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A Song of Shoot(三)

23鱼片粥:

中世纪雇佣骑士Shaw/流浪的落难少女Root


    


接上文(一) (二)




-----------------------------------------


    




神泉城位于两河交汇地带,庄稼繁茂,人流密集。城外五里是一个十字路口,向西通往河边路,向东即是国王大道。


    


Shaw手牵一匹额上有道白斑的栗色驯马,跟在形形色色的人后面慢慢移动步子,右手边戴着软草帽的“侍从”从小布袋中掏出一颗颗青豆扔进嘴里。


    


今天是她们打算出城的日子。


    


Shaw摸了摸日渐干瘪的钱袋。她最初所带的钱币完全足够自己一个人撑上三个月,只是没想到中途加进另一个,旅程中又多是变数。雇佣骑士的劳务费还未取得,两人在路途中就面临弹尽粮绝的境地也不是没有可能。


    


肋骨上的伤好了许多,偶尔夜间还会隐隐作痛。两匹牡马在与匪盗的正面冲突中一死一逃,Shaw不得不在双冠小镇买下一匹新坐骑。


    


窘迫的情况所致,她也不得不和Root共骑。


    


Root虽说比自己小上四五岁,然而身材修长,比Shaw高出了半个头。每次在马背上,女孩的双手从背后自然地环过她的腰肢,她都有种陷入对方怀中的错觉。


    


当Root第一次这么做时,她还把头轻轻靠上自己的肩头,气息在耳旁呼出,“骑士,天就快黑了,你知道的,安全第一。”


    


Shaw来不及翻白眼,手上的缰绳一松,马已经跑偏了方向。


    


不用回头,那一刻她也能料到身后人一脸调笑的表情。




如今,她只想快些结束这一切,早日拿到报酬,过上一阵有熟牛排葡萄酒羽毛床陪伴、可以独自一人潇洒过活的日子。


    


当然,出了神泉城,前面的路会稍微好走一些,二人离艾伦堡也越来越接近。


    


队伍无比缓慢地向城门移动,太阳渐渐高升,晒得人只想找个荫蔽之处小憩一会。


    


人心也不免有些躁动,人群中不时传来交头接耳的声音。铁匠推着轮车,和抱着婴儿的妻子说着出城后的打算。几个身持配剑的年轻男人嘴里嚼着酸草叶,抱怨着如今颠沛流离的生活。Shaw回头看见Root和一个体型有些肥胖、拖了一车小玩意儿的手工艺人闲聊着什么,渐渐落到栗色驯马的后面。


    


她立即向后走去,牵住女孩的手,将她拉回原来的位置。


    


“这群人鱼龙混杂,看起来正经的生意人,实际上是被通缉的逃犯也未必没有可能,”她变得有些严肃,“你就算是出于无聊,也不要去和陌生人扯上什么关系。”


  


女孩没有被她的严肃神色吓到,只是撅起小嘴,无所谓地歪头看了看她。


 


等待许久之后,队伍向前挪动了不少距离。二人终于看清了城门处的情形。


    


城门两侧站立着两排身着黑环甲,披金底银丝绘章披风的都城守卫。一个穿着黑釉胸甲,戴皮质手套的军官正摊开一卷金边缎带,向路过的人盘问着什么。


    


Shaw曾经见过相似的场景。如果她猜的没错,那很可能就是一张加盖了国王印章、金黄封蜡的逮捕状。


    


她调整了一下呼吸。


    


从北境南下,一路上她背负的人命并不算少,要是在寻常岁月,手中沾染的鲜血足够为她预留一个绞架的位置。可毕竟她并非是卷入权利斗争的重要人物,王室没有任何道理索要自己的小命。


 


思考间,她的余光瞥见Root抬起手,微微拉低了帽檐,或许是自己看错了。


    


前面的人接受一番询问和检查后顺利出城,二人终于来到城门下。


    


长着一张长脸,眉毛粗浓的军官神色肃穆,从头到脚将Shaw打量一遍,低头看向缎带,沉默片刻后挥手放行。


    


Shaw轻轻吐出一口气,牵上驯马,朝出口走去。


    


只是还没迈上十步,听得背后传来军官低沉阴郁的声音。


    


“我还没有说让你也离开!对就是你,那个戴草帽的,回来!”


    


Shaw疑惑地回头,看到跟在后面的Root不得不转身,每一步都走得及其缓慢,返回到军官站立的地方。


    


“把头抬起来!”


