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4)

门减:

23






“亲爱的父亲,我得说你的‘监禁’生活足以让外面的人争个头破血流。”Root打量着宽敞的密室内精致奢华的装潢,以那独特的语调调侃着。


 


看着两个穿着贴身礼裙的般配女人走了进来,电脑桌前的老人惊喜地站起身,“Root?Shaw?能和你们见面真是太好了。Mr. Reese还好吗?”他长居密室,衣着却仍然考究。岁月在他的嘴角刻下了皱纹,但镜片后那双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眼睛,却让他看起来年轻许多。就像Shaw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


 


“对于一个曾经威胁你,绑架你,并侵占你公司股份的人来说,你倒是出奇的关心。”Shaw虽然经常生气,但从来是个很有教养的人。她并不想嘲讽这个善良无辜的老人,如果不是碰巧她心情这么糟糕的话。


 


“我必须承认,和Mr. Reese的相处让我改变了一些看法,他这一年来的转变让人尊敬。”他侧了侧身,示意两人坐下,“我想你们已经发现了,Brotherhood通过TM公司,在地产和科技基金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


 


“并通过十几家代理公司,将所有资产都落在了Shaw的名下。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部署,除非……”Root交叠起双腿,漫不经心地看向身旁的女人。


 


Shaw却拒绝和她目光接触,Root提出的可能性她不是没有想过,但她始终难以相信John会舍得这么做。“我父亲和沙特人的交易也是为了这个?”


 


“你明白的Shaw,兑现赌场和夜总会的所有股份需要大量现金。洗白整个Brotherhood的生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Mr. Reese仍希望把家族事业交到你手上时,它们是完全干净的。很遗憾,我没能提前阻止他用这么冒险的方式。”


 


Shaw很清楚,对于Brotherhood这种级别的帮派,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不少黑道家族的洗白过程,花费了整整几代人的时间。而John想用十几年时间,将自己亲手建立的帝国完全拆除,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Shaw眼中闪过坚定的目光,“我父亲会没事的。不过,如果有系统的帮助,能省去不少麻烦。”


 


Harold回头看了眼电脑,遗憾地摇了摇头,“很抱歉,我现在还不能让它联网。我正在教它……人类的道德系统。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请相信我,这是十分必要的。”


 


Root挑了挑眉毛,戏谑道:“这听起来像是我要多一个妹妹了,作为一个好姐姐,或许我该挑一个芭比娃娃什么的送给她?”


 


Shaw仍是没看她,但这并不影响她翻起一个白眼。她看向Harold说道:“系统的硬件已经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但地铁站的位置暴露了,在父亲回来之前,我会暂时搬回这里住。”


 


“你是指‘我们’,亲爱的,不要忘了你是个已婚女士的事实。”Root热衷于挑战Shaw的底线,而Shaw关于刚才那个吻的反应无疑是对她得寸进尺的鼓励。


 


强忍的怒意轻易就被这句话重新点燃,Shaw觉得自己太蠢了,竟以为Root真的会在意这个婚姻。她咬了咬牙,转头瞪着她漂亮的妻子,说道:“这一点我真是记忆犹新。”


 


她们虽然在名义上搬回了Reese家,Root也住进了Shaw的房间,但Shaw很少回这儿,而是在外面租了一间公寓。Root虽然更方便照顾Harold,但这两天她见到Shaw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就算碰了面,Shaw也没有好脸色。


 


夕阳的余晖将拉长的人影投向一块冰冷的石碑,一束白色的鲜花静静地躺在石碑下。突然,那人影旁又多了一个人影。只听一个沉重的声音问道:“我们的父亲是怎么被Reese家逼死的?”


 


“Hanna,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


 


“是吗?他难道不是在监狱里被Brotherhood的人害死的吗?”她见Root没有说话,只当她默认了。Hanna叹了口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她随即笑道:“我差点忘了,系统无所不在。”


 


Root微有些气恼地看着她,“Nathan叔叔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帮助FBI的。Hanna,这并不是父亲的意愿。”


 


Hanna却摇了摇头,“Root,你是他的女儿,你有权替他做出正确的抉择。把系统交出来,我们一起帮助政府,让它发挥最大的效用,这难道不好吗?”


 


Root凝视着她燃起热忱的眼睛,打消了告诉她事实的念头。“如果这么多年来我学到了什么,那就是不要相信不该相信的人。政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美好,在上帝般的绝对权力面前,他们做不到公正。”Root试图做着最后的劝说。


 


但Hanna冷哼一声,说道:“如果我在这一年的折磨中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公正从来都是自己争取的。Root,我知道你在Reese家受了很多委屈,我会连着我们父亲的这笔仇,一起向Reese家讨回来的!”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Root回答得快速而平静,但这份平静让Hanna生出一股寒意。


 


“Root,你该不会……变心了吧?”她小心翼翼地问出这句话,仿佛轻触这个念头就花费了所有的勇气。


 


Root从她忧伤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个脆弱的灵魂,像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在微弱地企盼着什么。“放弃复仇吧,Hanna,就当是报答Shaw。”她轻柔的声音更像是在安慰。


 


Hanna惨然一笑,“这么说,你还要回到她身边?你照顾了她一年难道还不够吗?没错,她的确救了我,但她也霸占了你!”


