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一个梗 * 完结篇(38)

门减:

37






Shaw在加拿大遇见了Thomas,他比她记忆中憔悴,Thomas大概也有同样的想法。Shaw可以想象,当他父亲知道Koroa家的黑幕外泄后,会是怎样大发雷霆,Thomas这段时间恐怕过得很艰难。


 


“你杀了Hersh?”


 


“没有。”


 


Thomas震惊地看着她,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很快就会知道是我泄密的。”


 


Shaw说道:“不,他以为是另一个人。”


 


Thomas稍一思索便明白了,“Hanna?我听说Hersh去找过她,但她提前几分钟逃走了。”


 


Hersh发现Hanna失踪后,立刻顺着军事基地那边传来的线索,追踪丢失的那架直升机。他希望赶在Hanna预警之前,解决掉Root和Shaw,但他刚一到加拿大就发现,Shaw早有防备。


 


Shaw不愿再详谈,她从大衣里掏出一个硬盘,说道:“Thomas,这是你重新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机会。”她在见到Thomas的那一刻,就知道他是为什么而来。


 


Thomas接过硬盘,终于松了口气,“也许吧,但不是现在。”他又露出了那久违的笑容,“你们炸死了Control,没想到Hersh就这么放过了你们。”


 


Shaw耸了耸肩,“他没得选,如果我执意报复,我一定能找到他,但他不一定能找到我。”


 


Hersh见到Shaw后,便知道自己失去了先机,如果还不收手,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两败俱伤。就算自己能杀了虚弱的Root,一旦不幸让Shaw逃脱,那便是一辈子后患无穷。


 


Shaw知道ISA暂时不会来找麻烦,不过没想到,她赶回英国后,Root病情迅速恶化了。Shaw一番逼问下才得知,Root在她离开后不久,便与Finch视频通话了一次。她为防止暴露地址,不得不独自跑出了园区,和Finch一番争执后,回来便高烧不退。


 


Root虽然发着高烧,但仍旧很清醒,甚至比之前还要更精神一些。“Sameen,相信我,我必须和我父亲谈谈。”否则,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Shaw看着这个靠坐在床上的女人,才两天不见,就变得更加消瘦了。她对自己身体毫不吝惜的态度,轻易就挑起Shaw本能的怒意,她低吼道:“为了系统?或许你该先担心自己怎样活下去!”


 


Shaw那漆黑的眼眸中压抑着翻滚的盛怒,一刹那仿佛带着痛楚的失望。那目光直灼痛到她心中,叫她一个生病的人,反而眼神中满是怜惜。


 


Shaw见她仍是不以为然,赌气般说道:“Root,也许你不在乎,但如果现在出什么差错,我们所有人做的一切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这是两人重逢后,Shaw第一次这么勃然大怒,Root没有继续辩解,只是倔强地扭过头。她一开始就很清楚,能活下来的希望是微乎其微的,她极力配合地在实验室苟延残喘着,只不过是因为Shaw希望这么做。


 


忽然,她感到鼻腔一股温热,只见Shaw慌忙蹲下身来,叫道:“Root!”


 


ISA的实验结果表明,没有人能活到第四次流鼻血,这意味着,Root在接下来的每时每刻,都有可能突然死亡。


 


自从出现第三次症状后,Shaw看似没有受到影响,但Root发现她似乎比自己还要紧张。Root是在第二天早上察觉到这一点的,她洗完澡,被护士扶出浴室时,发现Shaw正站在门边。而深夜时,Shaw查房的频率也更加频繁。即便她走路几乎没有声音,但Root生病后睡眠极浅,她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Shaw的目光倾注在她脸上。


 


眨眼到了Martine婚期的前一天,Root身体虽然稍稍调整了一些,但每天还是靠止疼药维持着。重建的系统虽然仍不完善,但已经能够帮助加快实验进度了,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唯一能让Shaw对它产生好感的一点。在系统强大运算能力的支持下,Lambert的核心团队与医生们一起确定了最佳的手术方案,虽然风险仍然很高,但Root内脏的衰竭速度,没有给他们犹豫的机会。


 


手术前的身体检查安排在了专门的医务间,几个护士忙着操作仪器,记录数据,Shaw就在外面和几个医生一起讨论着手术细节。


 


Root配合着护士的检查,脑子里思考的却是和她父亲的争论。自从系统失窃过一次后,Finch变得越发谨慎。Root可以理解他对系统近乎恐惧的防范,但她无法认同那残忍的做法。


 


系统像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在Finch的教导下,承载着无限的期望,蹒跚在光明的憧憬里。她注定要成为完美的上帝,完成一番无人可及的伟大事业,但却生生被折断手脚,禁锢在黑暗的盒子里。Finch所做的不是囚禁一个电脑程序,而是摧残一个拥有智慧的崭新的生命。


 


Root轻轻叹了口气,她一向敬畏着父亲,从未像那天一样顶撞过他,但她离开这个世界后,也许再没有人能提醒他,他应该对自己创造出的生命,多一些信任。


 


这时,年轻的护士Emily打断了她的思绪,“Ms. Groves,如果你没有意见,手术会定在明天。”


 


“明天?”Root若有所思,沉默了一会儿,问道:“今天可以吗?”


