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ma

(肖根) 一个梗 (10)

门减:



“你知道扰乱医疗操作是违法的吗?”

“我确信在过去的半小时里,除了帮你拉线,我动也没动。”

“可你一直在盯着我。”Shaw终于忍无可忍,她低着头也能感受到Root灼热的目光,刚才她几乎没法专心取出子弹。

Root突然开心地笑了,她没想到Shaw会受到影响。“待会儿我也可以让你盯上半小时。”她作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是指,除了我的肚子。”

Shaw抬起头来,十足威胁地说道:“我更想盯着你的脑袋,从瞄准镜里。”

之前,Shaw一直以专业的目光处理伤口,Root说完这句话后,她虽仍是专注地缝针,但余光却再也无法从那裸露的腹部移开。

Root也注意到拉线时,Shaw的手臂与自己腰部的摩擦。抬眼看时,Shaw正全神贯注地缝针,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她知道Shaw是无意的,但那来回若即若离的摩擦还是使她肌肤酥痒。

Shaw知道Root又在看她,不过这次她没敢抬头。因为,她无法忽略Root腹部那细密晶莹的汗珠,在肌肉的起伏下缓慢地滑落下腰畔。

Shaw雕塑般聚精会神的脸就近在眼前,Root慢慢地深吸口气。Shaw以为是疼痛所致,便用手指在伤口周围,轻柔地抚摸了一圈。但她不知道这只能使情况更糟。

虽然隔着橡胶手套,但那温柔的触碰激起的颤栗感,很快便从与Shaw肌肤相贴的部分蔓延到整个腹部。

Root竭力控制着呼吸,庆幸于Shaw的专注。如果Shaw知道她因为这么小一件事,就这么坐立难安,她一定会从心底里嘲笑自己。

这时,Shaw的手臂突然离开了她的腰。她终于处理完了枪伤,两人都暗中松了口气。Root为看清伤口,将衬衣往上拉了拉。Shaw立刻转开眼去,认真地收拾起手术器材。

Root刚一起身,便急促地吸了口气,她感到腰腹仍然吃痛,“Dominic该祈祷别让我找到他,我可不会只射肚子。”

Shaw想起她枪战时的不知死活,不由怒从心起。她快速地转过身来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总是自己一个人冲上去。”

Root看着她下拉的嘴角,耸了耸肩说道:“做一个妻子该做的事。”

“你是记忆力衰退还是听力衰弱?”Shaw愤怒地扔下手术钳,“不要再试图保护我。”

Root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但她习惯了Shaw每次听到这种话都会格外生气。

她微微一笑,认真地说道:“我不是在保护你。”Root挑了挑眉毛,“也许,我只是害怕……”

“你也知道害怕?”Shaw毫不掩饰那嘲讽的语气。

“我害怕你受伤。”Root直视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开玩笑的神色,“所以,我是在保护我自己。”

那一瞬间,她看到Shaw幽黑的瞳仁中,神色几经变换,她甚至从中捕捉到一丝紧张。但最后,那眼神还是迅速恢复了往常的冷漠。

Shaw沉声说道:“在ISA执行任务时,从来都是我保护别人。”

“你是说你想保护我吗,sweetie?”Root脸上迅速绽放出一个明艳夺目的笑容,“我倒是很高兴你想起来要做一个好妻子。”

Shaw刚压下去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再提那个词就别怪我揍你。”

Root凑过来笑道:“哪一个?‘sweetie’还是‘妻子’?”

Shaw咬了咬牙,“哪一个都不行。”

Root突然伸手搭上Shaw的腰,“全听你的,darling。”在Shaw发怒前,她又迅速放开,笑着走向了浴室。

Shaw对着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Root最近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她后悔刚才没有立刻给她一拳。

这时,Root那让人难以拒绝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恐怕我需要你的帮助,Sameen。”

Root光着双腿打开浴室门的时候,Shaw正不耐烦地扯着嘴角。

她歉然地笑了笑:“这件衬衫太紧了。”

Shaw打量了她一番,伸手握住她衬衫边缘,轻轻地向上掀起。Root配合地半举起双手,任由Shaw将衬衫掀起到脖颈。她接着低下头,Shaw很快将衬衣拉过她头顶。

Root摇了摇脑袋,甩开凌乱的头发。她笑着看向Shaw,那棕色的眼睛在暖黄的灯光下,笼罩着一层朦胧的光晕。

Shaw忍不住多看了两眼,Root却将双手伸了过来。她不耐烦地瞪着Root,脱下两个袖子又不会牵扯到伤口。但Root还是那样盈盈地望着她,漂亮的大眼睛中跳跃着小小的亲昵的期待。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从她双臂上褪下整个衬衫。

