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2)

门减:

21








Shaw没想到这么快就再次见到Hanna。而Hanna显然比她更吃惊,Shaw是从擦肩而过的子弹判断出这一点的。


 


那张脸Hanna再熟悉不过,因为她从准星里瞄准过无数次。当一年前Harold的死讯传来旧金山时,她练习的枪靶就换成了那张脸的照片,紧挨着的还有John Reese和Elias的照片。


 


Shaw背靠着柱子,娴熟地换了把弹夹。细密的颗粒从身旁千疮百孔的沙袋中,源源不断地流泻而出。沙袋是Root买回来的,但后来倒是Shaw用得更多。她有些恼怒这些FBI破坏了她的家具,于是用三个人的膝盖回敬了他们猝然发起的攻击。


 


她刚从Fusco和Carter那儿回来,没想到一进门就发现一队FBI已经在地铁站了。而Hanna本就为地铁站里有人居住而惊疑不定,此时一见Shaw走进来,越发认定是她以此要挟Root,嫉怒之下,不由纷说便向她展开攻击。


 


“Sameen Reese,没想到会见到我吧?或者现在我该叫你Sameen Shaw。”Hanna示意队友暂停了射击。


 


Shaw躲回了柱子后,“意料之中,只要Root还在我这儿,你迟早会来找她的。”


 


一提到Root,Hanna便有些焦急,“她在哪儿?”


 


Shaw用嘲讽的语气说道:“我叫她离开了,省得我们动手的时候,她还得夹在中间劝架。”她数了数子弹,出门前就没带多少,现在更是所剩不多。她有些后悔把Bear留在Fusco那儿,否则现在他还能帮自己捡捡枪。


 


这队FBI的副队长是一个目光敏锐的金发男子,他从之前的枪声密度判断出Shaw的弹药不足。眼见Hanna错过了最佳进攻时机,他便隔着走道向她打起了手势。但Hanna只是垂着头,没有看到他,半晌她才低声问道:“她……还好吧?”


 


“很好。和一年前没什么两样。不过你就不一样了。”


 


“后悔当年小看我了?”Hanna恨恨地说道:“我发过誓,你们父女给我带来的痛苦,我会十倍讨回!”


 


金发男子不等Hanna下令,便带人向Shaw围了过去。但打头的两人很快被射穿了膝盖,他自己也险些被射中脖子。那黑发女人似乎能预判他们的行动路线,他们只得迅速躲到了新的掩体后,再不敢轻举妄动。


 


Shaw迅速转移到了另一个柱子后,“所以你就出卖养父的心血,加入FBI,想借此杀死我父亲,毁掉Brotherhood吗?”


 


面对Shaw的质问,Hanna突然起身径直走了过去,紧密而精准的射击下,那根柱子的边缘灰石飞溅,“和你们这种黑道人渣相比,系统只有掌握在政府手中才是最正确的。而你,Miss Shaw,跨国贩毒加上一个叛国的父亲,我很快就会让你尝到痛苦的滋味。”


 


Shaw滚到一旁的桌子后,不屑地说道:“你太高估自己了,你这种人在我眼里什么也不是。”


 


Hanna冷笑一声,“我射中你心脏的时候,你再说这句话吧。”


 


本来Shaw要脱身一点也不难,但偏偏系统的硬件就在这儿,她不能弃之不顾。Shaw只能硬着头皮,尽力周旋到放武器的柜子那儿。可惜那金发男子看出了她的意图,忍痛牺牲了几个好手,死守到了Shaw耗尽子弹的那一刻。


 


就在他靠着柜子,终于松口气的时候,一个敏捷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他大惊之下本能地举枪自卫,但还没看清对方的动作,手腕便一阵剧痛,手里的枪也抵上了自己的太阳穴。Shaw钳制住他后,奔涌而来的FBI都放低枪口,退后了一步。


 


就在Shaw发现人群中没有Hanna时,一个坚硬的触感便抵上了腰后。


 


“知道吗,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一年了。”Hanna将枪口移开了些距离,几个FBI迅速拿下了Shaw手里的枪。金发男子重获自由后,震惊地打量着Shaw,这是他第一次和别人交手时落了下风,而对方还是个弹药不足的女人。


 


Shaw却泰然自若地抬起眉毛,“恐怕你还得再等下去。”


 


突然,一个英俊的男子悠闲地走了进来,“FBI办事就是这么公报私仇,随意抓人的吗?”


