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 (16)

门减: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Shaw正兴致勃勃地向Tomas介绍着东南亚美食时,一个甜美柔媚的声音突然钻进了她耳朵里。那能轻易让人产生亲切错觉的声线她再熟悉不过了。


 


Shaw转头一看,果然见到一个棕色卷发的美丽女子坐在不远处的餐桌旁,正笑得一脸灿烂。她对面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Shaw虽然不能完全看清他的脸,但那如痴如醉的目光,无论是谁见了,都看得出他已为眼前的女子神魂颠倒。


 


下午一点,这家新开的德国酒店正是座无虚席的时候。Shaw提前了一周预定,才终于享受到这里的黑森林火腿和啤酒。她本是兴致极高,但当她的目光越过几桌男女,落在那打扮得明艳动人的女人身上时,她的好兴致到头了。


 


“最近遇到你妻子的频率高得有些不同寻常,我该感到担心吗?”


 


“相信我,她对你没什么兴趣。”Shaw转过头来,像是有些不高兴,“还有,我说过我们只是住在一起。”


 


Tomas显然没有被她轻飘飘的一句话打消顾虑,“是吗?上次全城的俄罗斯人追在我屁股后面的情形,现在还记忆犹新呢。我可不想刚从英国回来,连个约会都来不及安排就又被什么人追着满城跑。”


 


自从上次的合作任务后,Tomas对Root一直是敬而远之。但他最近几个月,已经有三次和Shaw在一起时碰上了Root,这让他不得不担心起自己的人身安全。


 


但Shaw并没有理会他的抱怨,她正忙着在手机上翻查信息。“Benjamin Smith,Bugis软件开发公司的总裁?”她摇了摇头,“虽然年轻有为,但简直无趣透顶,三十多年来一张超速罚单都没有,典型的事业型宅男。”


 


她一抬头就对上了Tomas玩味的眼神,立刻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得确认她身边的人不是间谍。”


 


Tomas喝了一大口啤酒,说道:“Shaw,如果你担心的话,可以直接问她。”


 


Shaw翻起一个白眼,“我是担心我的身份有暴露的危险。Hersh难道没教过你,哪怕在非任务时期也要保持谨慎?”


 


他无奈地笑了笑,“如果她真的和别人发生了什么,你就一点也不在乎?”


 


“你不会懂的,Tomas。因为我们从来不玩用情专一那一套。”她的目光瞥向那个正言笑晏晏的女人,“但她不一样。”


 


Shaw知道Root虽然做什么都带着三分轻佻,但她有十分的把握,她会为Hanna守住底线。所以,Shaw完全不担心这一点。


 


“Oh,我可不是那种花花公子。”Tomas一本正经地澄清道:“我是在寻找一生中的真爱,只不过途中会有太多考验。”


 


Shaw挑了挑眉毛,嘲讽道:“我看你更享受这些考验。”


 


她朝Root的方向看了一眼。那女人优雅地将一块肉送进嘴里时,还不忘给对面的人递去一个妩媚诱惑的眼波。Shaw能猜出那男人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就算是为了升级系统,有必要这么频繁地出卖色相吗?对付这种老实人,用得着穿这么低胸的礼服吗?Shaw正想转回头时,Root也看到了她。两人之间虽隔着几桌,但Shaw确信那女人笑着朝她眨了眨眼。


 


自从Root和Mr. Finch取得了正常联系后,她就变得更加忙碌。Shaw已经不记得这是她换的第几个职位了。


 


Tomas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巡梭了一番,突然笑道:“看来我对自己的担心的确是多余了。”


 


Shaw受够了他玩味的眼光,生气地说道:“闭嘴吧,Tomas。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谈论这些无聊的事。”她低头切着肥美的香肠,再没有朝Root那边看过一眼。


 


“我就知道这顿饭不是给我庆功这么简单。”Tomas放下了刀叉,“说吧,有什么事?”


 


几口肉汁鲜美的香肠下肚,Shaw似乎又恢复了刚才的兴致。她看着Tomas低声说道:“我需要你出一趟城。”


 


Root一回地铁站就看见Shaw正丢出一个球,Bear像支离弦的箭一样,立刻飞奔了出去。Shaw眼见他一口叼住了半空中的球,正要表扬他一句时,Bear却摇着尾巴,喜滋滋地跑到了Root脚边。


 


“Good boy!”Root接下他嘴里的球,看着Shaw得意地笑了笑。


 


这女人还穿着下午的那件礼服,Shaw愈加不满地撇着嘴角,“我们该解决一下忠诚问题了。”


 


Root见她冷着脸径直向自己走来,一个暗喜的神色晕开在明艳的笑容中,“我还以为你不在乎呢。”


 


Shaw不知道她为什么笑得这样得意,只是说道:“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军犬必须将目标交到下令者手中。我可不想在子弹要耗光时,他把地上的枪叼给了敌人。”


 


Shaw接过她手上提着晚餐的袋子,没有看见Root脸上微微的错愕和迅速黯淡的笑容。在她抬起头时,那最后一抹失落的神色也被一贯的微笑掩盖了。


 


Root倒是不介意她想把Bear当军犬训练,但Shaw对她的关心程度甚至比不上对Bear。之前碰上的几次,Shaw还会问两句,现在她连问都不问了。


 


