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6)

门减:

25






自从那天后,Root就再也没有出现过。Shaw没有找过她,也从来不问Harold,只是偶尔从几具尸体上发现她的踪迹。Root就像行走在黑暗中的幽灵,没有人能抓住她的影子。她们再也没有任何联系,就像是世上从来不曾认识的两个陌生人。即便如此,Shaw仍清楚地知道Root在干什么,事实上,她们正在干同一件事。


 


当Harold焦急地告诉她,系统的硬件被盗时,Shaw感到自己渐渐陷入了一个未曾察觉的泥沼。John已被押送去了华盛顿,交易录音还没有找到,Brotherhood正忙着将未冻结的资产转移到国外,而系统偏偏在这个时候被盗,更糟糕的是,Bentley的局势也日渐严峻,内斗一触即发,他们帮不上什么忙。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崩溃了,但值得庆幸的是,Shaw是名优秀的特工,她乐于同时挑战多个难题。


 


毫无疑问,Hanna排在她怀疑名单的首位。但Shaw确信她在把硬件运出地铁站后,早就甩开了FBI埋伏的眼线。考虑到Root和Hanna的关系,如果真的是她干的,Root现在也不会四处杀人找线索了。


 


地铁站暴露后, Shaw匆忙间只能把系统藏到了Brotherhood名下的一个私人发电站里。转移后这么久才被盗,Shaw断定不是被人跟踪,而是发电站露了马脚。这个老旧的发电站,只能勉强掩护硬件的巨大耗电量,一旦有人细查,便不难识破。但对这种小事如此敏锐的人,一定时刻紧盯着Brotherhood。因此,Yogorov和Dominic便是首当其冲。


 


Shaw刚接到一个可疑人物的地址,便急忙从Fusco那儿离开了。为了避嫌,她不能经常探望Bear,但每次见到Bear时,那家伙伸长脖子在她身后寻找什么的动作,都会让Shaw想起那个不该想起的人。


 


事实上,她已经有很多天没有Root的消息了,Root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就像Shaw不明白,她为什么选择了Hanna,却又取消了婚礼。


 


她不愿承认,有时会莫名其妙地想到她。甚至会想着,她正和Hanna在一起吗?每当冒出这个念头时,Shaw都觉得自己蠢透了。但她认为,这大多是因为懊恼,对于一个故意危及她父亲性命的人,她居然就这么放过了她!


 


汽车停在了Brotherhood与Dominic地界的缓冲区,Shaw戴着兜帽在略显昏暗的楼道里寻找着目标。这个即将要倒霉的人叫Tom,他中等身材,其貌不扬,唯一特别的是,系统被盗前,他非常不巧地查询过发电站的相关信息。


 


Shaw姿态随意地敲响了一扇门,而揣在兜里的左手正按着一把枪。但开门的却是一个头发杂乱年轻的女人,她极不耐烦地瞥了Shaw一眼,丢下句“滚蛋!”便要转身关门。Shaw立刻反手撑在门上,低声威胁道:“要么我问你答,要么我打到你求着问我想知道什么。”


 


那女人见她清冷的眼神中透着狠厉,只得不情愿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Tom Kelvin在哪儿?”


 


那女人极不自然地扶着门,上下打量了她一番。Shaw在与她目光相碰的那一刻已得到了答案,但她立刻闯进去时,一个人影正挂断手机,从窗口一跃而出。Shaw毫不犹豫地跟了出去,这个距离下,对于Tom来说已是在劫难逃了。


 


但Shaw追了两步便发现他是往Dominic的领地逃跑,而她并不打算让他如愿。她正瞄准Tom的小腿时,没想到一颗子弹先从她身边飞过。


 


Shaw闪到了掩体旁,落空的子弹在Tom脚边炸开时,他已躲到了向Shaw围拢而来的黑人混混身后。Shaw这才知道,他刚才打电话正是在叫救援。对方人数很多,但对于ISA顶级特工而言,还算不上多糟糕的局面,唯一可惜的是让Tom给溜了。


 


就在Shaw干掉了他们一半的人手,准备借机撤离时,她猛然间发现对面窗口前的狙击手已经开镜了,那意味着一秒钟以内,那颗子弹就会沿着精准的方向射向自己。在那一刻,疯狂飙升的肾上腺素使她全身肌肉都处于随时爆发的巅峰状态,多年的特工经验让她立刻做出了最有效的规避动作,即使她中弹的概率仍然很高。


