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18)

门减:

17






“我很乐意配合你壮烈的自杀,不过,”Root走到狙击手的尸体旁,捡起他的手机,“同归于尽的爆炸就恕不奉陪了。”她转头只见两人一脸的讶异,耸了耸眉毛说道:“在黑客面前用手机做武器真是个蠢得可爱的主意。”


 


Hersh长舒口气,心想幸亏Naser谨慎,用的是远程引爆装置,否则Root也没那么容易去除炸弹的威胁。但他仍是有些不满地说道:“Miss Groves,这种事或许该早点说出来。如果不是我们忌惮Naser的炸弹,他不可能有那么多时间把数据发回伊朗。”


 


“伊朗什么也没收到,那是我临时建立的一个模拟回路。”


 


Shaw问道:“他的数据传去哪儿了?”


 


“我的电脑里。”Root笑容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不过模拟回路的传输速度会比正常要快,如果不是枪战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他早就该发现了。”


 


Shaw这才知道Root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她回身将Naser绑好,Hersh如释重负地拔出了硬盘,尝试用ISA的解码软件破解文件密码。


 


这时,Tomas提着两个炸弹走了进来,“都拆除了,没有被人发现。”


 


Shaw打趣道:“你错过了最精彩的部分。”


 


“一千位的密码,行家手笔。”Hersh紧盯着电脑,语气中没有气恼,反而有些惊叹。


 


Tomas走到他身边,看了眼慢得出奇的解码进度,皱眉说道:“质数加密,电脑破解最慢的一种。”


 


Shaw和Root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要用最快最安全的方法解开这个密码,除非有台超级计算机,比如地铁站里的那台。


 


Hersh看向那个棕发女人,说道:“MissGroves,希望你的黑客技术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


 


Root挑起嘴角,“经历了这么多,Hersh,你真不该质疑这一点。我要去找一些必要的工具,两小时内就能破解。”


 


她伸手去拿硬盘,Hersh却抢先一步按住了。他警惕地看着这个谜一样的女人,“我相信你可以把工具带过来。”


 


Shaw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说道:“她虽然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爱好,但相信我,Hersh,她对核实验数据没兴趣,我保证她不会玩什么花样。”


 


Hersh看着她沉默了几秒,终于还是妥协了。Root拿走硬盘后,Tomas赶去医院处理伤口,Shaw和Hersh留下来清理后事。两人将现场布置成帮派斗争的样子,最后将Naser装进了后备箱。


 


一切处理妥当后,已经是下午了。纽约的冬天严寒刺骨,路边光秃秃的树木在凛冽的朔风中摇曳着。Shaw抬头看了眼昏暗的天空,竟有几片细小的冰凉飘落在灰冷的阳光下。


 


两人一刻也不停地驱车前往一个安全据点。Hersh望着窗外越来越大的雪花,突然说道:“我不喜欢下雪,容易遮盖很多显而易见的线索。”


 


“比如?”Shaw瞥了他一眼,觉得他意有所指。


 


Hersh转过头来,问道:“Harold Finch真的死了吗?”


 


Shaw暗中警惕起来,Hersh为什么会对这件事感兴趣?她不动神色地耸了耸肩,“监狱那种地方可不适合得罪了Brotherhood的人,特别是一个脆弱的老人。”


 


他紧盯着Shaw,说道:“但Miss Groves似乎不怎么悲伤。”


 


“悲伤非她所长。况且,这些和我无关,现在只等Hanna回来,我就算兑现承诺了。”Shaw专注地扶着方向盘,面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变化。


 


Hersh没有再追问下去,但也没打算放过Shaw。“Control为了这件事已经很不高兴了,政府培养一个你这样的特工所花费的资源,相当于十个宇航员。如果Hanna永远不回来,你就打算永远待在这儿吗?”


 


Shaw的脸上闪过一丝动摇的神色,但随即自嘲般地摇了摇头。“她一定会回来的。”她在新婚之夜就知道她们有多相爱。她甚至还记得她们相见时的拥吻,那是她唯一一次看见Root对一个人露出那样热烈而温柔的神色。


 


“如果她真的跟Hanna走了,你就一点也不在乎吗?”Hersh打断了她的回忆。


 


Shaw紧抿着嘴唇,表情还是没有丝毫变化。她突然转头看着Hersh,笃定地说道:“那正是我想要的,而且越快越好。”


 


Hersh眼中露出难得的笑意,“兴许你很快就能如愿了。”


 


两人前往的安全据点是一间生意普通的小酒吧,酒吧里没有任何监控,后门通向一个巨大的地下室。


 


他们将Naser交给酒吧老板后,便选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来。简约复古的装潢和昏黄的灯光,让人不由地心情放松。现在正是刚吃过午饭的时候,没有其他客人光顾,Shaw便决定就近填饱肚子。


 


Tomas从医院赶来后不久,Root也到了这间酒吧。Shaw一看到她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遛狗也该挑个好时候。”


 


Root不仅手里牵着Bear和Trop,脱下风衣后里面竟是件优雅的黑色长裙。她无奈地瞪着棕色的大眼睛,说道:“待会儿还有一个公司派对,Gary一定要看看我的狗,总不能拒绝自己的老板啊。”那无可奈何的语气像是她真有多在乎那份工作一样。


 


Tomas看着她曼妙的身姿,在紧贴的长裙下愈发显现出女性优美的曲线,那发亮的眼光仿佛在看着一件惊艳的艺术品。Shaw不知为什么,心中竟很是不高兴。她知道Tomas对Root没有那种兴趣,但她就是不喜欢有人用这样的眼光看着那个女人。


