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5)

门减:

24






空荡的走廊里回荡着略显疲惫的高跟鞋声,一个穿着干练西装的女人朝摄像头挥了挥手,铁门便立即滑开了。


 


Hanna不出意料地看见桌上的茶点纹丝未动,而Root正斜倚在窗边,轻抚着一枚胸针,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又像什么也没思考。透过狭小的窗户,夕阳的金辉将那轻曼的身姿笼罩在一片朦胧中。Root优雅地交错着双腿,从容地拨起披散的卷发,那样子似乎不是被囚禁,而是在悠闲地观赏。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许是事实。即使模糊在一片光影中,Hanna仍然能察觉出一丝危险的气息,但这就是她没法不爱的人。


 


“你打算就这么把我关到婚礼那天吗?婚礼后呢?”Root收起胸针,漫不经心地问道。


 


Hanna扶着椅子坐了下来,目光竟有些呆滞,“我不知道……我没有选择。”


 


“每个人都有选择,你可以取消婚礼。”Root快步走来,双手撑在桌上。


 


Hanna猛地抬起头,说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个职位,这个婚礼整个纽约都知道,如果现在取消,别人会怎么看我?Root,那比杀了我还要残忍。”Hanna见她俯视的目光中露出失望的神色,心中刮起一阵刺痛,“你和Shaw本来就是空有名分,而我们呢?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难道比不上她陪你一年?”


 


Root慢慢地直起身来,“Hanna,我几乎认不出你了。”她没想到当初那个热情纯真的伴侣会变成面前这个追名逐利的自私女人。而且,她正做着和Brotherhood同样的事。


 


Hanna苦笑道:“是啊,我也几乎认不出自己了。Root,你不会知道,为了回来找你,这一年我经历了什么。训练营里我是唯一没有军事背景的人,为了赶上其他人,我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但这不是最难熬的,最难熬的是每当我瞄准时,他倒在雪地里声嘶力竭向我求饶的表情就会涌现在眼前,他的那双眼睛……上帝啊!我永远也忘不了他死前看着我的眼神……”


 


Root听她语声哽咽,安慰道:“你的确射中了他,但他不是你杀的。结束他生命的,是我在他脑袋上补的那发子弹。”


 


Hanna听完却浑身一颤,她双肘撑在桌上,痛苦地抱着脑袋,“Root,你不明白!为了回来见你,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她的泪水滴在颤抖的桌面上,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找不到倾诉的出口。


 


Root绕到她身旁,轻抚着她头发说道:“现在还不晚,Hanna,你还可以取消婚礼。不管是为了报答Shaw,还是报答我父亲为你做出的牺牲。”


 


过了片刻,Hanna才抬起头来,“如果你是对Shaw心怀愧疚的话,那你可以放心了。她刚派人送了三件礼物,一件是我误杀Cole的匕首,还有一件是约我一个月后见面的口信。”


 


“最后一件呢?”


 


“她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Hanna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她。


 


Root愣了愣,拆开信封后,嘴角慢慢扬起了一个欣喜若狂的笑容。Hanna看着她闪闪发亮的棕眸,心中一阵暗喜。


 


“Root,你和Shaw再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你已经是个自由的人,再也不用为我们的婚礼感到愧疚。”


 


Root兴奋地闭上眼睛,片刻才缓缓睁开,“她终于承认了这段婚姻。”


 


Hanna看着她如获至宝般捧着那张纸,一颗心直往下沉,只有Root这个傻瓜才会这样高兴。她眼中燃起的一团火簇渐渐浇灭成悲哀的绝望。一个早该注意到的噩耗,在她毫无防备时直砸心坎。那一刻,她才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她终于还是失去了Root。


 


走廊里远去的高跟鞋声,变得更加沉重疲惫。FBI纽约分部的洗手间里,一个有些失魂落魄的女人呆呆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良久,她慢慢拨出一个号码,平静地说道:“取消婚礼。”


 


纽约今年的冬天,似乎比去年来得更早,也更冷。呼啸的狂风携着刺骨的寒意,肆虐在灰冷的街道上。行人们都瑟缩着肩膀,低头快步走去。在这些人中,Shaw立刻认出了迎面走来的一个,即使他刻意用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


 


“来的时候,看见一群黑人混混在收保护费,我还以为走错了路。”Thomas一坐进车里便搓了搓手,“Dominic最近可抢了你们不少地盘。”


 


Shaw快速地扫了眼四周,“我没时间和他小打小闹,打听到了吗?”


