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9)

门减:



“Sameen已经承担下了一切,我不明白你这么坚持的意义何在,Harold。”

“Mr. Reese,你我心里都很清楚,必须有人真正付出代价,不是吗?”

“闯了祸就逃走,却让无辜的人来顶罪。为这样的人值得吗?”

“为了亲人,Mr. Reese,我们愿意做任何事。”

一家高档的法国餐厅里,靠窗的桌子上摆满了精致讲究的菜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轻晃着手里的酒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对面的女人。而那个小个子女人似乎正吃得津津有味,对他毫不在意。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Ms. Shaw?”Yogorov鹰隼般的眼睛让他苍老的面容显得精神矍铄。

“说实话,我今天来纯粹是好奇你怎么敢找我?”Shaw抬头喝了口酒,“当然,这儿的鹅肝不错。”她的神情随意得就像在和朋友聚餐,尽管周围的餐桌旁,都是一脸严肃,据案而坐的俄罗斯人。

Yogorov对她的气度欣赏地点了点头,“你是知道的,Brotherhood一向是我们的首选。如果不是你父亲坚守那狗屁不碰毒品的原则,我们两家早就垄断了纽约毒品市场了。”

John多次拒绝后Yogorov早就想从Shaw入手。不过Shaw的行踪飘忽不定,难以试探她的态度。直到前段时间,Shaw和保加利亚毒贩混在一起的消息传回纽约,Yogorov才终于看到了机会。

Shaw突然面色一沉,“如果你没有老年痴呆引起的失忆症,你就该记得我已经不属于Brotherhood了。”

“有些事情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比如Shaw是John唯一的女儿,“我们的合作将成为两大帮派辉煌未来的奠基石。”Yogorov期待地对她举起酒杯。

Shaw却自顾自地喝了口酒,“我只和强者合作,但前两天你地盘上的小骚乱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

Root一早就查到了4个FBI为营救两个同伴,而突袭了俄罗斯人的据点。Shaw立马就猜出她在Dominic那儿遇上的俄罗斯人,应该是刚把那两个FBI转移过来。

“小意外而已,那两个FBI仍在我掌控中。”Yogorov的坦诚倒在Shaw意料之外。

他意味深长地看着Shaw,继续道:“想找你妻子麻烦的人,我已经解决了。至于以后,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看得出合作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Yogorov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如果Shaw不接受合作,她们以后必须提心吊胆地提防未知杀手无止境的骚扰。当他看到Shaw一瞬间的犹疑时,Yogorov知道他成功了。

Shaw的确接受了他的提议,不过这是她和Root早就商量好的。事实上,当Shaw看到那两个被抓FBI的照片时,她就立刻做出了决定。

她回到地铁站的时候,Root已经从监狱回来了。

“Shaw,你必须看看这个。”Root坐在电脑前,正努力提高画面清晰度。

ATM机的监控上,四个FBI探员下车不久后,那车被迅速开走了。

Shaw微微吃惊,“还有第五个人?”车里的司机显然未曾露面,而这种行动下绝不可能要一个外人来开车。她想看清司机的身形,可画面太模糊,连男女都分不清。

“我查过FBI只派出了4个人。”Root自信的神色让Shaw不容置疑。

“你是指黑进去过。”她嘴上嘲讽着,眼中却是淡淡的笑意。

Root挑起眉毛,眼睛发亮,“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Shaw去拿枪的时候,Root也穿上皮衣,跟了过来。

她立刻说道:“这是ISA的事,你不在邀请之中。何况我只是去探探情况。”

“那里是缓冲区,Brotherhood的人可能会认出你”Root娴熟地填上弹夹,“你需要一个搭档。”

Shaw没再说什么。她心知父亲是个老狐狸,以后若是知道自己在两个被抓的FBI附近出现过,他一定会怀疑自己的身份。

两人出地铁站后,Root没有像往常一样说些暧昧不清的话,事实上她甚至很少说话。Shaw瞥了她一眼,问道:“你父亲怎么样了?”

Root脸上郁闷的神色迅速被一个微笑掩盖,她耸了耸肩,“谁也说服不了他,恐怕至少要判七年。”

Shaw虽然认为Mr. Finch这么做太不值得,但她不愿深谈下去。为避开俄罗斯人的地盘,她们选择低调地穿过一片吸毒者聚集区。

两人来到一回字楼道,Root正拉开一扇门时,一梭子弹毫无预兆地在铁门上撕出一串火星。二人立刻就地一滚,躲在了左右两根柱子后。

对面的机枪立刻扫了过来。Shaw见那些人不少是欧洲面孔,不由想到了旅馆外第一批德国杀手,“见鬼,俄国人果然靠不住。”Yogorov可是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过,那些杀手已经离开美国国土了。

“这不是那伙德国人。”Root趁机回了两枪,又迅速躲回柱子后。她清楚那伙德国人要专业得多。

“我猜要列出个想杀你的人的清单,你能列出个联合国来。”Shaw一想到这几天总是被火力压制,而自己只有左手可用,她就烦闷地翻了个白眼。

楼上狙击手的子弹擦着Root身边的栏杆飞过。Root却动也不动地笑道:“相信我,我没有这么业余的仇家。”敌人在刚才那种情况下偷袭都没能得手,Shaw觉得“业余”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了。

