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Telephone booth(三)

Elroy:

 标题:Telephone booth


 是否原创: 原创


 配对: 肖根/根肖


 等级: G


 特殊题材警告:算是AU,英国背景








(3)




如果有人好奇我在格罗夫斯女士家里受到了什么样的礼遇,那他们就免不了一场失望了。像所有的客人一样,我被招待到了一间装修精致的会客室里,格罗夫斯女士给了我一杯红茶,味道相当醇厚。


“希望你能喜欢,”她说,脸上带着喜悦的浅笑,看起来幸福洋溢,“是我一位朋友带来给我做礼物的。”


“我很喜欢,谢谢您。”


“哪里的话。其实应该是我对你表示感谢。”格罗夫斯女士朝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离我们两个人很有一段距离的肖女士看了一眼,“很少有人能够抱持着宽容的心态接受我们。”


“嗯……”我斟酌着词句,思考要怎样才能完美地回应这句话,“毕竟这是一个连异教徒都不再受排挤的时代了,”我说,有些拘谨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其实我读大学的时候很是欣赏王尔德。”


格罗夫斯女士露出赞赏的浅笑:“那么你是从牛津毕业的了?”


“虽然惭愧,但是没错,我的确是从牛津毕业的。”


“哇。”她的脸上绽放出了光芒似的,朝肖女士那里看了一眼:“哈罗德大概会很高兴能跟你聊些共同话题的,是不是,萨姆?”


肖女士的反应冷淡,其实冷淡已经是个程度很轻的形容词了,其实她的反应只是连眼皮都不抬的哼了一声,然后把手里的报纸往后翻了一页。我的眼神还不错,所以在不经意的一个瞥眼时不小心看到了那报纸的日期——我是不太懂三天前的报纸有什么地方值得这样认真的去读,不知道格罗夫斯女士是不是知道。


“时间好像差不多了。”格罗夫斯女士突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转头对我微笑道:“过一会儿还有两位朋友要来,就是我刚才向你提过的,很可能会跟你有共同话题的那位先生。他从我们的故乡来这儿,看望我和萨姆。”


“你们的故乡?”


“是的。”她回答道,“我们是美国人。”


哦。我恍然大悟。然后瞄了一眼肖女士略显随意的衣着,理解地点了点头。“您想念故乡吗?”


她快速地看了一眼肖女士,随即收回自己的视线,“那儿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我想我已经把所有回忆都带到英国来了。”


她说的回忆,大概是指肖女士吧?虽然不怎么含蓄,但是受格罗夫斯女士身上一种独特的坦然气质影响,这句显得有些腻歪的话突然就变得趣味十足。我忍不住觉得这真的是一句深情极了的告白。


远远坐在一边的肖女士手中的报纸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哗然,我的视力有时候真的好到让自己尴尬,因为我似乎从她冷漠的侧脸上看出一丝鄙夷,也许还附带着一个不文雅的白眼。


正不知道要怎么接话,门突然被扣响了。格罗夫斯女士站起身,只来得及说一声失陪就匆匆地往大门那里赶过去。看得出她很是期待来客。相比较之下,肖女士慢吞吞地合上手里的报纸,以一种废了十分大力气的模样调整了她惬意的坐姿,然后站起身来,对我假模假样的微笑了一下,把手揣在外套的兜里,冲着门口走去。


依我来看,她大概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做的。如果你也能看见她那时候的样子,就会明白,这位女士到底下定了怎样的决心才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从那椅子上站起来的。




来客是两位沉默寡言的男士。一位身材十分高大健壮,灰白色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穿着熨贴的黑色大衣,另一位戴着副眼镜,礼貌周到,态度温和,但是掩不住那双眼神的犀利。两位男士的穿着考究,尤其是那位戴着眼镜的先生——据格罗夫斯女士介绍,他就是那位“哈罗德”——就算是以我的眼光,也看得出他脚上那双皮鞋的精湛做工是出自意大利匠人之手。


同格罗夫斯女士对我说得毫无二致,那位哈罗德先生一听说我是从牛津毕业的,热情突然就高涨了起来。请不要误会,我并非是指在这之前他对我态度冷淡,正好相反,在这之前他对我顶多只有一种陌生的礼貌,而后者很显然就转为了一种“他乡逢知己”的亲切。


当晚我们在餐桌上聊了很多,大多是他在和我探讨对于各个时期艺术风格的看法与见解。虽然他很谦虚,但是从言谈之中不难看出他的教养,以及他显然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的。


相比哈罗德先生,另一位里瑟先生就显得沉默了很多。他的微笑很迷人。在我和哈罗德先生谈天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肖女士的旁边用餐,两个人沉默地很相似。我偶尔一两次转头的间隙,会发现肖女士和里瑟先生在低声交谈,但在我这个位置什么都听不到。好在我没学过唇语,不然肯定会忍不住去干偷听这种龌龊勾当的。


总而言之,这顿晚饭吃得很不错,虽然所有吃食都是从外面的店里打包回来的,但菜品很齐全,而且味道真的相当不错。我和哈罗德先生聊得很不错,也对肖女士有了正式的认识。


要说对肖女士的印象的话,好吧,我和她之间并没有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交流,除却第一次不愉快见面后留下的冷漠偏见,在这次之后那大概也就只是加上了一些诸如“安静、不善交际、性格坦率”之类的词汇吧。


哦,忘记补充,虽然肖女士为人阴郁了一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的确是个漂亮的女性。她的身材匀称结实,脊背挺拔,脚步有力,目光炯然。从她的各种表现以及状态不难看出她的身体不错,或者该说相当好。


所以我才搞不清楚,她和格罗夫斯女士之间,无论怎么看,都是肖女士更偏强势一些——我搞不懂要怎么去区分两位女性之间的性关系,所以请容我就用这样粗鄙而浅显的词汇去概括吧——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格罗夫斯女士看向肖女士的眼神中总是带着一种爱怜和迷恋,就像是在看着被宠坏的孩子那样看着她。而肖女士,虽然格罗夫斯女士的爱情已经显而易见,但是她看起来就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比磐石还要稳固坚韧。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但是无论如何,就我来看,无论怎么奇怪,她们两个之间的爱情显然是幸福的,或者说,显然格罗夫斯女士是从这份爱情里得到了幸福的。结合今晚和她们近距离接触的经验,也许我可以做出一个大胆的假设:即使外表看起来冷漠到了有些不近人情的地步,但肖女士生性善良体贴,而且在私底下是个踏实本分的好爱人。




TBC




————电梯间————


各系列转接传送站




Telephone booth(一)




Telephone booth(二)


————电梯间————




&更新不稳定是因为我进入考试周了。我们的考试周真的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可怕,作业多起来恨不得可以用脚写字,简直是地狱。。。还有就是,嗯,沉迷游戏不可自拔(手动doge)

评论

热度(152)

  1. 佚名啊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近距离接触是有多近呢,哎呀,英国人的含蓄,已经脑补离不开肖的手臂的葛女士的手……
  3. FAQElro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