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0)

门减:

19




Crown酒吧在大雪天里,生意依旧很好。那黑发女人又出现在了她常坐的那个位置上,不同寻常的是,她手里的空酒杯,迟迟没有倒满。


 


已是凌晨一点了,Shaw却一点也不想离开。她来时无比渴望着酒精的刺激,但真的灌下一杯烈酒后,却又贪恋着此刻温暖与烦躁混杂涅塑的清醒。


 


Root非常关心她,Shaw不是不知道,但她更知道背后的原因。Root在她面前,总像背负着永远还不清的债。所以,当Shaw听到Hersh那句话时,只是讽刺地挑了挑嘴角。尽管如此,那一刹那,她心底还是涌过一股激动的暖流。


 


Shaw想起刚加入ISA时,Hersh告诉过她,最重要也最难学的是第一课,控制感情。不少特工拥有出类拔萃的技术,但罪恶感和恐惧永远是他们难以成为顶级特工的障碍。但Shaw不一样,Hersh是从第二课开始教她的。因为除了愤怒,她没有需要控制的感情。这使得Shaw只花了其他队员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培训,成为ISA史上最快出外勤的成员。


 


那时,她从未想过会有今天。


 


当她意识到可能就此失去Root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慌张,甚至恐惧直击心扉。哪怕在她直面死亡时,也不曾有过这种感受。Shaw转着酒杯,一种奇异而陌生的情愫,像一支笔,隔着砂纸,在她心头反复划过,她想捕捉时,却又迅速变得模糊起来。


 


忽然,折射着酒吧太阳灯的酒杯被人斟满。一个身上还带着雪水的英俊男子坐到了Shaw身旁。


 


“这见鬼的天气。”Thomas的抱怨换来了Shaw的一个侧目。他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问道:“还在生气吗?”


 


她平静地说道:“我没有怪你或是Hersh。你没有做错什么,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那为什么还是一副随时想找人打上一架的表情?”Thomas看了她一眼,“为了你妻子?”


 


“我不需要那样的妻子。”Shaw仰头灌下了那杯酒。


 


Thomas会意地笑了笑,“她对你报恩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我看你现在这么心烦意乱,不是因为她,而是因为你自己。”


 


Shaw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恼羞成怒地瞪着他,“你来做什么?”


 


“Hersh走了,我明早就可以动身去办你交代的那件事,算是道歉。”他见Shaw脸色稍缓,于是举起酒杯,说道:“和解了?”


 


Shaw白了他一眼,“办成了再说,别让Hersh发现了。”


 


Thomas知道她的态度意味着不再为此生气,他高兴地笑了笑,起身离开时,Shaw却叫住了他,“Thomas,虽然我们一切都以任务为重,但我不允许自己被人背叛。”因为那意味着她很好骗。


 


Thomas的笑容渐渐变得严肃,因为Shaw没有说出口的威胁是认真的。他们都知道ISA没有放弃,Thomas的任务也会继续,Shaw虽然默许他向Hersh汇报系统的近况,但如果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让Shaw或Root受到伤害,那么Shaw将不会对他手软。


 


他不想失去Shaw这个难得的朋友,那么自己以后将举步维艰。Thomas点了点头,临走时又换做了平时轻松的微笑,“别呆太晚,你妻子会担心的。”


 


Shaw翻了个白眼。追踪器显示着Root仍是没有缺席公司的派对,而那种派对通常是玩一个通宵的。


 


酒吧的电视机上一如既往地播报着实时新闻。大雪封路,这一块尤为严重,几条公交线已经暂停了运营,地铁站里更是人满为患。旁边一个醉醺醺的中年男子大声抱怨着,就算出了这片城区,也搭不到车了。


 


Shaw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为什么,竟想起了她喝醉酒的那个晚上。她立刻将视线转向了舞池,不愿回想起那晚Root在她身下时,那不怒不哀的平静神色。


 


Root对她百般包容,事实上,她对Root也是诸多纵容。她纵容Root借吹头发揉一揉她的脑袋,纵容Root撒娇般要她帮忙脱衣服,甚至纵容Root不放过任何保护她的机会。Shaw偶尔念及这些,总觉得是因为她毕竟顶着“妻子”的名号,却从未想过自己会真的这样在乎她。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没有可能的可能,一个她从出生起便注定无法诠释的定义。Shaw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那将是一场灾难。她决不允许自己成为一个可悲的第三者。


 


Shaw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但从一开始,这就不是她的战场。当她看到桌子上Hanna的照片时,就深深明白了这一点。Shaw将几张钞票压在酒杯下,她在离开前决定,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特别是Root。好在这对一个二轴来说,并不难做到。


 


她刚一推开酒吧大门,夹着冰雪的冷冽寒风便扑面而来。Shaw瑟缩了一下脖子,路上的积雪直没小腿,看来是没法把车开出去了。Root那边的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她今晚是不会回地铁站了。现在,她说不定正在和那个Gary调情呢,但愿他们没把Bear当做调情的工具。


 


幽暗清冷的街面上行人寥寥无几,商店也大多歇业了,对面711的灯光在大雪寒风中显得更加孤寂。


 


Shaw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让急劲的夜风吹得越发喧嚣。她拉了拉帽檐,刚想着去地铁站碰碰运气时,突然看见一个高挑瘦削的身影,立在皑皑雪地中。


 


Root就站在那儿,含笑望着她,针织帽下的长发飘扬在纷飞的雪花间。淡淡的路灯洒下来,映照出她那双溢着柔情的双眸。Shaw只觉那笑容有一种让人无法呼吸的明媚,仿佛六月阳光,粲然热烈,叫她忘了身处鹅毛大雪的寒夜。


