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37)

门减:

36






杂沓的脚步声终于激起沉沦的惊痛,如同刚刚回过神来发觉与大人走失的孩子,抬头的一瞬间,那脸色还带着两分恍惚,她只是直直地盯着医生的面容。


 


Dr. Jones让Shaw的目光逼得不敢对视,他犹豫了一会儿说道:“Ms.Groves的枪伤已经处理好了,右膝被重物撞击,好在没有骨折,但从她身体的衰弱情况来看,您提到的基因病毒是很有可能的。”


 


Shaw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变化,问道:“她还剩多久?”


 


Dr. Jones有些意外地看着她,其他人在问出这个问题前,通常都会挣扎一番,而Shaw却显得太轻松。“据Ms. Groves所说,她已经出现了两次症状……”他像是想说什么,但喉结动了动,又妥协了,“很遗憾,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我能做的只是尽量减轻她的痛苦。如果需要,我可以向您推荐Dr. Woolen……”


 


“谢谢,Dr. Jones,”Shaw打断了他,“我相信你来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


 


“这个当然,连我妻子都不知道。”


 


Shaw转身往房间走去,“很好,我们马上出发去英国,如果她在飞机上感到不适,至少有个医生在身边。”


 


Dr. Jones以为要被卷入黑帮纷争,惊慌失措地跟上两步,“什么?我们?哦,不,Ms. Shaw,我的意思是,我至少得回去告诉我妻子,如果我没有回去吃晚饭的话,她会急得报警的。”


 


Shaw停下脚步,说道:“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否则我得花时间去灭口了。”她随即发现,这个蹩脚的玩笑把他吓得不轻,只得向他身后的Larry打了个手势。


 


Dr. Jones冷汗涔涔地回过头来,只见那个颀长的男子已帮他按下电梯按钮,笑道:“不必担心,我会帮您安排好一切。”


 


Shaw在深入实验基地时发现,基因病毒的项目是从英国一间实验室购买的,而她查证后得知,这间实验室从来没有停止私下研究。她在看到实验室出资人的姓名后,便立刻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她不是不知道有多么渺茫,但这是救下Root唯一的希望。


 


Shaw把这件事告诉她时,她眼中起初闪过光亮,但一碰上Shaw的目光,随即垂下头去,淡淡地笑了笑,“那真是太好了。”


 


Root很清楚,基因病毒的研究需要时间,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需要几十年。从概率上来说,在短期内研制出解药,几乎是不可能的。与其让Shaw在她衰弱而死时,再一次承受失望,她宁愿她一开始就没有来救自己。


 


她曾帮着Hanna隐瞒Elias的死亡真相,又用那样的方式逼迫Shaw与她在一起,无论哪一样,都是Shaw所深深憎恶的。她赴死前,不曾奢望Shaw的原谅,但活下来后,这却成了她无可抑止的硬伤。


 


Shaw听出她语意干涩,言不由衷,那不以为意的微笑,仿佛全没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就连告诉她有救了,她也没有多高兴,反而带着两分勉强。Shaw微有些气恼地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回身说道:“我来不是为了看着你死的。”


 


他们到达度假别墅后,便立刻摧毁了那架抢来的飞机。好在John注重生活品质,大多数度假别墅的后院,都配有一台不同型号的直升机,以满足他的某种收集癖。除了Larry带着手提箱,与正在赶来的Anthony汇合,其他人很快离开了别墅,在加拿大边境,换了架更快的飞机,不敢停歇地往英国飞去。Shaw本来担心Root受不了长途跋涉,但她一路上大多昏迷不醒,这倒让Dr. Jones暗中松了口气。


 


利物浦的阳光格外慵懒,相比纽约和加拿大,英国的冬天多了两分干燥的暖意。他们的飞机停在了在实验室的楼顶,Shaw一出机舱就看见一个身材挺拔的男子向他们招手。他衣线笔挺,风度翩翩,是典型的英国男子长相。John把这类人礼貌地称做“爱讲究的欧洲老爷”,这些哪怕没落了,仍旧眼高于顶的欧洲贵族,是他最不愿打交道的一类人。


