候看的泡沫小说了。她亲爱的医生可是活生生的人呢,摆在这里,作用就是震慑每一个实习生。


“你还是帮我找找哪家的猫粮比较好吧,”Shaw闭着眼睛扭了扭脖子,早晨的不清醒全部涌上大脑,“我家的猫不爱吃现在的猫粮还拉肚子。”


在经过了一秒钟左右的呆滞之后,Meredith忙不迭点头,巴不得手上有个小本子好把医生的每一个字记下。在确定Shaw对眼前的情况很满意之后,她才离开办公室。


然后那个满脸雀斑的红发小护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说那个奇怪的家伙现在又开始唱歌了。他的举止基本上都指向他是一个十足的精神病而不应该被送到外科来救治。尽管所有的实习生都这样认为,但是今天早些时候那样异常的抽搐似乎还是有点器质性病变的征兆。作为这个演讲家的主治医生,Meredith还是安排他继续留在外科观察一段时间。既然如此,刚刚说好的找猫粮的事情便也不得不被搁置,她还得想办法去和精神科的医生聊聊。


目送实习生离开的Shaw伸手触碰了一下咖啡杯子。看来现在喝还是很烫。她把盖子掀开,呆呆地看着腾腾上升的热气,脑海里飞快闪过即将进行的手术的标准流程。这是她一向的习惯。她喜欢这样对一切都很有把握的感觉。这样她才能做到在手术刀握在手里的时候不颤抖一丝一毫,这是她一直都在追求的事情。虽然她拒绝接受Root那些颇具有调情意味的夸赞,但是对于她病态完美的赞美,她从来不会白眼回去。她以前专注于杀人的时候就力求完美,一枪毙命。现在专注于救人,也当然要力求完美。Shaw一向钟爱与自己这样的品味。这样的爱好渗透于她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论是对枪支的选择也好还是对伴侣的选择也好......


话说回来,那个背着完美光环的女人在跳出生理期之后简直就是生龙活虎。今天天还没亮她就摸到床上空空荡荡,Root从衣柜里翻找着“那件漂亮的麂皮衣服”,然后她并没有找到。她说这是Shaw和她一起去买的衣服,然后换上一脸失望的表情说那件衣服她只穿了一次就不见了。Shaw脑袋昏昏地从被子里面撑起身体,看着那个专属Root的巨大衣柜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买的衣服,好几件都是麂皮,还有万年不变的黑客钟爱的皮衣,她偶尔也会穿一穿的风衣,那些简直就是要让Shaw忍不住要撕烂的该死的衬衫。哦Shaw最恨的就是那些该死的衬衫。它们总是能把Root那竹竿一样的身板搞出一点诱惑的味道来。有时候还不是一点点的问题。Shaw可是非常相信自己的自制力的,但是每一次都败给黑客的衬衫。


“Root。”Shaw真想堵住那张不停抱怨的好看的嘴,事实上她也就这么做了。她一把拉过还想继续翻找的黑客,“你那么多麂皮衣服也不差这么一件。别找了。”


“哦,Sweetie。”黑客顺手带上衣柜的门,“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我穿什么都好看。”


晨间罪恶她们也不是没经历过,所以Shaw相当的心领神会,加上昨天晚上就确定再三今天的任务只有一台手术,所以这时候放纵一下也未尝不可......


然后她就接到了实习生惊天慌地的一通十万火急电话然后不得不赶快翻身起床,扯过衣服就往盥洗室去。她在心里发誓如果那个家伙没什么毛病她就宰了Meredith,真的。话虽如此,在收拾完毕准备出门之前她还是按照黑客制定的家庭惯例倒上猫粮。


 


“Hey,sweetie。想要重操旧业吗?”


