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A Song of Shoot(五/完结)

23鱼片粥:

接上文(一) (二) (三) (四)


 


--------------------------------------------------------


    


 


接连三天秋雨过后,气温又降低一些,林中偶尔传来稀稀疏疏的鸟鸣。


    


营火烟柱在不那么炽烈的阳光下徐徐上升,马匹排列整齐,绵延数里。营地里除了葛洛佛家族最大的王旗,还飘扬着众多领主的家族旗帜,宣扬他们对先王的誓死效忠与跟随。


    


草坪上整齐有序地列着攻城器、弩炮、投石机和冲锤,不停传出交谈声,兵器相接的操练声和队伍整齐前进的脚步声。


    


Shaw走出营帐,舒展筋骨,准备去前面的草场和其他正在战马上训练的骑士会合。营地生活不比艾伦堡,没有最上乘的食物,没有最舒适的床铺,一切从简,节省开销。Shaw昨晚在僵硬的床板上做了噩梦,醒来还发现自己落枕,头颈酸痛得不行。


    


尽管如此,刚刚迎面遇上Tomas骑士,当他问自己“昨晚休息得如何?”时,Shaw还是挤出笑容,告诉他“休息得好极了”。Tomas很满意地点头,牵着战马和她同行。


    


不知怎么,Shaw觉得Tomas骑士最近看自己的样子,有些像自己在艾伦堡看红酒煨牛肉的样子。如果Root看到这一幕,很难说她不会掏出那把长弓对准Tomas射上一箭。


 


但Shaw必须承认,在一众魁梧彪悍,五大三粗的骑士中,Tomas的确算得上漂亮,也相当年轻。他有形的光头,深邃的眼眸常常引得姑娘们茶饭不思,完全不亚于年轻版的Reese给北境贵族小姐们带来的效果。


 


自从三周前这个万人迷骑士在跑马场上看到Shaw驱策战马,挥舞长枪的样子,他就好像被人下过迷药一样,对她产生强烈的好感,经常“凑巧”出现在Shaw附近,与她聊上那么一会。好在Tomas幽默风趣,又带点坏坏的个人魅力,她倒也从不觉得反感或无聊。


    


Tomas还在耳边说着些什么。若是平时,她一定会主动开口接上他的话,只是今天心情莫名地烦躁,隐约带着些不安和不耐。


    


葛洛佛家族主力大军兵分两路已有半个多月,另一边到现在还未曾传来一点消息。










    


初秋时分,Harold强烈反对实行火攻红霖河计划。为了有效阻止或延后敌方往东南方向行进,Reese带兵在西南侧的鹰鹫谷发起奇袭,试图分散敌军的注意力和兵力,让其暂时无心扩张。


    


果不其然,王城派出了大队人马作为后备前往鹰鹫谷。敌方人数快速上涨,Shaw随后接到命令带领另一批人马火速赶去支援。


 


临行前,Root与Harold将一众人马送到城门下。王子向Shaw交代了一些需要转述给Reese的话,转身与其他骑士继续交谈。


 


Root走到跟前,搭住她的肩,递过几个卷轴,“这是鹰鹫谷的作战应对策略,你在路上休息时稍作研究,到时若遇上紧急情况可以按照上面的方法突围。”


    


这一定是她前几晚连夜赶出来的。Shaw握紧卷轴,刚想表达谢意,不料她把嘴凑到自己耳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吐出一句: 


  


“你要是敢四肢不全的回来,可没有人会伺候你吃饭,你也别想再见到一块牛排。”


    


说完,仍然是笑靥如花,仿若俗世之外的小天使一样。周围士兵看着站在一起的二人,发自内心地觉得,公主真是个温柔的人,对待下属是这样亲近,不由得更加爱戴她。


    


Shaw太阳穴上的青筋跳得有些厉害。


    


“你真会说甜言蜜语。”她转身牵过战马,大步向外走去。


    


她没有看到,身后人笑容褪去之后眼里一瞬的落寞。


 


当天晚上在野外帐篷夜宿中,Shaw发现自己的随身包裹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套崭新的白釉铠甲。她试着将其穿上,尺寸竟然一丝不差。“骑士,你知道的,安全第一。。。”很久以前女孩在马背上的话回响在脑海里,她带着笑重又将铠甲折叠,好好地收放在一处。


    


下面三天的交战用惨烈来形容根本不为过。


    


