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上流社会(二十二)

社会你八耻:

上节提示:Shaw狗带了。




Chapter22. 痊愈


 


Shaw没有得到一个葬礼。


事实上只有L先生和Cole在忙这件事情,他们花费一上午在萨曼莎城皇宫的旁边找到了一块不易被察觉的空地,草草的挖了个坑,然后把棺材放了进去,紧接着他们又费了一些力气把土填上——仅此而已。


Shaw不能有墓碑和葬礼是老Moratti的要求,这种铁腕的作风在政治场上无往不利,他们都明白这个做法能换回来老Moratti一定的话语权,这是无可厚非的选择。


Cole作为Shaw的最后一任秘书,即便已被除名,但依旧肩负着为Shaw收场的责任,L反而才是来帮忙的那个,他们结束之后不约而同的在墓地前叹了口气,像是哀悼,也是对宿命的叹息。


不过这是他们之间最后的温情,L和Cole都不会忘记对方的立场,他们一路无言的回到皇宫,没有说什么便分道扬镳。


 


和Shaw的入葬的消息一起传到约克城的是Root的辞书,她请辞掉了教团发言人的身份,留在萨曼莎城做黑十字堡的备用基地——老Riley在收到这份辞呈的时候忍不住狠狠的叹了口气,他现在无比需要有人来帮助他去处理在那场订婚仪式上搞出来的烂摊子,但如果不是Root暴露了魔法的存在,教皇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焦头烂额。


这一场政治联姻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了,Root和John都没有发声说这场订婚仪式到底有没有效,不过也只有老Riley才会有这样的顾虑——其他人可都没有在这种情况下还关心一场婚姻的闲心。


比起这场可怕的订婚仪式,老Riley更加忧心忡忡的是这一场毫无来由的风波,就在他确认Shaw死亡的讯息后才意识到了这点不对的地方,Shaw的问题从来不在背叛国家,无论老Riley如何反复确认,也只能得出她背叛了霍尔身后的那股奇特的势力——而这场背叛,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他原本也不想去管霍尔和这个国家真正的主宰者到底是谁,但现在,他不得不去重视这件事,从二十年前那个机械师Finch的死亡开始,到Greer的莫名去世,再到如今Shaw和Finch如出一辙的结局,老Riley都能找得到自己儿子的影子,他不敢想象John到底有没有参与其中,何况,他想,还有那个Root。


 


比老Riley更加不确定John有没有参与其中的显然是此刻正躺在John身后的霍尔,他几乎无法移动自己的身体,但John依然能感觉到霍尔那仿佛能穿透他身体的目光。


这就是Shaw最后达到的目的,John苦笑着,他们当然都不会相信霍尔会认为他们很清白,尤其最后Shaw的行刺看起来更像是欲盖弥彰,但死无对证总有一点好处——当Shaw自愿成为弃卒的时候,她的所有关系网就会显得无比庞大而复杂,譬如此刻,霍尔想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就不得不信赖已经在黑名单上的John Riley。


这是一个死局,John最后确认着治疗需要的药品,思考着,Shaw的死亡让军团混乱,也让禁药和魔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这个关口,霍尔即便有九成把握,也不敢接连除掉他们,这会让白十字堡、黑十字堡、整个商界甚至大洋彼岸都陷入混乱——而这正是二十年前Harold希望他们做到的。


John转过身,温和地凝视着霍尔。


“我们开始治疗了,霍尔先生。”


因为John在病床上等待痊愈的那半个月让霍尔完美地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即便John能够治愈霍尔的各种伤口,他也会迅速地衰竭,寿命缩短是必然的结局。


不过霍尔和John都知道这事儿无伤大雅,甚至无关紧要到在霍尔还没完全好起来的时候就离开了泽西市的军团医院,回到了约克城,至于John则被他牵制在原地——在霍尔完全痊愈之前,“我不确定我什么时候会回来,希望你能一直在这儿等我来做治疗”。


