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14)

门减:





“这就是你答应Hersh的保持低调?”Tomas刚进来就看见八个鼻青脸肿的男子互相搀扶着走出酒吧,而Shaw一个人坐在那儿,身上也挂了彩。

“这些软骨头可是站着出去的。”Shaw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她自认为已经手下留情了。

Tomas刚向酒吧老板问明了情况,猜测Shaw一定心情非常不好,因为就算他自己也绝不愿同时与八个男人肉搏。

说来那几个混混也是时运不济,偏偏碰上Shaw烦心的时候。但更让Shaw恚怒的是,当其中一个男子想打电话招来同伴时,酒吧的老板连忙上前告知了他Shaw的真实身份。那群前一秒还气势汹汹的人,下一秒便低头哈腰地向她赔礼道歉。而Shaw偏偏谁也怪不了。

“别闷闷不乐了,当初你选择留在纽约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些。” Tomas跨过满地狼藉,坐到她旁边。他看见Shaw迅速收起了一份报纸,她脸上和身上都有擦伤,衣服也破了好几处。

“是啊,自作自受。”Shaw自嘲地扬了扬眉毛,“到头来还得靠我爸的名声来保护我,作为一名ISA特工真是不同凡响。”她本想从此摆脱Brotherhood,摆脱Reese家的名号,但现在看来一切都白费了。

Tomas警惕地扫了眼四周,再看Shaw时她又灌下了一杯酒。他从没见过Shaw这样郁闷的样子。Tomas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终于说道:“Shaw,和我一起走吧。我知道你这段日子过得并不开心。”他见她没有反应,继续说道:“意大利那边的任务刚好缺一组人。以前我们不能和别人组队,但现在不同了。”

Shaw转着酒杯的手突然顿住了,她沉默了一会儿,转头看着Tomas轻描淡写地说道:“我没有感情,也没什么开不开心的,在哪儿都一样。”

Tomas忽然笑了笑,“随你便吧,我倒想看看哪一天你为谁动了感情,还能不能这么潇洒。”他见Shaw立刻转开了头,脸上又是那烦闷的表情,于是试探着问道:“Ms. Groves又为那晚的事和你吵架了?”

Shaw皱了皱眉,“她没再提过。”

“难怪你父亲会挑中她,”Tomas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我看你愿意为别人受过,多少也是为了她吧?”

Shaw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我是为了Cole。”

Tomas却摇了摇头,“Cole不是你杀的,犯不着赔上全部的身家。你们空有夫妻的名分,也用不着一直留在纽约。要知道Control不会乐意浪费一个顶级特工的。”

Shaw灌下最后一口酒,淡淡地说道:“Mr. Finch临走前曾嘱托过,她的幸福就交到我手上了。我留了Hanna一条命,给她们留了个将来,也算是对Mr. Finch有个交代。”她抬头看着远处,“我想也用不了太久了。”

地铁站里,Root终于敲下了确认键。明天旧金山的报纸就会传出一个简短的消息,“Be safe.”最后的那个小点意味着“不要再回复”。Root知道这个加密方法并不复杂,任何一个喜欢读解密杂志的人,都有可能无意中发现这两条消息。而Anthony正在追查Hanna,这样的消息来往太冒险了。

她忍住没有去看Shaw的监控,而是继续完善着父亲留下的系统。Shaw为了自己一个请求失去了太多珍贵的东西,她知道自己不该再苛求什么。但每当Shaw和Tomas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是会无法抑制地难过。Root感到好笑的是,自己本该连难过的资格也没有,Shaw早就说过她们二人仍是自由之身。她苦涩地笑了笑,如果Tomas能带给Shaw快慰的话,自己又凭什么不满呢?

两只小狗不知为什么又打了起来, Bear凶狠地追咬着Trop的鼻子,而Trop只得围着桌子东躲西藏。Root见他们无忧无虑地滚作一团,心中忽然有些羡慕。突然,她发现自己被锁在了系统外。她试了两次强行攻入后,系统竟直接关闭了。她花了几秒钟确认这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事,随即勾了勾嘴角,自己之前的推测恐怕没错。

他们打了一会儿已是十分疲累,Trop蜷在Root脚边才安心地睡了过去,Bear转了两圈,也回到窝里趴下。当他从睡梦中惊醒,一溜烟儿奔向门口时已经是深夜了。

“Shaw?”Root回头只见她脚步虚浮,身上居然还带着伤。她急忙走近Shaw身边,一阵烈性酒精的气味扑面而来。Shaw甩开了Root想要抚摸她面上伤口的手,她那含着心疼的关切目光简直让Shaw烦透了。

在合适的时候与自己满意的人放纵一两晚,是Shaw一向的生活方式。哪怕在她答应John结婚的时候,她也不曾想过要为任何人改变这个习惯。而今晚,她却在情欲高涨时鬼使神差地推开了Tomas。当她莫名烦躁地离开酒吧后,才想起那正是她约来Tomas的初衷。

Bear兴奋地跳起来搭上Shaw的腿也没能得到她的关注,他期待地望向Root时,Root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身旁的人。他悻悻地回到窝里,蜷起尾巴继续睡觉。

Root拿来解酒药和一条毛巾,她微皱着眉头问到: “发生什么事了?” 她知道Shaw不是一个容易受伤的人,更不是一个容易喝醉的人。

Shaw没有理她,只是寒着脸坐在床上,看着Root帮自己脱下夹克,检视着身上的伤口。她突然冷声说道:“我不喝水,我要牛奶。”

Root愣了愣,起身从冰箱中拿来一盒牛奶。Shaw没有接下,只是不耐烦地瞪着她,“我要热的。”

