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33)

门减:

32






Root捂着右臂的伤口,一路回到安全屋。她拔出子弹,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这样一个小任务也会受伤。其实,剧院的后门本没有守卫,但Koroa家的杀手因被Root发现,不敢从原定的路线撤退,其中一人在离开时,不小心引起了Bentley保镖的警觉。因此,Root提着狙击枪出现在后门时,立刻就被盯上了。


 


Root疲惫地躺到床上,被子上隐隐的香气,清爽淡薄,既不是香水,更不像衣服上的熏香。那香气陌生却又似熟悉,她将头埋入枕中,枕上的香气更加若有若无。一场战斗后,她本就精疲力竭,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但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心脏隐隐作痛,胸口也愈加沉闷,她在深陷的睡意里,感到呼吸都跟着困难起来。她极力从疲倦中睁开眼,慢慢坐起身,吞下一粒药后,才又模糊地睡了过去。


 


半夜里朦胧醒来,她感到被子里很温暖,黑暗中,那香气仍萦绕在四周,仿佛就在身侧。半睡半醒间,她伸出手去,Shaw侧卧在那边,背脊微微起伏着,但却摸了个空,清醒的一瞬,连心也跟着空了一半。


 


她了解Shaw,这一次Elias的事,她绝不会原谅自己,对Hanna更是不会半点手软。如果Hanna留在这儿,一定难逃一死。


 


一家小咖啡厅里,Root手上已暗中握了一支针管,“Hanna,你必须离开美国,否则Shaw一定会杀了你,而这次,我不能像以前一样保护你了。”


 


Hanna见她脸上有一丝沉郁,问道:“你们吵架了?很严重吗?”


 


Root若无其事地搅着咖啡匙,淡淡地说道:“她有权力生气。”


 


“因为Elias的死?”她停了停,像是在思考措辞,“我以为……一个有感情障碍的人,不会对其他人的死亡,产生太多情绪。”


 


Root看了她一眼,涩然一笑,“我拿到Shaw的档案后,本可以直接送去法庭,但Shaw却让我先送给Elias,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她在乎Elias,甚至和她父亲相比,她更不愿瞒着这个不常见面的叔叔。”


 


Hanna焦急地说道:“我去找她说清楚,Shaw是个理智的人,她了解实情后会原谅你的。”


 


“Hanna,这事与你无关。”她微笑着看向窗外的远处,“我从没想过Shaw会原谅我,她好好活着,就足够了。”


 


Hanna静静地看了她片刻,轻声说道:“Root,我只想你知道,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做任何事。”


 


Root转过头来盯着她,“你能为我做的,就是马上离开这儿,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如果你死了,我和我父亲为救你所做的一切,就都没有任何意义了。”


 


Hanna低头笑了笑,“谢谢你,Root。”她抬起头来,那温柔的目光染上了阳光的碎金,“但我再也不会逃走了,这就是我能为你做的。”


 


Root见她眼中闪过一种解脱的淡然愉悦,不由放开了手里的针管。


 


高级公寓的玻璃幕墙前,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士。“如果你能留下来,这里晚上的景观更漂亮。”


 


“我毫不怀疑,只是,我们可以先开始采访吗?”她怯生生地站在那儿,紧张地摸了摸裙摆,“抱歉,我并不想逼你,Mr. Berg,只是再不交稿的话,编辑就会换其他人了。”


 


他迷恋的目光在她身上一绕,自信地笑道:“那是那个蠢蛋的损失。你是我见过最棒的记者,我保证,你会得到这份工作的。”


 


“那么开始吧。这是我第一次采访,如果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请原谅我。”她一笑起来,声音微微颤抖,脸上是涉世未深的稚气与羞涩。


 


“你太紧张了,Ms. Ritchie,喝杯酒吧。”他彬彬有礼地递来一杯红酒,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这个局促不安的漂亮女人。


 


Ms. Ritchie连忙双手接过,轻声说道:“谢谢。”


 


他见她捧着酒杯的天真样子,感到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她那么纯洁美好,对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没有一点戒心。在政府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狠毒肮脏的勾当没少干过,他以为自己早就是铁石心肠了,但一看到她清澈纯真的笑容,就生出一种保护她的责任感。是的,她需要他的呵护,除了他,还有谁能从那刻薄的编辑手里,救出她呢?