 


Hanna见一个陌生人也知道地铁站的位置,不由大吃一惊。这男子面对十几个枪口仍面无惧色,言语中像是对她们之间的事十分了解,Hanna有些摸不清他的来路。


 


她回头看着Shaw,嘲笑道:“真不错,还有男人来保护你。”说着,又将枪口移向了她的脑袋。


 


Shaw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嘴角甚至噙着不屑的笑意。Thomas立刻说道:“你绝不能杀她。”那金发男子见Thomas走近,暗中握紧了腰后的枪。


 


Hanna眼中恨意汹涌,“她抢走了我最珍贵的一切,为什么不能杀?”


 


Thomas愣了愣,“你竟然问得出口?如果不是Shaw……”


 


“Thomas!别和她废话。”Shaw面无表情地看向Hanna,“你想知道什么,等Root回来你自己去问她。但是现在,从这儿滚出去!”


 


Thomas耸了耸肩,“我在进来前就已经报警了,如果你不想NYPD到这儿来交涉的话,就按她说的做。”


 


那金发男子向Hanna摇了摇头,上头可不想让更多人知道系统的存在。Hanna看了他一眼,说道:“好,我可以离开。”她转头看着Shaw,笑道:“但别忘了,你父亲还在我手上,他可就没有你这么好运了。”


 


Shaw冷冷地看着她,“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因为比起你来,Root还算头脑清醒。如果你还想和她在一起,那么伤害我父亲的念头想也别想。”


 


Hanna立刻变了脸色,她极不甘心地收起枪,狠狠地瞪着Shaw说道:“这笔账我们迟早会了结的。”


 


FBI训练有素,很快就离开了地铁站。但Thomas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Shaw手里握了把枪,他见她眼神警惕,忙举起双手解释道:“事先声明,我是跟踪Hanna来的。我听说了你父亲的事,于是想去FBI那边探探情况。”


 


Shaw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枪,她倒了杯威士忌,调侃道:“今天真是‘惊喜’不断。”


 


Thomas走到她身边,“Shaw,把实情告诉她,她或许会理解的。”


 


“没用的。”Shaw心中暗道,她要的是Root。


 


Thomas没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Shaw不愿解释的真正原因是她太骄傲了。他环视一圈地铁站,说道:“这件事我必须告诉Hersh,在这之前你尽快移走系统吧。”


 


Root办完Shaw交代的事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纽约。上次Root以系统仍未完成为由,搪塞了Hersh的合作要求,两人这次见面后,Hersh本没有打算让她这么轻易离开华盛顿。但Root假扮了另一个乘客的身份,轻易地搭乘另一航班回到了纽约。


 


当她急匆匆地回到地铁站时,看到的却是一片枪战后的狼藉。她担忧地叫了两声“Shaw”,却没有人回应,就连系统的硬件和Bear也不在了。Root发现地上的血迹后,心中越发焦急,她无法容忍Shaw受到伤害。


 


正当Root准备拨通手机时,一个高瘦的身影从车厢后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Hanna?”Root又惊又喜地看着她。灯光下她的面颊有些瘦削,那柔和的褐色眼眸中也多了份深沉忧伤。


 


Hanna走到她身旁,目光中是藏不住的热烈思念,“Root,终于见到你了。”


 


两人久别重逢,忘情地相拥在一起,心中都是难以言说的喜悦。Hanna激动得微微发抖,Root紧紧地抱着她,感受着那熟悉的温暖与气息,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同居的时光。


 


当Root看清她脸的时候,才发现Hanna已是泪流满面。她只是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等到了Root。一年多的刻骨思念让她觉得这一刻的重逢如在梦中,但那温柔明亮的棕眸让她知道Root真的回来了。Hanna轻捧起她的脸,一个期待已久的吻就要落在唇边时,Root却偏过头去,避开了她的目光。


 


Hanna心中一沉,还是柔声说道:“这一天我等了一年多了,你还好吗?”


 


Root松开了怀抱,看着她笑了笑,“Hanna,我已经结婚了。”


 


她不敢相信这句话会从Root口中说出,Hanna紧握着她的手,“那不是真正的婚姻,你甚至没有戴婚戒。”


 


“Shaw把婚戒留在了Reese家,但这并不能改变我们已经结婚的事实。”Root突然想起什么,她盯着Hanna,惊疑地问道:“你见过Shaw了?你抓走了她?”


 


Hanna见她眼中满是紧张焦急,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但她立刻告诉自己要相信Root。“我的确见过她,如果不是有人插手,我早就打碎她脑袋了。”


 


Root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还在恨她?”


