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34)

门减:

33






“我是FBI探员,不是你们ISA的杀人工具,这件事我绝不会做!”


 


Control动了动手指,站在身后的Hersh便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正是他曾给Root看过的那张。Hanna一看见照片,立刻变了脸色,她触电般移开了目光,紧张地绞着手指。


 


Hersh说道:“还记得这个女人吗?她不过是拍了张照片,就被你杀死了。”


 


“那是个意外!”Hanna极力反驳着,痛苦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那时她正被追杀,逃跑时为掩盖枪伤,抢走了那女人手上宽松的外套。她跑过转角时,侧头一看,那女人正在拍她的脸,她那时早已是惊弓之鸟,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子弹已经射了出去。


 


Hersh面无表情地逼问道:“那么,她求你放过她时,你在她脑袋上补的那一枪也是意外?”


 


Hanna像是被戳中了心中最隐秘的痛楚,唰地站了起来,“她看清了我的脸,我能怎么办?!”


 


她开枪后便后悔不已,惊魂未定地走到那女人身边时,血已经流了一地,那女人只是死死地望着她,哀求她叫救护车。那女人乞求的脸,和雪地里的那张脸,渐渐重合在一起,她一时间心乱如麻,几乎拨通了急救电话,但在按下拨出键的那一刻,终于还是狠下心来,用颤抖的手结束了她的生命。她删除照片,踩碎了手机,唯一没想到的是,照片早已同步到了云端。


 


Control见她情绪激动,反而笑了起来,“你看,Ms.Finch,你能做到的。杀死一个抢走你挚爱的仇人,难道比杀死一个无辜的女人更难吗?更何况,还是一个怀孕的女人。她的丈夫一直以为她是立刻死亡的,如果我们告诉他,他妻子临死前经历了怎样的绝望,这个可怜的男人会怎么样呢?”


 


Hanna咆哮道:“别再想拿这个威胁我!你们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再帮你们!”


 


“一秒钟就能看清一件事本质的人,和花一辈子都看不清本质的人,当然会有不一样的命运。”Control抬眼逼视着她,“Ms. Finch,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就会发现你只有两个选择。我们还差一个人来做实验,你可以选择Shaw或者你心爱的Root。”


 


Hanna摇了摇头,“你不可能有她们的基因。”其实她想说的是,ISA不可能有Root的基因。


 


Control说道:“她的确不会在公共医疗留下痕迹,但她的血液倒是不难拿到。”


 


Hanna感到一阵寒冷,湿透的衬衫紧贴在后背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已出了一身冷汗。坐在对面的女人体形肥硕,却没有半点笨拙迟钝,相反,那双眼睛尖锐如刀刃,当凌厉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只觉自己正被手术刀解剖,里里外外都被看透了。


 


Hersh不急不缓地说道:“如果你不尽快选择,我们会来帮你选,但我们选的,可不一定是你希望的。想一想,Ms. Finch,如果你的上司知道你干过什么,你将一无所有,真正的一无所有。”


 


她颓然地坐回椅子上,凄凉地笑了笑,“我也许都不能活过今天。”


 


Control听她这么说,便知道已经成功了。她递过一个透明的小瓶,安慰道:“我们都很清楚,Ms. Groves不会让你死的。”


 


“这是什么?”Hanna接过小瓶后才记起,自己本是要拒绝的。


 


Hersh说道:“专门针对Shaw的基因制成的病毒,你只需在口袋里拧开盖子,它很快就会挥发到周围的空气中。除了Shaw,其他人不会受到影响。”


 


Control淡淡地说道:“我们的人分散在公园里,随时可以为你提供帮助。一定数量的病毒与人体结合后,我电脑上的信号灯就会亮起。”


 


Hanna明白,她这么说,不过是警告她,不要玩花样。如果她想浑水摸鱼,在其他地方释放病毒,他们立刻就能知道。


 


只听她接着说道:“你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如果信号灯还没有亮,我会默认你更改了选择”。


 


Hanna猛地抬起头来,“二十分钟?我也许还在路上!”


 


Control却只是抬了抬眉毛,“那真是太不幸了,好在那不是我要忧虑的问题。”


 


“Shaw一旦出事,你觉得Root会放过我呢?”她无力地靠到椅背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Hersh难以察觉地翻了个白眼,说道:“病毒三天后才会起效,就算起效了,她也不会马上意识到。”


 


“为什么?”


 


“因为第一次见效,只是流鼻血。”


 


“第一次?”


