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12)

门减:

红糖仍在制作中。 谢谢小伙伴的提醒,我修改了违禁词,重发一次。




法院判决接近尾声的时候,一个小个子女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她四下张望后,来到一个棕发女人身边坐下。

这个法庭出奇的大,极高的内空与肃穆的装潢中无不透着法律的公正与庄严,但Shaw只觉得更加讽刺。她环顾了一圈会场,结果只找到了Elias伯伯光亮的后脑。让她意外的不是父亲没有出现,而是Bruce叔叔的缺席。

“你迟到了。”Root轻声说道。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Shaw的脖颈和前襟露出的胸口上。好在那里并没有多出些什么,Root稍稍松了口气。

Shaw闲适地翘起右腿,说道:“反正也改变不了法官的决定。”她那份该死的轻松感,让Root偷怀的一丝渺茫希望又沉了下去。

两人并肩坐着,没有再说什么。她们似乎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法官那格式化的长篇大论。

Root没有转头,只是将几束卷发拨到耳后。“昨晚……任务汇报得怎么样?”。

Shaw往Root的方向转了转眼珠,“Tomas和我各罚坐一次冷板凳。”

“我倒是没什么意见,”Root靠到椅背上,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平常,“但是昨晚那样或许太不谨慎了。最近和Tomas谈生意的人中,Marcus和Kelvin跟你们两家都有来往,你们中任何一人暴露了,两个家族都得跟着遭殃。”

Shaw勾了勾嘴角,戏谑道:“你倒很关心黑道家族的命运。”

好极了,从Tomas那儿回来后,Shaw不仅春光满面,神清气爽,连带着对自己的态度也缓和了起来。现在,Root倒希望她能像之前那样暴躁冷漠些。

“我更担心你那位放荡不羁的葡萄牙帅哥会连累我们。据我所知,他众多女友之一的Susan今天凌晨三点偷偷飞来了纽约。”她靠近Shaw的脸,皱了皱鼻子,“我猜她不是来参观大都会博物馆的。”

Shaw的好心情被打乱了,她不悦地审视着Root,“这与你无关,Tomas自己会处理好的。”Root多管闲事的效率让她有些吃惊,她怀疑Root甚至能说出Tomas小学三年级的数学考试成绩。

Root发觉Shaw对Tomas的信任似乎远超过对自己。她无法不去想,昨晚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Root轻吸口气,眯眼笑道:“很高兴看到你们ISA队友间这么信任无间。”

漫长的上午结束时,终于迎来了对Harold Finch的最终判决。虽然Root早就知道结果了,但当她听到“八年”这两个单词时,才最终放下心来。Shaw发现Root似乎对Mr. Finch的判决并不怎么忧心。她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只要情人安全,连自己的父亲都不顾了。

判决伴随着嘈杂人群的涌动结束了。Harold被两个法警带下台阶时,朝Root和Shaw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柔和欣慰的笑容。Root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转入门后,而Shaw则想起了她和Mr. Finch的唯一一次谈话。

会场中的人渐渐稀少,而Bruce还是没有现身。父亲有意将这次判决弄得大张旗鼓,为的就是安慰Bruce叔叔,他怎么会错过这个重要的时刻呢?

前排的一行人向她们走了过来,为首的正是Elias。他走过二人身边时,向她们微微点了点头。而他身后与Shaw较为熟识的手下,只敢用目光和Shaw打个招呼。那些人大多提着行李箱,看来是这边一结束,就要立刻飞回华盛顿了。

Root安慰道:“总有一天,你会回到Brotherhood的。”

Shaw看了她一眼,那表情就像Root讲了一个幼稚的笑话。她沉声道:“我从来不想回去。”

Root微微一愣,这就是Shaw在婚前就常年漂泊在外的原因吗?她感觉触摸到了Shaw心中隐秘的一隅。“待了近30年的地方,我以为你会怀念呢。”她试图探索更多。

两人向法庭外走去。“我是个反社会,没有感情。”Shaw岔开了话题。

见鬼!Shaw的步调明显轻快了很多。她的各项生理特征都不断提醒着Root那根敏感的神经。不用说,Shaw对昨晚很满意。但Root却拒绝接受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她怀着一丝侥幸,或许只是Shaw接到了什么好消息呢?