 


“你好,Ms. Shaw,总算见到你了,但愿Martine没有说我太多坏话。”他的笑容不像他的发型一样一丝不苟,反而带着几分俏皮,Shaw有些明白Martine为什么会喜欢这个英国贵族了。


 


她挑了挑眉,说道:“Lambert,这是女孩间的秘密。”


 


Lambert笑了笑,“Martine下周来英国,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来。”


 


Shaw严肃地看着他,“这件事我不打算告诉其他人,我可不想你的实验室被人扫射。”


 


Lambert对她的事略有所知,会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保密问题不必担心,作为回报,我仍在负责这个项目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传到我父亲耳朵里,不用等别人扫射,这间实验室就会被他铲平的。”


 


Shaw心想,John也许会破例和他父亲成为好友。她转头看见护士将Root从飞机上抬了下来,忽然说道:“还有一点,我不希望她知道Martine的事。”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促狭地笑道:“女孩间的秘密。”


 


Root在昏迷中感到被浓重的黑暗包围着,任她往哪个方向冲撞,都无法突破这浓雾般的绝望。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她孤独地徘徊着,足下粘稠的黑暗直没脚踝,每一步都拉扯着她陷入冰冷的深渊。直逼眼前的黑暗,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却不知被什么力量驱使,朝着黑暗最厚重的地方踽踽独行。


 


“她的各个器官有不同程度的衰竭,血小板数量减少,骨骼密度也在降低,如果坚持实验的话,她会承受很大的痛苦,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在给Root进行了全身检查后,Lambert的脸色变得很凝重。


 


Shaw直视着他的眼睛,“你似乎不建议这么做。”


 


“对于科研者来说,Ms. Groves的情况很有研究价值,但我不得不告诉你,成功的希望太渺茫,让一个将死的人受这样的折磨,未免太残忍了。”Lambert脸上露出同情的神色,“如果我是你,我宁愿亲手结束她的痛苦。”


 


Shaw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的人,说道:“不,她不一样。”


 


Root到达了黑暗的中心,她精疲力竭地倒了下去,在刺骨的寒冷中越陷越深。忽然,她看到头顶的一线光明,黑暗被豁然割裂开来,四周的一切在震荡中破碎坍塌。


 


Root猛地睁开眼,发现Shaw正摇晃着她的肩,而自己则死死地抓着她另一只手,力气之大,直抓得她手背发白。她知道Shaw厌恶她的触碰,慌忙松开手,有气无力地说道:“抱歉。”


 


Shaw转了转手腕,略带调侃地说道:“你还有不少力气,总算是个好消息。”


 


Root听她口气,大概猜出自己的身体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她见她面带疲倦,说道:“Shaw,你没有必要这么做,不论我最后命运如何,都不是你的错。”


 


Shaw清冷的眼神突然凌厉起来,“Root,如果你敢放弃,我会亲手杀了你。”


 


Root见她如此执拗,笑道:“亲爱的,如果你希望这么做的话,我不会当逃兵的。”


 


Lambert的实验室是一片名为Kefeier的科技园区,他们看似负责很多生物工程的实验,但多年来,他的核心团队却只研究一个项目——基因病毒。Kefeier虽然资金雄厚,设备先进,但无法像ISA一样做大量活体实验。他上一次用几个癌症病人做实验,便惹得他父亲大发雷霆,最后不得不表面上终止了这个项目,并将其卖给了美国。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实验对象,实验室上下都摩拳擦掌,透着隐隐的兴奋。


 


Root情况很特别,她很快就出现了前两次症状,但第三次却迟迟没有出现。为防止情况突然恶化,Lambert列好了一个姓名清单,他第二天便目瞪口呆地发现,名单上的医生都已经被Shaw请了过来。而他一看那几个医生的脸色,便不必问Shaw是怎么办到的。


 


实验室里所有人都紧张地安排着手里的工作,有时,Shaw凌晨去实验室查看结果,发现他们仍在通宵研究。除了Dr. Jones如获大赦一般,在园区里悠闲地生活着,其他几个医生都不敢稍有懈怠。


