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12)

门减:

红糖仍在制作中。


法院判决接近尾声的时候,一个小个子女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她四下张望后,来到一个棕发女人身边坐下。


这个法庭出奇的大,极高的内空与肃穆的装潢中无不透着法律的公正与庄严,但Shaw只觉得更加讽刺。她环顾了一圈会场,结果只找到了Elias伯伯光亮的后脑。让她意外的不是父亲没有出现,而是Bruce叔叔的缺席。


“你迟到了。”Root轻声说道。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Shaw的脖颈和前襟露出的胸口上。好在那里并没有多出些什么,Root稍稍松了口气。


Shaw闲适地翘起右腿,说道:“反正也改变不了法官的决定。”她那份该死的轻松感,让Root偷怀的一丝渺茫希望又沉了下去。


两人并肩坐着,没有再说什么。她们似乎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法官那格式化的长篇大论。


Root没有转头,只是将几束卷发拨到耳后。“昨晚……任务汇报得怎么样?”。


Shaw往Root的方向转了转眼珠,“Tomas和我各罚坐一次冷板凳。”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Root靠到椅背上,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常,“但是昨晚那样或许太不谨慎了。最近和Tomas谈生意的人中,Marcus和Kelvin跟你们两家都有来往,你们中任何一人暴露了,两个家族都得跟着遭殃。”


Shaw勾了勾嘴角,戏谑道:“你倒很关心黑道家族的命运。”


好极了,从Tomas那儿回来后,Shaw不仅春光满面,神清气爽,连带着对自己的态度也缓和了起来。现在,Root倒希望她能像之前那样暴躁冷漠些。


“我更担心你那位放荡不羁的葡萄牙帅哥会连累我们。据我所知,他众多女友之一的Susan今天凌晨三点偷偷飞来了纽约。”她靠近Shaw的脸,皱了皱鼻子,“我猜她不是来参观大都会博物馆的。”


Shaw的好心情被打乱了,她不悦地审视着Root,“这与你无关,Tomas自己会处理好的。”Root多管闲事的效率让她有些吃惊,她怀疑Root甚至能说出Tomas小学三年级的数学考试成绩。


Root发觉Shaw对Tomas的信任似乎远超过对自己。她无法不去想,昨晚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Root轻吸口气,眯眼笑道:“很高兴看到你们ISA队友间这么信任无间。”


漫长的上午结束时,终于迎来了对Harold Finch的最终判决。虽然Root早就知道结果了,但当她听到“八年”这两个单词时,才最终放下心来。Shaw发现Root似乎对Mr. Finch的判决并不怎么关心。


判决伴随着嘈杂人群的涌动结束了。Harold被两个法警带下台阶时,朝Root和Shaw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柔和欣慰的笑容。Root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转入门后,而Shaw则想起了她和Mr. Finch的唯一一次谈话。


会场中的人渐渐稀少,而Bruce还是没有现身。父亲有意将这次判决弄得大张旗鼓,为的就是安慰Bruce叔叔,他怎么会错过这个重要的时刻呢?


前排的一行人向她们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Elias。他走过二人身边时,向她们微微点了点头。而他身后与Shaw较为熟识的手下,只敢用目光和Shaw打个招呼。那些人大多提着行李箱,看来是这边一结束,就要立刻飞回华盛顿了。


Root安慰道:“总有一天,你会回到Brotherhood的。”


Shaw看了她一眼,那表情就像Root讲了一个幼稚的笑话。她沉声道:“我从来不想回去。”


Root微微一愣,这就是Shaw在婚前就常年漂泊在外的原因吗?她感觉触摸到了Shaw心中隐秘的一隅。“待了近30年的地方,我以为你会怀念呢。”她试图探索更多。


两人向法庭外走去。“我是个反社会,没有感情。”Shaw岔开了话题。


见鬼!Shaw的步调明显轻快了很多。她的各项生理特征都不断提醒着Root那根敏感的神经。不用说,Shaw对昨晚很满意。但Root却拒绝接受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她怀着一丝侥幸,或许只是Shaw接到了什么好消息呢?


Root玩味地挑了挑眉,“哦?昨天在咖啡厅里,我可看不出来这一点。”


Shaw猛地停下脚步,厌烦地说道:“行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么多年来,连John都不曾干预过她的私生活,而从她坐进法庭开始,Root就一直对昨晚的事旁敲侧击。


Root笑着耸了耸肩,“我只是担心你选床伴的眼光,Sameen。”


Shaw冷笑一声,“至少昨天他不是被痛扁的那一个。”


Shaw没有否认,Root感到心脏被拧了一下,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那笑得一脸谄媚的Tomas,Root从他身上简直找不出任何优点,Shaw怎么会看上他?她真后悔在医院里没有扣下扳机。


Root故作轻松地笑道:“但他一定是死的那一个,如果你没有叫停的话。”


Shaw知道她说的或许没错,但面对Root的笑脸,她却怎么也不想承认这一点。她坐进驾驶座,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Root也跟着坐了进来,“要去Yogorov那儿的话,刚好捎我一程。”


“我不去那儿。”


“Yogorov没有找你吗?我以为他丢了心爱的猎物会忙得焦头烂额呢。”


Root不提倒好,她一提起这事Shaw便愤怒地瞪了她一眼,“那真该谢谢你处理录像时,偏偏把Tomas那段留在了上面。”现在所有俄罗斯人都在追查那个“男医生”,Yogorov暂时没功夫去理毒品生意。


“Opps,一定是忘了。”Root无辜地撅了撅嘴,“别担心,Sameen。我只是测试一下俄罗斯人对纽约的掌控能力。他们不可能查到Tomas的,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


Shaw才不信她的鬼话,但Tomas的能力倒也不用她担心什么。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Hersh昨晚交代的任务。

评论

热度(74)

  1.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