 


Emily看了年长的护士一眼,为难地说道:“抱歉,我们需要时间准备。”


 


Root只是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由于每天都有例行的身体检查,这次的检查进行得很快。Emily在平板上记录最后一行数据时,忽然抬起头来,噗嗤一笑。


 


那年长的护士问道:“怎么了?”她以为数据出了问题,探过头来看她的平板。


 


Emily却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是Ms. Shaw,才半个小时,她就在门口晃了三次,每次看一眼Ms. Groves就走开。”


 


整个园区除了Lambert,没有人知道Root和Shaw的身份,但对于她们两人的关系,所有人却是心知肚明。护士们平时只是私下里谈论,最大胆的也不过是当面相视一笑。但Emily毕竟年轻,Shaw又常找她询问Root的情况,她见Shaw的神色实在有趣,终于还是开了个玩笑。


 


那年长的护士也忍不住笑了笑,但还是说道:“你再不好好工作,小心Ms. Shaw待会儿又来找你。”


 


检查结束后,Root趁着护士们收拾器具,自己转着轮椅来到门口。Shaw刚巧又踱过来,一见到她,微微一怔,转身又往回走。


 


Root见几个医生在讨论,只得忍住笑意叫住了她,说道:“我想去楼下花园,那天跑出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参观。”


 


她们来到英国后,很注重保密工作,为安全起见,连住的房间都没有窗户。Shaw不知她为什么突然想起要去花园,那里人多眼杂,不太安全,但Root既然提了出来,Shaw也不忍拂逆她的意思。


 


她走到Root跟前,问道:“这么快就结束了?”


 


Root抬了抬眉毛,“再不结束,明天整个实验室都会笑我们的。”


 


Shaw听了这句话,不知为什么就笑了起来,她眉目间舒展开来,像是阴郁的黄昏出现了一道明亮的阳光。她握住轮椅的扶手,说道:“说得好像你在乎一样。”


 


Root今天似乎有些反常,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聊着天,Shaw只当她是担心明天的手术,没有多想。两人一起吃过晚饭后,Shaw去找医生做最后一遍检查。Root则继续为系统编入核心代码,她希望她父亲哪天改变主意的时候,能够用得上。


 


这时,敲门声忽然响起,Root从监控里看到一个金发女子站在门前,她手指轻轻一敲,房门随即打开。


 


金发女子一进门,便有些焦急地叫道:“Shaw……”她发现坐在内间的女人不是Shaw时,惊讶地看了看门框上的编号。她确信自己没有搞错房门号,而Shaw也绝不会轻易和他人分享私人空间。她狐疑地问道:“请问Sameen Shaw在这儿吗?”


 


Root合上电脑,微笑着说道:“很高兴见到你,Martine。Sameen刚出去,你找她有事吗?”


 


Martine本就十分聪明,她虽然没见过Root,但也立刻猜出了她的身份,她只是惊讶Lambert居然没告诉她。“没什么重要的。抱歉,她没提起过你在这儿。”她趁着说话,立刻将手里的一个小盒子塞进口袋里。


 


Root何等眼尖,早就看到了,她心中一阵抽痛,面上却不动声色,“她也没提起过你来了。”


 


Martine礼貌地笑了笑,转身便要往外走,“不打扰你休息了,Ms. Groves。”


 


Root说道:“我会转告Shaw,你曾来找过她。”


 


哪知她刚走到门口,Shaw便推门而入,两人都是一愣。“你在这儿干什么?”Shaw看了她一眼,目光随即转向她身后。


 


Martine还没来得及回答,Shaw便从她身边一闪而过,快步走进了内间。她听Shaw的语气像是有些恼怒,暗想,自己这次恐怕有些唐突了。


 


Shaw打量了Root一番,有些紧张地问道:“你没事吧?”


 


Root摇了摇头,她见Martine走出了房间,说道:“她似乎有急事找你。”


 


Shaw这段时间极力不让Root知道Martine的事,但没想到在Martine将要离开时,两人还是见了面。她从Root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犹豫了一会儿,只得跟出了房间外。


 


Root抑制不住地难过起来。她没想到自己身体变得虚弱的同时,连精神也变得脆弱了。


 


她朦胧睡到半夜,听到有人轻轻走动,睁开眼时,发现那盏睡灯开得很暗,Shaw正拿着一个针管走过来。


 


她坐到床边的椅子上,轻声说道:“你又发烧了。”如果到早上还不能退烧的话,手术就得推迟。Shaw用酒精球擦拭过她的手臂,安慰道:“明天就好了。”


 


Root心中刮起一阵刺痛,明天,明天恐怕就再难见到她了。她问道:“和Martine谈完了吗?”