 


四人围坐在一张不大的木桌旁,Bear和Trop乖乖地蹲在桌下,那略有些秃顶的中年老板识趣地坐在门口翻看报纸。


 


“Miss Groves,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Hersh看着完好无损的实验数据,欣赏地点了点头。他小心地收起硬盘,眼中闪过欣喜的光芒。


 


“但愿你得到你想要的了。”Root前倾着身子,Hersh被她炫目的笑容微微怔住了。


 


在老板的推荐下,他们点了四份酒吧的招牌菜,牛排汉堡。Tomas因右肩受伤,行动不便,坐在对面的Shaw便帮他切好了整份牛排。


 


Root一直咬着嘴唇看着她,在Shaw切完那份牛排后,突然对Tomas笑道:“还好狙击手没有废掉你另一只手,否则你就得像Naser一样,等着别人喂饭了。”


 


她见Shaw投来不解的目光,于是耸了耸肩,“友好地关心一下你的朋友。”


 


Shaw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吃起了牛排。Tomas怎么也听不出“友好”或是“关心”,但仍他礼貌地笑了笑,“谢谢你,Miss Groves。”只不过有意无意地强调了最后两个单词。


 


Hersh在一旁看着,隐约猜到了几分。他立刻转开了话题,“政府对核武器的研发控制十分看重,决不容忍核技术掌握在任何不负责任的国家手上。因此,这次任务的成功对整个世界都有重大的意义。”


 


Root想起了John和沙特人的交易,不知道Hersh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她转头看了Shaw一眼,她却仿佛完全没有想起这件事,神色如常地问道:“这么重要的数据怎么会从五角大楼被偷走?”


 


Hersh解释道:“这份数据是几个专家费尽心思,用震网攻击伊朗实验室的离心器得来的,可没想到,数据还没传回美国,就被人打包拦截了下来。等到查出是Naser将它截走后,他故意现身引开了华盛顿的大部分追兵,而硬盘则被他的队友低调地带来了纽约。五角大楼那边,至今没有查出他是如何黑入进来的。”


 


Root不屑地挑了挑嘴角,“那么粗糙的编码,我还以为是几个高中生写的,被黑入也没什么奇怪。”


 


Shaw一见她看似优雅的笑容中洋溢着轻狂得意,便摇着头转向另一边。Hersh却看到她在转头的瞬间,嘴角牵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Tomas说道:“看来伊朗在美国已经部署了很久,Naser准备周密,恐怕不会透露出什么来。”


 


Hersh点了点头,“据说他的导师曾跟总统保证过,任何人都绝不可能从Naser嘴里套出情报。”


 


Shaw塞了口牛肉,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做的就是不可能的事。给他来点刺激的,不用半天我就能让他全交代出来。”


 


Root看着她凌厉的眼神中满是跃跃欲试的自信,不由轻轻勾起了唇角。Hersh一直暗中留意着Root,只见她望着Shaw的那双温柔眼眸中隐隐含着骄傲的神色,他随即若有所思地喝了口红酒,那脸色仿佛遇到了一个难题。


 


天色一暗,客人便渐渐多了起来,四人也不再谈论任务的事。除了Shaw还意犹未尽地吃起了Tomas盘子里的薯条,其他三人都早早地放下了刀叉。Root看了她一眼,装作若无其事地切下一块牛排,放在了地上的盘子里。Bear几乎仰断了脖子才终于盼来最后的奖赏,他咕噜一声便将那块牛肉吞了下去。


 


Bear长得很快,比几个月前要高大强壮很多。Trop却还是那样瘦瘦弱弱,无精打采的模样。哪知当Root将下一块肉放在盘子里时,Trop却一反颓势,英勇地撞开Bear的脑袋,Bear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那块肉就被Trop狼吞虎咽地干掉了。


 


Root突然发觉Trop对食物的那份执着劲太眼熟,不由笑着看向她身旁的女人。Shaw一抬头便对上了那双促狭的双眼,那笑容里的暗示再明显不过。但碍于Hersh和Tomas在场,她只能瞪着那个欠揍的女人,说道:“我真该把他送走的。”


 


Root歪过头来,暧昧地笑道:“别那么小气,Sameen,我还等着把他养胖呢。”


 


Tomas和Hersh对视了一眼,都深感尽快结束这次聚餐的必要性。庆幸的是,Root很快就离开酒吧,去参加公司派对了,Hersh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亲自审问Naser,Shaw和Tomas则负责将硬盘转交到接头人手中。


 


两人刚一出发,Root便接到了一通电话。她挑了挑嘴角,又沿着原路,往回走去。


 


一瓶上好的波尔多葡萄酒在昏黄的灯光下,折射出比鲜血更瑰丽的色彩。瓶塞被轻巧地开启,几滴透明的液体从瓶口落下,缓缓地扩散在摇曳着粼粼光影的酒液中。


 


一路上,Shaw都显得心不在焉,因为她隐约感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Tomas见状想找点话题聊聊,随口说道:“没想到MissGroves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解一千位的密码。”


 


Shaw却被这句话猛地点醒了,她一个急刹车,Tomas刚稳住身体,便被一个枪口抵住了胸部。Shaw一脸震怒地看着他,沉着嗓子说道:“你早就知道。”


-------------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在老单身狗面前放闪是会后悔的。

评论

热度(84)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