 


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甚至她没有问的,他都体贴地回答了,她不知道问什么了,他就微笑地带着她,在他的领域遨游,最近的经历,上司给他最重要的任务,他都毫无保留地向她展示。他脸上的骄傲,像是一个开屏的孔雀,在异性面前的自豪。


 


他打卡电脑,进入一套内部系统前,犹豫了一会儿,抬头只见她期待地眨了眨眼,心中仅存的一点戒备溃散开来。Ms. Ritchie见他终于要输入密码,嘴角轻轻往上一挑,她等的就是这个,但就在这时,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Mr. Berg皱了皱眉,他绅士地说道:“请等我一下。”门边的监控器上,显示着一个肥胖的男子站在门前,他拉开门,摊手问道:“Eric,你来这儿干什么?”他话还没说完,就被Eric身后闪出的一个小个子女人,拿枪指住了。


 


他见Eric被敲晕过去,连忙举起双手,往屋内退去。Ms. Ritchie听见声音,出来查看,他刚急切地说道:“请别伤害她。”便发现这两个女人,都怔怔地看着对方。他难以置信地来回看着两人,“你们认识?”


 


Ms. Ritchie看了他一眼,那本来充满天真的双眼,突然变得炯炯有神,总是带着温柔笑意的眼神中,藏着一股无形的狠厉。他还来不及震惊,门口本已晕倒的Eric,便迅速起身,按下警报按钮后,夺门而出。


 


Mr. Berg只觉脑后一疼,便晕了过去。“真巧啊,Shaw。”她看了看楼道监控,笑道:“十人队的保安,享受派对。”Shaw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将Mr. Berg拖进卫生间里。


 


十多分钟后,公寓里只剩躺了一地的保安。最后一个清醒的保安,慢慢挪动着手臂,想去拿不远处的对讲机,刚要碰到时,一个高跟鞋正踩在他手腕上。Root转了转鞋跟,体贴地笑道:“需要帮忙吗?”他摇了摇头,Shaw立刻一脚将他踢晕了过去,不悦地说道:“警报可能连向别的地方,我们没时间浪费。”


 


Root本可以从更高级的官员下手,但她在Control那儿露了脸,不敢冒险。两人从不同的线索入手,几乎同时追查到这儿,Mr. Berg在Shaw的审问下,没撑多久便吐出了一个名字。Root从他的电脑上,验证了他的确不知道系统主机所在地的事实,两人都稍有些失望。


 


Shaw将他灭口后,迅速离开了公寓。她听到Root跟了上来,于是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已将她抛在后面。


 


片刻后,Root又跟了上来,“ISA最近盯得你很紧,你确定就这么跑过去是个好主意吗?”


 


Shaw像是没听见一样,沉着脸加速往前,但那高跟鞋声仍跟在后面,连同那带笑的嗓音,“Shaw,两个人合作,总好过一个人。”


 


她猛地止步,回过身来,咬牙说道:“别再跟着我。”


 


Root也跟着止步,顽皮戏谑的光芒又出现在她眼中,“我只是顺着这条路往下走,Sameen,你碰巧走在了我前面。”


 


Shaw恼怒地扬了扬眉毛,“好极了,那么这条路让给你。”


 


她快步穿过马路,走到另一边的人行道上,但那高跟鞋声又紧随而来。Root调笑道:“下次约会,你该小心一些,Shaw。Hersh不敢派ISA的特工来暗杀你,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利用黑帮势力。”


 


Shaw忍不住生气地转过身来,“你跟踪我?”


 


Root笑道:“只是想保护你,Sameen。”


 


“看来我那天开的一枪,还是没能表明我的立场,是吗?”她紧绷着下巴,愤怒地瞪着她,


“如果你再跟着我,我就不客气了。”


 


没过一会儿,Root就无视了她的威胁,不紧不慢地跟了上来,她喘息着说道:“没必要那么着急,Shaw,我有些累了,我们可以吃了晚饭再去,我保证他不会飞走的。”


 


Shaw清楚那是她的把戏,一想起刚才,她在那男子面前装出的柔弱模样,便觉她的演技实在炉火纯青,也难怪自己被她玩弄这么久,她以极大的代价认清了这一点,以后绝不会再上当。Shaw丝毫不停,那步伐,一步快过一步。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那语声听起来有些微弱,“Sameen,我们为什么不坐下来分享一下信息呢?”


