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30)

门减:

29






夜晚,一间毫不起眼的公寓里亮起了灯。公寓不大,壁炉的把手上有些掉漆,客厅里紫色的绒毯也染上了灰蒙蒙的一层。这间空置了一年多的屋子里,此刻,正传出痛苦的哀嚎。那声音像是哽在喉间,随时可能冲破胸腔而出。


 


“你可以叫出来,Hanna,这里没人会注意的。”


 


Hanna压抑的低吼,淹没在楼道里喧闹的摇滚乐,嘈杂的咒骂声,和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中,但她仍固执地咬着袖子,将哀嚎声又吞了回去。


 


Root拿起她的外衣,走到窗边,将搜出的一袋白色粉末扔了出去。“不!”Hanna嘶吼着扑了过来,但立刻被右腕的手铐扯住。


 


Root看了她一眼,又搜出第二个小袋。“留下一点!就一点!求你了!”Hanna双眼通红,拼命地想抓住她的衣角,像一个被勒住绳索的野兽,在绝望地挣扎着。


 


“你大概还记得高中的选修课上学过,冰毒对大脑神经的摧残是不可逆的,所以,抱歉。”她扬手便将最后一袋扔出了窗外。


 


Hanna眼见那个小小的白影,在窗外划出一道弧线,眼中登时失去了光采。她瘫软地滑坐在墙角,木然地看着地板。Root将薄毯披在她身上,说道:“我出去买点食物,马上就回来,我们还得在这儿撑两天。”


 


同一片夜色下,Shaw刚打算去书房,突然听见另一边的房间里,传来一声低沉的闷响。华盛顿的别墅虽然不如纽约的宅邸守卫森严,但安保系统也不是一般的小贼能破解的。她警惕地打开那扇房门,刚一瞥见晕倒在地的女佣,门后便突然闪出一人,挺刀向她刺来。


 


Shaw侧身避开,伸手一按开关,灯却打不开。那人动作敏捷有力,连续性极强,Shaw一和他动上手,便发现难以抽身。黑暗中,她感到刀锋擦着她的脖子滑过,颤栗的兴奋感,迅速蔓延到全身,这是她第一次在肉搏中落了下风。


 


Shaw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Thomas?”


 


那人动作一滞,只慢了这么一步,Shaw已将他的匕首打落。他迅速就地一滚,两人几乎同时拔出了枪。


 


“Hersh果然派你来了,不过你恐怕又要任务失败一次。”


 


那人脱下面罩,窗外暗淡的灯光映照出他英俊的脸庞。他自信地笑了笑,“你真以为外面那几个业余货能拦得住我吗?”


 


Shaw镇定地牵起嘴角,说道:“现在你也许知道了STU隶属ISA,但你以为那间资料室里只有Reese家的黑幕吗?”


 


就像Shaw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时一样,Thomas表情虽略有波动,但并没有十分惊讶。“那么,替我谢谢Ms. Groves。”他顿了顿,“Shaw,你知道得太多,他们不会放过你的。只有跟我回去,才可能保住一条命,Control也许能让你重新加入ISA。”


 


Thomas一开始没有用枪,Shaw便知道他并不想杀自己。“就像你说的,我知道得太多。回去转告Hersh,如果他再派人暗杀我,或是我身边的任何人,我所参与的所有任务细节就会立刻公布到网上。”她扬了扬眉毛,“我猜Control不会对那点击率感到高兴的。”


 


Thomas脸上是从未有过的严肃表情,他几乎以默哀的目光看着Shaw,“下次见面,我会直接开枪。”


 


Shaw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正合我意。”


 


Root回到公寓时,一眼看见的竟是一片狼藉的血迹。Hanna被拷在暖气片旁的右手,已经被她硬生生拉出了一半,手背上鲜血淋漓。她早扯破了身上的衣服,正哆嗦着撕扯肩上的伤口。


 


Root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进入自残的阶段,连忙解开了手铐,用薄毯将她包裹起来。Hanna在群蚁蚀骨的疼痛下,抱着她苦苦哀求着,被泪水和汗水濡湿的头发,紧贴在苍白的脸颊旁。她只想再吸一口,越快越好,哪怕在那之后,要立刻被杀死她也愿意!


 


半月前,她救出Root后,为了不让人发现受伤,便自行注射吗啡止痛。但她经验不足,放纵了几次剂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沉迷于毒品。她曾尝试戒掉,但十多小时后,在体瘾的折磨下,还是选择了上街购买冰毒。Root正是在那时候看见了她。


 


Root废了一番力气,才帮她包扎好右手和肩上的枪伤,那是一天前添的新伤,刚结痂的伤口又被她抓得血肉模糊。


 


Hanna打了个寒颤,钻心的疼痛自内而外地侵袭开来,她声嘶力竭地哭喊着“求你了!Root,给我一点吧!我受不了了!”


 


Root看着她狂热渴求的迷醉眼神,坚定地说道:“这只是软性毒品,你能够挺过来的。理论上来说,这并不比你克服开枪的心理障碍更难。”她见Hanna又有了自残举动,只得紧紧抱住她,一面温柔地安抚,一面用绳子将她绑了起来。


 


她挣扎着发出疯狂的笑声,“你是在为她报复我对吗?”


 


Root将绳子绑好,自嘲地笑了笑,“我又有什么资格报复你呢?”她长出口气,“等你清醒的时候就会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你。”


 


Hanna绝望地摇着头,“你救不了我的,我早就完了。”


 


Root耸了耸肩,“虽然救人非我所长,但我总是学得很快。”她那让人安心的目光,望进褐色的眼眸里,“Hanna,我不会让你落在任何人手上。但你得先告诉我,他究竟要你做什么?”


