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Crush(二)

MiracleKiller:

 


有时候Shaw很想关掉耳朵里的那个声音,她不喜欢用那种语调和自己说话,用不属于的声音重复曾经的那些话语。Shaw不喜欢这样,一点也不喜欢。*


Crush(一)——Crush(二)


America_New York   Three months ago


Shaw很想就这样睡过去,但肩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却不允许她这样做。她现在疲乏异常,喉咙像有团火在烧,而她的伤口还未得到有效的处理——简易医疗箱里的东西少的可怜,完全不足以止住这样的伤势。这次的号码很棘手,在没有后援的情况下Shaw不得不多费几倍的力气来应付对方。


晚秋的夜晚已经很凉,Shaw只觉得浑身发冷。


“Sameen”时隔12分钟,的声音再次传来,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你需要接受治疗。”房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墙上带着花纹的壁纸已经开始剥落,老式冰箱在角落嗡嗡作响,隔间的水龙头缓慢地滴下一滴又一滴水,溅在漏斗处发出细碎的声音。机器在深夜里找到的这个临时避难处并不算好,房屋主人大概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


Shaw坐在毛毯上,抵在后背靠着的沙发侧面,闭眼将头向后仰去。“下楼转右经过一个街口,左手边第三间屋子,房主叫Ash,她会帮助你。”机器想必是已经察觉到Shaw血压与心跳的异常,简单了措辞再次提醒了一遍对方,而Shaw不为所动。


她闭眼靠着沙发,像是在休息。“别睡过去,Sameen。”身下的毛毯已经被血浸出了一块暗黑色的区域,周围零星分布着不同大小的阴影区。Shaw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自从最后一战后她感到精疲力竭,但却没有办法好好休息。有什么东西像是梦魇一样缠着她,夺去了原本的睡眠,抽走梦里的色彩,让漫长的黑夜颜色灌满她发疼的大脑。


Root的模样开始渐渐模糊起来——她不会出现在清晨阳光正好的房间里,也不再潜入梦里说着似曾相识的话语。Shaw没办法入眠,无数个夜晚里她只是闭着眼昏昏沉沉地等着黎明的降临,但这次不一样,她很困。


像是失去的睡眠重新回来了一样,Shaw的大脑开始放空,滴水的声音变得单调空洞,而肩上的伤痛也渐渐失去了感觉。


“Sameen”开始着急起来,“你能听见吗?”Shaw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却没能发出声。“求你。”Shaw的头渐渐侧向一边,双手无力地耷拉在毛毯上,睫毛随着没有规律的呼吸颤动着。“Shaw,别睡过去。”机器试图一遍又一遍地唤醒她,但回应的始终是如一的沉默。Shaw的困意迅速占据了她的大部分意识,漆黑的深夜紧连着失去色彩的梦境。


时隔这么多个月,Root的样子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她后面的一小撮卷发总是在一觉醒来之后顽固地偏到前方。


她左脸颊上的小酒窝会在每次两人一起走回家的时候显现出来。


Shaw开始听不清楚机器的话语,Root好像出现在了她的梦里。Sameen,我很抱歉不能出现在这里。”属于Root的声音传了过来


“但我希望你可以明白——”Shaw一个激灵猛地清醒过来,在黑暗中大口喘气。


“我就在这里。”


“停下来。”Shaw有些含糊地说到。


你曾经承诺过,至少有一次会答应我的请求。”


“停下来!”Shaw的舌头开始发麻,她甚至不能确定单词的发音是否正确。


求你别放弃。”


Shaw扯掉了耳里的耳机,一切又归于安静。


她知道那不是机器,而是Root。机器或许能够很好地模仿Root的声音,甚至是说话的语调,但没办法编出那些语句,Shaw知道,没有办法运用成千上万的复杂运算造出这样的话语。


Shaw觉得鼻头泛酸,她已经精疲力竭,滴水声像是时钟指针走过的声音——这一切都太晚了。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前面忘记写上这是接着513的剧情开始的...


 

评论

热度(146)

  1. karma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2. zero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3. maylee9903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
  4. InorganicMiracleKill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