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不见不散 Part8-10(完结)

Yone:

Part 8


 


二十二.


 


Elise和Karl已经无法判断时间过去了多久,当他们再次重见光明的时候,因为突然的亮光,根本睁不开眼睛,Elise的左眼一阵灼烧,她倒吸了一口气,想要缓解这种痛感,一滴汗珠从她的额头滚落。当她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她心里的许多解释不清的疑团瞬间像是被理顺的毛线根根分明起来。她跟Karl对视了一下,两人脸上诧异万分的表情让站在对面的人更加嚣张起来。


 


“老朋友们,不认识我了吗?”


“好久不见,Koba。”Karl虽然一时还想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从最高防卫的监狱中出来的,不过Karl从来不会对政府背后那些肮胀的交易有什么意外,一切根本从来都是利益。


 


“我们就省了客套话,你们知道我想要找谁。”Koba盯着Elise。


 


“你放了Karl,我就告诉你。”


 


“Elise....”Karl挣扎着想要尽可能靠近Elise,可是他被紧紧地捆绑在一把又重又旧的破椅子上,他根本移动不了。


 


Elise没有去看Karl,无论Karl说什么,在性命攸关的时候她不会退让一步。


 


“可以,但不是现在,等你把Eryka Klein交出来,我就放了他,还可以放了你。”


 


“我要怎么相信你说得呢?如果你到时候食言。”


 


“你只能相信,因为你不说我就会马上把你们都送去马尔代夫。”Koba似笑非笑地扫过Elise和Karl的脸,Koba对着旁边的人示意了一下,一把枪对准了Karl的太阳穴,“说吧,你的情人在哪里?”


 


“她行踪不定,但我有办法联系到她。”Elise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Koba,这也许是这辈子她唯一一次希望自己是个撒谎高手的时候。


 


Karl一眼就看穿这是Elise无可奈何编造出来想要拖延时间的谎言,她根本不知道Erkya在哪里。


 


Koba像是在寻思着什么,但最后看上去他还是相信了Elise,“你要怎么才能联系到她?”


 


 


二十三.


 


Elise当然知道Koba不会蠢到给她一个手机让她联系Eryka,她想起书店那个梦,决定再编造一个谎言。


 


“我们会在书店里互留信息。”


 


“行,那你就留一条信息给她,告诉她两天之内不出现就来帮你收尸。”


 


Karl惊讶于Elise的大胆,也为她竭尽全力试图要救他而感动,但他不对此抱有太大希望。


 


第二天,他们将Elise先是蒙着眼睛带回了阿姆斯特丹的市区,然后Elise在两个Koba的手下的跟随下,开始“联络”Eryka。


 


Elise凭着记忆中之前来到跟着Liam调查时看到的书店,她在书架里兜兜转转,Koba的手下就在不远处跟着,她在寻找机会向别人传递信息,但她本就不善于与人交流,这样的情况下,她的古怪显得更加突出。


 


“有什么能帮您的吗?小姐。”穿着店员服装的一个小姐走到Elise面前,挡住了Koba手下的视线。


 


他们看不到Elise愣在了那里,因为站在Elise面前的人正是Eryka。


 


“表现得跟没事一样。”Eryka先小声地说了句,然后又故意提高了声音,“让我来推荐几本书给您吧。”


 


Eryka的头发比以前长了许多,让Elise觉得有点陌生,但是她身上带着温度的香气依旧不变,告诉Elise自己不是在做梦。


 


Eryka一手拿着一本书,将身体靠过去,看上去是为了要让客人看得更清楚,借着身体挡住另一只手,将什么东西塞到了Elise的手里。然后又故意说了句:“既然您不喜欢,那就看看其他书吧。”


 


在Eryka走之前,她看了Elise一眼,她的眼神平静而坚定,似乎她对救出Elise有很大把握。


 


二十四.


 


在离开书店前,Elise借上厕所看了下Eryka塞给她的东西,是一部微型手机,只有大拇指的大小。上面有Eryka留的一条信息:


 


求救,Koba我会对付。


 


Elise害怕起来,Koba这次为了找到Eryka不惜设了那么大一个局,Eryka如果出现那几乎是等于自寻死路。在见到Eryka的那一刻,她只知道她不想再失去她,管她是不是间谍,管她到底为谁工作,她爱的只是她这个人,跟其他的事都无关。可是,现在首要的是要阻止她去见Koba。


 


她先是发了一条消息给Eryka:


Koba会杀了你,不要来。


 


Elise本想发信息给Liam求救,但她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去记过他的号码,她正要拨打阿姆斯特丹警局的电话,Koba的一个手下却闯进了厕所,门被他敲出难听的噪音,“出来!磨蹭什么!”