 


被John骗来参加了几小时的会议后,Shaw已经无聊得睁不开眼。她对几个赌场的股权分配,提不起半点兴趣,如果不是其他家族的代表在场,她早就提着枪走人了。


 


John和她一起走出俱乐部,说道:“不要让人看出你内心的想法,Shaw,哪怕你再不屑。”


 


她不满地翻了个白眼,“你欠我一把巴雷特。”


 


John笑了笑,“Root还没有消息吗?”


 


自从那天Shaw看见她和Hanna在一起,这已经是她失联的第四天了。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Root在追寻她热衷的线索时,总是突然消失,然后又突然地出现。但她这次的消失,显然是Shaw不想谈论的。


 


John见她沉着脸,笑道:“别担心,Root那孩子和你一样,她擅长照顾自己。”


 


Shaw倔强地瞪着他,“我没有担心。”


 


John的日程排得很满,会议刚一结束,便要赶去高尔夫球场。在他投来和蔼可亲的目光时,Shaw立刻拒绝道:“没门!”她敏捷地钻进了车里,不等John开口,便绝尘而去。


 


Shaw在广场公园门口下了车,Martine派来接她的人已经等候多时了。那个年轻小伙子,常跟在Martine身后,Shaw还曾指点过他的射击。她没有多想便坐进了车里,但很快就察觉有些不对劲。


 


Shaw随口试探了两句,那年轻的保镖,在她一双清澈锐利的黑眸下,竟被逼得有些闪躲。就在这一刹那,全程一言不发的司机,头也不回,反手便从腋下射出两发麻醉枪。


 


Shaw眼疾手快地避开了一发,她立刻打碎车窗,百忙之中向驾驶座回敬了一枪,旁边的保镖急忙扶住了失控的方向盘。“下次记得用防弹玻璃。”说完,Shaw便从车窗跳了出去。只见她在地上滚了两滚,那保镖再回头看时,已不见了踪影。


 


她以最快的速度拔出了麻醉针,很快,便开始感到小腿无力。她清楚,那保镖马上就会追上来,她必须在麻醉枪的药效蔓延到全身前,躲到一个安全的地方。Shaw正惊疑不定时,Root的声音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耳机里,“Shaw,你必须要小心!”


 


“这个提醒来得真及时。”她扶着墙,用一贯嘲讽的语气说道。


 


但她很快就发现,这绝对只是个预警,因为她面前突然出现了四个高大的男人。带头的一人按了按耳机,“我们找到她了……明白。”


 


Shaw只从口音便能判断出他是Yogorov派来的,只听为首的那人喊道:“交出武器,我保证你不受到伤害。”


 


Shaw冷笑一声,“何必那么麻烦?我现在就可以解决掉你们四个伤害来源。”


 


那人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你还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对吗?”


 


他挥了挥手,几声紧密的枪响后,Shaw从四具尸体上补充了些弹药。尽管她左臂中了一枪,但在她意识渐渐模糊的情况下,疼痛的刺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她甩了甩头,极力保持着清醒,Martine却在这时打来了电话,“没想到你能撑这么久,Shaw,你总能给我惊喜。”


 


Shaw换了把弹夹,“这么说,不是你的保镖智障般理解错了你的指令?好极了,我还在为你手下的智力感到担忧呢,那样的话,以后就算杀了你,也没什么意思。”


 


Martine笑道:“哦,Sameen,我不想杀你,我对未婚妻就是下不了狠心啊。知道吗,我一直感到奇怪,为什么你那么快就答应了我结婚的请求。我当时真是太傻了,不是吗?你甚至懒得费心编一个像样的理由,而我就这么相信了你。”


 


“没用的,Martine,我的手机有反追踪功能,你就算和我聊到圣诞节,也不可能成功定位。”


 


手机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希望自己是落在我手上,而不是其他人。”


 


Shaw挂断了电话,她猜想多半是Yogorov伺机报复,挑拨了Brotherhood和Bentley的关系。但她接下来遇到的Dominic的手下,让她意识到事情恐怕比她猜想的更严重。Shaw在一番艰难的枪战和肉搏后,虽然成功逃了出来,但几处伤口造成的大量失血,让她体能严重下降。更糟糕的是,她准备叫救援时才发现,手机已经被打碎了。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局面,随后,她频繁遇到的杀手,让她难以找到藏身之处。加上她之前绕开的,Shaw至少又遭遇了来自五个不同帮派的杀手。以一个专业医生的角度来看,她知道自己早该因麻醉和失血而失去意识,但她更清楚,这个时候失去意识,意味着什么。


 


全身各处的疼痛感,鞭挞着她的神经末梢。Shaw没有多余的精力思考自己为什么被追杀,她开始感到寒冷,体力在一点点流失,耳中只剩下嗡嗡的声音,握着枪的手也在发抖。Shaw抬头看了眼天空,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她几乎栽倒在地。


 


她想起了和Root一起离开Reese 家,被围追堵截的那个晚上,不同的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强大的意志力,使她撑到了现在,但Shaw很清楚,自己的体能已经达到了极限。她想着,如果这个时候再遇上一伙人,那就真正有趣了。


 


当从背后射来的子弹,穿透她右肩时,她发现事情正是朝有趣的方向发展的。Shaw在天旋地转中,勉强回身射了一枪。她从模糊的视线中,看见三个人正向她瞄准。


 


突然,三人听见身后有人说道:“想都别想!”他们还来不及回头,子弹便穿透了他们的心脏。Shaw在看清来人的脸后,才终于松了口气,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评论

热度(92)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