“没这功夫和你闲聊。我还有十分钟就要进手术室了,有话直说。”Shaw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现在应该已经在准备了。她要动身了,不能腻歪太久。其实这样的事情并不算严重,就算是不去也还是会有人收拾烂摊子,但是那绝对不是Shaw的作风。她一贯告诉实习生要对病人负责,要是自己在这种时候掉链子那以后也别想让那群乳臭未干的家伙仰视自己。再说,这样的事情是会被主任叫去进行思想教育的。有的时候Shaw觉得这简直太神奇了,主任之所以是主任,可能就是因为他能够在几台手术的轰炸之后还能和犯了事的家伙聊聊人生。在聊完人生之后还要面不改色地说这个月的薪水可能要打折扣了。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没有了大老板的资助,Shaw工作着还要养爱买新衣服的黑客和对猫粮很挑剔的小母猫。更何况她自己还得吃饭,至少黑客的技术令人绝望,不如自掏腰包去买个火鸡三明治来得靠谱。还有黑客的有机蔬菜沙拉。所有的这些东西都不会从天而降的,这又不是愚蠢又完美的迪士尼动画片。天知道,这是现实生活啊。


“机器和我在追查一个跨国的毒贩集团,可是我想在这方面还是你比较有经验吧?你知道的,我这样的家伙,就像你说的一样,柔弱又没用,整天坐在床上敲敲键盘就完事儿了,要真的让我去和人干仗,恐怕会被人捏断脖子......”


Shaw把咖啡喷在崭新的办公桌上,然后极其熟练地望向墙角,却发现墙角那个摄像头不见了。她这才回想起昨天晚上她在做完手术之后又饿又困,跑过来一个维修工模样的人说他接到消息帮忙把她办公室里面的摄像头给拆掉了,短信的署名是一个名字缩写TM的人。


“机器总是站在你这边。”Shaw把一堆卫生纸扔进垃圾筐,推开办公室的门,“想都别想了,我才不会帮这个家伙的忙,她总是背地里给你打小报告,他妈的就像个什么愚蠢的小学生一样。你确定这是个ASI不是儿童游戏机吗?”


“别生气呀Sameen。”黑客换上了更加黏黏的声音,“我帮你把她打成CASIO都可以,但是我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忙呢。就算不是帮她,也要帮我不是吗?”


“你就会这出。”Shaw从鼻腔里哼哼了一声,“无能。”


 


今天观摩的人居然比平时要少很多。Shaw走进手术室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的。一般来说有她在的手术都不会缺少观摩的实习生。而且那些实习生哪个不是拿着小本子表情严肃,从来都没有谁在她的手术观摩室吃薯片的。但是今天居然也就只有George和Albert还一左一右地坐在椅子上,撑着下巴等她开始手术。难道其他人都急诊去了?


“是我的那个病人Jimmy。”Meredith递过一把锃亮的撑开器,“他最近越发的神智不正常了,说胡话也就算了,还一定要让George的前任小女朋友,就是那个红发小护士和他一起跳舞。这就搞得他成了医院里的红人,但是没人敢近他的身,基本上可以断定他有精神疾病。我和精神科的医生联系过了,今天就把他转到精神科去。”


Shaw没有急着回应Meredith,只是自顾自地拨开血管寻找之前片子里面那块肿瘤。


“你们有没有仔细对那男人做过检查?”她找到了病灶,开始慢慢加以动作。


“没有。”Meredith听出了言外之意,但是她并不敢立刻作出辩解,只能援引一些事实来证明自己的判断,顺便打消多疑的医生的质疑,“他来的时候身体就没有明显的外伤,唯一发病就是高烧引起的抽搐。这很正常,现在他的生命体征相当的平稳,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再挽留一个精神疾病的患者在外科,这会造成很大的麻烦,对于他自己来说,不能及时地得到来自精神科医生专业的治疗也是一种折磨。”


“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只是你的臆断。”Shaw把肿瘤放进金属盘,“缺乏事实证明。”


Meredith知道在这个时候和Shaw争辩是毫无意义的。要想说服Shaw就必须拿出那个男人的各项检查指标。所以她答应会尽快拿到男人的检查报告。


“不用了,”Shaw把口罩摘掉,“这个病人由我来接手。你去照顾其他的病人。”


 


“你们这是在侵犯我的人权!”被几个实习生拉住的男人大声吼叫,“我是美利坚公民,你们无权在我不允许的情况下对我进行任何检查!”