黑发女人脸上那孩子气的执拗让她有些担忧,Shaw好像真的喝醉了。她没说什么,转身又去煮了一小锅牛奶。

Shaw看着那个骄傲到骨子里的人,此时正毫无怨言地被使唤着,心中无来由地怒火中烧。

Root装作没有发现Shaw的反常。平时Shaw会极力避开自己的目光,但现在她的眼睛却紧盯着自己的身影。那眼神像是生气,又像是在懊恼。Root隐约觉得她的反常和自己有关。

当她端着一杯热牛奶,温柔地递到Shaw手里时,Shaw猛地将杯子掼在了地上。她起身怒不可遏地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Root眨了眨眼,一时想不出自己对Shaw做了什么竟让她这样生气,就连Bear和Trop都吓得不敢吭声。她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Sameen,我只是想照顾你。”

Shaw漆黑的眼眸中怒意更盛,“照顾什么?一个受伤的人吗?”

Root知道她平时有些小暴脾气,但却从未见过Shaw这样勃然大怒的样子。她全然想不到Shaw出门后发生了什么,只得柔声安慰道:“你喝醉了,Sameen。”她拉着Shaw坐回床边,“你的伤口需要处理,有什么事等醒来再说吧。”

Shaw烦躁地甩开了她的手,怒目圆瞪地看着她,“我不需要同情!”

“我没有同情你……”

“那是什么?报答我吗?”Shaw愤怒的眼神中是汹涌的嘲讽。

“你是我妻子,这本就是我该做的。”Root凝视着她的双眼,又觉得她似乎是清醒的。

Shaw心中的烦躁瞬时如烈火烹煮沸油一般四溅开来。她忽然冷笑了一声,“该做的还有同床,这个你也愿意吗?”

Root怔了怔,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Shaw一把摔在了床上。Shaw狠狠地压了上来,Root几次推拒都无法从两人身体间挤出一丝空隙。

狂野的亲吻密密地烙在耳后,烙上颈中, Root只觉强烈的酒精气味冲鼻而来。她一惊之下,用力地推开了Shaw的肩膀。

“Shaw!”她直视着那有些迷蒙的黑眸,想确认她是否清醒。

Shaw眼中布满红丝,像是落入陷阱的困兽。她被激怒了一般,双手猛地一扯,便撕碎了身下那人贴身的衬衣。Root修长匀称的美好胴体尽收眼底,焚毁了她最后一丝理智。

在下一个滚烫的吻印上胸前时,Root突然用力反扭她手臂。Shaw没料到她会在这种地方用擒拿术,头昏脑热之下竟忘了拆解。当肩上的伤口被猝不及防地按住时,她皱眉轻嘶了一口气。Root心中一软,稍一迟疑,已被拿住了手腕。

Shaw像是被激起了更深层的欲望,她有了防备后,那蛮横的束缚再不容Root挣扎反击,几个来回后那瘦削的身子仍是被死死地压在床里。

与Hanna温柔的拥吻不同,Shaw狂暴的掠夺更像是在发泄。Root感到不论是谁在这儿,Shaw都会这么做。

瘦削女人的一只手已经碰到了一个管状物,但唇上突如其来的力道在一瞬间几乎夺去她的呼吸。Shaw贪婪地汲取着她的气息,仿佛横穿大漠濒临渴毙的人遇上第一眼甘泉,急切索取毫不顾忌,连呼吸都紊乱急促。

她感到体内盘旋的欲望在加速蠕动着。Hanna不会原谅自己的,但Root知道当她将匕首插入Cole心脏的那一刻起,她们就没有选择了。那只手终于还是移开了,连着极力撑开Shaw肩膀的手,一同插入了散乱的黑发间。

Shaw似乎为这个变化僵了僵,她停下了撕扯纽扣的手。抬头对上Root目光时,发现她正努力从自己眼中寻找着什么。

Root清醒地望着她,那平静的脸色让她感到心脏骤然降到了冰点。Shaw突然将她推开在一旁,愤怒地吼道:“连这个也可以用来报恩?!”

Root看见她黑眸中燃起的火簇迅速变得幽寒如冰,那不屑的眼神中分明是被烫伤的神色。她忽然觉得自己还是伤害了Shaw。

Shaw颓然地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往外走去。她没想到Root竟对自己宽容到这个地步。脑中传来一阵混沌的疼痛感,她有些怀疑刚才的事是否真实发生。

但接着,她就被脖子上一个突如其来的针刺感惊醒。Shaw猛地一个回肘,天旋地转中只觉那熟悉的声音渐渐杳远,“抱歉Sam,你需要好好休息一晚。”

纽约已是入冬的天气,午后的阳光稀薄而慵懒。

Root为取得监听系统的永久权限,在电话公司上了大半天班。她独自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想起了远在旧金山的Hanna。她虽然从小就很照顾自己,但并不比自己坚强。旧金山的街头没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会不会像以前一样偷偷在被子里哭泣?Root突然很想念她,特别是和Shaw发生了这种事后。

她穿过唐人街的车水马龙,转入了地铁站的走道内。Shaw不知道醒了没有,她想,这个女人一定正等着给自己狠狠来上一拳。

当她走下楼梯时,寥廓的地铁站里出奇的寂静。幽暗的灯光下,一个人影正立在Shaw的桌前端详着什么。

那人影听到动静后,并没有转过身来。“你对自己的职业规划品味独特。”

Root没有一丝惊讶,她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嘴角,问道:“Shaw呢?”

“她很快就会回来。”那人转过头来,昏黄的台灯映照出他刚硬的轮廓,“我今天是来找你的。”


–––––––––––––––––


车是上了,开不开我就不知道了




评论

热度(114)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