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27)

门减:

26






“你知道这样对Brotherhood声誉有多大影响吗?”Elias听说婚礼的事后,颇有些不满意。他一直想给Shaw找一个合适的对象,好不容易看中了Root,可Shaw现在又这么胡来。


 


Shaw无所谓地撇了撇嘴,“这件事只有我们两家知道,不会外传。事后就算其他人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别忘了婚礼前你们还得演足一整套‘快乐情侣’的戏码,那四个元老可不是傻子。”


 


“我扮演过更难的角色。‘刺杀婚礼’可不是每天都能碰上的。”


 


Elias见她兴致勃勃地样子,无奈地说道:“你还是想想怎么和你父亲解释吧。”


 


他转身便要离开房间,Shaw却突然叫住了他,“Elias叔叔,”她犹豫了一会儿,小声问道:“有她的消息吗?”


 


他摇了摇头,“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Shaw看着房门慢慢被关上,心中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


 


John Reese的审判如期举行,除了Brotherhood的首脑和FBI探员,就连Bentley和俄罗斯人等合作帮派,都派了手下前来礼貌性助阵。


 


Hanna从进入法庭开始,脸色就非常难看。那天Shaw看见她时,她正是去取录音的,而Shaw刚一离开,她便发现录音被调换了。更让她措手不及的是,当她送上关键人证时,那沙特人竟然当场翻供,无论FBI探员在休庭时怎样威逼利诱,他都无动于衷。


 


FBI同时失去最重要的人证和物证,在与Brotherhood金牌律师的较量中,毫无悬念地节节败退。最后,Brotherhood只用交一笔巨额罚金,过几天John Reese就能顺利释放了。


 


Hanna气得浑身发抖,她一年以来的奔波煎熬,为的就是将John Reese绳之以法,给Finch一家报仇。现在,她失去了Root,失去了家庭,甚至连最后的复仇机会也失去了!一年来的努力顷刻间化为泡影,她虚脱地靠在椅背上,深深的绝望感席遍全身。


 


而另一边,Shaw正接受Bentley等帮派的祝贺,一些Brotherhood的首脑们甚至兴奋地互相拥抱着。当Shaw走出法庭时,Hanna突然冲了过来,说道:“我们需要谈谈。”


 


两人来到一僻静处,Shaw见她脸色苍白,以为她是为审判结果而不满,哪知她开口便问:“Root在哪儿?”


 


Shaw一听她提起这个名字,心中便是莫名地气愤,“你的女朋友不见了,却跑来问我?”


 


“你!你不要不知好歹!这份录音难道不是Root帮你调换的吗?”


 


Shaw只是倔强地看着她,却没有答话。Hanna见她面带怒色,但却目光坦然,她无力地后退了两步,喃喃地说道:“我明白了。”


 


Hanna发现录音被偷后,突然回想起Root前两天曾找她套过话,她便理所当然地以为录音是Root调换的。但现在看来,Root套取STU的信息却是另有所图。她这么久没有任何消息,恐怕是遭遇不测了。


 


Hanna说道:“我有件急事要办,如果你不害怕的话,我想将我们约定的日期延后一个月。”


 


Shaw沉默了片刻,说道:“好好珍惜你的一个月。”她见Hanna匆忙跑开了,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她知道自己不该再去想Root,但心底深处却无法抑制地担忧起来,她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一间昏暗潮湿的地下室里,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为Root进行下一轮注射,这个身形肥胖却目光尖锐狠辣的女人,正是ISA的最高指挥,Control。


 


“Ms. Groves,我们随时可以停下,只要你告诉我怎样以管理员的身份登录。”Control在缓缓推入兴奋剂的同时,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Root感到心跳在猛地加速,一种直上云霄般颤栗的窒息感让她剧烈喘息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过几轮,但她忽然觉得,如果就这么死了,也算是种有趣的死法,不由得笑出了声。


 


“你在害怕。”Root嘲笑的声音在颤抖着,但她对痛苦似乎毫不在乎。


 


Control忍不住笑道:“我看起来害怕吗?”


 


Root看着她的眼睛,说道:“Shaw为了救我,不惜要挟Hersh,这让你紧张了,不是吗?你害怕失去Shaw,害怕到一定要将John Reese握在手里才能安心。”她颤抖着笑了笑,“可悲的中年危机感,Hersh知道你调换了Shaw的档案吗?”


 


Control不紧不慢地拿出一管镇定剂,插入她另一只手臂,“你的想象力很丰富,Ms. Groves,但Shaw是一名忠诚的战士,这一点我从不怀疑。”


 


Root在心脏的骤然紧缩下,撕扯出一个凄厉的笑声,“我深表怀疑,那间资料室里Reese家多年的交易黑幕已经无法给你安全感了吗?你搜集了多少年?还是从Shaw加入ISA起,你就开始搜集这些资料了?”