 


Shaw笑了笑,“Martine只是来辞行,她有急事要回华盛顿。”


 


“那你呢?”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镇定从容,但却显得很无力。


 


Shaw动作一滞,“什么?”


 


Root静默不答,昏暗的灯光下,Shaw见她脸色不太好。她打完针后,说道:“快睡吧,一小时后我再来量体温。”


 


Root心中本已十分难过,只是在Shaw面前极力忍耐着,现在眼睁睁看着她往外走,终于忍不住流下泪来。那泪水无声地从眼角滑落,浸得枕巾一片冰凉。哪知Shaw走到一半却又回过头来,Root慌忙转过脸去,还是让她看见了。


 


Shaw立刻明白了,Root知道了婚礼的事。她像是从那坚硬的外表一瞬裂开的缝隙间,瞥见了Root最脆弱的一面,这让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坐回椅子上,隔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她,说道:“等你睡着我再走。”


 


Root拭去泪痕,转回头时,Shaw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我想医生已经告诉你了,明天的手术很重要。如果手术成功,照顾Finch这么麻烦的事,还是你自己做吧。当然,前提是你们重建的系统足够靠谱。”


 


Root见她神色温和,唇角微漾开淡淡的笑意,她像是受到某种鼓励,忽然说道:“Shaw,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Shaw微微一愣,偏了偏头说道:“只要不喝酒就行。”


 


Root笑出了声,她缓缓坐起身来,殷切地望着她,“明天哪里也不要去,留在这里,好吗?”她知道Shaw和Martine并不是真的想在一起,但终究还是无法看着Shaw和别人举行婚礼。


 


Shaw不知道Root什么时候知道的这个消息,也不知道她一个人难过了多久,灯光下她的剪影,瘦削单薄得让她心中一阵钝痛。


 


Root根本不必提出这个要求,因为Shaw本就没有打算去参加这个婚礼。她要做的只是让Brotherhood的手下出现在婚礼上显得合理,至于Martine到底和谁举行婚礼,都是无关紧要的。


 


Shaw脸上的神色错综复杂,沉默了许久,才眨了眨眼说道:“好。但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Root喜出望外地笑道:“你知道的,任何事。”


 


Shaw认真地看着她,正色道:“在我放弃之前,你不许放弃。”


 


深夜时,利物浦又降了温。Martine和Lambert顶着寒风,上到实验室的顶楼,不一会儿,便响起了直升机的螺旋桨声。


 


Shaw调高了暖气的温度,走回床边时发现Root已醒来望着她。她伸手探了探她额头,轻声问道:“要再吃一片止疼药吗?”


 


Root摇了摇头,笑道:“你可以上床来休息,亲爱的。”


 


Shaw感到她得寸进尺的毛病故态复萌了,她挑了挑眉,说道:“但你必须闭上眼睛睡觉。”


 


Root棕色的眼眸中跳跃着愉悦的光芒,她想把被子分她一半,但Shaw本就觉得暖气开得有些热,固执地把被子又推了回去。


 


Root到深夜后本就难以入睡,听见Shaw鼻息平缓后,便睁眼凝视着她的侧脸。她见Shaw已睡熟,忍不住从被子里探出手来,轻轻地扣住Shaw的手。Shaw却忽然睁开眼,Root微微一颤,她却用力地握住,不让她抽出手来。


 


Shaw促狭地看着她,笑道:“我记得你说过不会当逃兵。” 


 


Root皱了皱鼻子,说道:“Sweetie,你这是乘人之危。”


 


Shaw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这是个好主意。” 


 


她小心地扶着她脑袋,倾身吻了过来。Root感到这是和那晚全然不同的吻,Shaw温柔得像是轻轻呵护血液暗涌的伤口。她若即若离的吻,留一个很小的空间,在唇与唇之间,一股温暖的气流缓缓萦绕着。


 


Root慢慢睁开眼来,抬手看见无名指上银光闪烁。Shaw脸上绽放开一个柔和的笑容,“这是Reese家相传的戒指,我本想明天再给你的。”


 


Root眼底弥漫开一层湿润,她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你好像省略了求婚,亲爱的。”


 


Shaw说道:“我记得我们还没有离婚。”


 


她扁了扁嘴,眼波流转,“我开始后悔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Shaw望着她,淡淡地说道:“Root,你这一辈子,想都别想。”




------------------------------------------


终于填完了这个坑!顿觉无债一身轻!


非常感谢一路陪伴和支持的朋友们!比哈特!


尤其感谢在评论上留过言的朋友们!各种不同思想的碰撞,是我写文的最大乐趣。比两个哈特!



评论

热度(143)

  1.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