 


Elise迅速把手机往内衣里塞了进去,开了门,那个粗鲁的男人一把将Elise拉出来,“走!”


 


离开书店,Elise上车后又被蒙上了眼睛,Elise试着要去记住车子行驶的路线,但她很快发现他们每次都走得是不同的路线。Karl已经紧张了一天,看到Elise回来多少还是安心了点,至少Elise没有出事。


 


每天Elise和Karl都有两次上厕所的机会,当天Elise回去后直到天黑后才找到机会,但打电话的风险太大,门外一直有人把守,她最终向Olivier发了信息,她跟Karl失踪Olivier肯定早已收到阿姆斯特丹警方的联系。她希望警方能赶在Eryka之前来救他们,那Eryka就不用冒生命危险来见Koba。


 


Olivier早在Elise和Karl失踪的第一天就赶到了阿姆斯特丹,连同阿姆斯特丹警方盘查了Elise和Karl最后去的那个地址——丹麦街1263号,但是就如同Lucas所说得那样,他们尽管知道Elise和Karl的失踪跟这里必定有关联却一无所获。即使将Lucas关押审讯也因为没有证据而不得不释放。Olivier收到Elise的信息,随即马上确认了信息发出的地址——位于阿姆斯特丹西北部的阿尔克马尔的一个荒废的马场,距离这里40公里。


 


但是,就在警方第一时间赶到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Part 9


 


二十五.


 


“你今天见到了Elise,可以相信我的信息是真实的了吧。”Carmen穿着一件紧身的皮衣,拉链只拉到了胸口,露出大半个胸部,她上下扫视着Eryka,她终于见到了Elise常常在她们亲热时为之失神的那个人,她不奇怪Elise会这么沉迷于这个女人,因为她确实很迷人。她对Eryka并不陌生,因为从Tatiyana那里她听到了很多有关她的事。


 


Eryka很庆幸Carmen并不知道所谓的卖淫集团跟现在她所查的军火集团之间的关系,她也不知道Koba的存在,以及她与Koba之间的旧仇。她以为Elise只是在查案的过程中误入贼窝。她不知道意味着Tatiyana对这些情报的认识也是断层的,无法关联起来,这点对Eryka而言,非常有利,她决定铤而走险,为Elise,也为自己。


 


“我相信,你告诉Tatiyana,两天后我会告诉她她要的信息。”在Carmen打量Eryka的同时,Eryka其实也在观察对方,因为她无法回避一个事实——Elise曾跟眼前这个妖娆的女人有过肌肤之亲。她知道这个女人对Elise来说只是生理需要,可她承认自己还是有些嫉妒。


 


“好,我收到Tatiyana的指示后,也会把Elise被关押的地址告诉你。”Carmen讲这句话的时候虽然面不改色,但是就跟警方在马场扑空了一样,她没能在Koba转移Elise和Karl的时候赶上,事实上她并不知道Elise现在被关去了哪里,但在Eryka面前这点当然不能让她有所察觉。


 


Eryka点了点头,淡淡地笑了一下。


 


同样是Tatiyana亲手调教出来的间谍,可惜Carmen在跟Eryka的这场博弈中连输也不知道是怎么输的。Carmen不知道Eryka要求证实她的情报的真伪不过是为了创造机会见到Elise,她给Elise的手机里安装了追踪软件,她早就知道Elise被带离马场后又被带回了丹麦街1263号——Lucas的老巢,Carmen以为自己还掌握着有利的筹码,事实上早已注定一败涂地。


 


二十六.


 


Koba对Gvantsa的出现很是恼火,这是Eryka早就预见的,只有Gvantsa才看不清这点。Eryka当然不能那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Koba面前,在Gvantsa去见Koba的时候她找了个借口回避了这次见面,她还需要留着Gvantsa情人的身份为后面的计划所用,但她用Eryka Klein的身份联系了Koba,就好像的确是Elise留在那家书店里的信息起了作用般。


 


“Lapochka...“Koba一直喜欢那么叫Eryka,但今天他的语气没有以往故意调情的成分,取而代之藏着阴狠。


“Koba。”Eryka相当冷静。


“你知道我在监狱里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出卖我,但还好我够有钱,有钱连那些警察都能买通。”Koba吸了吸鼻子,慢悠悠地说着。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没用的,我是来跟你做交易的。”