 


“必须得说,这真不是件容易事。”他略微得意地笑了笑,“但我还是找到了一些线索。这份录音是其他部门协同办案时弄到的,所以并不由FBI保管。目前能确定的是,它存放在华盛顿某个‘保险公司’里。”


 


Shaw接过他递来的文件夹,扬了扬眉毛,说道:“‘保险公司’?他们找掩护真是越来越不走心了。”


 


Thomas笑道:“你不能指望其他部门都像我们一样开间‘旅行社’,否则美国旅游业就永远没有春天了。”


 


Shaw专心研究资料的同时,无法忽略身旁那审视的目光。她转过头来,不耐烦地问道:“干什么?”


 


Thomas斟酌了片刻,终于问道:“离婚协议书?你认真的?”


 


Shaw脸色一变,“啪”地一声合上了文件,“我只是做了早就该做的事。”


 


“Shaw,我明白你送三件礼物是想把之前的一切都一笔勾销,等一个月后,Mr. Reese的审判结束了,你再来决定怎么对付她。但是,你真要把自己的妻子也让出去?我该说你太狠心还是太傻呢?”


 


Shaw目光一黯,Thomas又怎么会知道Root早就在她和Hanna间做出了选择。在这场较量开始之前,她就已经把自己的性命和父亲的性命都交到了Hanna手上。


 


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问道:“如果你结婚了,你会永远相信自己的妻子吗?”


 


“也许会吧,”他目光落在窗外的路面上,“如果我妻子是你的话。”


 


然而他们不知道,另一边的FBI纽约分部里正乱作一团。


 


“她逃走时破坏了内网的监控系统,我们的工作量相当于重建整个监控网络。说实话,我从没见过这么快速的攻击。”监控室的负责人不满地抱怨着,“Miss Finch,如果你以后再抓这种天才黑客回来,最好确保她的双手不能使用。”


 


她早该料到的。Hanna看着屏幕上,Root笑着朝摄像头眨了眨眼的画面,无奈地牵起嘴角。她带她回来的时候,来不及考虑这里能不能关得住她,现在想来才有些后怕,如果绑她回来的不是自己,Root破坏的恐怕就不止是监控系统了。


 


Shaw在回家的路上临时起意,单枪匹马炸了Dominic两个据点,心情才舒畅不少。她正踏着轻松的步子来到公寓门口时,突然警惕地掏出了手枪。即使大门完好无损,但特工的直觉告诉她,屋内有人。


 


当她小心翼翼地推开大门时,枪口直指的竟是一个靠坐在沙发上,悠闲地涂着指甲油的女人。那人淡定地抬起头,露出了一个久违的笑容。而Shaw最讨厌的,就是那笑容中的悠然自得,仿佛世间一切都掌控她在手中。


 


她慢慢关上身后的门,右手仍稳稳地握着那把枪。


 


Root却歪着头,暧昧地笑道:“温馨的迎接仪式。”


 


Shaw十足威胁地瞪着她,“你有十秒钟解释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否则我会射爆你脑袋。”


 


“或者你先解释一下这个?”她摊开一张纸,Shaw看见她笑容中一瞬闪过迫人的火光。


 


“‘离婚协议书’,你有哪个单词看不懂吗?”


 


Root看着她眯了眯眼,优雅地将那张纸撕得粉碎。在Shaw的瞪视下,她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抱歉,亲爱的,我还不打算离婚。”


 


Shaw紧绷着下巴,沉声说道:“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我已经放了你和Hanna一马,你还想干什么?”


 


Root凝视了她片刻,脉脉含情的目光中暗涌着一丝苦涩无奈,“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认为我会和Hanna一起离开?”


 


“没有用的,Root。”她的目光投向地面,“我给过你机会,也给过我自己机会,但你把它搞砸了。”


 


Root忽然感到Shaw并不是为婚礼的事生气,但她刚准备开口,一通电话便打了进来。Shaw接起手机听了一会儿,便默默地打开了扬声器,手机中传来Elias的声音。


 


“法院的朋友透露了一些内部消息,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你的档案被证明是伪造的,到底怎么回事?”


 


“Elias叔叔,我待会再打给你。”她平静地挂断电话,结果早就在意料之中。


 


片刻的震惊后,Root苦笑着问道:“你怀疑是我?”


 


Shaw嘴角勾起一抹嘲讽,“Hersh取出档案后直接交给了你,而你又直接交给了Elias叔叔。这并不是夸赞,不过,能在短短几小时内从你手中调换档案的人恐怕还没有出生。他们两人都没有伪造档案的理由,而你知道,Brotherhood一旦度过这个难关,就绝不会放过Hanna。”  


 


Root无奈地笑了笑,“我想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


 


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或许我不该怪你,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为她着想也是应该的。但是,Root,我不能允许自己被背叛。”她语气中并不气愤,但却十分坚决,“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了。”



评论

热度(100)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