 


两只小狗不在Root身边,那意味着她是从地铁站出发,特地来接自己的。Shaw呆呆地愣了两秒,一种让人沉溺的情绪在心头荡出一圈徐徐的波纹。“你在监视我吗?”她作出一副生气的神情。


 


“就像你在我身上装的追踪器?”Root走到她身边,撑起了一把伞。


 


Shaw再次愣住了,她一直以为Root没有发现。“那是为了确保任务不出差错。”


 


Root看着她笑了笑,像是已经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两人并肩走在寒冷的街道上,只有暗淡的广告牌和零星的几点灯光闪烁着。纽约的繁华夜景在雪夜里沉淀下难得的静谧,只剩下她们踩在雪地上簌簌的声音。


 


“你早就知道酒里没有毒。”Shaw回想起她和Hersh对峙时,Root没有丝毫惊讶。


 


“酒吧里虽然没有监控器,但电视机上有一个摄像头。”Root又往Shaw那边靠了靠,撑着伞的手臂紧紧贴着她。


 


“而你居然没有告诉我。”Shaw瞪着她,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Root嘴角向上轻轻一扬,笑道:“亲爱的,你一进来就急着牺牲自己来救我,这么感人的情节,我怎么舍得打断?”


 


Shaw气愤地停下了脚步,她为了心上人去见Hersh,而自己竟为此像个傻瓜一样紧张她。“我真后悔答应了你父亲。”Shaw沉着脸快步往前走去。


 


如果那时她跟Harold Finch说清楚了,也就不会一直和Root住在一起,现在也不用忍受着一个反社会本不该经历的煎熬。


 


Root打着伞跟了上来,“如果没有答应过我父亲,你就不会来救我了吗?”她有些紧张地盯着Shaw,生怕她说出来的话是自己最不愿听到的。


 


Shaw看着她冷淡地说道:“如果没有答应过你父亲,你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Root期待的神色凝固在脸上,旋即认命地笑了笑,“Shaw,也许你不在乎这段婚姻,但我在乎你。如果以后我真的遇到什么危险,再也不要用这种方式来救我,我不希望你有事。”


 


Shaw知道自己的话很绝情,那正是她想要的。但Root的脸色在寒风中还是那样温和,语气还是那样轻柔,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刚刚伤害过她的人。Shaw不敢再看着她,扭头走向了扑面的风雪中。


 


Root将车停在了三个街区外,两人上车后仍是默然无言。Shaw的车在大雪天仍然开得很快,急劲刺骨的寒风从副驾座降下的半截车窗呼啸而入,窗边的Root嘴唇发白,却仍出神地看着窗外,毫不在乎。她本以为Shaw这样冒死救她后,两人终于会更亲密一些,但没想到反而事与愿违。


 


车窗突然升了起来,Root回过头来,只见Shaw淡淡地说道:“今天已经够糟糕了,不想再照顾一个生病的人了。”


 


Root笑了笑,突然说道:“我第一次杀人就是在雪地里。”


 


Shaw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


 


“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会永远做一个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就像我父亲希望的那样。”提到Finch,她的神色变得很尊敬,“直到那两个男人威胁我父亲,于是我让他们自相残杀了起来。”


 


“那不算你亲手杀的。”


 


“后来他们发现了,在雪地里追了我和Hanna 20分钟。最后我们用学校射击队的枪杀死了他们,从那以后我就走上了另一条路。”


 


Shaw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看起来不像杀过人。”


 


Root笑着看向她的脸,像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Hanna对射击很有天赋,不过她讨厌拿枪。”


 


Root打量的目光让Shaw意识到自己找错了重点,她立刻说道:“我没兴趣知道这些。”


 


“你在吃醋?”Root笑得愈发开心。


 


“别自作多情了。我不想听到那个名字,是因为它会提醒我Cole是怎么去世的。”但Root那玩味的表情显然没有被她说服,Shaw翻了个白眼,嘲讽道:“所以这个小故事就是为了让这段无聊的路程添加些惊悚元素吗?”


 


“不,Sameen。我只是想告诉你,事情往往是向你本以为绝不可能的方向发展的。”


 


Root没有想到,那一次谈话是往后大半年中她们最亲近的时候。


 


自那天后,Shaw的心中陡然筑起了一座高墙,两人像是又回到了刚认识的时候。Shaw早出晚归,尽量避免和Root单独相处,但她仍是无法阻止Root在她做任务时黑进她的耳机。Root喜欢任务时期,因为只有那时Shaw才不会显得那么疏离。


 


对于Root来说,唯一的好消息就是Hanna那足以以假乱真的死亡的消息让Bruce终于放弃了追查。她猜测那是Thomas失踪的那段时间干的,Shaw对此还是只字不提。华盛顿最大帮派Bentley首脑的突然去世,预示着不可预料的激烈纷争。Anthony为此放弃了详细的死亡验证,立刻赶回了华盛顿。


 


两人结婚已经一年多了,但Hanna仍是杳无音讯,Dominic和Yogorov之间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紧张。这天,Dominic为反对把墨西哥市场交给Shaw打理,而当众和Yogorov吵了一架。为此,所有人都得以提前回家。


 


Shaw闲逛了一圈,最后还是决定回到地铁站。但她没想到一进门见到的,会是Root泫然欲泣的模样。


--------------------


上一章给根厨发糖,这一章就给锤厨发糖,我是个公平的po主。



评论

热度(106)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