 


但这时,那狙击手突然一声惨叫,在扣下扳机前已中弹而亡。枪声是从Shaw身后的那栋楼里传来的,当她回头看时,却谁也没有看到。Tom已经逃离太久了,Shaw知道自己必须尽快追上他。她回身又解决了两个逼近的敌人,沿着小巷向外跑去。身后的追兵在一阵密集的枪声中倒了一地,Shaw听频率便知道,那是双枪。


 


她脚步一滞,耳机中突然传来了Elias欣喜的声音,“Shaw,立刻赶来华盛顿,我们找到那家保险公司了!”


 


她犹豫了一会儿,回头看时,一个高挑的身影往Tom逃走的方向一闪而过。Shaw虽然不喜欢半途而废,但她更不想和Root扯上半点关系,特别是现在这样,她竟然又被那个女人保护了。既然Root也在跟进这条线索,那么她大可以先解决录音。


 


Shaw加入ISA后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华盛顿执行的,有意思的是,她当时的任务正是在一家保险公司卧底。如果Hersh老师知道了她用ISA教她的技能,潜入政府部门窃取证据,也许会气得把她赶出ISA。因此,Shaw这次十分低调谨慎,离开纽约和进入华盛顿都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当Elias将建筑图纸铺开在Shaw面前时,她很想收回之前“越来越不走心”的评价。这家保险公司叫STU,它不仅真正存在,而且还正常营业,是业内十分活跃且声誉良好的龙头企业。Shaw觉得掩护做到这个份上,简直比ISA还要尽心了。


 


STU要掩护的,是最下面一层的巨大空间。就连Elias也暂时查不出它的隶属部门,只知道地下第12层的设计就像一个巨大的地下堡垒,用来存放政府的各种机要物件,而那份录音则存放在尽头处的房间里。Elias牺牲了三个亲信才得到这个消息和这张简易的手绘图纸。


 


John Reese开审的日期渐渐逼近。由于这件案子牵涉深广,FBI没法再往下深挖,各方舆论的压力下,已落网的John和国防部的Mike便成了众矢之的。一旦出现任何确凿的证据,John都会被当做平息众怒的替罪羊,稍有不慎便会坐实“叛国罪”。


 


Elias尽快为Shaw做好了一切准备,并派了两名最得力的手下和Shaw一起潜入。三人伪装成维修人员,成功混入了STU。从通风管进入地下12层的行动也非常顺利,但Shaw发现这里的守卫不是普通军人。从他们的行为方式和偶尔露出的纹身来看,他们至少是来自五个不同国家的前特种兵。Shaw开始有些怀疑,能建立起这样一个地方的部门,需要拥有多少资源。


 


尽管这里守卫严密,但三人计划周详,行动利落,在有惊无险地藏起最后一具守卫的尸体后,成功将录音掉包。Shaw隐约觉得有些太容易了,更没想到的是,他们在伪装成守卫撤离时,跟在最后的一个手下突然不见了。


 


Shaw全身戒备地端着枪,往手下消失的那个拐角走去。当她靠近那片阴影时,眼前蓝光一闪,Shaw条件反射般抓住对方手腕和脖子撞在墙壁上,电击枪落地的那一刻,她才看清那人精致的五官和立刻盛满笑意的琥珀色眼眸。而消失的那个手下正抽搐着躺在她脚边,另一个手下想跟来察看时,却被Shaw的手势制止了。


 


“你在跟踪我?”Shaw没有放开握住她脖子的手。她现在才知道,行动比想象中顺利是因为Root也动了不少手脚。


 


面前的女人又露出了那种让人心动的真挚笑容,“亲爱的,我可没指望今天能有这种惊喜。”


 


Shaw盯着她的眼睛,确认了这确实是碰巧,才冷声问道:“你来这儿干什么?”


