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7)

门减:



两人装了一箱枪支弹药和医药用品,便往大路上走去,Root没有问去哪儿,只是紧跟着Shaw。Shaw想起了Mr. Finch提到的“新婚礼物”,从他送礼物的方式来看,她一点也不奇怪Root这种性格是从哪儿来的了。

Shaw的安全屋比较偏僻,两人一直走到人多的路段才拦下一辆计程车。但车没走多久,Root便发现有辆车在跟踪她们。

Shaw只回头看了一眼便说道:“是Brotherhood的人。”

她在离开家前,曾仔细检查过自己带走的东西,里面绝不会混入追踪器,她也确信来的路上没有人跟踪。她皱眉思索一番,随即猛然醒悟。父亲一定是将大量手下撒在了街面上,自己刚刚在街上露了脸,恐怕是被人认出来了。可惜那人太心急贪功,竟然自己跟了上来。

Root歪过头来笑道:“你应该感到开心,你父亲仍然爱你。”

Shaw没有搭理她,她决定暂时不要让父亲关注到那个地铁站,Bruce叔叔应该也来不及关注那些电脑是做什么用的。

她们在市中心的一个旅馆前下了车。

在登记名字时,她快速答道:“Sameen Shaw.”眼光扫过门口,那人的车开了过去,不久应该就会有另外的人前来查看。

只听身边的人说道:“Samantha Shaw.”

她立刻回头,Root挑了挑眉,露出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

柜台小姐在送上钥匙时,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二人笑了笑。Shaw立刻说道:“她是我妹妹。”

柜台小姐还没来得及装出一个原来如此的表情,Root就快速笑道:“她的意思是妻子。”

Shaw很是不解地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她不明白Root为什么对这个婚姻这么执着。

Root跟进了电梯,尝试着和她搭话,“真巧,我们的父亲都为了纪念亡妻,而让我们跟随母亲的姓氏。我原名叫Samantha Groves。”

Shaw看也不看她一眼,“我没兴趣知道这些,Ms. Groves。”她特地强调了最后两个单词。

Root又靠近了一步,笑道:“叫我Root。我喜欢你这么叫我。”她突然想起Shaw似乎还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Shaw突然一脸严肃转过头来,“我不认为那张纸意味着什么,或是能改变什么。我们两个仍是自由之身,所以不要再把这件事挂在嘴边,明白吗?”

Root似乎料到她会这么说,她盯着Shaw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不管你怎么想,Sameen,在我心里,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Shaw几乎冲口而出“那Hanna呢?”,但她终于还是忍住了。

电梯门一打开,Root便率先走了出去。Shaw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觉得和Root在一起是一件很考验耐心的事。

Root将整个双人间检查了一遍,回头只见Shaw正从窗帘的缝隙向外张望。Root看着她小心翼翼地躲避自己父亲的样子,心中涌起一阵难以抑制的愧疚。为了帮自己,Shaw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家人,唯一的归属,Root下定决心,绝不再让她失去更多。

“你应该睡一会儿,晚上还要赶路的话。”Root轻声说道。

Shaw没有理她,只是觉得Root的确很聪明。John的这个追踪方法是Shaw最讨厌的,她能轻易分辨出跟踪者,但街面上那些手下根本不用跟踪,他们只需将Shaw的动向告诉下一站的人即可。偏偏那些手下本身就是普通的纽约居民,他们可能是商店的老板,也可能是路边看报纸的老人,Shaw根本就无从分辨。

两人草草吃了点面包。Root尝试着和她聊点什么,但Shaw不怎么搭理她。她不知道Shaw是在生气,还是本来就不喜欢聊天,又或者她根本就不屑和自己说话。

Shaw从水龙头里接了杯水喝,便开始做左手的举枪瞄准练习。Root发现她屏息凝神的样子非常好看,特别是那双眼睛,幽黑明亮,专注而坚定。在意识到自己盯着Shaw看太久后,她立刻将目光收回到电脑屏幕上。

Shaw出去转了一圈,找到了一个Brotherhood疏漏的地方。她回来后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我一直不明白。”她把玩着手里的枪,“Elias伯伯怎么会选中你?”她抬眼对上Root的目光,意识到她误解了自己的话。“我是指他常年在华盛顿,而你在纽约。”她立刻补充道。

“他和我父亲在两年前的一场象棋大展中认识的。”Root似乎不想回忆起这件事,“而今年我陪父亲一起去的。”

Shaw了然道:“棋友。”

“谈不上,他们只下过一两次棋。”Root继续敲击着电脑。Shaw有些意外,她开始不确定父亲到底是看上了TM公司,还是看上了Root。不管是哪一样,她都无法理解父亲的意图。

“和你父亲联系上了吗?”Shaw想问的其实是另一句话。

她主动来搭话让Root很开心,“Brotherhood前来干涉后,父亲就不怎么和我联系了。我猜他们现在很忙。”这也意味着父亲不久就能被放出来了,Root并不着急。

Shaw点了点头,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问道:“联系得到Hanna吗?”