 


Shaw知道她是假装的,如果自己停下来理她,多半又被她绕进去。她一想起Root那妩媚中又透着天真的诱人神色,顿时生出厌恶之情,随即决然地往前走去。


 


她走了几步,听不见身后的脚步声,上帝知道,那个女人是绝不轻易放弃的,她本想回头看一看,但终究还是按捺下好奇心,快步而去。她走了二十多米,Root仍是没有跟上来,Shaw忍不住回头来看,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却不见那高挑的身影。


 


Root终于没有跟来,她暗自高兴地松了口气。Shaw走到路口,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时,一眼瞥见远处的长椅上,坐着一人。她犹豫了一下,Root一动不动地靠在椅背上,棕色的卷发凌乱地拂在脸上,看不清她的脸色。


 


司机催促道:“请问你想去哪儿?”,Shaw打定主意,不管她耍什么花样,都绝不理她。但正当她准备坐上车时,一个路人在Root身边停下,像是在询问她的情况。Shaw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失望又无奈地翻起一个白眼,用力一甩,关上了车门。


 


Root微笑着阻止这个好心的男士拨打急救电话,但心脏一阵阵的疼痛,放射到整个肩部和手臂,使她有些力不从心。那男子刚听到电话拨通,手机却突然被人抢了去,他惊愕地转过身来,一个黑发女子已挂断了通讯,将手机又扔回了他怀里。


 


“她不需要救护车,继续走你的路。”


 


他却是不肯退让,“但这位女士立刻需要医生。”


 


Shaw耐着性子,回头说道:“我就是医生。”


 


他见这黑发女子脸色不善,本有些担心,但那身体不适的女士,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黑发女子,惊喜的眼神中透着亲昵,这才犹豫着离开了。


 


Shaw蹲下身来,眼中闪过一丝焦急,“药呢?”


 


Root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Shaw接过掂了掂,却发现是空的,“别告诉我你身上只有这个。”


 


Root笑了笑,“早上吃完了,来不及换。”


 


Shaw见她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低声责备道:“你疯了!”她无奈地撇了撇嘴,“在这儿等我。”


 


只过了一会儿,Shaw便拿着一个小瓶回来。她塞了两颗药在她手里,将药瓶放在长椅上,说了声“收好。”便又匆匆离开。Root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心中一阵难过,她坐了一会儿,感到十分寒冷,正想起身时,却看见Shaw又走了回来。


 


她一言不发地将一杯热奶茶递到她手里,又一言不发地坐到她左侧。Root嘴角的笑意,抑制不住地放大,但却聪明地选择什么也不说。


 


Shaw坐得很远,一直别过脸看着另一边,心中很是烦闷生气。她希望Root像平时一样,调侃两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起身就走。但Root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儿,沉默地小口饮着奶茶。


 


不知过了多久,Root感到疼痛渐缓,她看了眼不远处的餐厅,笑道:“我快被冻僵了,想去吃点东西。”


 


Shaw仍旧坐在那儿,看也不看她。她等了一会儿,Shaw却突然起身,叫了一辆出租车。Root只当她要离开了,但她打开车门后,又回过身来,看着坐在长椅上的女人,不耐烦地翻起一个白眼,“你还没在这儿冻够吗?”


 -----------------------------------------


我一直认为,如果我以作者的身份来解释对文中感情的理解,会非常影响读者的阅读体验。我喜欢看到大家独立思考后,从不同角度,得出的个性见解,但上次“Shaw为什么生气”这个问题又非常重要,我不得不单独作出说明,如果有读者不想失去自己探索的乐趣,请在这里停止阅读。








首先,Root绝不想伤害Shaw的感受,她也是这次意外的受害者。她在说出真相时,非常平静,因为她知道Shaw会非常生气,她本来可以“推卸”,但她心甘情愿,承受Shaw的生气。


但在Shaw看来,Root的平静就是一种胸有成竹,她拿准了Shaw会因为她们之间的感情,放过Hanna。Shaw认为Root对她的示好是为救Hanna的那一天作铺垫。她觉得自己的感情被玩弄了,Root对她,和对Mr. Berg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要骗到Shaw的感情,需要更高技巧,更多时间。


Shaw会这么想,也不是空穴来风。从Root角度来看,她一直瞒着Shaw, 也的确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力化解Shaw和Hanna之间的矛盾。从某个角度来说,她的确是想利用Shaw的感情。



评论

热度(118)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