 


Control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成一股无形的杀气,她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Root就知道了这么多。“我终于明白Hersh为什么对你评价这么高了。”她看了眼桌上那堆空掉的针筒,慢慢走到Root身后,“但现在,让我们该回到主题。”


 


Root感到右侧的头发被轻轻拨起,耳边传来Control的声音,“看来我们需要一点惩罚措施了。我希望你明白,就算你不告诉我,我手下的科研人员最终也能找到方法,但我们何不好好合作,节约大家的时间呢?”


 


“现在的系统是个没有任何是非观和道德底线的泰坦,如果让这样的系统上线了,你能想象灾难性的后果吗?”Root扬了扬眉毛,笑道:“来自父亲的一点小担忧,谁让我是个体贴的女儿呢?”


 


“把底线问题留给我们来考虑,你只需要告诉我登录方法。”


 


Root突然笑弯了腰,她抬头说道:“你真是厚颜无耻得可爱。”


 


庭审结束一周后,John终于回到了Reese家在华盛顿的别墅。Shaw刚见到他时,他脸颊深陷,面色憔悴,显然在FBI那儿吃了不少苦头,但值得庆幸的是,他身体仍然健壮,休养一段时间便能恢复如初。


 


John回来的那天,Brotherhood自然是举办了一场隆重的欢庆晚宴,为庆祝John Reese死里逃生,也为庆祝Brotherhood顺利度过难关。但整个晚宴上,Shaw却显得兴致不高,John看得出,她在为什么事而忧虑。


 


晚宴过后,父女两人终于在安静的书房里有了独处时间。John靠在沙发上,问道:“Shaw,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Shaw抬眼看着他,片刻后才说道:“爸爸,我很高兴你回来了。但你一定听说了我递交过一份秘密申请。”


 


John用目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Shaw换了个坐姿,深吸口气,说道:“那是我在ISA的档案。”


 


她之前最怕的就是John知道了她的身份,但现在说出来后反倒生出一种无畏来。Shaw直视着他的眼睛,发现他除了眉毛跳了跳,便再没有一丝波动。


 


John的目光几经变换,但唯独没有震惊,“你担心的就是这件事?”


 


Shaw怔了怔,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早就知道?”


 


John淡定地看着她,“你在外面乱跑了这么多年,真以为我会不闻不问吗?Shaw,爸爸太了解你了。”


 


Shaw呆坐在那儿,这个老狐狸竟然瞒了她这么多年。她到现在才终于明白,父亲为什么如此急于将家业洗白。


 


John突然挑眉笑了笑,“不过,说实话,我以为你加入的是CIA。”


 


这时,管家突然敲门进来,他目光在二人间盘旋一圈,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Shaw此时正是心情大好,她打趣道:“没什么不好意思的,Jim,如果你终于决定再婚,我们会很乐意给你放几个月长假的。”


 


Jim却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说道:“很抱歉,Mr.Reese,她来得太突然,我来不及说什么,只好把她接了进来。”


 


John说道:“说清楚,Jim,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吞咽了一下,解释道:“就在刚才,我一开门,Hanna Finch便将昏迷的Ms. Groves送了过来。她好像赶着去做什么,我根本来不及问她,她就匆忙离开了。”他不安地瞥了眼Shaw和John,“我知道不该让她进来,但Ms. Groves情况不太好,我……”


 


“她人在哪儿?”Shaw只觉嗓子有些发紧。


 


“我把她安排在了二楼的第一间客房。”


 


他话还没说完,John已急忙走出了书房。他一边吩咐下人叫来医生,一边往二楼赶去,回头一看,Shaw却阴沉着脸,仍然站在书房里。John叫了她一声,不等她回答便匆忙向客房跑去。


 


他立刻封锁了消息,还特意嘱咐Shaw暂时不要告诉Harold,而Shaw自始至终都没有踏入过那间客房。医生离开后,Shaw来到一楼客厅里,John看着她,只叹了口气。她见他脸色沉重,不知不觉后退了半步。


 


“你上去看看她吧。”


 


Shaw站在那儿,像是石像一样纹丝不动,拳头却是攥得紧紧的,片刻,才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我不去。”


 


John看着她,眼里竟露出怜悯的神色来,“Shaw,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已经回来了。先去看看她吧。”


 


她别过脸去,仍旧是发了狠一样,“我不去。”


 


“傻孩子,她毕竟是你妻子。”


 


Shaw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如死灰一般难看,“早就不是了。”


 


她掉头而去,那步伐起先像灌了铅一样沉重,而后越走越疾,一阵风似的转过走廊拐角,走回她自己的房间里,用力将门一摔。那门“咣”一声巨响,震得走廊里嗡嗡起了回音。



评论

热度(99)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