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2)

门减:

Reese家的宅邸迅速被一流的团队装扮成了婚礼现场,宾客们也都换上了得体的礼服,在大厅里推杯换盏。Shaw看着自己身上剪裁合身的礼服,不由翻了个白眼,看来父亲真是蓄谋已久。Shaw不用转身就能感觉到七八双眼睛监视着她,她还来不及对John感到不满,就被一个又一个“看着她长大”的叔伯们的祝福淹没。

那些叔伯长辈很多是Brotherhood开疆拓土的功臣,Shaw只得耐着性子和他们寒暄两句。就连Carter阿姨和Fusco叔叔都不避嫌地来向她道喜,Shaw觉得全世界都来看她的笑话了。

Elias得知Shaw同意结婚后,惊喜不已。他高兴地走到Shaw面前,身后还跟着刀疤脸叔叔和Bruce叔叔。他笑道:“真是太好了,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成家。不过,在你看到新娘的那一刻,别忘了感谢Anthony。”说着拍了拍Anthony的肩,“要不是他,你这婚可结不成。”

Shaw听那言下之意,只怕是刀疤脸叔叔对Mr. Finch一家用了什么威逼利诱的手段,她不由皱了皱眉。

这时,一个身穿白色婚纱的高挑女人,在两个仆人的引导下走了出来,婚礼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地看着她们。

Shaw在她走近的那一刻怔了怔,脑中只印下一个大大的“pretty”。Root似乎也愣了愣,她隔着面纱迅速打量了Shaw一番,随即收起眼神,目视前方。

婚礼中,John眼眶有些湿润地微笑着,而Finch却是有些沮丧地看着自己的女儿。Shaw和Root几乎没有目光接触。而礼毕后Root立马被送回了房间,她对这个安排松了口气,如果她还要和Shaw一起酬谢宾客的话,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

Root在床边坐了很久,仆人们都退了出去。她做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开门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一个黑发女人走了进来,她知道那是John Reese唯一的女儿Sameen,也是她如今唯一的希望。

Shaw看也没看Root一眼,便自顾自地换起了衣服,仿佛这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Root看着她完美的肌肉线条,心想这个女人只怕身手不差。

只见她换了身黑色背心装,走到床边掀开了Root的面纱,Root这才想起自己连头饰都忘了取下。两人四目相接,交换了一个微微惊讶的眼神。

Shaw见她神色娇羞不安,甚至有些慌乱,她棕色的眼眸是那样干净单纯。她在Root身旁坐下,思考着怎么和她解释。而Root却温柔地笑了笑,“我们要这样坐一晚上吗?”

Shaw倒没料到她这么主动,她觉得就算自己没和Root结婚,和她来场一夜情也是不错的选择。Root眼见这个表情冷漠的女人,眼中闪过欲望的火苗,她的手暗中摸了摸腰间。不待她反应过来,Shaw已一把将她压在身下,那黑亮的眸子直视着她的眼睛,仿佛要看穿她心底。

Root双手环住她的脖颈,目光中混杂着羞涩与期待。Shaw放松了下来,她狂野地攫取着Root唇间的温软,而Root竟能以同样的节奏回应着她。Shaw看了她一眼,意外地发现Root是个不错的床伴。

两人在激烈地翻滚中,Root欺身而上,将Shaw压在身下。Shaw在Root缠绵的亲吻下笑了笑,正待起身反压时,手腕处却一阵冰凉,“咔哒”一声,她的右手已被拷在床柱上,而她的左手正被Root按在床上。

Root迅速从枕下抽出一个水果刀,抵在Shaw喉间。她在Reese家弄不到枪,只能弄到这两样东西,但她自信这已足够制服任何女人。

Shaw眼见她目光迅速由单纯的火热变为狡猾的魅惑,她甚至清晰地看到那棕眸眼底的怨恨。 Shaw看人一向很准,Hersh为此不止一次夸赞过她,而这是她第一次看走眼。Shaw微露震惊之色,她觉得今天实在倒霉透顶。

Root坐在她腰间,得意地笑了笑,随即肃声道:“她被关在哪儿?”

Shaw挑了挑眉,“谁?”

Root柔媚一笑,同时将刀刃送进了她皮肉几分。她的手很稳,眼神没有一丝动摇。Shaw感到喉间一滴液体滑下,她隐隐有些兴奋。

“你知道是谁。Hanna,一个谁都不忍心伤害的女孩。”Root见身下的女人全身受制,眼中仍毫无惧色,她不由紧了紧了按住Shaw的手。

Shaw吞咽时能感受到抵在喉间的冰冷,但她看起来毫不在乎。她发现Root提起Hanna这个名字时,眼中满是担忧。她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Root只觉右手一空,Shaw几乎已抓住了她手腕,同时她的脖子已从刃下滑了开去。电光火石间,Root手腕一翻便向Shaw的手掌刺去,不料Shaw动作奇快,她顺势翻身一拧,将她压在了身下。Root心往下沉,Shaw的近身肉搏能力远超出了她的预料。

Shaw将匕首扔在地上,迅速捏住她脖子,沉声道:“我不知道什么见鬼的Hanna,也不清楚你们发生了什么事,但我要想杀你实在易如反掌。”

Root见她虽然凶狠,但面色真诚,她知道Shaw没有撒谎。

Shaw见掌下的女人平复了下来,握住她手臂的双手也松了开去。她慢慢放松了五指,冷冷地道:“你如果想救你的心上人,就该放聪明些。”

Root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喘着气问道:“你父亲做了什么,你全不知道吗?”

Shaw仍是冷冷地看着她。

“你父亲为了逼我现身,今天一早就派人捉去了Hanna。但依你父亲的手段,我和你结了婚,Hanna就活不了多久了。”Root孤注一掷地望着Shaw。

Shaw早就知道父亲肯定用了些不光明的手段,但她没想到内情竟如此复杂。一开始她只想到自己被逼婚,却从未想过Root是不是也面临同样的处境。Hersh老师教导过她,她可以没有感情,但不能不辨是非。如今她知道了内幕,便再不能任由父亲把Root和Hanna就这样拆散。

Root紧张地看着她,Hanna的生死就在这一念之间。就在Root以为再也等不到答案的时候,Shaw突然起身穿上了黑色的外衣外裤,她从衣柜中拿出一把匕首插入靴中,又将一个黑色面罩揣入怀里。

Root走到她身边,眼中露出欣喜的光芒,“我和你一起去。”

Shaw摇了摇头,“一个小时后,从窗户跳下,沿着墙角走到第三棵棕榈树下等我。”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评论

热度(113)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