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Human Being

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根总视角
*敏感词折磨人系列
*你是我唯一的救赎。


       Root在回首自己罪恶的往事的时候,心中总会泛起怅然若失的难过。她这短短的一生,经历的无非就是得到和失去,欺骗与杀害。失去Hanna的感觉就像生活中跳跃燃烧的小蜡烛被掐灭,留她一个人在蜡烛熄灭之后呆滞地望着向上飘忽的轻烟消散在周遭。一颗种子埋在她的心里,在她的心脏仍然在跳动的每一刻都执着地生长着。


       这是理所应当的,她常常这样想。人类的本能。可是当她面对这个充满错误代码的世界的时候,那些濒死的人瞳孔中写满了对一个怪物的恐惧。这个怪物长着温柔美丽的躯壳,却总是选择对方的信任达到顶点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她从这个世界学习到的,无非是人类之中这么多的错误代码都有致命的缺点,比如单纯的善良,毫无理由的信任,愚蠢的负隅顽抗,以及无数次害了他们的以貌取人。现在他们反过来,控诉Root毫无人性可言。她不会在意这样的控诉,因为事实就是如此,她已不属于人类。


      人类多么脆弱啊。她在呼啸的风声中轻笑,总是渴望伟大的感情为他们点亮前方的歧途,容易被各式各样的感情所欺骗与伤害。又或是动物一般地生活着,毫无信仰可言地游走在世间,成为芸芸众生之中最平凡的一员。她从来不曾想过要和他们混为一谈。


     “你行走于黑暗,毫无人性。”那些收起了作恶时蛇蝎面孔跪地求饶却不得的家伙在狠狠地诅咒。而胆小的家伙则会像个受惊的羊羔,眼里噙着泪水,说不出话。


     “是吗。”Root笑着听着各式各样的咒骂,给予他们珍贵的时间,然后弯下腰,把脸贴近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错误代码,直视他们的眼底,露出甜甜的微笑。


     “我并非行走于黑暗。我本是黑暗。”她温柔耐心地解释一番,发音清楚,措辞文雅。


 


      一阵电流从胸口传来。熟悉的酸麻传遍全身。她在人世的躯壳用尽全力证明对世界的留恋,用力迎合电流调动微弱的心跳,想要回到曾经鲜活的节奏中去。曾经她见到Shaw的时候那么用力的心跳。就像溺水者见到飘摇的水草,全身的感官都被激发。她见过了太多的错误代码,只有Shaw是个完美的代码。她在微薄的呼吸间隙想到了那个小矮子倔强的神情,就觉得用尽了残存的力气。她真想要好好自嘲一番,她在死前想到的是这个一戳就爆的小炮仗。所以这就是做一个人类的感觉吗?自始至终都忘不掉Shaw别扭的关怀和特别的保护。


       她的身体冰凉下来,沉寂下来,犹如一条被放归海洋的鱼。她在一个又一个目标之间游走,从来不会为谁留恋。她光滑的鳞片滑过冰凉的水流,任谁也留不住她。可是她仍然记得对她来说无比陌生的归属感。她渴望见到Shaw,为她受过的伤感到自责,不希望把她拖进任何危险,只希望她好好地活着,痛恨她任何与牺牲和冒险有关的想法。她深知这是沦陷在了愚蠢的人类情感之中。


       周围彻底安静了。竭力拯救她的人将要离开,她也将要踏上人生的末途,带着未完成的心愿,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心愿。她知道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最好还是埋在心里。她彻底忘记了伤害过自己的人可鄙的面孔和扭曲的哭泣,她的眼里出现了模糊的光影,沉重的呼吸,熟悉的压抑感。她伸手想要抓住那模糊的光影,这一直被她视为累赘的身体,此刻成了她唯一的希冀,所以她用力地在寂静的沼泽之中挣扎,渐渐看清了那张笑脸。


       那是Shaw的笑脸。她习惯了冷脸待人,就连一个笑也难得施舍,所以这个笑容可有可无地挂在她的嘴角,她的眼神笼罩着Root,不是Root早已习惯的看待怪物的眼神,也不是 对一个漂亮的女人轻佻的眼神,更不是看着敌人时凶狠的眼神。那是一种她从Shaw那里感受过无数次的漫不经心又无比刻意的纵容和关怀,在她平平安安地回到Shaw身边的时候,Shaw总是这样,一边说着希望她最好挂在任务里的话一边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平平安安回到Shaw的身边。Root的脑海里重复着这句话,伴随着Shaw的每一个表情,鲜活地跳出她的记忆,一一浮现在眼前。


      喜悦的Shaw眼底浅浅的欢喜,愤怒的Shaw骇人的愤怒神情,失意的Shaw扯扯嘴角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


      Shaw流血的样子,Shaw流汗的样子,Shaw在一场激烈的战斗后粗重的呼吸,Shaw在给自己包扎伤口时故作嫌弃又责备的眼神和温柔的动作,Shaw借口吃不下而硬要推给自己的三明治的样子,Shaw专注的神情。


      平平安安地回到Shaw身边。Root越来越强烈地追逐着她逐渐清晰的笑颜,对生命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她要她的心脏用力跳动,给每一次她对Shaw的回忆灌注血液。


      这就是做个人类的感觉吗?


      她在一片黑暗之中睁开双眼。


 


      又是一个晴天。


      Root斜倚在落地窗边,思考着这个困惑已久的问题。


    “您今天可以出院了。”头发灰白的医生与她一同看着窗外的天空,“这是个奇迹。”


    “这不是奇迹。”Root摇摇头,与医生擦肩而过,温柔得与常人无二。


    “这是做回人类的注定。”





评论

热度(105)

  1. karma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
  2. 慢盹盹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3. Samaritan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4. tianshengqs村口捏糖人的利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