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31)

门减:

30






Shaw在昏迷中,隐约醒来几次。她感到自己被放在一张柔软的床上,衣服被褪了下来,伤口上有清凉的触感。不知过了多久,她断断续续听见有人在打电话。


 


“我知道,爸爸,但以她现在的精神状况,我不认为告诉她真相是个好主意……不,这不是你的错,她的确染上了毒瘾,但不是你想的那样,况且我已经帮她控制住了……”


 


恍惚间,有人轻轻按在她额头上。她从朦胧的一线视野中,看到那双熟悉的棕眸,正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那人叫了声她的名字,Shaw只低低应了一声,就立刻被疲惫席卷。


 


一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只有圆桌上方的水晶吊灯开着。圆桌旁坐满了十几个人,而他们身后,在逐渐稀薄的光晕,被吞没于黑暗的交界处,静立着相同数量的随从。没有人愿意与其他人目光接触,整个会议室鸦雀无声。


 


如果将所有灯都打开,就会发现,站在John Reese正背后的人,表情最为凝重,除去刀疤的原因,他的额头上已微微渗出了汗。他对这个站位安排十分不满,因为他完全看不见John的脸,这意味着他不能以最快的速度作出反应。其他随从都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只有他不得不把手放在大衣开襟的附近,但又怕引起起疑,把手往下移了移。


 


这并不常见。今天,并不是每年约定的日子。而这间会议室,从不会只开一盏灯,从不让带武器进来,也从不会保持这么长久的沉默。


 


终于,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昨天,我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有不小的损失。杀死Elias的凶手还没找到,而我唯一的女儿,至今生死不明。”他目光扫过,其他人和他目光一碰,旋即转开,只有Martine直视着他。


 


只听她笑道:“对您的损失,我们深表遗憾。Bentley当初与Brotherhood合作,尽心尽力救出您的时候,还以为Ms. Shaw是个可靠的伙伴,没想到她竟会做出这种让Reese家蒙羞的事。”


 


John听她话中明讥暗讽,颇有些不悦,说道:“Brotherhood一直很看重与Bentley的友谊,我也不止一次地叮嘱过Shaw,要懂得回报我们的朋友。”他微微挑起唇角,“可Shaw那孩子就是太心软,无论碰上什么为难的要求,她都一口答应了下来。哎,都怪我这个做父亲的管教不严。”


 


众人只当他承认了Shaw的所作所为,只有Martine心中一凛,John Reese果然像传闻中一样,是个不动声色的老狐狸。她怕John当场抖露出来,只得紧抿着嘴,扭过脸去。


 


Yogorov的儿子代替他远在纽约的父亲,出席了这次会议。他冷哼一声,说道:“就算Ms. Shaw的事,是我们太心急了,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使我们每一个帮派都受到了威胁,谁也不知道情况究竟有多严重。Mr. Reese难道就一句话也不交代吗?”


 


其他人纷纷抬起头来,看向John Reese的眼神中暗含着怒意,Anthony默默将手往上移了移,却听John接口道:“这正是我建议召开这次会议的原因,我可以向诸位担保,Sameen Shaw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昨天发生的事绝不简单,如果我们现在互相争斗,只会让别有居心的人得利。”他停了停,像是做出了一个十分为难的抉择,“为了我们共同的利益,我决定,不论最后结果怎样,我放弃为我女儿复仇的权力,并且我会在找到Shaw后,立刻给各位一个交代。但从这一刻起,如果再有人对我女儿暗中纠缠,或是做出任何伤害的举动,我保证,Brotherhood会尽一切力量,让他感到活着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


 


Shaw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她有些吃力地坐起身,疼痛从四面八方袭来,她嘶了口气,问道:“我在哪儿?”


 


Root立刻从窗边走过来,扶她坐好,笑道:“别乱动,亲爱的,这是我在华盛顿的安全屋。这里很隐蔽,没有几个人来过。”


 


Shaw抱着双臂,搁在膝盖上,那样子看起来难得的乖巧。她打量了一圈房间,从柜子上的灰尘,和桌上摆放的治疗心脏损伤的药物来看,Root是最近才启用这间安全屋的。而暖气片旁,手铐上的血迹还算新鲜,她想起之前的通话,大概能猜出发生了什么。


 


她点了点头,目光放向别处,“你和Hanna来过。”


 


不知是不是错觉,Root感到她淡淡的语气中,有一丝嫉妒和委屈。她忍不住笑了,伸手握住她的手腕,“Hey,Sameen,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


 


Shaw抬眼看她,她的眼里虽带着笑意,可是深邃静谧,像西亚的蓝天一样,清澈安详,令她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安。她不可察觉地舒了口气,多日的不快一扫而光。但她随即觉得,这份不悦实在幼稚可笑,而Root看穿了她的不快,这让她更加不自在。


