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19)

门减:

18






“知道什么?”Tomas镇定地问道。


 


Shaw狠狠地瞪着他,那凌厉的目光似乎要穿透他的心脏,“Root频繁地更换工作,你却从来没有觉得奇怪,那是因为你知道她在干什么。她那么快解开一千位的密码,你们不可能没有想到超级计算机,但你们却只字不提。”她见Tomas没有否认,接着问道:“Hersh派你来纽约就是为了这个?”


 


Tomas脸上微微现出一个愧疚的表情,“Shaw,弄清楚系统的情况是我的任务,但我从来没有故意伤害过你或是Miss Groves。”


 


一瞬间,所有的疑惑都串了起来。那两个FBI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Yogrov抓住?Hersh为什么会在意Finch的生死?Tomas为什么能长期逗留纽约?Control为什么会容忍自己滞留这么久?如今看来,Hersh和那两个FBI接触时就已经知道了这个系统的存在。


 


Shaw那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盛怒的火光,Tomas面色仍是那样平静,手心却直冒冷汗。短暂的静默后,只听她问道:“Hersh想干什么?”


 


Tomas轻叹口气,遗憾地说道:“你很清楚他会干什么。”


 


小酒吧里的客人多了起来,在一片嘈杂的迷醉中,只有角落里的两个人仍清醒地看着对方。Hersh掏出手机,丢入了一大杯啤酒中,他伸出手,礼貌地说道:“抱歉,职业习惯。”Root无所谓地挑起嘴角,自己将手机丢入了那杯啤酒中。Bear和Trop打着哈欠,无聊地趴在她脚边。


 


“你很聪明,Hersh,能够将那么小的一个追踪器藏在硬盘的接口里。”


 


“不够聪明,最后还是被你发现了。”


 


“我记得你在电话里说想谈谈Shaw的事。”


 


“Miss Groves,你应该清楚离开Shaw,并交出你父亲研发的系统,是对你最有利的选择,何况它在政府手上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


 


“Oh Hersh,我原本以为你要比看上去更聪明些呢。”Root眯了眯眼,FBI曾想购买系统,但都被自己的父亲拒绝了,John甚至因此误以为是自己要杀死那两个FBI,她一向尊重父亲的选择,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系统交给任何政府部门。


 


Hersh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说道:“别这么快忙着拒绝,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谈谈。”


 


他招了招手,服务生很快上了一瓶波尔多葡萄酒。他挑了挑眉毛,“只有这里的VIP才能享用。”


 


天已经黑透了,Shaw只觉胸口被硬块堵住了一般烦闷。她清楚这一切都是为了Finch的那个半成品系统,她甚至怀疑这个任务也不过一个是试探。现在Hersh要做的无非就是清除所有知道这件事的外部人员,再通过自己得到系统。她查看了追踪器,发现Root果然又回到了酒吧,但这个关键时刻,她怎么也打不通Root的电话。


 


她知道Hersh已经下手,Root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价值了。她一想起ISA那些难以察觉的毒药,她心头便如遭重击。Tomas见她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小声问道:“怎么样了?”


 


Shaw挂断手机,冷冷地看着他,“你最好祈祷她没出什么事。”Tomas只觉彻骨的寒意直透心脾,在Shaw低吼着“下车”时,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轿车。Tomas看着她调头绝尘而去,如释重负地长出口气,至少他给了Shaw一个机会,避免经历他经历过的悲剧。


 


Hersh绅士地向她举起酒杯,Root却只是看着他,连根手指头也不打算动。他牵了牵嘴角,自顾自地抿了口红酒。


 


Root一直淡淡地看着他,直到Hersh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她一看见照片里的人便脸色微变。照片里是Hanna在转角处向拍摄者射击的样子,她左手按着腹部,显然是受了枪伤。Root最近没有刻意去查Hanna的行踪,只是暗中关注着Anthony的进度。此时突然见到照片中Hanna无助而痛苦的表情,心中猛地一抽,几乎想立刻飞去旧金山。


 


“难道Shaw没有给你看过吗?”Hersh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意。


 


Root紧握着酒杯细瘦的杯脚,在Hersh淡然的注视下,饮了口红酒才平复了陡然掀起的情绪。她突然抬眼笑道:“我还在奇怪,Anthony为什么总能找回线索,原来是你在暗中帮他。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你们最后一次见到她,否则你现在的筹码不会仅仅是一张照片。”


 


Hersh眯了眯眼,没想到Root思维如此敏捷。他的确想通过Anthony逼Root离开Shaw,但在拍到这张照片之后,Hanna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他仍坚定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找到她,给你们新的身份,让你们远走高飞。”


 


Root轻笑了一声,“我以前不会这么做,现在更不会。何况,不用你的协助我一样能做到。”


 


他双肘撑着桌面,紧盯着Root难以捉摸的双眸,“ISA想要的东西总会得到的,而你,究竟想从Shaw那儿得到什么?”


 


Root看着他有些同情地笑了笑,“你永远不会明白的。”


 


Hersh靠到椅背上问道:“这么说,你是绝不肯放弃Shaw了?”