这家泰国菜倒是很合Shaw的胃口,勉强弥补了本该愉快进行的午餐。她咀嚼着香脆可口的炸苏东,决定原谅了Root破坏她午餐兴致的事。


 


Root切着盘子里的鸡肉,漫不经心地说道:“明天你带男孩们去打疫苗吧,我和Ben要去趟歌剧院。”


 


Shaw想起来是今天下午碰到的Benjamin。她抬头看了Root一眼,凭这个女人的本事,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得手?Shaw感到一种模糊的不悦,但说不上来是为了什么。


 


她点了点头说道:“明天我正好有空。”


 


Root见她又继续专注于碗里的海鲜汤,仍是不闻不问的态度。她看着Shaw说道:“歌剧会结束得很晚,我恐怕要第二天早上才能回来。”


 


Shaw心中那种模糊的不悦感被再次加强了,甚至无来由地有些气恼烦躁。她头也不抬,冷冷地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不用告诉我。我早就说过,我们仍是自由之身。”


 


事实上Root昨晚就彻夜未归,在她还是上一位老板的秘书时。但Shaw随即想到,两人本来就是各不相干的,Root就算真的想找谁消遣也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


 


Root望了她一眼,见她依旧是平日冷漠的神色,心中却是莫名的气苦难过。手里一支银质的叉子被揉捻转动了半晌,迟迟没有叉下碗里。Shaw这样不在意她,连问一句也不肯。


 


“对了,”Shaw抬起头来,Root心中又重燃起希望。她接着问道:“死亡证明?真有这个必要?”


 


那明亮的棕色眼眸中迅速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她若无其事地答道:“上次的两个FBI死后,他们又派过人来想找我父亲购买系统,伪造死亡是永绝后患的脱身之法。”


 


Shaw牵了牵嘴角,“Yogrov要是知道那两人不是冲着他来的,他那脆弱的自尊心该受挫了。”


 


Root想起那两个FBI与ISA接触过,她嘱咐道:“我父亲的事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Shaw,我希望你能对所有人保密,包括Hersh。”


 


Shaw明白她的顾虑,说道:“Hersh只是和那两个FBI合作过一次,他从没提过这个系统。”她顿了顿,“这么说连Nathan也不知道?”


 


Root耸了耸肩,“他是我父亲最好的朋友,但很遗憾在这件事上他和我父亲有些分歧。”


 


Shaw嘲讽道:“Mr. Finch倒对我父亲很放心,他就不想弄清楚John为什么找上他吗?”


 


“他不肯说。”Root笑了笑,“看起来我们的父亲倒是先达成相亲相爱的关系了。”


 


“那真该提醒你父亲了,John是绝不会放过TM公司的。”


 


“最近Brotherhood与TM公司之间有大量资金流动。”Root扁了扁嘴,“兴许是哪个可怜的中东国家又从你父亲手上进了不少军火。”


 


Shaw却摇了摇头,“洗钱?Brotherhood有一套成熟的洗钱系统,根本用不上TM公司。”


 


“谁知道呢,John也许转变了口味。从内部账目来看,Brotherhood流入TM公司的钱大多转入了房地产投资部门。”


 


“那个老狐狸比女人的心思还要难猜。”Shaw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件事,John想干什么,她总会弄清楚的。


 


食物浓郁的香味毫无意外地吸引来了两只小狗。他们端端正正地坐在旁边,一会儿垂涎欲滴地盯着桌上的食物,一会儿满眼乞求地看向Shaw和Root,像是希望她们能看在自己良好表现的份上,分给自己一些食物。


 


Shaw向来偏心Bear,尽管刚才这个“小叛徒”把球送去了Root手里,但她还是切下一大块鸡肉喂给了他。Trop知道抢不过Bear,只能眼巴巴地看着。


 


Root本来不太在意小狗的食量问题,但她发现Shaw喂起Bear来从不挡手,这就使她有些担忧Bear的健康了。


 


“Sameen,我刚喂过他们晚餐了。你再这么喂几年,Bear就胖得和那个Fusco警官一样了。”Root虽然只见过他一面,但对他的身材倒是过目不忘。


 


Shaw的动作微微一滞,低声说道:“几年后的事谁知道呢?”


 


Root看见她神色,自己对于Shaw的想法恐怕猜得不错。她沉默地看着Shaw又喂起了Trop,突然说道:“你就没有想过,如果Hanna再也不回来了呢?”


 


Shaw惊讶地抬头看着她,她不知道Root主动提起Hanna是什么用意,但那双琥珀色的眼眸清澈深邃得像是夏天的海洋,仿佛能将她的心事都映照出来。Shaw立刻转开了目光,说道:“我现在不想谈这个问题。”


 


Root笑了笑,追问道:“为什么拒绝谈论Hanna?这是我们总有一天要面对的问题。”


 


Shaw心中突然无比的烦躁,她恼怒地看向Root,但那温柔得令人陷入沉溺的笑容,叫她发不出脾气。她想拒绝回答,可又偏偏找不出理由,只得无奈地说道:“好吧,Root,但不是现在。”Shaw低头轻抚着Trop,随口说道:“等Trop长胖些再说吧。”


 


Root眼中瞬间闪烁着惊喜的光芒,那样愉悦而满意的笑容让Shaw看得有些发怔。


 


这时,手机突然响起。


 


“Tomas?”


 


“Hersh马上要来纽约了,那件事恐怕要推后。”



评论

热度(108)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