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11

门减:




高级病房的走廊里,安静而明亮。这一层病人不多,但休息区里仍有不少家属在低声讨论着。只有一个瘦削的棕发女子,独自优雅地坐在沙发上。她一直盯着手机屏幕,偶尔抬头看一眼右边的病房。

很快,她从周围的人声中分辨出一个轻微的开门声。她没有抬头,只是盯着屏幕上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医生走出那个病房。当男医生从她身边走过时,她才不经意地瞥了一眼。

“该你上场了,Dr. Shaw。”

一个扎着马尾,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熟练地翻着病历,从那男医生对面走来。两人擦肩而过时,都向对方礼貌地点了点头。

“下次帮我治伤的时候,或许你就该穿这件衣服。”Root盯着手机,低头浅笑着。她对挑逗Shaw向来乐此不疲,虽然这一个月来Shaw对她格外冷淡。

她一边打开房门,一边问道:“那几个俄罗斯人都搞定了?”

Root正黑进医生档案,她随口答道:“守门的两个男孩还在厕所里,去买食物的两个人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三明治机好像出了点故障。”这个罪魁祸首同情地扁了扁嘴。不过Root倒是想起,去厕所的两人似乎在里面待太久了。

“走廊里的人呢?”

Root半开玩笑地说道:“我们来之前就撤走了,也许Yogrov在试探你呢,Sameen。”

Shaw却为这个玩笑而有些忧虑,两个 FBI是Yogorov好不容易抢救回来的,他没有理由撤走守卫。但无论如何她还是决定先救走这最后一个FBI,她们的计划几乎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就算Yogorov追查起来,也是无迹可寻。

她走进病房快速地扫视了一圈,那个FBI静静地躺在床上,杂乱的胡须,深陷的脸颊,比Shaw之前见到他时要憔悴得多。Shaw正准备叫醒他,问几句话时,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脖颈,在得出结论的那一刻,Root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我猜我们的FBI探员已经死了。”

“刚死不久,你怎么……”

“Shaw,那人不是医生,他是射伤两个FBI的那第五个人。”

她冲出门外的时候,Root已不见踪影,耳机中只剩奔跑的声音。Shaw立刻往左边的电梯间追去,“告诉我他的位置。” 如果那男子身份真如她所料的话,他的能力恐怕不在自己之下。

Root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像是连日阴霾的天空,突然照进了一束耀眼的阳光。自从她中弹醒来后,Shaw就变得出奇的淡漠疏离。这一个月来,她一早就出门,晚饭后才回地铁站,似乎看也不想多看Root一眼。而就在刚才,Root听出她语气中那的一丝焦急,她知道Shaw对她并不是完全不在乎。

这时,她在监控中看到了那个男子。“他刚走出二楼的卫生间。”Root喘息着答道。

那男子已换了件黑色的外套,不急不缓地穿过人群,就像医院里一个普通的病人。他刚一踏入楼梯间,身后突然传来清脆的“咔哒”声。

一个甜美柔媚的女声贴着耳根传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慢慢地趴到墙上。”

男子感到后腰被硬物顶住,哪里敢说介意。他乖乖地趴到了墙上,正想回头时,枪口突然抵上了他的后脑。

Root将搜出的枪插到自己腰间,笑道:“和子弹比速度可不是个好主意。现在,规则是我问你答,如果你撒谎,就会得到一颗子弹,简单易懂,相信你很快就能上手。”

那男子竟是十分冷静,他轻松地笑了笑,说道:“我向来无法拒绝美丽的女人。如果你让我看着你的脸,你会更容易得到你想要的。”

Root刚想问那些俄罗斯人是不是他引开的,楼梯间的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Root立刻从墙上拉下他一只手锁在腰后,接着便紧紧地贴了上去,装作亲吻他的脖颈,她低声道:“规则二,如果你的手敢乱动,你下半辈子就只能坐在轮椅上了。”那男子轻笑了一声,感到枪又迅速抵回了腰间。

一个中年保安推门而入时,正看到一对男女以奇怪的姿势亲热着。他震惊地看了两眼,临走时敬佩地抬了抬眉毛。

Shaw的耳机中突然传来不太妙的声音,她来不及多问便掏出手机,往追踪器显示的位置跑去。

当她夺门而入时,Root正堪堪躲过那男子一记重拳。她松了口气般朝Shaw笑了笑,却发现Shaw只是抱着手臂,靠在楼梯的扶手上。她知道Shaw最近对她很冷漠,但万万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

Root略一分神,脸上已中了一拳。她抬腿便往那男子下身踢去,他却轻易地侧身避开。那男子见闯入者没有插手的意思,一个前冲锁喉便将Root撞到墙上。Shaw在后面站直了身子。

那男子一只手死死地抵住了Root咽喉,她抬手猛击他肘弯,竟没能卸下锁喉的手臂。Root正要抬膝顶他腹部时,一记下勾拳狠狠地打在了她肚子上。Root吃痛地叫了一声,双手捂着肚子软了下来。

他下一拳正要打出时,腰后再一次被枪口顶住。“Hersh老师没教过你要有些绅士风度吗?”Shaw转到他面前,发现他实在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

那男子松开双手,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Root撑着墙壁直起身来,刚才那一拳着实不轻。Shaw没有管她,只是抖了抖枪口,示意男子后退。他刚一退开,便猛然发现Root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小枪,他倒是小看这个女人了。

Shaw垂下枪口说道:“我猜Hersh喜欢在烤土司两面都涂上咖椰酱的糟糕品味还是改不掉,是吗?”