鹰鹫谷地形特殊,易攻难守,易进难出,双方军队都抱着只能胜不能败,即使元气耗尽也要拖对方一同跌入地狱的决心在做殊死较量。Shaw带着军队刚赶到时,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剑过之处,断肢横飞,兵刃上沾满汗水和血浆,马蹄下不时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侥幸存活的敌方士兵像发了疯一样扑上来乱砍,又被战马前蹄蹬踹出好几米。等到终于与Reese会合,盔甲里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浸烂。


    


围困多时的军队接到支援,顿时军心大振。补充完粮食,得到适当的休息之后,所有人重又鼓足士气,上阵浴血奋战。横贯鹰鹫谷的河水映照出血光,每日都有成百上千的人狼狈不堪地交缠厮杀,不停有人跌入河中,匍匐在地或者跛着脚进行最后一搏。山谷中的兽类在狰狞的血海中受到惊吓,逃窜无影,唯有食腐乌鸦,终日在上空盘旋。


   


“篡位者”手下几元大将作战谋略并不高明,无奈他们人数实在是太多,即使在有利的条件下,也不得不付出更多血汗才能令其大军严重挫伤。Shaw靠着卷轴上的妙计多次成功突围,随后反过来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致其损失连连。几天下来,敌方大将已经将“叛军”当中穿白釉铠甲的领军骑士视为最大的障碍,把所剩不多的火力和兵力集中对准了她。


 


可这仍旧无法阻挡战败的颓势。


     


第十五日,对方两位将领已被擒获。剩下的一位带领着余下兵马,沿河流向下逃去。Shaw带领人马紧追其后。


    


眼看就要追赶上他们,她听到身后传来多声痛呼。接连有人从马上跌落,翻滚着浸入冰冷的河水中。她抬头望去,山谷上方两排埋伏已久的弓箭手,正向他们连发羽毛箭。士兵不停策马避过,拿长剑阻挡,还是免不了密集的剑雨射入马背或自己的身体。前方人马停下逃窜的脚步,调转马头将“叛军”一干人等围在圈内,随时准备上来干掉剩余的人。   


 


该死,居然百密一疏!身侧有多支箭同时划过,有一支还差点射入面甲的眼缝中,Shaw已经全身麻木,感觉不到肌肉的酸痛,只是靠本能挥舞兵器,试图保住性命。


    


但是这样支撑不了多久,她知道。眼皮有些不争气地想要阖上,她咬破嘴唇,感受破损的刺痛和一股在口腔内蔓延的咸腥,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眼花缭乱间,箭雨竟出乎意料地缓和下来,高出传来惨叫,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Shaw明显感觉到弓箭手的人数在减少。原本围成一圈想要看好戏的敌人甚是惊愕,脸上冷汗直出,大有想要鱼死网破、同归于尽之势。


    


前方传来人声,马背上穿着锁甲的修长身影沿小路渐渐向他们趋近,身后跟着另一队骑兵,他们的胸甲上赫然刻有葛洛佛白底红鱼的家族纹章。


    


来人掀起铁纹面罩,露出她再熟悉不过的深色眼睛和头发。


    


“看来我们的骑士玩得不太高兴嘛。”


     


“该死,Root,你不该来的,这不安全。。。”Shaw驱马上前,语气有些恼怒。


    


“就是因为不安全我才过来找你,”她偏过头看着Shaw,完全不管气急败坏的敌人透过来的目光。“我们接到线报,得知鹰鹫谷战事即将收尾,立即赶来和你们汇合,顺便讨论接下来的战略布局。只是没想到我带兵巡逻的时候还赶上了这么一出。”


    


“要是你死在这荒郊野外,我也没法独活下去。”她又骑着马靠近两步,“顺便说一句,你穿这一身铠甲很好看。”


    


Shaw翻了有史以来幅度最大的白眼。


    


为什么这个疯子总能在最尴尬的时候如此理所当然地调情?