Root笑容有些僵硬,她抬头见Shaw神色如常,只好淡然答道:“没有。Nathan叔叔有政府背景,应该已经把她藏好了。”事实上,她正在追查Hanna的下落。虽然父亲嘱咐过她不要主动联系旧金山那边,但Root还是想确认Hanna的安全。在她发现Hanna的踪迹被人为掩盖后,才终于放心。

Shaw重新估算了一下,如果有Nathan帮忙,Hanna应该用不了一年就能回纽约。而自己也能尽快解脱,去找Hersh了。到那个时候,她也算弥补了Reese家族对Finch一家的伤害。

Root见她微皱着眉头,于是走到她身边,柔声问道:“你右手还好吗?”

Shaw一对上她温柔的目光,便立刻转开眼去,“我受过更重的伤。”

天已经黑了下来,两人收拾了一下,准备出门。Root打开了所有的灯,并将电视音量调到最大。

Shaw将吊带取下,把夹克搭在右臂上,转身只见Root正在拿枪。她立刻说道:“虽然我已经被逐出Brotherhood,但我并不打算伤害他们。”

Root把枪插在腰后,笑道:“放心,我的子弹最多只会逼他们跳一段踢踏舞。”

两人来到一个原本无人把守的栏杆前,但这时栏杆外却多了一个男人。Root轻手轻脚地将他打晕,没有惊动任何人。溜出旅馆后,两人松了口气,前面便是一条安静的小路。

Shaw快走到转角处时,立刻拉住Root一起贴墙而立。Root也立马发现,在刚刚亮起的路灯下,巷口有两个人影晃过。两人轻轻地将箱子放在一边,Root在她左手里塞了把枪。

Shaw马上想到刚才打晕的人不像是Brotherhood的人。她探出匕首,从刀面上至少看到四个人。

她刚准备抬手示意Root左右包抄时,一个人影已从身后冲了出去。眨眼间,Root已手持双枪,解决了巷子里的六个人。最后一个人的子弹擦着她的夹克飞过,但他同时也倒在了Root枪口下。

Hersh说的“肆无忌惮”一点也没冤枉了她。Shaw不得不承认,Root枪法既快且准,步伐配合也十分精妙,但她似乎毫不顾忌风险。

Root转过身来,背对着另一边巷口,向Shaw笑道:“我猜摆出伏击阵型的一定不是你父亲的人。”

Shaw暗叫一声糟糕,她冲出去的时候,巷口两边果然各有一人现出半边身子,举枪偷袭。Shaw抬手就是两枪,正中头颅,Root几乎在同时矮身回首,将两颗子弹送入了两人胸膛,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Shaw暗自喝了声彩,就算自己去诱敌现身,也无法做得比Root更好。但当Root笑吟吟地回过头来向她眨眼的时候,Shaw脑子里只剩下一拳揍在这白痴脸上的想法。

她气冲冲地一把拉过Root,低吼道:“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更不需要你的保护。如果你真那么想报答我的话,就麻烦你有点团队意识。”

Root似乎愣了愣,但下一秒两人脸上同时变色。她们几乎同时将对方推到旁边的墙上,在对方也伸出手时,她们都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向对方身后的人开枪。

两边巷口矮墙上的狙击手应声倒地。Root挑眉笑道:“你是指这样吗?”

Shaw瞥了瞥嘴角,她看了眼地上的狙击枪,低声道:“见鬼,不止一伙人。”

Root也不意外,第一批人训练有素,在突发状况下,巷口的两人还能坚守岗位。第二批人显然是循着枪声而来,但稍有点经验的狙击手都知道,在这么近这么矮的墙上狙击是个非常愚蠢的决定。

Root轻握住她右臂问道:“还好吗?”她刚才看到Shaw的右臂撞到了墙上。

Shaw快速地翻了个白眼,“没时间磨蹭了。”说着提起箱子便跑。Shaw本来还在奇怪,父亲为什么这么急于知道自己的动向,现在看来,Brotherhood一定是提前收到了风声,父亲才会如此担心。而自己一心想着吸引Brotherhood注意力,在旅馆登记的时候用了真名,但这个愚蠢的决定不止吸引来了Brotherhood。

两人不敢再掉以轻心,一路上步步为营。在绕开几拨杀手后,终于逃了出来。她们拣人少的路兜了一圈,确认没人跟踪才来到地铁站。

Root看起来并不知道这个地方,Shaw没工夫多问,她们都太累了。两人检查了一圈后,终于坐在床上松了口气。

二人一放松下来,就被困意席卷,她们已经有三天没合眼了。

地铁站里只有一张单人床。Shaw躺在左边,Root睡在右边。两人背对着背,几乎都侧卧在床沿上。特别是Shaw,她半条手臂都悬在外面。

这三天发生了太多事,Shaw身心俱疲,一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当她被些微寒意惊醒时,发现身上多了一件薄薄的夹克。那是她之前借给Root穿的,而身边的Root微微蜷缩着身子,只剩一件T恤,那也是Shaw借给她的。其实Shaw的箱子里还有两套衣服,但Root没有打开。

Shaw拿出一件最厚的外套,轻轻盖在Root身上。她在床头站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拿上枪,走出了地铁站。

评论

热度(112)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