 


她无惧地挑起眉毛,“你大可以试试。”


 


Hersh看着她的眼神更加沉静了,Root知道那沉静中暗藏着杀机。突然,一个人携着风雪的寒气破门而入,吸引来了不少醉汉的目光。


 


Shaw一进门就叫了声“Hersh!”那声音竟似有几分急怒交加。Root回过头来,只见Shaw撞开几个醉汉,径直走了过来。她脸色苍白,直直地看着Hersh,这样寒冷的天气,她额上却沁着细密的汗珠。


 


Hersh却泰然自若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Shaw一见Root手里的红酒已浅,心中便什么都明白了。因为如果换作是她,她也会用酒中下毒的方法对付难以捉摸的敌人。


 


她一言不发地夺过酒杯,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在两人疑惑的目光下,“啪”地一声将酒杯放回桌上,说道:“Hersh,我们都清楚那些手段,不如就省掉互相试探的前戏吧。”她的声音沉沉的,像是隐忍着极大的怒意。


 


她清楚ISA惯用的是短期见效的毒药,时间最长的也不过一小时。她生怕Hersh与她周旋,拖延到Root毒发,便只能用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要挟他立刻拿出解药。


 


Hersh没有丝毫慌张,只是端详着她焦急的面孔,缓缓说道:“Shaw,你变了很多。”


 


“别跟我玩拖延时间这套。”


 


“你不是想要她尽快离开吗?我也算是在帮你的忙。”


 


Root猛地地看向Shaw,她刚刚还在对Hanna的愧疚担忧下,向Hersh表明绝不会放弃Shaw。此时却得知Shaw一直希望的竟是她尽快离开,她心中再也抑制不住地涌起一阵哀伤酸楚。


 


Shaw仍是没有看她,只是咬牙说道:“如果你不想浪费十个宇航员的资源,就马上拿出解药。”


 


这时,又有一个人冲了进来。Hersh一看见Tomas的身影,便气定神闲地看了看手表,“Shaw,这件事很快就会过去的。”


 


她心中一凉,立刻明白了Hersh的用意。Root至少比她提前了20分钟喝下这杯酒,也就是说,在Root死后,他们有20分钟的充裕时间逼自己解毒,她终究还是算漏了一步。


 


Shaw眼中几欲喷出火来,“我知道你是怎么对付Tomas的女朋友Susan,现在又轻车熟路地来对付我了吗?”


 


Hersh脸上微微变色,但随即又恢复了淡定的神色,“至少Tomas比你更懂事。”


 


Shaw不知道Root的性命还剩多久,只听见自己的心脏“砰砰”地乱跳着。她一低头却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张照片,Shaw很快移开了目光,心中却是猛地一阵钝痛。她第一次这样在意紧张一个人,而她心心念念的却是另一个人。


 


她看了眼Root,只见她极力淡然地掩盖着痛楚的神色。只是一张照片,就能让她难过成这样。Shaw知道她们是被迫结婚的,Root坚持留下来也多半是无可奈何,所以她不经意间会怅怅地出神。


 


她清楚Root表面上虽然常和自己调笑,想尽力做好妻子的角色,但心中却有着她无法触及的思念与忧伤。她以前从来不在意这些,但这一刻竟感到前所未有的情绪翻腾,她无比清楚地知道,那是难过。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Shaw勾了勾嘴角,猛地抽出手枪,“咔哒”一声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Root惊慌地站起身来,Shaw却已经退开了两步,Tomas和Hersh不约而同地停下了动作。她目光坚定地看着Hersh说道:“你有三秒。”


 


Hersh仍是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


 


“一。”


 


Root紧张地说道:“Shaw,先放下枪。”


 


“二。”她眼中坚定的神色不起丝毫波澜。


 


Hersh仍是紧盯着她,没有一点要拿出解药的意思。Tomas忍不住叫了一声“Hersh”,Root已暗中握紧了腰间的枪。


 


那一秒在Shaw心中度过得无比缓慢,太阳穴在突突地轻跳着,她忍住没有去看Root,就在她准备数出最后一个数字时,Hersh突然说道:“她没事。”


 


“什么?”Shaw皱了皱眉。


 


Hersh坦然地看着她幽黑的眼眸,“这瓶酒里没有毒。我和Root只是聊了会儿天。”


 


Shaw将信将疑地又往后退了一步,但看Hersh的神色,她知道他没有撒谎,更何况Hersh从来没有骗过她。


 


Shaw略一放松,Root便伸手抢下了她的枪。“Sameen,永远不要再这么做了。”她极为认真的语气中竟夹杂着些许生气。Root又看了眼Hersh,“如果有人给我下毒的话,我不可能不知道。”


 


Shaw顺从地松开了枪,胸口的堵塞感却没有减轻半分。Root竟会生气,恐怕是绝不想再欠自己更多了。


 


Hersh扫了眼Tomas和Root,说道:“我想和Shaw单独谈谈。”


 


酒吧中经此一闹,已不便久呆。Hersh带着Shaw走在宁静的雪地上,Root和Tomas虽然满心担忧,但还是按照Shaw的要求离开了。


 


“Shaw,这是你第一次公然违反我的命令。”他的语气却十分温和。


 


“抱歉,老师,我既然答应过她父亲,就决不能让她被任何人伤害。”


 


Hersh停下了脚步,“我的确想过除掉她,但最后还是放弃了。虽然为了国家利益,我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但作为你的老师,至少,我希望你幸福。”


 


Shaw抬头看着他,轻声说道:“谢谢。”她感激Hersh最终没有对Root下手。


 


Hersh拍了拍她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不要掉以轻心,Control不会就这样罢休的,下次我来的时候,你恐怕就没有这种机会了。”


 


Shaw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在雪地中渐行渐远,最终隐入无边的黑暗中。他最后一句话,使她心中那难以掌控的陌生情绪又伺机翻腾了起来。


 


“你妻子比你想象中更在乎你。”


 


她现在非常非常需要一杯酒,Shaw脑海中只剩这么一个念头。



评论

热度(114)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