 


“不。我们一起生活了一年,但什么也没发生。”


 


Hanna的表情显然是难以相信的,她对Root再了解不过,这个女人就算什么也不做,也能诱发一个人最原始的冲动。


 


“我有无数种方法报答她,唯独不会用这一种。”Hanna握紧她双肩,焦灼地望着她,“Root,如果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一点也不爱我了,我就立刻放弃你。”


 


Root看着面前这个陪伴她度过整个青葱岁月的人,这个她永远不忍心伤害的人,她没有办法告诉她,和Shaw在一起后,她才发现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孤独。她少有地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能接受现实呢?”


 


Hanna颓然地放开了她,“因为我太傻,傻到这一生没法再爱上别人。”


 


Root脸上露出歉然的神色,“这件事情过后,不论结果怎样,如果Shaw不杀了你,她很难向Brotherhood交代。趁一切还早,离开纽约吧,我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你一直为Shaw着想,有没有想过我呢?难道要我永远漂泊在外,一生都见不到你吗?”


 


沉重的悲伤混着泪水在她眼眶里打转,面前的女人显得这样渺小绝望。Root望着那心碎的眼神,慢慢吻上了她的唇。Hanna还沉浸在惊喜中时,Root却轻抚着她的面颊,淡淡地说道:“Hanna,我们永远不可能了。照顾好自己。”


 


Hanna呆呆地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渐渐缩小,心脏仿佛被狠狠地捏了一下。Root毫无留恋地转头离开了,她一向擅长操控人心,但这次却产生了一种无力感,她说了所有能说的,却还是无法阻止Hanna。


 


在最后一抹夕阳中,两个交叠的人影越离越远。Root从未想过会和Hanna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但下一秒,她便震惊于脖颈上突如其来的刺痛。在短暂的清醒时间里,她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女人。Root对Hanna有着本能般毫无保留地信任,她在倒下的那一刻讽刺地笑了,Hanna用她最拿手的伎俩对付了她。


 


John Reese的书房里,再次聚集着Brotherhood大多数首脑。尽管书桌后的大皮椅上空无一人,但Shaw却坚持坐在了下面的椅子上。


 


Anthony说道:“政警两界的人都找过了,但FBI却软硬不吃,押送去华盛顿的日期推迟一周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下面的一个首脑愤愤地说道:“上次查税的时候FBI也没有这么固执,Harold Finch的养女摆明了是找我们报仇。”


 


管理宅内安全的Mike突然站了起来,他曾是一个王牌杀手,唯一一次失手便是暗杀John Reese。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在他毫无表情的脸上,他平静地说道:“不用浪费时间了。Mrs. Reese,如果你允许,三天后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Hanna这个人。”


 


“叫我Shaw,我还在除名状态。”她沉默了片刻,说道:“Hanna无关紧要,就算她死了,一样会有人继续追查,FBI手上的证据才是最棘手的。”


 


众人点了点头,低声商议了起来,只有Anthony仍若有所思地看着她,脸上的刀疤使他的表情看起来更加奇怪。杀死Hanna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能让Brotherhood处理起来轻松很多。


 


Shaw此时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Root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回来了,而Harold告诉她,Root只是去找Hanna谈谈。她正思索着,书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手下快速走了进来,说道:“刚得到的消息,Hanna被升职了,现在Mr. Reese的案子由她全权负责。还有……”他神色有些尴尬地看向Shaw,“她宣布了和Samantha Groves的婚礼将于明天举行。”


 


短暂的静默后,众人一片哗然,Shaw却只是愣在那儿,她怎么也没想到Root去谈谈,竟谈出了一个婚礼。Anthony看见她眼中闪烁着前所未见的复杂情感,这让他想起了Cole小时候抢走她最喜欢的蛋糕时,Shaw脸上的那副神色。片刻后,她才抬眼看着那个手下,“那她答应了吗?”


 


那手下摇了摇头,“没有确切消息。但如果Mrs.……Miss Groves 没有答应,我想Hanna也不敢弄得全城都知道。”


 


Mike走上前来,眼中似有怒意,“MissShaw,你知道只要你一句话,我愿意立刻去解决掉她。”


 


其他首脑虽然猜测可能另有隐情,但这个举动无疑是高调挑衅了Brotherhood的名誉威信。更何况Shaw还站在这儿,众人不免义愤填膺起来,越来越多的人赞同尽快暗杀Hanna。


 


Shaw觉得自己就是个十足的白痴,她在发现Root伪造了档案时就该明白,她的选择永远会是Hanna。一年的朝夕相处,终究是不可信任。她不知道自己这几天究竟在等什么,竟然迟迟没有提出离婚,直到这个婚姻被敌人当做武器,打击了Brotherhood的威信。而这份威信,对现在的Brotherhood来说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她抬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学着父亲的样子,冷静地说道:“我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秘密申请,如果成功,我父亲将会立刻释放,但这需要诸位耐心等待结果。不过,如果最坏的情况出现了,我们必须确保FBI手中没有确凿的证据。”


 


Anthony知道她是故意避过了刚才的话题,在其他人提回暗杀的事之前,他立刻接口,讨论起了交易录音的存放位置。


 


Shaw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她镇定自若地安排好了各个首脑的任务,没有人再提起暗杀的事。


 


另一边,FBI的秘密审讯室里,一个躺在床上的棕发女人慢慢苏醒过来。床边的人轻声说道:“抱歉,我没什么经验,也许药量下得有些多。我考虑过了你的提议,但我想我有更好的主意。”


-------------------------------------------------------------------


上一章的评论里po主不是单纯逗大家,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就算开了上帝视角,也还是很容易就怀疑上了Root,更何况是啥也不知道的Shaw。


 



评论

热度(90)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