Root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雀跃,Shaw装作没有看见。她就那样站在浴室的门口,身上只剩下内衣。Shaw自下而上地扫了一眼,与Root目光相碰时,气氛顿时尴尬起来。Shaw不等她开口,便立刻转身走开了。

Root发现自己竟隐隐有些失望。她不知道是因为Shaw转身前,那冷静的淡漠,还是二人一旦有些亲近,Shaw便急于划清界线的态度。

她突然想起了Hanna,一股愧疚感猛地袭上心头。Root站在花洒下,任由急劲的水柱拍打着自己的脸。这几天太紧张,她没空想起Hanna。此时放松下来,Hanna那阳光般温暖的笑脸便浮上心头。

小时候一起跑步时,Hanna常帮她提着背后汗湿的衣服。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了长大后,直到Root拉开她的手,突然吻上了她。而现在,Root却伤害了这个最亲近的人。虽然Root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但心底的背叛感却是那样真实而强烈。

她走出浴室的时候,Shaw正在电脑上追查那两个FBI的下落。

Root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电脑前,“网上能查的我都查过了,没有一点线索。我猜Yogorov用了最原始的信息传递方式。”

Shaw抬起头来,“再原始我也会找到那两个FBI,他们认得Hersh,决不能留在Yogorov手里。”

“现在把他们救出来,Yogorov一定知道是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她掀起Root的睡衣,发现潮湿的纱布上又沁出了淡红的血迹,“我记得提醒过你伤口不要进水。”

“没关系,换块纱布就好了。”Root无所谓地笑了笑,自己换了块新的纱布。

Shaw看着她拙劣的手法,嫌弃地摇了摇头,“你这么多年的杀手都是白当的吗?”她拍开Root的手,在伤口上重新上了药,才换上块新的纱布。她一只左手都比Root两只手来得灵便。

“我当杀手的时间虽然不短,但在这件事情上可是个新手。”Root觉得Shaw的嫌弃太不公平,因为她绝对是杀手界的最低受伤率保持者。仅凭头脑就可以解决大部分难题,这是Root一直都引以为傲的一点。

Shaw的动作微微一滞,这句话在她听来却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意思。从前她每次受伤的时候,Hanna是不是也这样帮她包扎伤口?Shaw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这让她对自己很生气。

Root伤后疲倦,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Shaw看着床上那单薄的身躯,她渐渐觉得,一直拒绝一个和自己朝夕相伴的人的关心,实在是既费力又没有必要。她大可以像接受Hersh的照顾一样,坦然地与Root相处。当然,如果Root不得寸进尺的话。Shaw突然发现,以后的日子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Root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只觉一只手覆在额前,她睁眼时正好撞见Shaw眼中迅速收起的担忧。Root略一清醒,便感到头脑沉重,难受得厉害。Shaw她放了支体温计在她嘴里,又给她打了管消炎针。

Root渐渐意识模糊,她只记得睡下前,Shaw仍在追查FBI的事。此时见Shaw转身要离开,她突然抓住了Shaw的手。她下意识地想将手抽回,Root却握得更紧。

Root取出体温计,急切地说道:“不要一个人去。”Shaw见她颤抖着半撑起身子,有些迷离的棕眸中满是紧张关切。她感到Root的手越握越紧,像是害怕一放手自己就会飞走一样。

“我只是去买点冰块,不想你烧坏了脑袋。”Shaw无奈地摇了摇头。高烧会影响智商一点也不假,自己如果要去找那两个FBI的话,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Root松了口气,疲累地躺回床上,却仍没有一点放手的意思。

Shaw一挣之下,竟没能挣开,她不耐烦地提醒道:“你可以松手了。”

Root却虚弱地笑了笑,“这种时候,你更应该陪在妻子床边。”

Shaw一个着恼的眼神还没递出去,Root便昏昏沉沉地合上了眼皮。

她抽出自己的手,将体温计放回Root嘴里。终于,Shaw还是坐回床边,想着测完体温再去买冰块也不迟。

Root烧得不轻,才几分钟,薄毯被她掀开了好几次。要不是Shaw在一旁守着,体温计只怕早就被吐了出来。

Shaw看了看手机,想从她嘴里取出体温计时,忽听一声呢喃,“Hanna….”。她正俯身在Root旁边,清清楚楚地听见这个名字,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她微微一怔,像是突然警醒了,立刻直起身来,向地铁站外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这刀是自己飞过来的。


这次奥运会,我只希望李宗伟能赢林丹一次。所以我赌一斤飞饼李宗伟夺冠,如果输了的话,下几章你们想蘸白糖蘸白糖,想蘸红糖蘸红糖。


评论

热度(115)

  1. 佚名啊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2. karma.229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
  3. karma门减 转载了此文字