但霍尔除了这样威胁以外也无计可施,因为正如John判断的那样,他不敢凭这一点怀疑就对他下手——这件事情牵涉得太广太深,霍尔一人之力没有办法弥补。


如果没有足够多的消息,就没有足够准确的判断,霍尔所有模糊的揣测都有着没法自圆其说的漏洞,何况他已经开始察觉Riley教皇的心事,在这种内忧外患的时候,霍尔确实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个把月后,霍尔想着,一切都将不再是问题。


 


霍尔在圣诞节那天抵达了萨曼莎城,而黑十字堡正在瓦伦堡的皇宫举行竣工庆典。


他来的时候接近零点,大厅中的众人多半喝到不省人事——当然即便他们都很清醒,也不会对这位教团发言人多看一眼。


“您能平安我很高兴。”


Root并没有醉,这句话里的问候也没有多真挚,正如同霍尔的微笑一样呈现礼节性。


“看到你也很高兴。”


霍尔跟着Root来到二楼的办公室,关上房门就听不见大厅的喧哗了。


“您来这儿应该不只是想参加平安夜的聚会吧?”


Cole恰到好处地端上了热可可和姜饼,并祝霍尔圣诞快乐,霍尔看了看Cole与常人无异的双手,也许是想到了那天的惨剧。


等Cole退出去之后霍尔才开了口,“你应该回到教团。”


Root仍然带着明艳的笑容,“我并不这么想,先生,在这儿钻研机械更对我胃口。”


“你没能把Shaw带回来受审。”


Root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我需要接受惩罚吗?”


“倒也没那个必要,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虽然你坏了大事儿。”


“这可真是……”Root敷衍着,“抱歉。”


霍尔没有接受这个道歉,换了话题,“你会一直在这儿吗?”


“我并不喜爱无意义的斗争,先生,”Root似乎在说支撑她在教团待下去的意义已经消失,“这是属于我的地方,又是贸易中心,我看不出这儿有什么不好的。”


“几个月后,我会需要你,”霍尔看到Root的瞳孔短暂地收缩了一下,“这是你答应过我的。”


Root思考了一会,“我仍然无权知道这是什么事情,对吗?”


当霍尔找到还在夏诺顿公学念书的Root时,就做了这个交易,他会尽力扶植Root帮她完成对Moratti家族和Shaw的报复,而Root,需要完成一个无可奉告的条件。


“很快你就知道了,”霍尔面无表情的起身,“在此之前,你可以享受你自己的时间。”


Root咬着嘴唇,“是的。”


霍尔反而像是放松了一点,“不过出于私人的好奇,我很想知道你现在的感受,亲手杀了她的滋味是什么样的。”


在Root回答之前,霍尔先放弃了这个问题,“我先回约克城了,你的未婚夫还在泽西市,如果你想放弃这门婚事,或者继续的话,提前给我打好招呼。”


“我让Cole送你。”


“不必了,”霍尔大步流星地走到了门口,“顺便说一句,这屋的风景不错。”


 


在霍尔离开之后,Root才慢慢地起身走到了窗前——从窗口往外看去,只能看见一片荒芜的树林。


“他上车了,”Cole急匆匆地跑进屋关上了门,从马甲口袋中掏出了一根装满透明液体的注射器,“都和你说什么了?”


Root把披在肩上的披风扔到地上,露出布满针眼的小臂,看着Cole将阿瑞斯药剂注射到自己身体里——她每一次都不肯移开自己的视线。


“他来警告我。”


“什么警告?”Cole帮她摁住针眼,然后将注射器重新放回自己的口袋里。


“让我不要轻举妄动,”Root因为痛苦而眯起了眼睛,“他知道Shaw埋在这,他想告诉我我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


Cole随着Root一起看向窗外,Shaw就埋在树林里。


“那么……”


他话音还未落,Root就已经晕倒在他怀中。


TBC

评论

热度(92)

  1. FAQ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OI百合病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