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3)

门减:

22






“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知道了会怎么样?”Elias的声音像是闷雷滚过。


 


Shaw沉默了半晌,说道:“我会自己告诉他。”


 


“还记得那年你加入海军陆战队时,你父亲整整三个月没有和你说话吗?”


 


“我记得。我也记得你是那晚第一个恭喜我的人。”


 


“Shaw,你清楚这是不一样的。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不仅Brotherhood会分崩离析,就连你也会被整个黑道追杀。”Shaw不是黑道世家中第一个去参军的,很多人甚至利用军人的身份为家族事业大开方便之门。但成为政府的秘密特工,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所以,Elias叔叔,这件事我只告诉了你。”


 


“你真是和John一样混蛋。”Elias深吸口气,无奈地问道:“你想怎样处理这份文件?”


 


Root在车里看着Shaw打完了一通电话,她没有监听也知道Elias一定是对Shaw加入ISA的事愤怒不已。当身穿黑色礼裙的Shaw坐回车内时,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Mr. Blake是Bentley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这次舞会的任务很简单,”Shaw发动了汽车,眼睛却看着身旁的女人,“我们只用装作一对的恩爱夫妻就行了。”


 


这次和Mr. Blake的会面,与其说是舞会,不如说是一次联盟的洽谈会议。Brotherhood遭逢巨变,而Bentley的五位元老,除了Mr. Blake谁也没把刚从国外回来的接班人放在眼里。其他帮派都静静等着他们坚硬外壳现出裂缝的那一刻。从纽约到华盛顿,越来越多的势力开始想方设法地试探他们。此时的结盟无疑是双方都迫切需要的明智选择。


 


Root笑着歪了歪头,“如果你想表现得恩爱些的话,Sam,有对婚戒会容易很多。”


 


“不需要,你只用拿出我们刚见面时一半的演技就足够了。”


 


舞会在Reese家的宅邸举行,按规定Brotherhood所有的房产和资金本该被冻结接受调查,但这个势力遍布全国的帮派毕竟树大根深,FBI的后续调查也遇到了很大阻力。


 


一年后再次回到Reese家的宅邸,Shaw发现除了草地变得稀疏了些,整个庄园几乎没有变化,远远看去,依旧岿然挺拔。而Root只觉得命运实在有趣,一年前她还不惜一切地想毁掉这儿,一年后她却以女主人的身份极力守护这里的一切。


 


两人在阶前下了车,Anthony已早早等候在这。三人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她便紧跟着Shaw去西廊外的大厅。走过走廊,Shaw忽然回过头来,伸手牵住她的手。掌心的温热柔软,让她心中微微一颤。这是Shaw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尽管不是自愿的。她随即看到大客厅里的客人正纷纷转过脸来,所有人都穿着黑色礼服,脸上的笑容也带着深沉的严肃。


 


Shaw微笑着揽住她的腰,向走过的一位位客人点头致意。Root配合地把手伸向她腰后,娴熟地绽开一个优雅迷人,恍若幸福的微笑。


 


比起婚礼那天,今天大厅里的人不算多。除了Mr. Blake带来的几个人,其他大多是Root在婚礼上见过的Brotherhood的核心人物。与婚礼那次的尽情喧嚣不同,这次聚会小巧豪华。灯火辉煌的舞台上正拉响提琴独奏,人们说话时都放低了声音,仿佛怕破坏了这个笼罩着凝重气氛的精致会谈。


 


她们见到Mr. Blake时,他正和Anthony微笑着交谈。Mr. Blake脸色慈祥和蔼,眼神却老练深沉。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一绕,随即礼貌地和她们握了握手,“Mrs. Reese,很荣幸见到你。我代表Martine小姐表示歉意,她在安排父亲的葬礼,无法亲自来纽约。”


 


Shaw没有拒绝这个称谓,而是露出一个让人信服的哀悼表情,“我们对Greer先生的去世深表遗憾。”


 


Root勾起一个优雅的微笑,明亮的棕眸映着不可置疑的善意,“这么高调的联盟,你就不怕那四个元老起疑心?”


 


Mr. Blake说道:“Martine小姐会让他们放松警惕的。只是到了需要的时候……”


 


“Brotherhood会站在你们旁边,当然,如果我父亲能在场,那就最好不过了。”


 


“Bentley会用一切办法让Mr.Reese免除无期徒刑。不过,Mrs. Reese,我必须诚实地告诉你,Mike身为国防部的要员,贩卖核实验数据给沙特已经让整个白宫震怒,Mr. Reese虽然只是渠道商,但FBI手握人证、物证,要想脱罪恐怕很难。”


 


Anthony突然笑道:“Mr. Blake太谦虚了。我们都很清楚,Bentley在华盛顿的影响力是没有人能比得上的。”


 


Mr. Blake盯着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笑着点了点头,“FBI手中的沙特人就交给我们了,当作是见面礼。但剩下的交易录音,很遗憾,我们也不清楚位置。”


 


四人初步商谈很是顺利,Root和Shaw又跟着Anthony见了几位John在其他行业的朋友。不久,灯光渐渐暗了下来,在Anthony宣读过后,舞台的屏幕上开始播放悼念Greer的视频,众人都放下手里的酒杯,默默地围聚在一起。


 


舞台前都是宾客,众人围拱中Shaw轻拥着她,可是,也不过只是做给外人看的。Mr. Blake显然对Brotherhood表示出的诚意很是感动,Shaw微笑着和他对视一眼,转回头时碰上了Root凝视的目光,Shaw眼中一瞬闪过温暖的柔光,浸着雪后朝阳般的笑意。但Mr. Blake转开视线后,这笑意迅速地黯淡下去,熄灭成淡漠的疏离,浮起冷冷的薄冰。


 