    


当然她永远不会承认,Root的话语让她心情愉悦。


    


不过现在首先要处理的,还是这帮残余力量。


    


Shaw和Root骑马默契地背对对方,向两边冲去。原本按兵不动的骑兵在指挥下摆出简单的阵型,与持剑怒吼,凶相毕露的敌人正面厮杀。局势再次逆转回来,对方失去来自高处的帮助,挥剑间底气不足,不时有兵刃从手中被击出,径直插入黄泥土中。仅剩的这位将军宁死也不肯投降,在马上中殊死拼杀,连续砍刺多名骑兵,向外围突破。


    


看来没办法留他一条活路了。Shaw上前将他拦下,长剑交锋,发出锐利的金属碰撞声。几个回合下来,对方多处受创,她灵活地俯身刺中马头,任其痛苦地将背上之人摔于身下,Shaw翻身下马,捅入最后一剑。


    


其他人见到将领之死,顿时军心涣散,无心再战,统统丢盔弃甲,仍由对方处置。


    


当Shaw一行人押着俘虏回到营帐,半天没听到他们消息的众人长舒了一口气,出来迎接。他们终于顺利占领这个有重要地缘位置的鹰鹫谷,敌方严重受挫,他们的伤亡也算不得轻。大量士兵还躺在营帐内,靠着罂粟花奶缓解疼痛。


 


Root在方才的激战中手臂受伤,被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Shaw声音低沉地数落着她“没事何必冒充骑士作战”,手上帮她包扎的动作倒是相当利索。    


 


“这几天都别碰冷水,记得两天换一次药。”她最后系紧纱布。


    


“我喜欢你扮演学士的样子。”Root低头挑起眉毛一笑。


    


面瘫的骑士盯了她三秒,摇头走出营帐。


 


战局渐入佳境,北方几个区域也传来攻占城堡,收复失地的好消息。想来离兵临王城那一天不远了。经过一整天的讨论,Harold在营帐内下令,全军兵分两路,一路向东进发,攻打Lambert王子目前所在的伊德城,这属于王城的最后一道防线,胜败在此一举。另一路,前往东北方向接应三个领主与他们的军队,随后赶回来与大部队合流。     


  


他们在鹰鹫谷别过,Harold,Root,Lionel,Reese等人在破晓前离开。Shaw,Tomas,Elias,Anthoney等人稍晚一些向东北行进。Elias佣兵团的佣兵们现在都以骑士的身份骑马作战,上阵杀敌的能力完全不亚于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


    


Shaw一直记得那天刺眼的朝阳和Root消失在地平线上的背影。


    


 






 


 


   


“Shaw。。。”Tomas的脸在眼前晃动了两下。


 


脑海里那轮朝阳消失不见,她猛然回过神来。


 


“Shaw,你认为他刚刚提的建议如何?”Tomas微笑着问,其他骑士也一脸关注地望向她。


 


“呃。。。我觉得。。。”


 


她正苦恼地回忆他们刚刚究竟说了些什么,却瞥见远处信使匆忙跑来,将一封信塞入Elias手中。


    


他默默读完整封信件,看不出任何神情地抬头,告诉众人一个重要消息:


    


“成功了,伊德城现在是我们的。。。。”


    


话音还没落,已经有人喜上眉梢,欢呼雀跃,恨不得立即奔走相告。         


     


只有Shaw没任何动静,她的脊背发凉,没来由地感觉Elias没说完的话中影藏着什么坏消息。


    


他抬手示意众人安静,继续说道:


    


“只不过。。。只不过最后关头,Lambert这个乱成贼子挟持Samantha公主做人质,逼迫将士后退,两人却不慎跌入湍急的河流,一瞬间了无踪影。两人至今下落不明。Harold王子现已派出士兵搜寻。。。。。。”


    


后面他说些什么根本听不清了,Shaw只觉一根弦生生绷断在脑海中,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她不甚至知道自己后来在众人的目光下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当天深夜,一个人影在战马上疾驰而出,奔走于荒芜的土地上。


    


「我绝不能再次失去她。」


    


这个声音一下一下敲击在潜意识上。


    


汗水顺着脖颈片刻不停地流淌,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用“再次”,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赶路下去会不会全身衰竭而亡,她只知道,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幽闭无感的内心里,除却愤怒,还有另一种情感在跳动。


    


森林里的野兽发出痛苦的咆哮,惊起一群飞鸟,她无所畏惧,只是不愿停歇。


 


脸颊被错乱的枝桠划伤,她没有停歇。


 


一伙土匪抢夺了全部的盘缠,她没有停歇。


 


浸泡在冷雨中两日高烧不退,她没有停歇。


 


「你曾说,若是我死了,你也不能独自存活。」  


    


「那么如今只要我尚在人世一天,你也不能独自死去。」


    


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听不清有多少言语和故事隐藏其中。


    


当她终于来到河流下游时,全身已经狼狈脏乱得不成样子,她充着血丝的眼睛着实吓坏了路过的行人。


    


“Root!”她光脚在草堆里奔跑,不顾全身的疲惫,竭尽全力大声叫喊。     


 


换来的只是一片死寂。


    


直到声嘶力竭,她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任由两行清泪无声划过。


    


虫鸣声在风中时而清晰时而微弱,她不再控制意识,仍由其模糊得一塌糊涂。


    


“你在找人吗?”