    


Shaw根本没料到自己不起眼的“侍从”会被另外盯上,正如她没料到另一大队人马也选在了今天这个节点出城。


    


Root还未抬头露出帽檐下清秀的脸,气氛凝结之际,几十匹战马踏地而过,激起纷扬的尘土,由远及近,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大队人马中耸立的王旗随横风在空中飘扬,黄底上印着双条黑龙的家族纹章。队伍前方被多名金袍骑士簇拥的一人,骑坐在一匹赭色战马之上,黑铠甲闪闪发光,胸前是象牙镶成的龙,血色天鹅绒披风则用一枚由黄金和原生玛瑙精工打造的鹿角状搭扣系住。


    


相比队伍前面眩目的荣耀之感,队伍中央是一架被多人看守的囚车,车轴嘎吱作响,透过栅栏,可以看见一人落魄地坐倒在木板上,破旧的囚服沾满褐色泥浆。


    


“Lambert王子!”军官见到来人,原本阴鸷的脸上一下子笑出了皱纹。他立即指挥都城护卫将出城的百姓赶到一旁,为王子的人马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Root借机跑回到Shaw身边。原本肃静的人群一瞬间爆发出议论和骚动。


    


众所周知,Lambert是Greer的长子。“篡位者”登上铁王座后不久便在圣坛前举行大典,将其赐封为王国的继承人。这个正值壮年,英气勃发的王子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武和智谋,也为了给不归顺新王的臣民带来威慑,两个月前决定亲自带兵出征,同先王仍旧兴旺的残余力量正面展开了多场战役。


    


只是经验不足的他终究敌不过葛洛佛三世原先手下的那些身经百战的皇家骑士。他们现今分散在不同的领地,有着自己带领的队伍,北至绿叉河,南到天星堡,从未放弃反抗暴权。


    


Lambert王子打下的败仗远多于胜仗。正当百姓们私下窃喜,完全不看好这个企图出风头的年轻王子时,西境传来消息,Lambert在鬼语森林一战中完美地利用地形和天象,在对方军队不幸被狂风暴雨和极度严寒侵扰,粮草补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发动偷袭,获得反转性的胜利。同时成功生擒了曾是葛洛佛三世七名御林铁卫之首的“惊雷里斯”骑士。


     


那么想必,现在Lambert王子带着自己的部分人马和俘虏,是在回王城邀功的路上。


  


囚车隆隆前进,驶过众人的面前。Shaw一眼就认出了被困其中的人,她只觉喉头一紧,一股不可遏止的怒火燃起。她的手摸上剑柄。


     


上次见到他还是在六年之前,北境一年一度的长枪比武大会上。


    


当时的他,还不是名震全境,无人不晓的“惊雷里斯”骑士。当时的他,只是那个年轻英俊,眼眸深蓝,微笑间会令所有姑娘为之倾倒的北境守卫Reese。


    


她清晰地记得那场精彩绝伦的长枪比武,她作为Thornhill骑士的侍从有幸前往观看。三天三夜的激烈比试中,年轻的Reese身穿白色鳞甲,手持十二尺长枪,骑术高明,枪法精湛,在比武场内策马飞奔。战马上的红流苏垂落,在长枪碰撞中划过一个个好看的弧度。


    


他最终从一百二十名骑士中脱颖而出,成为最后的胜利者,由北境之王亲自为他系上彩虹披风,赐予其田地和宅邸。当他站在高台,向所有人颔首致上谢意时,名门贵族的小姐们禁不住心潮澎湃,面露喜悦娇羞之色,大多梦想着有朝一日成为他枕侧之人。而Shaw,则暗地下定决心,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像他那样的人。


    


尽管长枪比武中,Thornhill骑士以一步之差输给了Reese,他们二人却因此相识,在日后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Shaw也因此常常能见到他本人,得到他在剑道和骑术上的耐心指点。


 


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不料名声日渐传开的Reese骑士在王国亟需用人之际被举荐给了葛洛佛三世,两个月后接到一纸诏谕,遂赶往王城复命。此后三年他战功累累,深得国王赏识和百姓敬爱,非贵族出身的他完全依靠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满身武艺成为了御林铁卫之首。


    


那年他金袍加身,耀眼如同烈焰,而今他却蜷缩在小小的囚笼里,银丝与黑发相间,满脸未剃的脏乱胡须。


    


Shaw此刻恨不得活剐了骑坐在马背上昂首挺胸,趾高气昂的Lambert。    


 


愤怒之际,她也清醒地明白光凭一己之力,想要救他简直是做梦。


    


「难道我只能眼睁睁看他被这群杂碎带走?!」


  


正当情绪涨到至高点时,人群中忽然爆出一声惊呼:“孤狼佣兵团!”