 


可这个棕发女人仍旧含笑盯着她,空气中涌动的暧昧,让她略有些局促。Shaw调笑着打破本不存在的尴尬,“明天我的身价会翻一倍,但愿出悬赏的人付得起价钱。”


 


Root见她恢复了些精神,高兴地笑道:“没有人出悬赏,sweetie,他们只想在别人之前抓住你。”


 


她挑起眉毛,嘲讽道:“是啊,他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要杀死我。”


 


Root笑了笑,一面检查她肩上的伤口,一面说道:“不久前,FBI同时突击了以Bentley为首的几处地下生意,并带走了他们的内部账本。”


 


Shaw盯着她的眼睛,“Brotherhood呢?”


 


Root收回目光,“这正是问题所在。华盛顿很多有名望的黑帮都在这次打击的行列里,就连纽约的帮派都受到牵连,唯独Brotherhood平安无事。”


 


Brotherhood在纽约起家,成功在华盛顿立足后,才发展为了全国性的帮派。因此,他们在纽约势力最大,华盛顿其次,而与Brotherhood有生意往来的帮派,大多集中在这两个城市。现在,两边的帮派都受到打击,那就意味着,Brotherhood大多数生意伙伴都受到了影响。


 


Shaw说道:“这并不能解释,他们像疯狗看见骨头一样追着我。”


 


“但有人放出消息,John之所以能这么快放出来,是因为你向FBI出卖了所有合作帮派的信息。”Root掀起她衣服,确认她背后的绷带没有渗血,“这也不能怪他们轻信流言,毕竟John的庭审太戏剧性,我当时不能亲自到场,现在都有些遗憾呢。”


 


Shaw了然道:“所以,他们都想第一个知道我还出卖了哪些信息。”


 


Root皱了皱鼻子,“老套的方法,不过,不得不说很凑效。”


 


Shaw任由她摆弄了一番,才问道:“Hanna的又一个伟大复仇计划?”


 


Root微微一愣,她从Shaw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她在这件事情上,的确超乎寻常的固执。我父亲也因此想告诉她,他并没有死,希望能减轻她的使命感。”


 


Shaw立刻说道:“她可不是为了什么使命感。”说完便发觉自己上当了,果然,Root笑容中闪过一丝狡猾,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玩味地看着她。她马上扯开话题,问道:“FBI怎么会同时得到这么多帮派的内部消息?”


 


她抬了抬眉毛,“他们总有自己的办法。”


 


Shaw心中狐疑起来,脸上却不露声色。


 


Root见她微皱着眉头,蓬松的黑发垂下几缕,绒绒地掠过泛白的唇角,那憔悴的样子,让她眼底不由晕开一层宠溺的关切,“伤口还疼吗?”


 


“算不了什么。”她促狭地眨了眨眼,“我唯一担心的是你的缝针技术。”


 


“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sweetie,我可舍不得弄花这么漂亮的身体。”她歪过头来笑道:“毕竟到头来是我的损失。”


 


深夜的时候,起了大风,不知哪一家的窗户没有关好,啪啪作响。窗外亮光一闪,照亮了Shaw沉睡的侧颜。树枝的繁密阴影,映上窗帘,被疾风拉扯得簌簌摇晃。


 


突然,雷声滚过,刷刷地下起雨来。Shaw睁开眼,黑暗中,只见Root轻手轻脚地拉上内层窗帘。折返时,见Shaw已经醒了,摸了摸她头发,轻声问道:“冷吗?”Shaw摇了摇头,只感到Root轻轻地回到床上,钻进被子里,一会儿,从背后小心地抱住她。


 


冬天打雷并不常见,Shaw隐约感到不安。Root见她没有拒绝,又挪近了一些,下巴搁在她肩窝上。Shaw忽然动了动,她以为碰到她伤口,连忙放松了怀抱,“抱歉。”Root往后退了退,Shaw却只是向她这边侧身,转过脸来看着她,“你在哪里遇见她?”


 


Root愣了片刻,才明白她问的是Hanna,脸上旋即绽开一个动人的微笑,“弗吉尼亚大道的转角。”


 


那的确是那家餐厅附近,Shaw像是松了口气,又转过脸去。Root见她背对着不说话,重又把她圈进怀里,笑道:“我们没有睡在一张床上,如果你是想问这个的话。”


 


Shaw翻着白眼转过身来,明暗间,只见Root眼中温柔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她眼中也不自觉地带了两分笑,“我可没兴趣知道这些。”


 


Root见她直盯着天花板,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只听她问道:“安抚一个毒瘾发作的人很不容易吧?”