    


迷离之际,一个男童的声音响起。


    


Shaw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咬牙站起身。


   


“对对,我在找一个女孩,她。。。十六岁的样子,瘦瘦高高的,头发深棕色,有些微卷。”


    


“前几天河边客栈的老板娘救下了一个差点溺水的姑娘,不知道是不是你在找的人,你可以去那儿看看。”男童说完,把弄着狗尾巴草跑去玩了。


     


她挺直身体,咬紧牙关向男童所指的河边客栈走去。


 


每一步都极其艰难,每一步希望都用了巨大的绝望作为交换。


    


她不顾客栈中人诧异的目光,向老板娘询问着Root的下落。


     


终于,她在简陋的客房里找到已换上粗布衣衫,闭目仰卧的她,眼里不可控地迷蒙了一层水汽。


 


“看来某人翻山越岭来找我了。”Root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还能开口,情况不算太糟。


    


Shaw将她扶起,仔细地检查一遍,确认已无大碍。


    


“你几天没睡?”她轻抚她满是泥渍的脸庞。


    


Shaw没有接话,只是与她紧紧相拥。


 


又是在一间客栈,又是流落民间的她,一切好似回到最初的起点,她们初识的那日。


 


“骑士,看来你又要一路护送我回哥哥身边了。”Root用开玩笑的语调说着,声音却因之前的疲倦和重逢的欣喜抖动着。


 


“上次一袋金币我到现在都还没拿到呢。”Shaw在她身侧躺下,与她相视一笑,任由堆积的倦意向自己袭来。她从未感觉如此心安。


 


士兵们迟早会找到她们。


 


而现在这只有二人的安静空间里,她们只要相拥而眠就好。


 


------------------------------------------------------------------------------------------------------


 


 


 


 


 


 


 


 


“Sameen…Sameen…醒醒。”


 


“嗯。。。”


 


她发出一声哼唧,勉强睁开眼。


 


阳光下一双熟悉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Root?”她摸着额头,思绪渐渐清醒。


 


“Sweetie,看起来昨晚你做了噩梦,嘴里含糊不清地提到Greer,Lambert什么的,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


 


Shaw整理了一下头发,环顾四周,还是熟悉的房间。


 


这是她与Root共同的家。


 


“有关SM的事一个多月前就解决了还记得吗,这两个人一个被你开枪打死,一个自尽而亡,一切都已经结束。”她温柔地看着她。


 


“我只是。。。梦到你又离我而去。。。”Shaw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没想到你这么在乎呀。”女黑客的脸上浮起一丝满意的笑,直勾勾地盯着她。


 


Shaw感觉耳朵有些发热,早知道就不说了。


 


Root拿起Shaw放在枕边的A Song ofIce and Fire系列第一卷,撅着嘴说:“以后睡前就不要看情节起伏这么大的书,会刺激大脑神经中枢,导致夜里梦多,睡眠质量下降。。。”


 


黑客兼特工还在噼里啪啦说着一长串话,Shaw一把夺过书,“这是帮Linoel的儿子从图书馆借的,谁让你昨晚执行任务一夜没回,还不让我和你一起去。没法开枪打人,我只就好做这个打发时间了。”


 


她忽然瞥见桌上一个黑色的手提袋,“那是什么?”


 


Root将它提过来,拉开拉链,露出一袋子的金条。


 


“昨晚被我端掉的窝点里找到的,算是一夜没陪你的补偿怎么样?”她挑起眉毛,“够你吃十年牛排了。”


 


金子。。。。。。Shaw的嘴角慢慢扬起,“看来我终于拿到佣金了哈。”


 


“你说什么?”轮到Root一头雾水。


 


“没什么。”


 


Shaw一把将Root拉回身侧,掀上被子,抱着她心满意足地睡起回笼觉。


 


(完)


 



评论

热度(211)

  1. No.20160418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请叫我yu民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
    woc 甜!甜啊!!
  3. karma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