 


Root拨开了她的手,笑道:“我本以为系统被运到了这儿,刚刚才发现那是另一个和我父亲设计的很相似的系统,虽然现在还只是个胎盘。”


 


Shaw警惕地扫了眼四周,发现已经有两个守卫正说笑着往这边走来,“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我还要去另一边拿一样东西。”她皱了皱鼻子,极尽引诱,“不想挑战隐藏关卡吗,Shaw?也许你会对那东西感兴趣呢。”


 


Shaw见她那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由怒火中烧,如果不是她调换档案,现在也不用费这么多事。她瞥眼间,突然看见那两个守卫被另一人叫住了,定睛一看,那人正是Hanna。Shaw微微一惊,眼中怒火更盛,她招来了手下,让他背起倒地的一个,转头看着Root咬牙说道:“我不会被人欺骗两次。”


 


Shaw在Root错愕的目光中渐渐远去,但如果她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现在一定不会留下Root一个人。


 


在华盛顿的一家高级射击场里,Shaw第一次见到了Martine。Mr. Blake虽然早就和Brotherhood接触过,但这一次两个接班人的会面才算得上Bentley和Brotherhood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开端。


 


一轮暗中较劲的比试过后,Shaw毫无悬念的胜出了,但Martine的成绩却也让她刮目相看。她一直以为Martine是个海边度假型的女孩,虽然她金色的长发和漂亮的大眼睛倒的确符合这个印象,但她眼神中的坚定老练,让Shaw相信她的确值得合作。


 


二人坐在观众台上,听着场下的枪声此起彼伏。Martine平时最喜欢玩枪,她之前就听说Shaw身手不错,没想到枪法也这么精准。比试过后,她看向Shaw的眼神中多了份欣赏。看着这个干净利落,面无表情的女人,她决定单刀直入,“我已经遵守了约定,那个沙特人不会是你们的麻烦,我想接下来该Brotherhood展示诚意了。”


 


Shaw挑了挑眉,她喜欢这份直率,“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Martine显然没料到对方比自己更直率,她微微一愣,笑道:“不,Shaw,没有这么快。在干掉他们之前,我得确保我的人能立刻接手他们的位置,这需要时间。”


 


“所以你这么急着见我是为了?”


 


Martine的语气显得很真诚,“我身边能信任的人不多,稍大规模的人手调动都会引起怀疑,所以动手时真正派的上用场的只有Brotherhood的人。而四个元老聚集在一起,意味着我需要很多人手。”


 


Shaw点了点头,Martine比她预想中还要沉稳,她没有选择单独刺杀,因为只要其中一次暗杀失败,那么她之前的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那四个老狐狸非常谨慎,即便我们正式联盟了,但Bentley的内部聚会上出现大量Brotherhood的手下,一定会引起怀疑,更何况他们不会一个人来。”


 


Martine一向干练,但此时却显得有些局促,“Well,这正是我今天找你的原因。”她看了Shaw一眼,接着说道:“我需要一个他们无法拒绝的理由,一个能让Brotherhood和我的人共同在场的理由。”


 


Shaw见她笑容中竟有些尴尬忸怩,顿时明白了什么,“你认真的?”


 


“我知道我们的合作协议里没有这一条,但这是最好的机会。Bentley老大的婚礼,他们没有理由拒绝到场,而你的手下也可以名正言顺地‘保护’会场。”她的眼睛闪闪发亮,显然这个念头已盘算良久。但她唯一担心的是,Shaw比她想象中更难以接近,她恐怕不会答应这个无理的要求。


 


Shaw淡定地喝了口水,眼都不抬地答道:“没问题。”


 


Martine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她没想到Shaw答应得这么爽快。Shaw看了她一眼,说道:“无意冒犯,但我听说你在英国有一个家世不错的男友。”


 


她有些得意地笑了笑,“这正是他给我的提议。无意冒犯,但我听说你和你妻子……”


 


Shaw沉静如水的黑眸中荡过一丝波动,她若无其事地答道:“离婚了。”


 


Martine忍不住问道:“为什么肯答应我?”


 


Shaw调侃道:“让Bentley欠一份人情,稳赚不赔。”其实,Shaw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兴许只是想尽快和Root划清界限,又或许她只是想玩点刺激的。


 


Martine抬了抬眉毛,“我父亲以前常说,这正是婚姻的用处,不是吗?”


 


两人相视一笑,而Brotherhood与Bentley的命运也将因此发生巨大的变化。



评论

热度(91)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