那男子微微一愣,能说出这种细节的人,一定和Hersh十分熟稔。他放松了戒备,伸出右手笑道:“没想到这里还能碰上自己人。”

Shaw看了眼他的手,收起枪说道:“免了,如果不是我右手还在恢复期,我倒的确很想和你过过招。”

那男子被她看破了心思,笑着收回手说道:“Hersh没告诉过我还派了第二组人来。”

Root也收起了枪,靠近Shaw身旁抱怨道:“这件事你或许该早点告诉我,这场有趣的打斗就可以避免了。”

Shaw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是在看到他和你打斗后,才确认他身份的。顺便说一句,你的近身格斗真是差的可以。”

男子捡起打斗中掉下的枪,催促道:“我们得快点离开这儿了。”

三人离开医院后,他们立刻打电话给Hersh,核实了双方的特工代号。不过按照规定,他们不能询问其他特工的真实姓名和任务详情。

他们来到一间小咖啡馆,那男子目光灼灼地盯着Shaw的脸,感叹道:“谁能想到Sameen Reese会是ISA的一员。”

Shaw既没有警觉,也没有生气,反而勾了勾嘴角。她将蜂蜜淋上煎饼,纠正道:“叫我Shaw。”

Root略微惊讶地看着Shaw,手指轻敲着桌面。她又笑着转向那男子,说道:“谁又能想到Tomas Koroa也是ISA的一员,如果其他人知道了这件事,Koroa家族上百年的收藏品生意恐怕就要毁于一旦了。”

Tomas无视了那隐约的敌意,他眼中露出欣赏的神色,“你的黑客技术的确名不虚传。看来另一个FBI的‘医疗事故’也是你的杰作了。”

Root妩媚的笑容默认了他的猜测,她扭头看向Shaw时,Shaw却立刻转开眼,继续切她的煎饼。这家咖啡店的煎饼,Shaw已是觊觎良久了,无论待会儿发生什么事,她都决定先把煎饼吃完。

Tomas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打了个转,最后看向Shaw说道:“无意冒犯,但你们最近在纽约曝光度太高,我不认为Hersh还会把任务派给你。”

Shaw咽下满口的食物,说道:“是我自己决定的,我认得那两个FBI。” 没有提前请示Hersh就行动是违规的,他没想到Shaw这么大方地承认了。

“这个任务结束后,我在纽约有个长假。”他耸了耸肩,“你明白的,永远都有家族生意要处理。”

Shaw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提防精明的父亲,糊弄刨根问底的生意伙伴,没完没了啊。”Root一直看着她的脸,她发现Shaw的神情中似乎有几分怀念。

Tomas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所以,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忙的时候……”

“事实上,今晚就需要你和我一起向Hersh汇报一下情况。毕竟两个能单独出任务的顶级特工,在同一个任务里撞上可不是常有的事。”Shaw放下了手里的刀叉,笑着向Tomas挑起右眉。她没注意到旁边的Root眯了眯眼,手里的咖啡匙已被揉捏得发烫。

Tomas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虽然Root并不这么觉得。他高鼻大眼,棱角分明,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仿佛带着热带雨林的热情和自信。这正是Shaw最喜欢的类型,更何况一个多月前帮Root缝针时,她就意识到太久没有发泄自己的生理欲望了。现在Tomas在她眼里,差的就是一张床。

他心领神会地笑了,Tomas本来还有些担心被拒绝,但当他看见Shaw眼睛发亮时,他太明白那意味着什么了。

Root“啪”地一声放下咖啡杯,突然说道:“我以为ISA不是个这么随便的组织呢。”

两人都转头看向她,Tomas打量着Root脸上微妙的表情,发现情势和他听说的颇有些不同,他记得二人是被逼婚的。他试探着笑道:“放心,我会在Hersh面前为你们打掩护的。”

Shaw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灭口任务要执行两次的人可没资格说这话。”

Root皱了皱鼻子,笑道:“你看到了,我妻子不喜欢被别人保护。”

Shaw立刻澄清道:“我们只是技术层面上住在一起。”她转头用警告的眼神看着Root,“仅此而已。”

Tomas眼见势头不对,忙看了看手表,起身说道:“我还要去见一个珠宝商。那么,晚上见。”

Shaw无视了身旁那人笑容中的强烈不满,她期待地笑道:“晚上8点,肯特酒店。”


––––––––––––


李宗伟肩负整个国家的期望,结果最后一次奥运还是没能夺冠,这绝壁可以列入体坛十大遗憾之一。


上一章忘了科普,让一些人误会了。


红糖除了具备糖的功能外,还含有维生素和微量元素,如铁,锌,锰等。对于治疗晕车有神奇的效果,是以又被认为是车上吃的糖。


白糖是由糖蜜制成的糖精,色纯,甜度高。溶于水后,透明澄亮,是以又被称为清水糖。

评论

热度(118)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