不久,在众人的期盼中,舞会正式开始。四周变成了淡黄的光束,舞池那头的乐队调着弦,奏起第一支华尔兹。乐声起伏如王尔德笔下浮华浪漫的诗章,又如寥廓星空中徐徐现出的优雅新月。Root不由微微出神,一回过头来,Shaw已向她伸出了手。


 


她看着这个微笑得体的女人,只觉Shaw的确是个优秀的特工,连演技也不例外。Root将手交握与她,她的手变得微凉,可舞技十分纯熟。舞池中央,她们在众人的注目下舞步张扬而默契,转身,旋转,四周是流转的衣角和阵阵低笑。只有这个时候,Shaw才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微仰起脸,静静望着她,望着她名义上的妻子。

当Root也将目光投向她眼里时,Shaw的眼神却下意识地飘忽移开,但不过一两秒钟,便重新与她对视。她的目光专注柔软,带着旁若无人的宠溺,Shaw见过她用这种目光看着Hanna,但此刻,这双漂亮的棕色眼眸中溢出的更多复杂情感,几乎令Shaw产生某种错觉。


 


她们轻盈地游走于花团锦簇的舞池间,Root在她耳边笑道,“你今晚漂亮极了,我亲爱的妻子。”


 


Shaw忽然感到耳根一痒,那是Root故意吹了口气。旋转中,乐声进入了第一个小高潮,Shaw报复性地狠捏住她的手,一个微步转体,甩开了两人的距离。


 


她微笑着警告道:“把演技留到需要的时候。如果我现在给你一拳的话,待会儿要扮作恩爱的一对就不那么容易了。”


 


Root看着她笑了。那是在她永不消失的自信微笑上,加重的一个笑容,一个带着她独特魅力,诱惑而俏皮的笑容。音乐是波澜壮阔的海洋,她琥珀般的眼眸却是让人沉溺的深渊。


 


Shaw立刻转开了视线,目光落在她肩后的人群中。Root却连连几个回旋,带她离开了喧嚣的舞池中心。音乐声渐渐高亢出最后的华章,Root却猝然吻了下来。她左手仍握着她的手,收紧的右臂紧紧搂着她的腰,不容她逃避。


 


Shaw只觉得呼吸一窒,唇上的温暖似乎能夺去一切思维,震惊的一瞬间竟只剩下空白。她觉得自己像是根尘封多年的蜡烛,轻易就被一个小小的火苗点燃了。在她从刹那的震惊中抽离开时,Root已轻轻放开了她。她就这样若无其事地看着她,连舞步都不曾紊乱。


 


“这样足够恩爱吗?”她的眼睛在淡黄的灯光下闪烁不定,唇际似有促狭的笑意。


 


Root是故意的,Shaw知道这一点。这一年多以来,Root对她百依百顺,她差点忘了她本是个为所欲为的冷血杀手。


 


Shaw恼羞成怒地瞪着她,嘴角也忘了保持得体的微笑。脑中突然闪过的却是她在地铁站里和Hanna在一起的亲密样子,Shaw以为可以轻易地忽视她,但一回忆起那个画面,这种自欺欺人便被击得粉碎。


 


她忽然扬了扬眉,唇角挑起一个不明其意的冷笑,“你就只能做到这样吗?”


 


她一个回步旋身引到舞池边缘,猛地将Root推到墙壁上。她还没从后背的疼痛中缓过神来,Shaw已拉着她的衣领,狠狠地吻了上来。她在这种事情上,向来占尽上风,被Root这样挑弄还是第一次。她愤怒地蹂碾着她的唇,像是报复,又像是惩罚。


 


她听见Root发出一声轻笑,从心底深处喷薄而出的冲动占据了她全部思绪。一瞬间,她忘了本是要放她离开,忘了她从来就不属于她,甚至忘了她不爱她。


 


这个吻肆意发泄着她全部的怒意,还有她所辨别不清的所有情绪。唇上加重的力道急于倾吐着一切,因为她随时等着Root把她推开。但她等到的却是同样急于占领的回吻,和托住她后脑的炽热手掌。


 


两人几乎要陷入狂热的沉醉时,一声轻咳将她们拉回了清醒。Anthony看着两人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Shaw,你的电话。”


 


Shaw发现Elias没有直接打给自己,心中已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试过十多次了,什么也没有。”Elias顿了顿,“Shaw,你到底想找什么?”


 


她只觉胃在缩紧,半晌才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尽快交给法院吧。”


 


她的档案在特定的偏振光下,会显现出“TH”的字样,那是ISA创办人的名字缩写。档案上的其他标志,理论上都可能被外人伪造,但唯独这一点,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决不可能模仿出来。Shaw想起Root晚回了半天,心中一片冰凉。半天,半天对她这位妻子来说足够做任何事了。


 


回到大厅后,Root投来询问的目光。Shaw问道:“你见到Hersh后,出示过胸针吗?”


 


“当然,我猜那是为防止违背个人意愿提取档案的防御机制。”


 


Root猜得不错,Shaw和Thomas的档案在电脑系统中没有存档,只有保险柜里的纸质文件。哪怕是他们亲自来提取,如果只对口令而不出示之前约定的信物,Hersh便能立刻知道他们是被胁迫的。


 


但Shaw听到这个答案后,脸上寒意更重了。她只觉Root领口上,那八角太阳的图案显得格外刺眼。


 


Root从她眼中看到的不是愤怒,而是冰冷的失望和极力掩藏的挫伤。“有什么问题吗?”她问道。


 


Shaw的目光迅速恢复了平静的冷漠,“正相反,一切都很好。”


 


她们重新携手回到欢声笑语的舞池。唇上的灼痛仍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一切,但Root感到一切都不会好了。


 


 


 



评论

热度(95)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