    


另一伙骑着高头大马、兼具粗野和凛然气质的男人猝不及防地出现在视野中,朝着原先毫无防备的皇家军队杀去。带头的是一名鼻梁高挺,脸上有一道明显疤痕的佣兵。


    


“有人劫囚车,保护王子!”一名金袍骑士高喊。


    


大队人马向后退去几步,欲摆开阵仗,对抗来势汹汹的佣兵,只是多匹马受到惊吓,队伍瞬间乱了阵型。Lambert完全没料到这一出,脸色有些惨淡,还是咬紧牙关长吼一声,带头向前冲去。


    


场面一下子变得极其混乱,百姓在恐惧中四处逃散,兵戈相接、战马飞奔、徒手撕搏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响彻城门内外。


    


这是Shaw第一次目睹“孤狼佣兵团”真容,之前它只是出现在人们的闲言碎语和老奶妈的故事中。根据流传最广的版本,是二十年前一位名叫Elias的年轻人召集了多名出身为孤儿或私生子的佣兵,组建成一个独立的团体并将其发展壮大,在世间以他们独特的方式维持着秩序。


    


厮杀还在继续,佣兵奋战出一条血路,与囚车越来越近。


    


Shaw抑制不住地拔出长剑,想要同样投身到营救行动中去。不过首先,她必须安顿好Root。


    


“Root,你快先跑回我们昨晚住过的旅店躲避一阵,事情一结束我就去找。。。”话音在她转过头的时候戛然而止。


    


 不!


    


身后空无一人。


    


周围只剩下之前那个胖胖的手工艺人,看起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Shaw回过头来,朝四处张望。


    


下一秒,她却感到后颈处传来一阵钝痛,长剑从手中滑落,身体变得好像不属于自己,径直向下倒去。意识模糊中,她看到远方有骑士从马上摔落,看到有陌生的人朝她走来,看到铁闸门被重新拉起,门底尖刺在空中上升。。。。。。


    


唯独没看到Root的身影。


    


她陷入彻底的昏迷。


 


 












 


 


 


 


 


Shaw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


    


她也不知道刚刚醒来的自己置身于何处。


    


她只知道,自己从未睡过如此柔软舒适的床。


 


偌大的卧室里摆放着精美的物件,Shaw睁开眼望向床梁上的雕花纹路,感觉身体仍处于酸痛之中。


    


房内的侍女眼露欣喜之色,匆匆跑出房门。


    


一刻钟后,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的床边。


    


Reese骑士剃掉了胡须,一身精致的链甲衫衬得他精神抖擞。


    


“好久不见,Shaw,”他的嗓音还是那么低沉而富有神秘感,不仔细听总觉得会漏掉几个音节,“你现在安全了。”


 


“很高兴看到你平安无事,是你的人救了我?”她的面部表情终于有些放松。


 


“不,是Samantha公主的人把你带到这里。”


     


她感到一头雾水,头部还有些疼,思绪难以理清。


 


许久之后她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在哪儿?”


    


“我如今效忠于Harold殿下,葛洛佛三世的长子,铁王座唯一的合法继承人。这里是艾伦堡,葛洛佛家族大军目前的据点之一,内外都驻守着我们的人。”


 


Shaw有些着想要站起来说话,Reese挥手示意她还有伤,不用勉强。


 


“Shaw,现在战事紧张,我们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我希望你能加入到我们的军队中来。”他好看的蓝眼睛是如此真诚。


    


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即使前路危险重重,也远远好过庸碌无为。如果Cole还活着,他一定会为自己感到高兴。


    


再说了,战斗从来都是能让自己兴奋起来的事。Shaw未多想片刻,点头答应了这一要求。


    


二人接着闲聊了一会过去的事,才发现原来在北境的时光同是他们回忆中无比美好的部分。


  


“而如今,我们不过是走在黑暗中,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待。”Shaw移开目光。


 


“我们的确行走在黑暗中,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独自行走。”Reese表情淡淡的,眼睛里却透出暖意。


    


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Shaw有些释然,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当天下午,Shaw恢复了体力,正想去过道上透透气,两名守卫敲开了她的房门。


 


“骑士,Samantha公主想要见您,请您随我们前往会客厅。”


 


Shaw有些不明所以,还是跟在他们后面朝外走去。


 


她不知道这个素昧平生的公主为何将她带到此地,此刻她也没心思去细想。填充在脑海中的,是另一个女孩的身影。


 


「我把她弄丢了。」


 


「我终于按约定到了艾伦堡,可是如今你又在哪里?」


 


他们穿过城堡的长廊,来到会客厅门口。


 


Shaw还不知道面对公主该说些什么,先轻轻推开了门。


 


一个女孩倚窗而立,背影莫名有些熟悉。


 


她转过身。


 


(TBC)

评论

热度(141)

  1. No.20160418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karma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