Shaw早就让Meredith把病房的门锁上,外面一群看热闹的实习生也都被安排去做了急诊包扎。再有执意要看热闹的就去做直肠检查去了。所以现在走廊上空无一人,颇有点审讯意味。不过既然Shaw已经不是以前的靛蓝,她也就不会对一个现在名义上还是病人的家伙用什么残酷的方法。那不人道,不是吗。


“不要着急,小子。”Shaw随手扯过一把病房里面的塑料椅子,面对着男人坐下,“我只是得到了一些关于你的消息,现在要找你来证实一下而已。比如说,你一直向外界释放你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的信号, 为什么在这时候面对如此强烈的刺激还不发病?”


那男人就像猎人手里的野兔一样挣扎了几下,然后软下去了。


“这不人道,你无权检查我。我之前的主治医师已经确认了我的精神病史,你们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把我送去精神科而不是在这里威胁我。反正我杀了人也不会有责任,你们这些弱鸡一样的医生最好不要趟浑水。”


“人道。”Shaw扯了一下嘴角,那个动作像是在笑,但是和真正的温暖的和善的笑完全不相关,“你们这些把毒品送到美国青少年的神经系统里的人渣也配和我讲人道?”


她站起身,把男人的病号服扯开。任凭他如何挣扎也继续手上的动作。一条三十公分长的疤痕附着在男人的腹部,从颜色上看已经过了一个月左右。这和男人的住院时间非常吻合。


 


“说说吧,先生。”


精神科的值班医生看着这个个子高挑的女人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玩弄着笔筒里面的中性笔。当她看到他的时候,立即洋溢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我只是很好奇为什么你们对那个外科的Jimmy先生那么热心呢?”


她把笔筒放回桌子的角落,从桌子上下来,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上来。她穿着的一件价格不菲的麂皮大衣衬得她越发高贵优雅,“还是,你们已经等不及要把他肚子里面拿一包毒品取出来拿去卖个好价钱呢?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最近你们的生意可不好做呢。”


“Bitch。”值班医生的手往荡悠悠的白大褂后面摸去,他当然记得随时带一把手枪好避免发生提货之前的任何麻烦。在下一刻之前他都深信不疑,这个女人就是个爱管闲事的婊子,自己只需要把手枪摸出来对着她她就会痛哭流涕要他饶恕了。说不定他还可以趁机玩一玩这个看上去相当诱人的女人,实在是一石二鸟。


然而下一秒他就只摸到了空荡荡的腰间。他亲眼看着那个女人摸出一把黑亮的手枪。


“SIG-P226,你用真是太过于暴殄天物了。”她把手枪抛起又接住,就像在玩最心爱的玩具,“恕我直言,我家的那一位摸枪的气势都能把你打趴。”


不过玩笑之后,她换上了与刚才全然不同的表情。


“现在,恐怕你很有必要和我的朋友见一面了。别耍滑头,我可比你滑头多了。相信我。”


 


“我说你们这两个天龙超警,每天就知道和我抢饭碗,哪天能不能让我自己逮着这些跨国混球好让我Boss提拔我?”Lionel在办公室吃炸肉丸的时候接到两个天龙超警了不得的电话,但是超级独狼Shaw还是用一种淡淡的语气说,我和Root一锅端了一个跨国贩毒集团,你带人来押走那几个混球。就这样。平淡得就好像在说“Lionel,你的领带上面全是炸肉丸的酱汁”或者是“Lionel,你什么时候请我吃贝鲁特的烤鱼”。


“我是被迫的。”Shaw这样回答,“你有本事自己问Root要线索,别以为我天天干这些事情帮你维护治安还被你涮是很乐意的。又没有工资拿。”


但是当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办公桌上满满的猫粮还是让她嘴里的火鸡三明治哽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她拿起那些印着可爱小猫的猫粮,发现上面全是愚蠢的便利贴,就像是那些病人病房里床头贴的爱心便利贴一样。


“送给我们最爱的Doc.Shaw的猫猫!真是一只幸福的小猫,有两个这么漂亮厉害的主人。——A409病房的Annie。”


“我没什么能说的,就是觉得你们真的好酷。致敬。”


“Hey,你老婆真辣......我的意思是你们都很棒啦。”


......


“真是贴心呢。”黑客吸着一杯奶茶趴在医生肩头,“挽救了Sameen即将大出血的荷包。”


“闭嘴,Root。”

评论

热度(222)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