“你有什么筹码跟我做交易,你的小情人可是在我手上。”


“我已经调查清楚你的军火渠道和藏匿点,如果你不想做交易,我可以直接把这些情报交给我的上级。“


Koba显然没有意料到Eryka是有备而来,他咬牙切齿地盯着Eryka,但就跟Eryka一样,他们这种犯罪集团之所以可以长久地存活下来是因为他们一直懂得审时度势,灵活应变,“你说说要怎么交易。”


Eryka的嘴角轻微地动了一下,她已经有了一半的把握,“我可以拖延俄罗斯方面,为你争取转移的时间,而你放了Elise和那个英国警察。”


 


“听上去很公平。”


 


“我还没说完,”Eryka仰起了脸,她用力吸了一口气,“把Lucas交由我处置。”


 


Koba习惯性地扪了下嘴,没有怎么犹豫就同意了Eryka提出的交易,对他而言几十个Lucas都比不过那产值惊人的军火。


 


“但在这之前避免引起俄罗斯方面的怀疑,我需要你先牺牲下你在俄罗斯伊尔库茨克那个站点。”Eryka到此刻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还有,我要见Elise。”


 


二十七.


 


虽然马场扑空,但实际上因为追踪到了Elise的手机,Olivier和阿姆斯特丹警方一直都掌握着Elise和Karl的行踪,他们之所以没有行动,是因为收到了Elise的新信息,要求他们先暂缓救援,而Elise这么做则是因为收到了Eryka的联系,Eryka的计划一是如果警方能在马场就救出Elise和Karl,那她就不用再主动去见Koba,而事实是Koba及时转移了Elise和Karl,而且丹麦街1263号不像马场地界开阔便于排布人员后一举包围,很有可能在警察刚到门口的时候,通过暗道Elise和Karl就再次被转移出去了,因此Eryka不得不采用计划二——先由她摸清丹麦街1263号之后,再联合警察来营救Elise和Karl,确保万无一失。


 


Eryka跟Koba见面后的第二天,俄罗斯方面成功地将位于伊尔库茨克的窝点捣毁,Tatiyana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而Koba同时正紧锣密鼓地转移着他其他的几个窝点,他同样以为一切都按着Eryka答应的计划在进行中。作为交易的一部分,Koba先将Lucas交给了Eryka。本来对Koba来说没用的Gvantsa倒在此时显得有了点存在感,Koba让他负责将几个主要的窝点连夜进行转移以及丹麦街1263号的”生意“。事实上,这正中Eryka的圈套,她不但可以通过Gvantsa继续掌握新的窝点的情报,为之后能再有筹码跟Tatiyana进行交易,也可以利用情人的身份摸清Elise和Karl被关押的房间和出去的暗道。Gvantsa虽然根本不知道Lucas为什么突然失势,但他自然幸灾乐祸,乐于坐享其成。


 


Elise再次收到Eryka的联系,是Koba通知Eryka可以来见Elise之后,手机的震动提醒她需要马上确认信息采取行动。而此时距离他跟Karl被解绑上厕所的时间还有很久,她现在可以想到的只能是假装肚子不舒服,但她的演技就像是一个被老师突然叫上黑板做题目完全手足无措的孩子,Karl为了让看守他们的人相信,开始配合Elise,让他们以为真得是他们俩吃的东西有问题。成功地骗到了看守人后,Elise迅速联系了Olivier,但这里遮蔽物太多,信息几次显示发送失败,Elise焦急地环视了下这间房间,在她后面的墙的右上角有一个小如狗洞的窗口,她试着攀上墙,将手机尽可能地靠近那个窗口,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不要掉下去,一只手再次按了发送。当信息显示已经发送成功,Elise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个不停。


从接手丹麦街1263号开始Gvantsa就像是老鼠掉进了米缸,自己手里突然有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妓女,他的心思根本不在”生意“上,而Eryka只是利用了这点,将Gvantsa支去了某个他看上的妓女那里,然后再去Koba给她的地址见面后跟着Koba回来这里,当然Koba以为她是第一次来。


Koba带着Eryka到达丹麦街1263号的时候,Olivier和阿姆斯特丹警方也已经围困了此处。Olivier在望远镜里同时看到了Eryka和Koba,他终于知道真正绑架Elise和Karl的人原来是Koba。至于Eryka,他虽判断不了她在这里面的角色,但至少知道她不会伤害Elise。在Koba进去后不久,警方就开始行动。