Root玩味地挑了挑眉,“哦?昨天在咖啡厅里,我可看不出来这一点。”

Shaw猛地停下脚步,厌烦地说道:“行了,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么多年来,连John都不曾干预过她的私生活,而从她坐进法庭开始,Root就一直对昨晚的事旁敲侧击。

Root笑着耸了耸肩,“我只是担心你选床伴的眼光,Sameen。”

Shaw冷笑一声,“至少昨天他不是被痛扁的那一个。”

Shaw没有否认,Root感到心脏被拧了一下,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受。那笑得一脸谄媚的Tomas,Root从他身上简直找不出任何优点,Shaw怎么会看上他?她真后悔在医院里没有扣下扳机。

Root故作轻松地笑道:“但他一定是死的那一个,如果你没有叫停的话。”

Shaw知道她说的或许没错,但面对Root的笑脸,她却怎么也不想承认这一点。她坐进驾驶座,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Root也跟着坐了进来,“要去Yogorov那儿的话,刚好捎我一程。”

“我不去那儿。”

“Yogorov没有找你吗?我以为他丢了心爱的猎物会忙得焦头烂额呢。”

Root不提倒好,她一提起这事Shaw便愤怒地瞪了她一眼,“那真该谢谢你处理录像时,偏偏把Tomas那段留在了上面。”现在所有俄罗斯人都在追查那个“男医生”,Yogorov暂时没功夫去理毒品生意。

“Opps,一定是忘了。”Root无辜地撅了撅嘴,“别担心,Sameen。我只是测试一下俄罗斯人对纽约的掌控能力。他们不可能查到Tomas的,如果他真像你说的那么厉害。”

Shaw才不信她的鬼话,但Tomas的能力倒也不用她担心什么。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Hersh昨晚交代的任务。

Root认出了那个方向,那是Brotherhood的领地。按照规定,Shaw如果再踏进领地半步,Brotherhood的任何人都有责任直接开枪射杀。

Root将手枪上好膛,“我以为你在坐冷板凳呢。”

Shaw远远地停下车,“这还不算冷板凳吗?”任务很简单,阻止工程师贩卖偷窃的国家机密。Hersh已经提供了时间和地点,Shaw对这种没有挑战性的任务,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致。

Root能看到任何监控,Shaw也熟悉地形,除了躲过看守据点的几只狗废了些事,两人轻松地潜进领地,没有被任何人注意。这时,Shaw发现Anthony和几个手下出现在街角。刀疤脸叔叔一向和Elias形影不离,他为什么没有回华盛顿?

Root拉着她躲在一排轿车后,两人细听之下得知Anthony要飞往旧金山,很多华盛顿的得力手下也会前去洛杉矶、底特律和墨西哥等地区。Shaw立刻意识到了什么,她转头看向Root,她脸上果然现出忧虑的神色。

可惜时间紧迫,她们不得不迅速赶到了一个接发仓库。仓库高大开阔,几个巨大的机器吊臂下悬挂着一袋袋金属部件。这里没有人,但很多集装箱挡住了视线。两人绕开打瞌睡的看守和一条大狗,她们爬上顶层的过道,轻手轻脚地循着人声走去。

一个西服男牵着一条成年犬,而工程师则牵着一个三个月大的小狗,两人并没有发现什么所谓的国家机密。当工程师接过一箱钞票时,那条大狗却突然挣脱了犬绳。西服男快速地射了四枪,那狗终于还是呜咽着倒地抽搐着。双方突然为此争执了起来。

Root突然想明白了什么,“Shaw,你必须抓住那条狗。”

Shaw立刻从侧面绕了过去。她趁双方争吵的时候,将那狗的尸体向仓库外面拖去,Shaw靠近了才发现这条马犬的腹部有一条长长的口子。突然一阵稚嫩的犬吠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那条小马犬突然跑过来,朝Shaw龇牙咧嘴地狂吠着。

那两人吃惊地转过头来,Shaw的手立刻伸向了腰后。但紧接着的一声浑厚的犬吠,让两人枪口都指向了刚进来的一个中年男子,那正是刚才打盹的看守。

“你们是什么人?”那看守端着枪走了过来。

Shaw正在思考怎么把他支开的时候,一声巨大的轰鸣下,吊臂上的几袋金属正砸在了他们三人一狗的头顶。Root下来的时候,Shaw正看着三具埋在下面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个看守的脑袋已经不可辨认了。

Shaw知道是Root黑进了机器的控制系统,她愤怒地转过身来,Root却无所谓地说道:“不留下任何人为暗杀的痕迹,任务达成。”

Shaw低吼道:“我们会清除关联对象,但不会轻易地滥杀平民!”那个看守什么也不知道,根本不在清除的行列。

Root轻蔑地笑了笑,“Shaw,你我心里都明白,他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每天有成百上千这样的人死去,他们的生死对这个世界没有任何影响。在这冷酷混沌的宇宙中,几只蝼蚁的死亡又算得了什么?”