 


“每个实验体的情况不一样,不过没人能活到第四次流鼻血。”


 


Control感叹道:“Ms. Shaw的优秀是难得一见的,她的死亡不应该被浪费,我很期待,她能撑多久。”


 


Hanna努力克服着身体的颤抖,想挽回最后一点尊严,绝不让这些人看到她流泪。她握紧那个小瓶,鼓足了勇气,直视着对面的女人,“你们保证,绝不会伤害Root,以后也不会再找我。”


 


Control挑了挑嘴角,说道:“制作一份基因病毒,需要花费很大的代价,Ms. Finch,只要你配合,我们无意伤害Ms. Groves。”


 


Shaw和Hanna的会面地点约在大瀑布公园,虽然有不少本地人在这儿野炊,但相比华盛顿其他地方,可以算得上人烟稀少。河流旁的一片空地,视野开阔,有任何人靠近,她们都能立刻发觉。而Shaw按约定来到这儿时,不出意料地看到了另一个另高挑的身影。


 


“Shaw,炸了主机是没用的,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建出一个新的,好吧,可能没那么容易,但这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案。”Root一边将防窃听的干扰装置放在地上,一边说道。


 


Shaw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看时间,“除非你有更好的主意。”


 


Root走近了一些,笑道:“我们可以复制她的核心代码,然后把她关掉。”


 


她翻了个白眼,“这真和说起来一样容易。”


 


Root扫了眼四周,低声说道:“世界上只有我和我父亲,有权限启动隐藏的自毁程序,但我必须在主机终端操作。”


 


Shaw愣了愣,刚想说什么,目光忽然移向了她身后,“Hanna Finch,我以为你和我一样期待这次见面。”


 


Root回头只见Hanna面色恍惚地走了过来。她惊讶地发现Hanna完全变了,最后一抹光亮从她眼中消失,她的眼神一片灰暗,像是被阳光都无法穿透的阴霾笼罩着。


 


Root忍不住说道:“Shaw,我知道这不是你的作风,但至少我们可以先谈谈。”


 


Shaw扬了扬眉毛,“你要阻止我?”


 


她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这可不太容易,毕竟我没带枪啊。”


 


“据我所知,她虽然只在FBI训练了一年,但从训练营毕业时,射击成绩远超过第二名。你就这么确定,一个全能射击冠军需要你来求情?”


 


Root从她话中听出些别样的意味,她看了Hanna一眼,又转头恳切地望着她。Shaw从她的目光中竟发现了一丝无奈。她轻声说道:“Sameen,我不能让你杀死她,就像我不能让她伤害你一样。”


 


Hanna呆呆地看着她们,看着她不曾见过的Root的另一面。Root可以在任何人面前肆意挑逗,唯独在Shaw面前,却是温柔试探,小心求和。她承认,她嫉妒Shaw,嫉妒得要命,但Root喜欢的,她又怎么舍得毁掉?


 


河对面野炊的一对情侣,远远地看见她们说了几句话,Hanna便将手伸入了口袋里,他们立刻向Control报告了进度。不一会儿,Control的电脑上,亮起了信号灯。如果Root和Shaw决裂,他们当然乐见其成,就算两人和好,他们也不十分在乎,因为他们最重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Control和Hersh对视一眼,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Shaw,这并不安全,就算你那时更换了基因样本,但Hersh知道你了解这个项目后,也许会再次更换。”


 


“依Hersh对我的了解,如果我深入到了实验基地,绝不会这么静悄悄地离开,而我正是要他这么想。何况,我的基因样本是极少量的血液,不像有备份。”


 


Root显然没有打消顾虑,但还是转头说道:“Hanna,谢谢你能说出来,但我不能接受有下一次。”


 


Hanna如释重负般叹了口气,“他们不会再来找我了。”


 


Root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别天真了,ISA不会放过一个FBI高级探员的,你的身份可以为他们做太多事。”


 


“如果你厌倦了ISA的纠缠,我很乐意帮这个忙。”Shaw拿出手枪,上好膛,“他们不会对一个死人感兴趣的。”


 


Hanna也从大衣里拿出枪,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我们是要在这儿来一场古老的决斗吗?”


 


Shaw歪了歪头,说道:“这里风景不错,比Elias死的地方好得多。”


 


话音刚落,Hanna已上好了膛。两人紧盯着对方的眼睛,渐渐收起了漫不经心的神色。她们的肌肤敏锐地感受着风向,指腹感受着与扳机弧度的贴合,一时间,只剩下哗哗的流水声。


 


忽然,只听一人说道:“2015年5月3日,John Reese与意大利人,在墨西哥签订了走私军火的合作协议,并为此暗杀了一名知情的美国准议员,Felix Hale。2015年6月12日……”


 


“你在STU资料室里看到的?”Shaw猛地转头看着她。


 


“不止这样,Sameen,我在毁掉它之前,拷贝了所有Reese家和Koroa家的黑幕,想着哪天也许会用上。”她笑着扁了扁嘴,轻松俏皮得像在说着最甜蜜的情话。


 


Shaw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漆黑的双眸中看不出丝毫波动,她沉默片刻,突然抬手就是一枪,正中她身后的Hanna。这一枪毫无预兆,迅捷无比,连她的目光都不曾发生半点偏离。


 


Shaw慢慢走了过去,面色沉静,如一湖幽深的水,“我想我们现在可以谈谈了。”



评论

热度(87)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