Elise和Karl听到枪声,知道警方已经进入了这个地方。看守的人企图想要将他们带离这里,但被乘乱从Koba身边逃开的Eryka一枪毙命。而房间外,已经一片混战,Koba想要从暗道逃离,但他发现那扇门已经被谁给锁了,当他折返的时候被警察直接捕获。Eryka解开Elise,Elise站起身来一把抱住了Eryka,要不是Karl还在旁边,要不是现在外面枪林弹雨般,要不是她好几天没洗澡现在全身臭得要命,Elise真想抱着Eryka永远不放。


”我必须得走了,Elise。“Eryka心疼得看着Elise,但她还有许多事要去完成。


”我还能见到你吗?“Elise抓着Eryka的手腕,不愿松开。


”Lucas关在那个马场。“


Eryka拉开Elise的手,她没有回答Elise的问题,在Olivier的许可下,Eryka从暗道离开了这里,不留下任何踪迹,就好像她从未参与过这里的一切。


 


Part 10.


二十八.


Elise和Karl回国已经过去了六个月,生活在继续着,回头看六个月前不过是一场梦一样。Koba和Lucas以多条罪名被起诉,据后来获得的俄罗斯方面的情报Koba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等地的多处军火点被剿灭,使得他彻底失去了根基;Lucas更是被移送国际法庭对他在尊严殖民地犯下的罪行进行了迟到的审判,Lucas也承认自己派人杀害了其他的几个Spriters,他告诉法官他觉得他们恶心。


Elise始终留着那部微型手机,也试着向Eryka发送了几条信息,但是就如同两年多前一样,对方的号码已经显示不存在。


“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吗?”Karl邀请Elise来家里做客,在Lauren忙着准备晚餐的时候,他和Elise在他家那块辽阔的土地上聊天,天空蔚蓝一片。


“她救了我,我却连她是不是安全都不知道。“风吹得Elise睁不开眼睛,“我真没用。”


“Elise,别这样说。”


 


二十九.


又一年,Elise搬了家,不再是单身公寓,不再是单调的色块,所有的东西都是成双成对的,所有的一切都透着鲜活。


Elise注意到家的附近开了一家书店,但她每天只是路过地时候漂几眼,有人注意到她的时候她就迅速地扭过头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前奔。直到有一天她加班回家被看板上的一首诗吸引:


暮色中在我的天空里你像一片云,


你的形状与颜色正是我喜爱的样子。


你是我的,我的,具有甜美双唇的女人,


在你的生命中我无止尽的梦想活着。


虽然看板上只写了一小段,但一点也不影响她默默地继续朗读下去:


我的灵魂的灯浸染你双脚,


我的酸涩的酒在你的唇上变的更甜,


噢,我的夜曲的收割者,


那些寂寞的梦如何会相信你将会是我的!


你是我的,我的,我在午后的风中放声大叫,


而风,拉扯我丧偶般的声音。


劫掠我双眼的女猎师,你的战利品,


让你的夜的凝视宛如水一样的宁静。


你被囚禁在我的音乐的网中,我的爱,


我的音乐之网如天空般辽阔。


我的灵魂在你哀叹双眼的海岸中诞生。


在你的哀悼的双眼里,梦的土地生成。


 


她往里面看了看,除了书,没有一个人,大概是因为现在很晚了吧。她被眼前一排聂鲁达的书给吸引,随意翻着其中的一本,诗人以前在她眼里都是一群整天写乌七八糟毫无用处的东西的人,当然是Eryka改变了她的看法,她送她的那本诗集里每一篇里都好像能读到Eryka的影子。


“你也喜欢聂鲁达吗?”身后传来的声音。


Elise猛地回头,她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真真实实的Eryka。Eryka对她微笑着,长长的睫毛起起伏伏,她的眼里闪烁着温暖的亮光,它所及的地方似乎瞬间都没了棱角,变得柔和。


Elise走近一步,眼里噙着泪,难以置信又难抑激动。她伸出双手捧住Eryka的脸,Eryka的珍珠耳环轻轻地拍打着她的手背,Eryka的眼泪滚落在她的手指上。


”你回来了。“Elise的声音是颤抖的。


”是,我再也不走了。“


Elise吻上Eryka的唇。这夜晚除了海风时不时地呼啸声,宁静一片,像是在小心翼翼地守护这对恋人。


 


三十.