当她发现更多火力集中在Root那边时,突然说道:“是Dominic。让我以为德国人杀了你,是破坏我和Yogorov合作的最后机会。”Dominic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栽赃嫁祸的事了,上次在旅馆外,他便想趁乱干掉Shaw,事后再把这件事算在德国人头上。如今Shaw已答应合作,Dominic也不得不答应Yogorov不再碰她,但他没有承诺不碰Root。

Root歪了歪头,暧昧地笑道:“我没想到,在你心里我这么重要。”

Shaw恼怒地瞪着她,突然一梭子弹扫来,她立刻低下头,柱子的边缘被打得木屑飞溅。同时一个炽热的火球擦过Root那根柱子,在她身后炸开。对方虽然业余,但胜在人多,火力一波猛过一波,两人只能盲射了几枪,根本没法移动,而对面的敌人渐渐逼近。

Root从硝烟中直起身来,突然笑道:“榴弹枪?他们有点惹火我了。”

Shaw一见她那格外灿烂的笑容,和那兴奋眼神中闪过的狠厉,她就知道Root又要干蠢事了。果不其然,Root顶着密集的枪火,突然探出半边身子,将对面拿榴弹枪的人迅速爆头。

在楼上狙击手的红外线聚集在Root身上之前,Shaw抬手便是四枪,干掉了两个狙击手,但还有两个躲到了死角。Shaw十分生气地瞪了她一眼,她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活到今天的,但Root看也没看她便冲了出去。

Root干掉榴弹手后,一刻也不敢停。她一边快速回射,一边矮身跑到了右边楼梯口,机枪的扫射紧随身后,子弹几乎是贴着她的脚后跟飞过。Shaw赶紧抢在这个空隙,干掉了对面三个机枪手,自己也顺势闪到了Root刚才的那根柱子后。

Root在Shaw吸引开火力的瞬间,迅速跑上了楼梯,在转角处击晕了一个准备下楼的人。她拿起他的轻机,轻手轻脚地绕到了一个狙击手身后。在他扣下扳机前,Root的手枪已在他脑后响起。远处另一个狙击手闻声调转枪头,但他还没看清人影,就倒在了轻机的扫射下。

没有了楼上狙击手的威胁,Shaw终于能放开手脚地与敌人对射。想从右边绕过来的人几乎都倒在了路上。她见左边走廊已绕过来了不少人,干脆放弃左边,往右边转移。

这时,Shaw瞥见楼下一人正扛着榴弹枪朝她的方向瞄准,她赶紧向前一个猛冲。迎面跑来的一个男人被她撞到在地,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太阳穴便遭重击。Shaw刚一跑开,身后的墙便被榴弹炸出了一个洞。她抄起尸体上的两个手雷便向对面的敌人扔去,还没来得及绕到左右翼的人,都被炸得血肉横飞。

楼下的榴弹手又转移了位置,Shaw在他瞄准时,正准备回手给他一枪,楼上的狙击枪已响起,那榴弹手则倒在了血泊中。Shaw抬头一看,Root正得意地笑着,向她眨了眨右眼。她只见Root纤长的指节稳稳地扣住狙击枪,一缕长发飘散在脸颊边,Shaw突然觉得她也算是个不错的队友。

从左边绕过来的敌人渐渐向Shaw逼近,但在Root快速狙击下,一时间,没人有空向Shaw这边招呼。Root正射得起劲时,忽听身后一声轻响,她心知不妙,刚才只顾着Shaw这边的楼梯口,却忘了自己这边也有一个楼梯口。她掏枪转身时,身后那人的手枪已被打飞,紧随而来的第二枪正中那人头颅。

Root笑着转过身来,对Shaw说道:“合作愉快。”那语气轻松甜蜜,没有一点死里逃生的慌张。Shaw紧绷着嘴角,她可不觉得这很愉快。

她立刻跑到了Root身边,沿路在墙角放下几颗手雷。两人刚来到楼梯口,刚才追在Shaw身后的人便跟上了楼。那群人一见走道上空无一人,想也不想便向前冲。Shaw突然探出头来,“砰砰”两枪射中了墙角的手雷。巨大的爆炸声连绵而起,两人头也不回地跑出了这片街区。

Root右手紧插在皮衣的口袋里,笑道:“我们真是完美搭档。”

Shaw看也不看她,气愤地说道:“你冲出去的时候差点被打成筛子,不知道吗?”虽然没有Root的这个举动,她们难以打破僵局脱身,但Shaw可不允许自己的队友牺牲。

Root一步踱到她身前,看着她的眼睛,“我知道,但我有你。”她看见Shaw深沉的黑眸中,隐约弥漫开一层暖意,她想探寻更多时,Shaw却移开了眼。

“下次你再这么横冲直撞,我是不会救你的。”Shaw刚一说完,突然略微紧张地皱了皱眉。她掀起Root的皮衣,只见她右腹处,衬衣的弹孔下正往外渗着血。

她恼怒地抬起头来,责备地瞪了Root一眼。Root却笑吟吟地看着她仔细地检视伤口,她突然弯下腰来,低声说道:“你舍不得的。”


–––––––––––––––––––


今天补POI的时候,看到Shaw拿着三明治吃得津津有味,于是我立马搭校车去吃了个subway。吃完才发现,这特么才是植入广告的最高境界啊。

评论

热度(99)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