 


她抑制不住地笑出了声,“当然,不过……”她吻上那泛白的嘴唇,轻咬着她的唇瓣,却又不忍心真的用力,Shaw却稍稍避开。她笑道:“老实说,比起安抚吃醋的妻子,要容易得多。”


 


Shaw撇着嘴角瞪着她,“我严重怀疑你的视力。”


 


窗外的雨,又急又密,这是两人第二次睡在同一张床上,却是第一次离得这么近。太近了,Root暖暖的呼吸,轻拂着她鬓角的碎发,Shaw睁着眼躺在她怀里,只觉这份温暖,美好得太不真实。


 


清晨,John就接到了Root报平安的电话,他虽坚信Shaw已经逃脱,但接到电话后,一颗心才终于放了下来。虽然他答应了其他帮派,但还是嘱咐Root,让Shaw在安全屋休息两天再回家。


 


Shaw睡醒的时候,Root正好走进来,她轻吻了她的脸颊,说道:“再睡一会儿,我去买早餐。”


 


她难得温顺地点了点头,Root刚一离开,她却立刻坐了起来。


 


Martine看着地毯上弧形的花纹,连绵不绝,延伸到看不清的远处,心中第一次这么焦躁不安。尽管在离开那间会议室前,所有人看在John Reese的面子上,都作出了承诺,但她一回到Bentley,便派出了所有信得过的手下,暗中追查Shaw的踪迹。


 


她决不能让Shaw落在别人手上。回到美国后,她的每一步都如履薄冰,而Shaw是她第一个信任的外人。她们的合作始于患难,但万万没想到,Shaw从一开始就背叛了她。其他帮派或许会损失些生意,但她却赌上了自己的性命。一旦那四个元老,察觉了她的企图,她便再难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Root提着纸袋,里面的三明治和牛奶还是热的,她远远地看到里层的窗帘被拉开了,只剩外面较薄的一层,心中微起疑惑。她推门进去,只见Shaw正站在柜子旁,拿着一把枪。怀中袋子里的早餐,散发着一点薄薄的热气,但这热气瞬间就散发到寒冷的空气里去了。


 


她缓缓地合上门,Shaw把玩着手里的枪,说道:“Heizer Double Tap,最近刚用过。”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射中目标了吗?”


 


Root做黑客杀手时,常用HeizerDouble Tap,但搬进地铁站后就弃用了,因此,Shaw从没见她用过那种配枪。她放下袋子,直视着Shaw清冽的目光。Shaw把枪口对准她的方向,说道:“Hersh那天见的人是Hanna?毕竟我能想到,让你不顾一切的人也只有她了。”


 


Root从她脸上看不到丝毫表情,只是慢慢走近,“Shaw……”她在枪口扬起时,停了下来,“我不想为自己开脱,只是想让你心里好受一些。我的确没想到,打落Elias的枪后,Hanna会直接射杀了他。”


 


Shaw眼中跳跃着惊醒的怒意,“为什么?”


 


“他开枪打中了Hanna,”Root眼中没有一贯的笑意,却盛着该死的真挚,“我不能看着她被杀死。”


 


她的表情平静得几乎像是等待着这一刻,而这平静在Shaw眼里,却根本就是得意。得意看到她辗转不宁,一而再地被她玩弄于股掌之中。她那么焦急地寻找着杀死Elias的凶手,而Root为了Hanna,也只是轻轻松松两句话就交待了。


 


新婚时,Elias曾开玩笑地告诉她,她的这个妻子擅长操控人心,Shaw不过一笑置之。但现在,她却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竟被人耍弄了这么久!


 


Shaw的目光使她感到一阵寒冷,像一支灵光闪烁的利箭,穿过她的心脏。她轻声说了句,“Sameen,我很抱歉。”却像是生生宣判了什么。


 


Shaw微皱着眉头,“这么说,系统上线了,那些帮派的内部消息是ISA给她的,我早该想到Hanna没这个能力。”


 


Root见她穿好大衣,从柜子里取了两把枪,忙上前说道:“Shaw,你的伤还没好,现在出去就是活靶子,过两天再走吧。”


 


只见她端着枪,迅速回过身来,黑亮的眼眸中,清清楚楚是厌恶的神色。她看着她,像是看着一条毒蛇,全身都散发着凛冽的恨意。她的心猛地抽痛了一下,只感到一股冷到彻骨的寒意。


 


Shaw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她?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半个月后,我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她慢慢走到门口,枪口仍精确地指着她,“别想跟着我,否则我会杀了你。”Root眼见她走出门口,不由地跟上两步,Shaw眼也不眨,扣下了扳机。


 


鲜血从她左肩涌出,Root一只手扶着桌子,才勉强站住。Shaw冷淡地看着她,“再往前一步,这最后一发子弹,就不会射向肩膀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



评论

热度(113)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