“Elise,这个周末和Eryka,哦不,Flavie,来我家聚餐。”Karl还是不习惯Eryka的新名字,经常叫错。


“OK,我在去接她的路上,晚点答复你。”


Eryka看见Elise的车停在了书店的对面,迅速脱掉了围裙,拿起外套和包,笑着迎出门。边走边对站在收银台后面的女孩子说,“时间到了关好门你就走吧。”


Eryka打开车门,坐了进去,Elise伸过头来吻了一下Eryka的嘴唇,“今天做牛排给你吃。”


“好啊。“Eryka想起上个礼拜Elise那道调味不对劲又加之烤过头的烤鸡胸,心有余悸,但她还是很温柔地同意了。


“Karl想请我们周末去他家聚餐。”


“嗯,好久没抱他家小Baby了,哦,还有Brain。”Eryka露出兴奋的表情。


Elise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好,对她而言,这两样都不构成她去Karl家的原因。Eryka自然也了解Elise对宝宝和动物都没有兴趣,但她还是想故意闹她,“你不觉得Karl家的宝宝可爱吗?”


Elise咽了下口水,”当然可爱。“Elise的表情就跟踩到了狗屎一样,Eryka偷笑起来,“那要不我们也生一个?”


Elise的表情已经不是踩到狗屎了,而像是被狗屎砸到了脸上。


“跟你开玩笑的。”Eryka伸过手将Elise的头发顺到耳后。


“如果你真得想要,我同意。”Elise突然的认真让Eryka倒不好意思再闹她。


到了家,Elise就忙开了。穿上围兜,拿起菜刀,颇有点架势,但在牛排下锅的那一刻马上就露馅了。Eryka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偷笑起来。她走到Elise后面,一手抱住Elise的腰,一手抓着Elise拿着铲子的手,帮她把一面快要焦掉的牛排翻了个身。好不容易,Elise终于把牛排、意面和蔬菜沙拉都上桌了。谈不上特别好吃,但Eryka吃得津津有味,“厨艺有长进啊。”


吃完晚餐,Eryka靠在床上看着一本叫《盐的代价》的书,Elise看着手头的卷宗,但很快她发现自己根本看不进去,她瞄向Eryka,Eryka上面穿着一件她的白色背心,下面只有一条小短裤,她咽了一下口水。Eryka看上去读得很投入,好像根本没有发现Elise一直在偷瞄她。Elise一会儿站起身来去厨房倒水,一会儿又跑到书柜那里找着什么。Eryka乐起来,放下书,站起来走到Elise的旁边,然后拉起Elise的手,Elise乖乖地跟着Eryka。Eryka将Elise带到床上,将她压在身下,吻了下去。


 


完结.


 


一些碎碎念:


*本来一开始是想写成BE的,可是自己都觉得干嘛要那么惨,S3有没有还是个未知数,就不要给大家添堵了。所以强行HE!!(任性脸)


*第一次写这种案情类的文,难免有考虑不全的地方,自己尽可能把逻辑给撸顺了,要是有不对头的地方,告诉我哈...


*因为文的走向依托案情发展,所以确实Elise和Eryka之间的互动很少,这点是遗憾。最后算是一点小福利。


*可能会写几篇甜蜜的番外


最后,祝大家国庆放假快乐!!


 


 

我们失去了黄昏

一升sim卡:






We have lost even this twilight. 
No one saw us this evening hand in hand. 
While the blue night dropped on the world. 
我们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蓝色的夜坠落在世界上, 
夜里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I have seen from my window
the fiesta of sunset in the distant mountain tops.    
从我的窗户中我已经看见 
在遥远的山顶上落日的祭典。


 
Sometimes a piece of sun
burned like a coin between my hands.    
有时候一片太阳 
在我的双掌间如硬币燃烧。 


I remembered you with my soul clenched
in that sadness of mine that you know. 
当我的灵魂与妳所明了的哀伤紧紧相系时 
我忆及了妳。 





Where were you then? 
Who else was there? 
Saying what? 
Why will the whole of love come on me suddenly
when I am sad and feel you are far away?     
彼时﹐妳在哪里呢? 
那里还有些什么人? 
说些什么? 
为什么当我哀伤且感觉到妳远离时, 
全部的爱会突如其然的来临呢?    

  
   

   
The book fell that is always turned to at twilight
and my cape rolled like a hurt dog at my feet.  
暮色中如常发生的,书本掉落了下来, 
我的披肩像受伤的小狗蜷躺在脚边。 





Always,always you recede through the evenings
towards where the twilight goes erasing statues.
总是如此,朝暮色抹去雕像的方向 
妳总是藉黄昏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