 


但Shaw发现,唯独Root对这件事毫不在乎。不少人告诉她,Ms. Groves是他们见过最坚强的女人。哪怕她的身体日渐虚弱,手术后常常疼得满头大汗,但她仍带着优雅的笑容,眼神流转时藏着动人的俏皮和骄傲。然而,只有Shaw知道,她早就放弃了。Root在淡然等待着死神降临的时间里,将全部精力放在了帮助Finch重建系统的任务上。


 


她不在意实验结果,不在意自己的生死,也不在意失去她以后,她会怎么样。而让Shaw恼怒的是,即便这样,她却没法不在意。


 


Root住在一个大的套间里,Shaw就在外间休息,她平时大多待在实验室,或是和几位医生讨论,到夜晚才来查看仪器上的数据是否正常。Root见她总是带着不悦的神色,除了检查身体,几乎不愿和她说别的话,想来Shaw这么执拗地想救她,不过是不得不尽最后一份责任。甚至她被推出手术室,虚脱地躺在床上时,Shaw也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便又转过脸去与医生继续交谈。


 


今天,她却难得有时间陪她一起吃晚饭。Shaw知道她最近吃得越来越少,但这次Root却勉强将配置的饮食都吃完了。


 


她眼中终于带了些暖意,问道:“还是不打算告诉你父亲吗?”


 


Root笑道:“这对他重建系统没有帮助,何况我们都不擅长腻歪的告别。”


 


那漫不经心的神色,摧枯拉朽般燃起她心中的怒火,Shaw想起她们分别的那晚,嘲讽道:“我相信你能提前想好一个别出心裁的告别。”


 


Root微微一愣,只见那黑漆漆的双眸中,眼神如最清冷的星光,直戳中她心里的隐痛。


 


护士照例进来检查身体后,Shaw仍旧留在房间里翻看着资料,Root见她那样子像是在生气,只得将轮椅靠在一边,随手拿起一本小说。


 


实验结果一直没有什么进展,而Martine来英国后不久,便将婚礼日期订在了一周后,Bentley的几位元老已经蠢蠢欲动,她必须在他们之前下手。而最让她担忧的是,Thomas假借去Reese家做客,给她打来的一通预警电话。


 


Root看了两页书,目光又落在了那个黑发女人身上。她见Shaw出神地思索着,眉目间隐约透着疲惫和厌烦。Shaw忽然抬头看向她,说道:“明天的检查我不能陪你,这两天记得早点休息,如果你再半夜里偷偷起来用电脑,我就立刻将实情告诉Finch。”


 


Root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Shaw摇了摇头,“不用你操心。”


 


Root呆呆地看着她走出房间,那冷淡的神色,像一把钝刀,缓缓绞割着她的五脏六腑。


 


她看完书后感到心脏不适,很早便睡下了,但昏昏沉沉地睡到半夜,仍旧被痛醒。暖气开得很足,她辗转了一身的汗,却只觉得寒冷。


 


Shaw进来查看时,连忙给她打了一针。“床边就是按钮,为什么不按?”她肃声责备了一句。


 


Root嘴角向上轻轻一扬,调笑道:“你总能及时赶到。”


 


Shaw见她皱着眉头,吃力地喘息着,满腔恼怒却发不出火来。她承受了这么多痛苦,却不曾向她吐露过一句,不曾向她倾诉过一句,就连夜深人静,感到难受时,也只是独自承担着。


 


Root见她关掉睡灯,轻轻叫了一声“Sameen”。Shaw感到她建起的堤坝,渗出了一缕细流,微小的裂隙渐渐扩大,直至崩溃,她所有的理智抵不过这一声。Shaw说道:“下次再这样乱来,可没有人能碰巧发现了。”


 


Root听她语气难得的温柔,眼中弥漫开一层薄薄的水汽,她笑了笑,说道:“我会叫护士的。”


 


Shaw摸了摸她的头,低声说道:“除了明天,你只准叫我。”


 


------------------------------------------------


这章被耽误了好几次,好在今天总算产出来了,大家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110)

  1.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固执的枯藤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