 


Hanna怒火中烧,紧捏着她双肩,低吼道:“你难道不恨她吗?如果不是她,我们也不会被拆散,Reese家毁了我们两个的人生!”她深吸口气,柔声道:“Root,你跟我走吧。”


 


Root本以为Shaw告诉了她真相,但现在看来,Hanna什么也不知道。她摇了摇头,“Shaw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哪儿也不会去。”


 


“你不爱她,又何必为她葬送自己呢?如果不是一年前,Reese家强取豪夺,你本该是我的妻子。”Hanna又急又怒,语气几近哀求,“跟我走吧,Root,我们会像从前一样幸福的。”


 


Root歉然地看着这个她曾经深爱的人,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会走的,我绝不会做对不起Shaw的事。”


 


“这是为什么?你又不欠她!”她紧握着Root的手臂,像是害怕一放手,就会永远失去她。


 


Root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怜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你怎么知道我不欠?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欠?”


 


Root将真相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Hanna呆立在那儿,越听越是心惊,只觉苦苦支撑自己煎熬一年的精神支柱轰然坍塌,一时间茫然无措。Root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疼地握住她的手。


 


Hanna沉默良久,突然紧握着Root双手,放在自己胸前说道:“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拿你一生的幸福去抵偿恩惠。Root,我欠下的我自己会还,你先跟我走。”


 


“怎么,又想来抓我吗?”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Root立刻抽出手,退开了一步。她莫名心虚地理了理头发,关切地问道:“Shaw,你没事吧?”Root见她脸色冷冽如冰,仿佛带着外面朔风的寒气,忙说道:“我都告诉Hanna了。”


 


Shaw却像没听见一样,只是递给她一个纸盒,“一小时后有个舞会,打扮得漂亮些。”


 


Root疑惑地打开纸盒,里面是一件黑色的礼裙。她随手一翻便发现这件礼裙除了做工精细外,领口还绣有Reese家的家徽。


 


“Shaw……”Root不解地看着她,Shaw现在怎么会有心思参加什么舞会?


 


她见Root微皱着眉头,显然是不情愿的。又想到刚进来时,她和Hanna亲密拉扯的模样,Shaw只觉被混杂在愤怒中的另一种情绪攫住了。她终于忍不住冷声说道:“你心里喜欢谁,我一点也不在乎,但至少在要人前做好样子,我不希望Bentley的人以为我有一个不忠的妻子。”


 


“你!”Hanna冲了上来,她视若珍宝的人,Shaw却这样随意侮辱。但她对上那双清亮的黑眸时,一股愧疚的情绪又迅速盖过了愤怒。


 


Root看着两人,心中第一次这么紧张。这世上她最想保护的两个人,随时可能在她面前动手。而她只有一把电击枪,没法同时放倒两个。


 


Shaw却挑衅般挑起眉毛,冷哼一声说道:“我和我妻子说话,你心疼了?不服气吗?”


 


她冷酷的黑眸中闪过愤怒的火光和一丝残酷的快意,Hanna气得嘴唇发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Root本在为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担忧,突然听到“我妻子”这两个单词,眼底闪过一丝苦涩的惊喜。这稍纵即逝的神色,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却落在了Hanna眼中。


 


Hanna冷静下来,走到Shaw面前问道:“这件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Shaw讽刺地牵起嘴角,“告诉了你又能怎样?你也像她一样,每天对我嘘寒问暖,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任劳任怨吗?”


 


Hanna低下头,恳求道:“Shaw,你救过我的性命,我绝不会忘。我欠你的,以后也一定会偿还。但Root没有做错过什么,她不欠你,请你放过她吧。”


 


Shaw忽然冷笑一声,“我根本就没有留过她,是她自己不愿意走。”她轻蔑地看着Hanna,“你以为我救你是为了让你感激我吗?用我全副身家来换你的报恩?白痴才会这么干!如果真是那样,我也太侮辱我自己了。”Shaw充满怒意的黑眸中闪过一丝失望,“我只是在赌一份良知,可惜你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


 


Root见她越说越生气,只得解释道:“Shaw,Hanna来找你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


 


Shaw看也不看她们,不屑地挥了挥手,“滚吧,我不想因为你破坏了我聚会的心情。”


 


Hanna尴尬地站在那儿,说不出话来。她看了Root一眼,转身便要离开。但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你为我顶罪,我很感激,但Brotherhood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也不会忘记。一笔归一笔,我绝不会放弃Root。”


 


Shaw嗤笑一声,讽刺道:“以你的分析能力,这笔账你算得清楚吗?”


 


Hanna紧咬着嘴唇,她最后深深地看了Root一眼,头也不回地走了。


 


Root松了口气,只见那个靠坐在桌子上的女人怒意未消,便轻握住她手臂,说道:“Sameen,给她点时间,她会明白的。”


 


“别碰我!”Shaw愠怒地甩开她的手,努力不去想自己进来之前,她和Hanna发生过什么。她看着Root手里的纸盒,只觉胸口被石块堵住一般难受。“舞会过后,如果你想跟她走,我不会拦着。”她起身去换衣服,只留下Root一个人怅然若失地站在那儿。





评论

热度(102)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