Shaw突然想起了新婚之夜,她将Cole放下的时候,连自己也不知道下一秒会不会杀了Root和Hanna,但Root竟敢突然靠近她。现在她才完全明白那是因为Cole在Root在心里就是这种蝼蚁般无关紧要的人。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朋友,为成全Root和Hanna而无辜丧命,但对Root而言就像一片树叶落下,一阵轻风刮过。Shaw无法在乎,而Root却是根本不在乎。

Shaw只觉胸口怒意翻腾,眼中似要喷出火来,“别扯上我!滥杀平民无异于恐部份子,而我专杀恐部份子。”

她突然的暴怒让Root愣了愣,“你在生气?”

“显而易见,如果你眼睛没瞎的话!”

Root却摇了摇头,“这一个多月来,你一直在生我的气。”

那有些委屈的语气,让Shaw别开了头。“我没那么无聊,我只是避免不必要的麻烦。”Root发烧的那晚,Shaw便警醒了。她迟早要把Root还给Hanna,保持距离无论对谁都是最好的选择。

Root轻叹口气,拿出把小刀,走到将那条马犬旁边。Shaw将小马犬牵到一边,安慰地抚摸着。Root从它腹部取出一个塑料包裹的牛皮纸袋,她转过身来的时候,突然呆住了。Shaw和刚才暴怒的时候判若两人。

她从未见过那样的Shaw。

那只刚握着枪的手,此刻正轻轻抚摸着臂弯里的小狗。Shaw没有笑,整个人却温柔得耀眼。那小狗摇了摇脑袋,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Shaw的手指。于是Root永远也忘不了,她第一次见到那样明亮的笑容绽放在Shaw的脸上,仿佛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她感到就连自己也像是阳光下一片轻灵的云彩,被瞬间照亮。

Root呆立在那儿。她欣喜地发现,Shaw那感情障碍的冷漠外表下,暗涌着难以察觉的热情与率真。Shaw以前也这样笑过吗?Root不得而知,但她知道自从遇上自己后,Shaw总是沉郁或愤怒的。她突然意识到,于Shaw而言,自己也许并不是那片云彩,而是它投下的那片阴影。

“想给它取个名字吗?”

“你想养它?”Shaw的语气中有些嘲讽,她可不认为Root是个养宠物的人。

Root耸了耸肩,“如果你不介意地铁站里多一个狗窝的话。”

Shaw没说什么,但那表情是一万个不介意。

其实,Root向来对养宠物没什么兴趣。世界上的大多数人,她都不放在眼里,何况是没什么用的低级动物。天知道当年Hanna要她帮忙照看那些小兔小猫时,她心里有多不情愿。但这次,Root却是真心希望能留下这条小狗。如果能让Shaw开心一些的话,她愿意做任何事。

这时,她们突然发现另一条更小的狗出现在了那片尸首旁。它瘦小而孱弱,无力地拱着那大狗的尸体。Shaw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它抱了起来。

她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走吧,我们都需要点食物。我知道一家牛排,味道爽过做爱。”

Root像是被刺痛了,“要验证这一点的话,你该去找Tomas!”她将牛皮袋塞在了Shaw怀里,转身便走了。

Shaw愣在那里,Root好像是……生气了?她对这件事的在意程度,远超过Shaw的预料。Shaw首先排除了吃醋和个人恩怨,最后剩下的只有自尊心了。好吧,Shaw承认虽然她对Root很看不顺眼,但如果Root顶着自己妻子的名头,和别人翻云覆雨,Shaw也会有些生气的。

Root回到地铁站,坐在电脑前,屏幕上显示着一份古董交易记录,只要她手指轻轻一点,Tomas的父亲便会急于召他回家。她瞥了眼另一边的屏幕,Shaw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也没有赶回地铁站,她竟真的揣着两只小狗,一个人惬意地吃起了牛排。

Root将鼠标移向了发送按钮,但当她想起早上Shaw嘴角噙着的那份轻松愉悦时,她突然将光标点向了删除。

---------------------------------------------
最近太忙了,没时间更新,所以这次更了篇超长版。

评论

热度(63)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