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Old Town (上)

里脊:

这应该是一个二轴如何学会爱人的故事?


谢谢阅读。





“应该等我学会如何爱人,我们再相遇。”


“所以我错过你这么久,也不是没有原因。”




阳光的温度让熟睡的Shaw刚刚好醒过来,没有从梦境里被拖曳出的愤怒,平静就像Root的香水一样弥散在空气里。她伸手摸了一下身旁的床单,空的,但是恰到好处的起了褶皱。这意味着Root昨晚是真的在这里,却又一如既往的是她,离开得一干二净。Shaw撇撇嘴角,拿枕头盖在自己脑袋上,再一次熟睡过去。





那一年,Shaw7岁,Samantha9岁。


Shaw是坐在长椅上发呆,嘴角上还带着三明治的碎屑。一只纤长的手指伸过来替她擦掉了污渍。她抬起头,逆光看见一个棕发的高个女孩,眼睛带着友好却不熟悉的笑。“你谁啊?别碰我?!”“Sorrry Honey,我只是看到你嘴角有东西,情不自禁得…你懂的强迫症嘛。” 金发女孩头微微一偏:“顺便,我叫Samantha.”




Shaw偏过头去白了一眼,她没有告诉Samantha她的名字。她对她不感兴趣,就像她对这个世界全然没有兴趣一样。Shaw不会为了不感兴趣的东西浪费一秒的时间,她站起身来离开了她的长椅。有史以来第一次被赶出了自己的领地,但却很不幸的,不是最后一次。




从那以后,Samantha就像阴魂不散得一直跟着Shaw。她跟在不远的后面看她买三明治,然后再买一样的三明治。跟着她去看那只军犬欢脱地扑进她怀里,然后两者开心地扑倒在一起。夏天的风吹到了秋天,余温中带着一些冬的萧瑟。她当她跟屁虫的第一个圣诞节。Shaw告诉她:“我叫Sameen Shaw。” 那次的Samantha努力做了三个小时的蛋糕给Shaw当圣诞礼物。而Shaw的名字就是她最好的圣诞礼物。Shaw在Samantha眼里看到了满天星光,带着满足和幸福。





事情是在Shaw9岁而Samantha11岁的时候变得面目全非的。




Hanna死了。像所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一样,悄无声息又毫无预兆得,突然从身边的空气里抽离。Samantha开始变得郁郁寡欢,整天摆弄自己的电脑而没有再跟着Shaw。Shaw看到Samantha的眼里有些她过去理解不了的情绪,一种她感受不到的悲伤。但她习惯了身后一直有个个子高高金发女孩子跟着她,突然这个女孩子不见了,她觉得心里有那么一块空了出来。在9岁的Shaw 的心里,那大概和Samantha的心情是一样的吧。年幼的Shaw觉得,空出来的地方,再找东西填上去就好了。




她做了三个小时的牛排,从腌肉到烘烤,加上配菜。叫爸爸开车送自己去Samantha家。整段路捏着盘子两侧一直不敢放手,心里幻想着Samantha会多么惊喜看到自己的这份礼物,以至于手心都出了汗。几十年以后的Shaw怎么也想不通,其实就两三个街区的距离,一向独立的自己为何非要叫父亲开车送自己过去。大概是那盛着食物的盘子,太过于烫手了吧。因为那个晚上,一场车祸夺走了她的父亲。她烤的牛排和着她父亲的鲜血在玻璃残渣里显得那么鲜艳,那香味在她记忆里萦绕了大概一生的长度。年幼的Shaw没有哭,她感受不到那种情绪。但她切切实实地知道了,有些东西失去了,是怎么也补不回来的。




她再也没有见过Samantha。再她第一次理解了悲伤以后,却再也找不到人分享。





人生轨迹,总是向着从未预期的方向发展着。9岁的Shaw预料不到那场车祸,同样预料不到29岁的Shaw会成为一个杀人无数的战士,和救人无数的医生。在医学院的那几年,因为感受不到正常人的情绪而被退学,参军以后又因为感受不到正常的情绪而屡立战功。Shaw又时会拿着啤酒坐在Cole对面自嘲:“你看哈,优点总是会在不正确的地方变成致命的缺点。你看一个合适的位置多么重要。” Cole是她新的跟屁虫,以及她的技术支持。第一次和Cole合作的时候,他一头金发和眼睛里的笑让她瞬间想起了那个再也没见过的Samantha。也不知道现在的Samantha是否如往常一样热爱电脑。但Cole一直跟着她,让她又烦又…温暖,絮絮叨叨得叫她注意身体,又神神叨叨得叫她不要乱出去找人。Shaw感受不到Cole眼睛里的那种情愫,因为她没有。但那次对方突袭,Cole用身体帮她挡住了一颗本应该要了她命的子弹。Cole的眼睛再也没睁开,Shaw却理解了那种感情叫喜欢。




而你喜欢一个人,你是有勇气为她挡子弹的。





就在退伍的第三周,她重新遇见了Samantha。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认出已经变成了棕发的Samantha的,毕竟那个女人一直说自己叫Root。但Root身上的味道尝起来很像苹果,混着酒精在Shaw的记忆里弥散得愈加明显。她们回到了Shaw的家里,度过了一个愉快又美妙的夜晚。那不是Shaw第一次和女人混在一起,但却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有些薄雨,酸疼的腰肌也在阻止Shaw出去跑步。身旁的女人不在了,只剩下一张纸条“Nice Shot!Kiss Kiss You!”




Shaw一如既往的翻了一个白眼。




她不知道Root是干什么的,而她也没问过Root是不是当年那个Samantha。但Root时常会来她家过夜,有的时候带着食物,有的时候带着枪伤。为了帮她取子弹,浪费了Shaw不少好酒。Shaw不是一个适合恋爱的人,但可能是因为Root的眼睛,她从未决绝地拒绝过Root。那天晚上风很大,刮得窗户一直呼呼作响。Root头一次将背抵进Shaw的怀抱里,就像那里是一个港湾,她愿意在这里停靠。Shaw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将唇靠在Root耳边,呼吸轻轻地绕着头发打转。“Samantha...”




Root没有否认,没有挣脱她的怀抱,没有调笑。Shaw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滴在自己的手背。那一次,Shaw理解了什么叫想念。



评论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